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雄出洛阳
作者:东文右武      更新:2018-10-22 16:55      字数:2505
  熹平三年公元174年,东汉百姓,惶惶不可终日,都认为当今天子卖官失德,于是上天屡屡示警,灾害不断 ,瘟疫横行,百姓流离失所。时又鲜卑犯幽,并二州,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各地奏报不断,但进了京城就没了下文。

  因为灵帝不闻不问,继开裆裤事件以后,又在宫中大修水利工程,为了避暑他盖了个“裸游馆”,让人采来绿色的苔藓将它覆盖在台阶上面,引来渠水绕着各个门槛,环流过整个裸游馆。他选择玉色肌肤、身体轻盈的歌女执篙划船,摇漾在渠水中。在盛夏酷暑,他命人将船沉没在水中,观看落在水中的裸体宫娥们玉一般华艳的肌肤,然后再演奏《招商七言》的歌曲用以招来凉气。渠水中所植的荷花莲大如盖,高一丈有余,荷叶夜舒昼卷,一茎有四莲丛生,名叫“夜舒荷”。又因为这种莲荷在月亮出来后叶子才舒展开,又叫它“望舒荷”。灵帝与美女在裸游馆的凉殿里裸体饮酒,一喝就是一夜。他感叹说:“假如一万年都如此,就是天上的神仙了。”灵帝整夜的饮酒直到醉得不省人事,天亮了还不知道。宫廷的内侍把一个大蜡烛扔在殿下,才把灵帝从梦中惊醒。灵帝又让宫内的内监学鸡叫,在裸游馆北侧修建了一座鸡鸣堂,里面放养许多只鸡。灵帝每当连夜地饮宴纵欲醉了以后,往往到天亮时还在醉梦中醒不过来。这时候内监们便争相学鸡叫,以假乱真来唤醒灵帝。灵帝醒后,并不上朝,而是皇宫开市,让宫中的婢女嫔妃及各部大臣打扮成买东西的客人,而他自己装成是卖货物的商人,玩得不亦乐乎。而此市,唯有一件事是真的,买卖官职,还时常竞拍,老爷子曹蒿三公之位,竟拍得1亿钱。灵帝的奇思秒想竟开一代先河,老天真是欲让其灭忙,必使其疯狂。

  时任洛阳北部尉之曹操,惶惶不可终日,为什么呢,因为此曹为彼曹,此曹是融合了2000年后现代人记忆的曹操,如若解释,那就是被恶灵附身成功还融合了。至于前身不提也罢。

  只见曹操来回踱步,口中念念有词:“天子无道,百姓离德,还有十年就是黄巾之乱,我是继续在此当我的北部尉与文姬寻一场风花雪月,静待朝局有变伺机而动,比如再来一场刺杀董卓。此举不当,太拿生命当儿戏,我还是退而结网去谋一方太守,已待时机。老天既然让我重生东汉,必不是让来我观光的,那我就为我大汉百姓尽一份力,避免后世的惨剧发生。皇权皇权对每个人都是诱惑。继来之舍我其谁啊。不行我要去找曹蒿,不,是父亲的帮助。”现在的曹操还有点适应不了当下的生活,富三代官三代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重生幸福感太强了。

  此时位列三公的曹蒿对这个儿子其实是挺不待见的,以前的曹操任性好侠、放荡不羁,不修品行,不研究学业,所以曹蒿认为曹操不学无数,如若不是好友桥玄认为曹操不凡,曾评:“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 恐早就扫地出门了。为此又出钱为其举孝廉,为郎,出任洛阳北部尉。

