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傻瓜,我爱你(大结局)
作者:慕漪漪      更新:2018-11-06 11:12      字数:75909
  她咬了咬下唇,手指颤抖地打开文件。

  景秘书见她状况还好就开了口:“总裁他已经在上面签了字,他将南山别墅改到了你的名下。与秦氏之前的那份合约,顾总也已经取消了,现在秦氏就是你一个人的了。”

  “景秘书,你是最了解他的人,你告诉我,为什么他会他突然涉嫌洗黑钱呢?这怎么可能?明明应该是……”

  景秘书叹口气,思考了片刻,才说道:“你是想说温氏的那个财务经理吗?其实这件事他早就知道,只是从来都不曾管过。只是你也做的够绝的,顾总向来都是孝子,他虽然一边想要顾全你,但他又不能让母亲难过。”

  按照她原本的计划是,那群人想要冤枉他们洗黑钱的话,肯定会在温如沐动用一大笔资金时,他便立即将另一笔等额的资金转给温如沐,这样原本应该一分钱都没有了的他,突然得到一笔巨款,警方自然会调查这笔钱的来源。而根据那群人先前的计划,警方会被他们引到黑社会的地盘上。

  如此下来,温如沐就会涉嫌洗黑钱的活动被捕,而温氏就会因此倒闭,或者面临被收购的结局。

  当她调查出事情的经过后,她便决定将计就计,她不仅给了他们一次机会,而且还早就留下了那位财务与黑社会联系的证据,并且在钱汇入他的账号前,他们已经联系了警方,警方就等着那笔钱汇入,然后调查出汇钱人的地址随后实施抓捕。

  可是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思绪回转,秦曼曼抓住景秘书的手:“难道顾名爵早就知道我的计划,所以他为了保全我又保全他的母亲才替他的母亲背下黑锅?”

  “没错!”

  此刻秦曼曼的心如死灰。

  她不得不说自己的确是有些心狠,她在明知道那个人是顾名爵的母亲时还报了警,只等着他们自投罗网。可是她也只是不希望自己的母亲辛苦保留下来的公司被那个女人给毁了。同时她还想让她知道,自己的母亲并不是她口中说的那样。

  她希望给梁舒一点儿教训,好让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

  秦曼曼承认自己的私心是为了自己的母亲,毕竟她那么喜欢自己的母亲,可是为什么到了现在事情会变成这样?她爱自己的母亲,不希望自己的母亲被人抹黑。母亲的离开一直都是她心中的一根刺一碰就碰,却不能拔除。

  顾名爵会不会恨她?

  肯定会吧!

  他早就知道她的想法,居然不拆穿她。

  他难道只是不想让她为难吗?只是睁着眼睛让自己发泄吗?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gk总部的,总之她的手机响了很多遍,她才接了起来。

  “曼曼,顾名爵替他母亲担下了罪名,还有公司里财务主管也已经被带走了。只是此次涉案金额巨大,只要他母亲不出来认罪,他就有可能入狱。”

  “我知道了,舅舅如果没事就挂断吧。”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一切发生的太突然。

  “曼曼,其实名爵是爱你的吧。要不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设计她的母亲,任由你宣泄,如果我们一开始就放弃的话,是不是会好一点儿?”

  “我还是那句话,我们放弃,梁舒却不会放弃。那个时候,涉嫌洗黑钱的人就是舅舅你,温氏不仅会倒闭,她和那个财务经理都会逍遥法外。”秦曼曼懂这个道理。

  这就是一场赌局,谁输了,就会失去一切。所以她输不起,可是她却没想到顾名爵会选择认输,他那样精明的一个人,明明早就知道她们的目的,为什么还要亲眼看着她们一步步走下去?

  他不是说过如果她与她母亲同时如水的话,他选择自己的母亲吗?

  既然选择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还要放纵她的计划?

  因为爱?

