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水与水的不同
作者:小卒没过河      更新:2020-06-29 00:01      字数:0
  王思危穿过马路,刚走进恋家茶馆,就听得马路对面有人大叫:“杀人了——”

  他和其他人一样,惊讶的扭头朝马路对面望去。

  从他这个角度,看不见对面大厦中发生什么事情。

  不过,只看马路对面的人,纷纷向大厦中涌去,他就是知道那位车先生凶多吉少。

  车先生这个级别的高手来去如电,若是车先生正在与人激烈交手,方圆数十米都是危险区,大家逃都来不及,哪里敢一拥而上看热闹?

  难道车先生竟然倒霉到这个地步,出门就遇到一位武道大师?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结束战斗?

  王思危脑子转得很快,脚下却不紧不慢的转过方向,朝店外走去。

  既然车先生来不了,王思危自然不会在这种险地停留,他拦下一部出租车,离开了这里。

  高寒参加的第一次任务,以队友全灭,任务失败作为最终结果,被记入档案。

  如果不是他是独立调查员,光是这个开局,就可以保证他在三年内没有任何升迁机会。

  ——————————————

  安全局。

  “到底怎会回事?”安全局局长向晚云沉声问道。

  “根据对高寒先生的询问,是王队长自己安排高寒在楼下接应,他并没有带着高寒一同上去。”一名男子说道,

  任你安排的天衣无缝,下面的人自作主张,也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哼!唉。”向晚云先是气的哼了一声,到后来却化成一声叹息。

  对死人你还能说什么呢?而且王光为国捐躯,属于烈士,只能褒奖,绝不可能追究责任。

  “东西呢?”向晚云抬起头,问道。

  “东西在二十一号手中,计划可以进行下去,这次意外影响不大,只是可惜十一小组。”

  “对高寒的跟踪评估呢?”向晚云问道。

  “还没有形成正式报告,不过这次高寒出手,只一击,就杀死了身为高级武者的鬼刃马远航,他的实力远远超出我们的估计,原来计划恐怕要大幅修改。”

  “这不是问题,他实力越强越好——新计划什么时候可以完成?”向晚云问道。

  “执行人是关键参数之一,牵涉到许多环节,我认为计划修改完成,最快也要到明年一月底”

  “不着急,明年三月底以前完成就可以——高寒能轻松击杀高级武者,专家们对次有什么看法吗?”向晚云问。

  “专家初步意见是,高寒先生的实力已经足以弥补他在其他方面不足,建议作为主要执行人员备选,有他参加,成功率至少可以提高十个百分点。”

  向晚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是她今天听到的最好消息。

  二十一号,就是‘居安思危’王思危,他是安全局埋下的伏子,也是一枚钓饵。

  一位运输员,想保持百分之百的‘运输’完成率,没有铁打的关系,根本不可能。

  只是没人知道,王思危的关系就是安全局。

  ————————————————

  “这帮狗娘养的公子哥,有钱有势也就罢了,居然在青年武道赛大会上也走后门!”

  一名肌肉强壮到爆炸的彪形大汉,愤愤不平的看着报纸上的对阵列表,大声抱怨道。

  全国青年武道大赛已经完成地方预选赛,各地选手正在朝白玉京赶来。

  有些来得比较早的选手,已经在白玉京住了下来。

  青年武道大赛组委会方面免费提供选手住宿,不但有高热量食物,还有健身房、跑道和各种习武用具提供,选手人身安全更能得到保障。

  不要以为这是开玩笑,在没有这个制度以前,每届武道大赛都有选手被人下黑手——从碰瓷到直接枪击都有。

  毕竟到了最后几轮,每一场的胜负都牵涉到极大利益——光是双方身上的赌注,就足以使任何人铤而走险。

  “不可能,青年武道赛向来以公开透明著称,武道积分可骗不了人。”另一名男子说道。

  这名男子的身材没有他朋友那么强壮,但是他小臂上一根根肌肉纤维清晰可见,整只小臂就好像是钢丝拧成的一般。

  武道积分是目前最公平透明的衡量方法,想获得武道积分,必须在万众瞩目之下、在擂台上击败对手,这样作弊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而且分数高的武者、击败分数低的武者,积分获得上会有折扣,积分相差太大时,胜利者甚至不得分。

  这就使高段位武者不能通过连续击败弱者刷分,只有击败同一层次的对手,积分才能更进一步。

  “你看看、你看看这介绍,这一届足足有十三个种子选手,最高一位种子选手,他么的直接进六十四强!”壮汉选手用力抖动着手上青年武道大赛专刊,发出‘哗哗’的声音。

  “种子选手都是强者,直接进到后面几轮不算奇怪,在前面碰到他们才是对其他选手的不公平。”比较瘦的年轻人心平气和。

  “毛的强者!十八岁的毛头小子中间,你倒给我找一个强者出来看看?”彪形大汉愤怒的说。

  “十八岁?你莫不是看错了?”

