第九十章 冷刀
作者:狐言狐语      更新:2020-07-25 16:46      字数:0
  云淡天高,繁星满天,熠熠其辉。

  一条晶莹的河流,像是一条银带,牵挂住下方散发碧蓝光芒的宝石般湖泊。

  那条从大古雪山流下的小河,不知流经了多少的岁月,翻山越岭,在顽石之间打转,腾起晶莹的水花,映照出天地万物,无私的滋养着承载它的土地上一切的生命。

  小小的河流不知兜兜转转的改道了多少次,才在万仞高峰之中找到这条独属于自己的弯曲河道。

  河流绵延直下,缓缓的注入这座不大但却又美丽的碧蓝湖泊,水汽弥漫,造化出了这一方郁郁葱葱的绿洲。

  平常的大漠深处,连生命都已经完全绝迹,往往是不见人烟的。

  几只沙驼商队相遇,更是极为的罕见。

  云笑天一行人沿着发源于大古雪山的涓涓小河,一路向着大漠的深处行走。

  这一路上,云笑天他们不时就会远远的遇到和看见和他们这样类似的驼队。

  他们的一个共同点,就是驼队都会带着往往不可能在大漠深处看见的年幼小孩,多少不一。

  事出反常,必有妖。

  云笑天几乎可以肯定,这一定和他所要面对的星府别院的测试有关。

  也许,星府别院的测试,早就已经在无声无息之中的开始了。

  云笑天下意识的刻意听着同行其他人他们之间的交谈,他这才慢慢明白,它们也是所谓的眷童,将要被送往遥远的黄渡城,到时黄渡城内会有主事人应该会把所有的眷童集中起来,然后再送去那座所谓的圣山。

  星府别院留给他们的时间,不会很多。

  毕竟是测试,那就总有一个截止时间,而他已经在土林村中,浪费了许多天的时间。

  他需要尽快找出星府别院测试的目的所在,否则像他现在这样一直的抓瞎,那肯定会避免不了最终被淘汰的结局。

  云笑天他们跟随着驼队,驻扎在湖边不远处,一片高大的乔木恰好能够为他们遮风挡雨。

  他独自的坐在湖边,湖水寂静,微微荡漾着的湖面,倒映着明亮漫布天际的繁星。

  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在微微散发着蓝色光芒的星辰之中舞蹈。

  看见此情此景,云笑天心中忍不住赞叹,星府别院真是拥有好可怕的实力!

  云笑天和艾冰台跟随着土林村一行人去往黄渡城,至少不用担心会饿着肚子。

  两人用湖边刚刚升起的篝火烤熟了白面烧饼,烤得它的表皮略带些金黄的焦脆,虽然简单,但是经历了一整天的辛苦长途跋涉,又还有什么会比它更加美味呢?

  再怎么美味的山珍海味,终究比不过人类最原始最简单的饥饿过后所带来的满足感。

  艾冰台过了一会儿坐到了他的身边,低头望着湖中自己的倒影,还是那副连她自己看起来都会隐隐有些害怕的丑陋模样,虽然口中心里也已经慢慢的接受这一事实,但这让她依旧有些隐隐的失落。

  女生天生就是爱美的,什么道理也说不过。

  自从离开土林村后,她就没有怎么的离开过云笑天身边,一直下意识紧紧地跟着他。

  哪怕云笑天有时故意的躲开,她也会不自禁的自然而然的靠近。

  也许是因为云笑天,是这里她唯一熟悉的东西吧!

  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冷漠,艾冰台从小到大可从没有经历过独自一人的生活。

  虽然仍旧讨厌他,但这也不妨碍她拿云笑天当成抵挡这个陌生世界侵袭的挡箭牌,唯一的用途就是一路上的为她遮风挡雨。

  反正,她又不亏。

  艾冰台望着水影中漂浮不定,但无论如何总能够看出丑陋的面容。

  有时,她会想,要是自己不是这副模样,云笑天他应该也不会对自己的态度这么差吧?

  果然,全天下的男人往往都还是以貌取人的。

  既然你已经长得那么丑了,又有谁还会有心思去关心你的什么内在。

  也不会有人,关心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浪费时间的去多花心思在你的身上。

  因为,这就是得不偿失吧?

  人家不喜欢你,不在意你,不需要从你的身上得到什么。

  对他而言,你是毫无价值的。

  有时间,干什么不好,人家又为什么要花费时间在你的身上呢?