  秦曼曼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走在路上,太阳刺得她睁不开眼睛。

  她觉得自己面前一切都是白花花的,根本看不清楚任何的东西。

  当她在医院听到他说选择母亲时,她已经不相信爱了。他的母亲在暗地里陷害她的舅舅,不管他知不知道,他们都已经站在了两个阵营。

  此刻景秘书的话不停地回响在她的耳边。

  “顾总知道自己的母亲在暗地里陷害温氏,所以他早就安排我准好了资金只要温氏一出事,温氏股价暴跌的时候,我们就会开始收购温氏,当我们把温氏收购回来以后,在这件事调查清楚以后,顾总的意思是要将温氏交给你。到时候温氏何去何从都由你自己处理。他本就没有眼睁睁看着你们闹得鱼死网破。”

  “反而是你,你的将计就计,将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你们都想要报复对方,可一个是他的妻子,另一个是他的母亲,你说他要站在谁那一边?所以最后他只能让自己承受这一切。”

  “那他最后有没有什么话留给我?”

  “顾总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他现在已经把秦氏与温氏完完全全地还给你了。美国那边的顾氏他也帮自己的母亲拿到手里。可是他母亲不放过你,他就只能拿自己当做挡箭牌,伯母一心想要伤害你,顾总也是为了你不受伤害,那就只能让他自己承担下所有的伤害。他想或许只有这样,你们俩个才能放下吧。”

  恍惚间一辆车子行驶过来。

  “吱!”刺耳的刹车声响起,秦曼曼眼前一黑跌倒在地。

  ……

  英国。

  叶渊下了飞机后直接去,直接买了一束玫瑰花跑去了陆裳家里。

  叶渊之所以知道陆裳住在这里也是一种巧合。

  “裳,你说我们这么有缘,是不是应该在一起啊!反正你们现在也已经离婚了!”叶渊自从进来后,就死皮赖脸地躺在陆裳的床上,怎么也不下来。

  陆裳白了他一眼,“你是要喜当爹吗?”她问了一句话,随后走到自己床边,“快点儿起来!大白天的躺在床上做什么?”

  “像你证明我们曾经同床共枕过啊!还有喜当爹有什么不好。如果以后你还想要孩子我们就生属于我们的孩子,如果不想要,我就当你两个孩子的爸爸,有何不可!”

  陆裳实在是没见过他这么死皮赖脸的男人,不过想想自己跟他也差不多,当初她也是这么死皮赖脸地追上薄希严的。

  叶渊好久都没见她说话,忍不住不悦道,“你又想他?他有什么好?让你大着肚子就跑出来,而且你别忘记了你们已经离婚。我现在追求你是合理合法的!”

  陆裳干脆也不赶他了,直接起身走到一旁拿起一杯牛奶喝了下去,“我说过,我不会喜欢你的,因为你跟我是一类人,一类人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两人要结婚还是需要一个互补的。”

  “哎?女人不应该是谁对她好,她就喜欢谁吗?大部分的女人最后不都嫁给了喜欢自己的人,而不是自己喜欢的人吗?”

  她无奈地笑了一下,“你就当我有受虐倾向吧。我本身得到的爱太多了,所以喜欢去找一些缺爱的人来爱,这样才能平衡一些。”

  叶渊扫兴地摸摸鼻头,“哼哼,总之只要有机会,我就不会放弃你。在这异国他乡,你就不觉得空虚寂寞吗?”

  “噗!”陆裳直接将牛奶喷了出来,“你要觉得空虚寂寞的话,那就去找个女人随意解决吧,反正以你的脸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找不上?”

  “虽然你说的不错,但我要为了你守身如玉!”

  “别,我可承担不起。其实你很适合那种文静的小女孩子,或者是很独特的女孩子,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女孩子的话。你就会慢慢忘记我的。”

  “是吗?可是我已经先遇到你了啊!”他看着天花板,无奈地说道。

  “叮咚”门铃响起,叶渊跑下楼去开门。可是门口站着的人,却让他觉得惊呆了。这个男人怎么会在这里?

  “是你?”他瞪大了眼睛,根本没想到居然是薄希严,“你是怎么样知道这里的?”

  薄希严冷冷地睨他一眼,薄唇轻启,“所以你早就知道她在这里?”