  回到家里,面见曹蒿:“阿父,我想去并州,谋一刺史,保一方百姓平安。”想来曹操对自已说的话也是不信的。

  “嗯!你可知鲜卑常犯并州,并州九郡已失其四,此去为何啊。” 无论怎样不喜,曹蒿还是担心曹操安全的。

  “我观天下不久将乱,何不早做准备,刘表入荆州,刘焉入巴蜀,我欲入并州,并州随险,但并不见得是死地,如若降伏匈奴,灭鲜卑,并州也是一方宝地。”曹操豪气顿生。曹蒿思虑良久,想到桥玄的话“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或许此子真有独到之处。“明日早朝,我面见皇上为你求官,无非就是花些钱财,并州已乱也无人愿往,你可还有何要求。”早朝就是去皇上开的集市,想想都荒唐,一国之事,竟都是买卖,可悲可叹啊。

  “没其它要求,只是还需些钱粮。”

  “需要多少?”

  “1亿钱。”

  “你直接买个太尉算了,我这当朝太尉也就这个钱,何必去并州这个苦寒之地。”

  “并州对于当下是最好的选择,至于为什么用这么多钱,朝廷无兵可派,也无人监管,我只能自已招兵买马,而瘟疫刚过,流民必多,我想一并带入凉州,民必心存感激,方便我稳定大局。”曹操知道如果想起事,没人是不行的,人多了就有兵员,想要有战斗力,就要有马,中原缺马,关外产马,凉州太远,不利于以后进军中原,何况还有董卓那斯,并州有猛人丁原吕布,可当今丁原才是个郡守,此去正好收几个大将,何乐而不为呢。

  曹蒿听罢拂袖面去,主要还是心疼钱,但曹操知道此事肯定成了。1亿钱在曹家还真不是个事,富三代的曹氏一门不说是富可敌国也差不多少。

  便回老家陈留召集族中兄弟,树起大旗开始募兵。并专程跑到中牟县忽悠陈宫。

  操曰:“公台别来无恙!我欲北击鲜卑,汝可愿从之啊”曹操知道陈宫是个愤青,从三国演义当中就可以看的,当时捉住曹操,就因为曹操干了他不敢做的事,就别妻弃官跟曹操走了,所以对待这种愤青还是直截了当合适。

  宫曰:“为何寻我。”

  操曰:“公足智多谋,竟不思报国?”

  ````````````

  曹操直接把陈宫给忽悠瘸了,只能携带妻小弃官随曹操去了。

  然后又去族中寻兄弟帮忙,有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曹纯算是族中年轻中的佼佼者,突然间莫名兴奋,豪气顿生,有一种大事将成的感觉,本想吟诗一首,奈何文笔有限•••••

  大事已毕,想起家中两位夫人,在这一点此曹操可比原曹操要强不少,在以往的曹操记忆来看,

  曹操随重情,但对待女人决不会太重,毕竟当前文化在这摆着。

  虽然自已来东汉已有月佘,但还从未见过两位夫人,所谓知已莫若妻,真怕漏出马脚来,行走间来到内宅只见,一个黄衣少妇笑吟吟的站在内宅门口,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她身旁站着个身穿淡绛纱衫的少女,盈盈十六七年纪,向着他似笑非笑,一脸精灵略带顽皮的神气.这女郎是鹅蛋脸,眼珠灵动,另有一股动人气韵,此二人正是丁夫人与卞氏,果然都是美人啊。

  但见二女盈盈下拜:“见过夫君。”

  曹操一时间竟痴了,齐人之福,没想到实现了,老天待我不薄。

  “我欲去并州上任,苦寒之地更不知几何能回,你二人可愿往!”

  “天涯海角,也愿同君同往。”曹操此时也是感动莫名,古时的女子标准的夫唱妇随,后世要跟老婆谈个事情各种的察言观色,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但心中隐隐一动,又想起一女,是去蔡家求学时认识的蔡邕之女蔡琰,这可是个大才女加美女,都有两位夫人了,为什么还不满足啊,哎,看来男人本性如此,以后机会有的事,何必急于一时呢。

  刘表入荆州,刘焉入巴蜀,我孟德将入并州,与诸胡一争长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