  艾冰台越想越是失落,自从她来到星都以后,想的东西比以前多得多。

  在以前,她是被那么完美的呵护着,似乎她的天空之中永远会挂着一道道的彩虹。

  这个世界好像并不存在有什么东西,是她得不到的。

  她世界上最美的,最幸运的,也是最幸福的。

  整个世界,都是她的玩乐场,任凭她嬉戏玩耍。

  拥有着所有的她,除了早亡的父母,好像真的就从没有经历过其他任何的求而不得!

  在土林村中,被人扫地出门,直到这时她都似乎甚至是难以想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原来,这个世界,并没有她一直以为的那么美好。

  有善,有恶。

  既然有光明,自然同样也有灰暗。

  有人,可以讨厌你,可以无视你,可以奚落你。

  而你,有的时候似乎也只能去欣然的接受。

  现实,就是现实,当它直接出现在你的面前的时候,就已经让你无力的去拒绝了。

  由不得,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无奈啊,人生!

  艾冰台抬头偷偷地望了一眼,身边正低头一心专注的吃着东西的云笑天。

  他对她,往往还是那么的不耐和冷漠。

  总是不肯多看自己一眼,是因为自己长得太丑了么?

  艾冰台低下了头,让乌黑的长发遮住自己的面容,而这时,她的眼角也略有些了湿意。

  白面烧饼芳香诱人,抵着她的嘴唇,这时的她却怎么也塞不进自己的口中。

  在这一刻,她突然怀念起,这些天来每天和云笑天争食的那些场景。

  也许以后,她再也难得这样简单纯粹的欢乐了吧!

  人生,对所有人都是不公平,这也许是它对所有人都公平的一点。

  而坐在她一旁的云笑天,被她这一望,愣是吓出了冷汗。

  这奇怪的眼神,端的是可怕,那丑女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他手中的面饼,因此也吃得更快了几分。

  他想着自己早点吃完了,也好借机溜走,假意沿着湖边去溜达溜达。

  云笑天埋头苦吃,终于啃完了手中的大饼,漫不经心的吹了吹口哨,看似随意的沿着湖边走去。

  云笑天走开后,他眼中的丑女,却并没有跟过来。

  他暗自庆幸,终于可以一个人舒畅一会儿了。

  此时的他,又哪里会想到,身边他所厌弃的丑女,就是他时常在梦中也难得一见的动人少女艾冰台。

  当上天,把最好的机会摆你的眼前是,你却是那样的视而不见。

  须知,以后即使你再去苦苦的哀求,情缘已过,这时又再有什么用呢?

  机会溜走了,就是溜走了。

  它才不会,大声的呼喊,向你打什么招呼。

  云笑天走在幽暗的湖边,舒畅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少的时间。

  围着湖边,十来处的篝火营地,突然响起了一阵骚动,刀铁相交的喊杀声,渐次充斥着早已混乱的周围。

  云笑天不明此时周围的情况,只是当然也能下意识的感觉不对。

  他下意识的想藏进夜色中的湖边大树之上,观察此时周围的情况。

  可就在这时,甚至在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毫无反应的一把冷冷的白刃大刀悄无声息的抵在了他的脖颈上。

  一道微微针扎般的刺痛,告诉他,持刀人是绝对的心狠手辣。

  只要他稍有异动,免不了就是尸首分离的下场,这把刀可绝对不会是那种会拖泥带水。

  霎时间,反应过来的云笑天举高了自己的双手,示意他已经屈服。

  他知道如果对方想要自己的性命,也不会弄得这么麻烦。

  一刀下去,自然就可以解决得干干净净。

  “大爷,想要我怎么做,说吧?”

  一边说着,云笑天一边转向身后,想要弄明白把刀架在他脖颈上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云笑天很意外,因为这张脸他竟然很熟悉,正是土林村的那位黄村长。

  此时,他笑吟吟的看着云笑天,说道:“我想要你的丑媳妇,你给吗?”

  云笑天仍旧沉浸在自己的震惊中,完全无法相信,也想不明白,土林村的村长为什么要这样做。

  举刀架在云笑天的脖子上,黄村长也不在意云笑天没有回答他,反而是云笑天吃惊不可置信的表情,让他很得意。

  “嘿嘿!走吧!你的丑媳妇,还在等着你呢!”

  土林村的黄村长,这时哪里还有平时的慈眉善目,反而是说不出的凶神恶煞。

  他刀刃上的力道,一点也不轻,却也是恰到好处的,只要再稍重上一分,他脖子上就不会仅仅只是一道白痕了。

  云笑天毫不怀疑,他绝不会和云笑天讲什么情面,不会容许他稍有反抗。

  云笑天身处绝境,找不到任何反抗的机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同时伺机而动。

  夜色下,云笑天顺从着被押解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