  “也不是早就知道,也就知道不久吧。”叶渊多少有些心虚,可是又后知后觉地想了想,他又不是贼,他们也离婚了,他心虚什么!

  于是理直气壮地站直身子,“是又怎么样?你来这里是来找陆裳的吗……”

  后面的“陆裳她不想见你还没有说出口,他就被薄希严给抓住了衣服。

  “恩!”薄希严恩了一声,直接抓着他的衣服将他扔了出去。然后随手关上了门。

  “喂喂,你这个男人是不是想打架啊!我是裳的客人。你到底有没有礼貌。”门外叶渊的嘶吼却只换来无限的沉默,薄希严那个冰山男自然不会回答他的问题。

  最后叶渊在英国玩得也没什么意思了,他知道只要薄希严找到陆裳以后,他一定就没戏唱了。

  虽然不甘心,但他本就不是那种拿不起放不下的人。

  自己买了一张机票,准备登机时,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长发女孩子撞了他一下从他的身侧走了过去。当他皱眉看向那个女孩子时,发现她的手在一旁那男人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而后又很快速地装进自己的口袋里。

  那个姑娘在偷东西?

  呵,真是个胆大的姑娘。

  原本不想管的叶渊,将手往口袋里一放,这才发现他自己的钱包居然不见了。不用想,肯定是刚刚撞他的那个女孩子偷的吧,胆子可真大,偷他的东西?

  随即他邪邪地笑了笑,径直上前搂住了那准备过安检的姑娘。

  那姑娘身子一僵,仰头朝着他羞涩地一笑。这姑娘有着江南女子般的清秀柔和的巴掌大的小脸,睫毛很长很长,如同一个瓷肌娃娃一般。这女子就像是从水墨画里出来的一般,那么的不真实。

  叶渊的双眼对上她的明眸,突然想起朱自清散文中写的明眸善睐的舞女,或许说的就是她这样的女孩子吧。

  只是这么漂亮的姑娘,会是一个小偷?

  随即叶渊一笑,搂着她肩膀的大手伸下去捏了捏她腰间的口袋,低声附着在她的耳边说道:“如果不想被抓住的话,就乖乖地跟着我哦。”

  ……

  十一月里,叶子已经渐渐变黄,院子里落满了大片大片的黄叶。清洁工正在费力地打扫,可是落叶的速度却比他打扫的速度还要快。

  “她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醒来?”陆裳双眸注视着躺在白色病床上的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上次秦曼曼将那永恒之心拿到英国拍卖之后,薄希严就亲自去将她找了回来。

  只是她没想到,这次回来之后,秦曼曼却一直昏迷不醒。

  医生说她的身体很健康,只是是她自己意识不愿意清醒过来。

  薄希严上前握住她的手,“你别站着了,一直站着不累吗?”

  还有一个多月就是预产期,因为是双胞胎,她在怀孕期间格外的辛苦。稍微站的时间一长,就会感觉很累。

  “我没事,我就是心疼曼曼,虽然她把我给出卖了,但是我知道她是为我好.可是她一直不醒该怎么办?”陆裳走到她的跟前,焦急地说道:“你难道都不担心你的宝宝吗?曼曼你知不知你有宝宝了?”

  秦曼曼晕倒以后,她就一直陷入了昏迷。

  顾名爵在接受过警方的调查之后,终究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被释放。因为温氏财务经理帮助黑道洗黑钱证据确凿,最终他一个人承担下了所有罪名。当然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这案件之所以到此一步就终结肯定是有人在中间做了手脚。至于是谁,至少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顾名爵为什么不来看曼曼?他就算不来看曼曼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要了吗?”陆裳一个劲儿地摇晃薄希严,薄希严一声不吭,最后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将她拉出了病房。

  “你冷静一点儿,名爵不是不想来,只是不能来,这次秦曼曼做的够绝。梁舒再怎么做也是名爵的母亲,她那么做无异于是让伯母更狠她。如果他不管不顾地来找曼曼,她母亲怎么能咽得下那口气?”

  “所以说顾名爵这就是不打算来看曼曼了?只要伯母不松口他就永远不来看曼曼?”