  “这玩意就在我手里,离我不到两尺,你说我看错了没?”

  “给我看看——这是怎么回事?”看了高寒的资料简介,这位选手也不淡定了。

  类似的对话,还发生在许多角落。

  一辆驶向白玉京的豪华大巴上,十几位武者也对此议论纷纷。

  “怎么可能,十八岁最多是初级武者吧?这也能做种子选手?积分五百?哪有这么整齐的积分,真的不是买来的吗?”

  五百积分,是参加全国青年武道赛的资格线,也是中级武者积分的下限——四百九十九分,就是初级武者。

  “这个高寒前一段时间很是出风头,号称‘神手’,据说在中级武者中几乎无敌,你们没看前一段时间,神手高寒横扫百家武馆的连续直播?”

  “我没看。”

  “我看了,什么时候踢馆也能算武道积分了?这明明是作弊!”有人不服气。

  “就是——”

  “横扫百家武馆?我看是钱给够了吧!”

  “哈哈哈——”

  众人大笑了起来。

  “好了,都闭嘴吧,如果你们在擂台上遇到这个高寒,务要恭敬执礼,以讨教的态度进行比赛,知道吗!”

  带队的老者不满的扭头,打断大家争论。

  “老师!”

  “没必要这样吧,上了擂台谁怕谁啊?”

  “就是,我宁愿被人打死,也不能被人吓死。”

  众人七嘴八舌,又有议论起来的趋势。

  不过,带队的老者只用了一句话就结束了大家的争论:“我有确切情报,这位神手高寒是高级武者——手下至少有五条人命。”

  ——————————————

  高寒并不知道,因为组委会把自己列为最高级别种子选手,引起许多选手的不满。

  不过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意。

  如今高寒正在弦高大学附属的一个材料研究所里,把手中矿泉水瓶子交给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

  高寒说道:“我想知道,我这瓶水和一般矿泉水有什么区别。”

  “你想知道什么指标,是矿物质含量还是微生物含量?”研究员望着高寒。

  单凭视觉和手感,他看不出这瓶水有什么不同之处——这当然不能作为判断依据,不过,真正要求高的样本,也不会随便拿个矿泉水瓶子来装。

  水的检测指标有许多,送样人员应该说出自己的检测要求,他们才好做对应的检测实验。

  “从分子结构开始检测可以吗?”高寒问道。

  “你这瓶是——”研究员慎重起来。

  像是水,但不是水的液体也有不少,其中,有毒有害乃至有腐蚀性的液体很多,处理检测方法各有不同。

  “就是水。”高安肯定的说。

  研究员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傻瓜,他不耐烦起来,说道:“要么做一套全检算了,反正你样本量大、干脆从分子结构、光线折射率、化学特性、物理特性到微生物、矿物含量等方面一起做一遍。”

  “对,我要的就是这个。”高寒大喜,废了半天吐沫星子,换了三个接待人员,总算遇到一个明白人。

  “共有三十七个项目,七万四千块,两周后你来拿报告。”研究员说道。

  开饭店的不怕大肚汉,开研究所的也不怕凯子嫌自己钱多,这都是一个道理。

  ————————————————

  高寒带来的那瓶水,自然不是普通的水。

  高寒的‘妖龙九构’才刚刚草创,‘云从龙’更是湖面一战带来的灵感,还远远称不上成熟——号称‘妖龙九构’,实际上高寒连九招都没凑齐。

  所以高寒这段时日里,除了日日积蓄真气,按部就班修行天蛇传承之外,就是拿着一瓶水没事就练习一下。

  可是,过了一个星期,高寒发现不对。

  经过长时间练习,他平日里用的那瓶水只剩下一半,当高寒补充了半瓶水进去以后,再把真气渗透进去进行操控,却发现不如原来灵便——操控是也能操控,但总有一种生涩的感觉。

  如果没有原来那半瓶水作为比对也就算了,可同时散布出去形成水雾,就有一半水雾不那么如臂使指。

  高寒又拿其他水试了几次,终于确定这不是自己的错觉,而是多次使用的那半瓶水,就是比其他水来得好用一些。

  所以高寒才找到一家研究所,想看看自己常用的这些水,到底和一般的水,有什么不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