  薄希严禁锢着陆裳的手松了松,他沉默在原地,深情有瞬间的冰冷和凝重。

  “薄希严你说话!”

  “我们再等等吧!”

  “还等什么这都两个多月的时间了,还等什么?黄花菜都凉了!不行,我要去找他回来。这个该死的曼曼,真是能睡,如果她醒来我一定要好好揍她。”陆裳明明就是心疼得不得了,却还是嘴硬地说要报复秦曼曼出卖她的这件事。

  美国顾家老宅。

  顾名爵跪在先祖的排位面前。

  他上半身什么都没有穿,光裸着背。顾校礼紧紧咬着牙关站在一侧,顾家所有的人几乎都在一侧站着。而顾母站在顾名爵的左前侧。

  “你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顾家大伯是唯一一个坐着的人,因为他的身体不能虚弱不能站着,所以只能坐着。

  今天是顾家家罚的时间。因为顾名爵做错了事。

  “我并不认为我有什么错。”顾名爵双目瞪圆,一眨不眨地看着上面的牌位。

  “还敢嘴硬!”顾家大伯第一次发火,只是他刚说完,就忍不住咳嗽了两声。顾校礼赶忙上前给他捶背,却被他一把给推开,顾校礼没有防备被他推得往后退了几步。

  “你也给我跪在地上!你这个不孝子在背后做的那些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都看我在病床上躺着你们就敢为所欲为了是不是?别忘了我是你们的长辈!”

  顾校礼虽然不情不愿但最后还是不得不跪在地上。

  顾校礼多少有些不甘心,这些年明明他才是大哥,可是最后顾家却没有传到他的头上。

  “你们一个个真是有本事了,一个为了个女人对自己的母亲不管不顾,另一个是为了自己的那点儿欲望对自己的亲兄弟下手!你们真是有出息了。从现在开始都给我在地上跪着,不准吃饭不准喝水,一直给我跪倒明天中午12点。”

  顾怀阳站在一旁,伸手抓了抓脸,终于出声:“大哥,我想问您一个问题。”

  “有屁就放!”

  “……”顾怀阳咳嗽了两声,缓缓问道,“如果是我们顾家的子孙是不是应该认祖归宗?”

  顾家老大疑惑地问道,“哪里还有顾家子孙?”

  他们在美国发展已经有几十年了,但本质上还是国人,有些东西还是遵循老一套的东西。

  梁舒眉头一扬,想要阻止顾校礼的话,却是被顾家大伯瞪了一眼。

  “你说,如果有,我当然会认。我们顾家到了这一辈人丁越来越少,怎么能随便让顾家人流落在外?”

  “大哥您说得对,其实名爵已经娶了那个叫秦曼曼女孩子,而且他们两个人也是真心相爱,只是梁舒一直阻拦,最后导致结果变成那样,我们谁都不愿意。可现在那个女孩子怀孕了,我们总不能就那么放任人家不管不顾吧,就算梁舒再不喜欢她,她也是我们顾家顾名爵的媳妇!而她肚子里的也是我们顾家的长孙。”

  “那个女人她嫁过人,而且还设计想要陷害我,这样有心机的女人不配嫁入顾家!”梁舒嘶吼道。

  “我知道你心里苦,但怀阳说的是事实,有些事还是要尊重小孩子们自己的意见。名爵一直以来都是孝子,他不愿意你为难,才一直没有去看她,可你也是母亲,就真的想要自己的孙子没有父亲?想要自己的孙子跟名爵一样在父母的争吵声中长大吗?”顾家大伯劝诫道。

  “总之我不准!”

  “不准也不行!梁舒,有句话我一直没告诉你,老二走的时候曾经告诉我,其实他跟你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早就喜欢上你了,只是你自己一直不相信他,而他又是个榆木不会主动表白,才导致你妒忌横生。你想想你自己没有错吗?如果不是你设计去陷害人家在先,能被她拿到证据吗?现在名爵替你顶罪,你还想要把名爵也害死吗?”

  梁舒听了他的话瞪大了双眼,久久没有说话,最终她离开了祠堂。

  “校礼,你想办法去把那孩子接到美国来,好好养着。既然已经嫁进了顾家,就是顾家人,还有名爵,你们结婚这么久都没有给人家一场婚礼,你看看你这个孩子。”

  “可,秦曼曼现在还在昏迷当中,哦她身体倒是没什么问题,可就是一直不醒!我想或许名爵去的话……”顾怀阳面露难色。

  顾家大哥直接叫人来推他,在他走到祠堂门口时,他朝着里面摆摆手,“好好好,你们的事我不管,但是顾家长孙我们是要的!”

  顾怀阳听到他的话笑眯眯地朝着顾名爵挤眉弄眼,“还不快起来去看你老婆?你呀也是有够固执的,自己的妻子孩子都在医院躺了那么久,你都不去看。”

  “我母亲那边……”顾名爵没有起身,因为他还没有等到自己母亲的回话。

  反而是一旁跪着的顾校礼伸手推了他一把,“大男人墨迹什么?连个女人都搞不定!你母亲就是气不过你父亲心里曾经放过那么一个女人,而你的心里又放着她的女儿,你只要想办法给她找一个老伴儿不就行了?还真得怕她不松口?”

  “快去吧,这里出了什么事,我给你担着,你母亲那边我来想办法做思想工作。”顾怀阳也在一旁帮他说话。

  顾名爵这才起身直接飞奔了出去。

  顾怀阳一巴掌拍到顾校礼的身上,“你小子,以后不准再做傻事了,都是一家人!”

  江城,医院里。

  “你知道她为什么一直不肯醒过来吗?”百里寒现在是秦曼曼的主治医师。

  百里家族的历史一直都很悠远,他们家是明代末年时祖传下来的医药世家。这一代的百里寒自己出国学了西医,在国外被人欺负的时候正好遇到顾名爵,后来就跟顾名爵成了朋友。

  顾名爵双眼一直都落在秦曼曼的睡颜上,“你是医生,你觉得她这是什么情况?”

  百里寒将无边框眼睛往上推了推,说道:“根据你提供给我的信息,我觉得她应该是大脑保护机制在控制自己的意识,是她自己遇到太过于痛苦的事不想清醒。”

  “没错,其实她一直都存在记忆偏差。我去咨询过心理医生,医生说她有可能患有隐形精神分裂症。当年因为她跟母亲生气的缘故,是她失手将母亲推出去的,也就是那个时候驶过来一辆车子,意外发生的太突然,她一直都接受不了,所以才会在潜意识里以为自己的母亲还活着。”

  “可是她母亲当时伤情太重经过抢救无效死亡,秦真为了不让她一辈子生活在内疚里,就将一些照片写成假新闻,制造了她母亲是跟着别人离开的假象。但其实她自己是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母亲死了的,只是她自我屏蔽了而已。”

  百里寒捏了捏鼻子,耸肩说道:“我也研究过心理学,那这就只能看她自己的意识会选择什么了。如果她本我的意识战胜了隐形意识的话,那她有可能一直都醒不过来。按照她这个身体状况,孩子就不能留。”

  顾名爵看了她半天,才淡淡说道:“你先出去吧。我陪着她。”

  关于秦曼曼自己内心因为接受不了自己母亲是被自己而死的事,是秦真当时在医院告诉他的。因为那些邪恶的念头,时间一长,就导致她在受刺激的时候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

  而她的潜意识里又有一种会保护自己母亲的念头,所以在梁舒打算破坏温氏的时候,她自然而然地就将温氏当做了她母亲保护的东西,爱屋及乌,做出了那种选择。

  他并不恨她,只是更加的心疼她。

  又过了一个月的时间,陆裳生下两个男孩子,薄希严那个冰山男难得地笑得那么灿烂。虽然他因为不会抱孩子而被陆裳嘲笑了好几天,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是开心的。

  当顾名爵看望了他们之后就自己去了秦曼曼的病房,可是当他走到病房以后,病房里却没有人。

  马上就要过年了,外面的街道多少有些萧条,树木也是光秃秃的,偶尔能够遇到几棵树上还残留着几十片的叶子。

  秦曼曼坐了一辆公交车,这辆公交车的终点站是江城的佛山寺。

  温如意的骨灰就放在那里。

  她将温如意的骨灰拿走,找人葬在了秦真的墓穴旁。

  到此,她也总算是完成了父亲的愿望。

  其实她一直都记得自己的母亲是怎么离世的,只是她自己根本就接受不了事实,所以宁愿生活在父亲给她编织的假象中。

  如果不是遇到顾名爵,或许她一辈子都不想清醒过来。

  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秦曼曼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三个月,只是有一点儿点儿凸起还不是很明显。

  当顾名爵来到这里时,他就看到秦曼曼手里抱着漂亮的菊花轻轻地放在墓碑前。

  那是她母亲生前最喜欢的花。

  “你怎么自己就跑出来了?”顾名爵跑上前,给她披上了外套。

  “谢谢你!”话音落下,秦曼曼直接转身抱住了他。

  “回家吧。”

  “你不是要跟我离婚吗?离婚协议书都签好了,居然只给我一套房子?”

  顾名爵一愣,“如果我入狱的话,gk一定会倒闭。我没什么可以给你的!顾氏那边,我将所有的股份都给了母亲。现在她是最大的股东。我不愿意你跟她之间发生任何的不开心的事,所以就没有分给你股份,不过我用那份与秦氏签订的合约赚来的钱全都交给你了。”

  “哦!原来是这样,我觉得我还有一笔账应该给你算清楚吧!”

  “什么事?”他凝着她,执起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秦曼曼脸上泛起邪恶的笑,埋怨地说了句:“你解释一下,我是怎么变盲的啊!一个人怎么可能好好的变盲呢?我可是听说,你认识一位很厉害的医生?”

  那段时间她就一直怀疑是顾名爵搞的鬼,可是因为那段时间她顾着温氏的事,根本就没有去仔细询问过他。

  顾名爵哭笑不得,却又十分宝贝地将她搂在怀里,“的确是让你吃了一种药,不过那只是短期的。那段时间我看你情绪有点儿过激。而且你父亲说过你可能患有隐性精神分裂症,我怕你跑出去出事,所以才将你关起来的。”

  “你真是丧心病狂啊!居然下药让我变成盲人?你就不怕我真的变成瞎子吗?”秦曼曼从他怀里抬起头来,认真地道。

  “你是我妻子,就算变成瞎子,我也会把你留在我身边一辈子的!”

  “顾名爵,你别转移话题!”

  顾名爵与她四目相对,深情呢喃,“我没转移话题,我说的是实话,我爱你。”话音落下后,他低头吻上了她的唇,久久不愿放开。

  在这严冬里,虽然周围的温度很低,但秦曼曼却觉得相当暖和。

  父亲、母亲此刻都见证着他们的爱情,她觉得此生能够遇到顾名爵真的是极其幸运。

  今年的过年夜,想来应该是最幸福的年夜了吧。

  “喂,顾名爵,我问你你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呢?因为你的喜欢很莫名其妙啊!”

  顾名爵摸了摸嘴唇,而后食指点在她的脑袋上,就在她以为他会开口的时候,他笑眯眯地说了句:“傻瓜,有本事你猜啊!”

  这个男人,真是不正经!

  他不是不正经,他只是太爱她,所以纵容她的一切。不得不说,他会喜欢上秦曼曼真的有如薄希严说的那样,的确是鬼迷心窍。

  而且还一喜欢就喜欢了那么久!

  顾名爵嘴上虽然说着那样的话,可是心底却再说:傻瓜,我爱你!</divclass=“alert-c“>

  到此正文就完了,谢谢各位宝宝的支持,特别是从一开始就追书的袄袄。真的是给了我很大的动力。当然还有其他一些人,因为字数有限,就不一一感谢了。因为是第一本书,会有很多不足。如果没有你们,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来,真的是有很多的话想说,可真到了现在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再次感谢你们的支持,新书见吧!还有大家想看谁的番外,留言告诉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