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离婚协议书
作者:慕漪漪      更新:2018-11-06 11:12      字数:75909
  刚刚卖完,她要回酒店的时候,她看到一个女孩子的背影跟陆裳很像,没想到她跑过去之后还真的是她。

  “裳裳!”

  “你怎么在这里?”陆裳也没想到她们有一天会来一个异国他乡的街头相遇。

  两人都很惊讶,秦曼曼直接拉着她回到自己的住所。

  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可能是双胞胎的原因吧,所以她的肚子要比一个孩子的那种大的多。

  “看你越来越漂亮,看来被顾名爵滋润的不错啊!”

  “你也真是厉害,居然自己一个人跑出来来了英国。”秦曼曼哭笑不得地看着她。

  “这边有我爸爸早年买的房子,薄希严不知道所以我就过来了。毕竟我大着个肚子,不能没有稳定的住址。”陆裳的头发已经长得很长,那长长的波浪卷,从背后看起来,就好像是小公主一般。

  “真的不打算回去吗?薄希严以为我知道你在哪里,去找过我,差点儿就把我给掐死了,看样子他是真的很想要找到你。”

  “他没把你怎么样吧?他简直是疯了,明明都已经说不爱了,还要假意来找我做什么。”陆裳紧紧地抱了抱她。

  “没事,如果不遇见你我都要忘记有那么一回事了。只是你一个人还真的要打算留在这里啊!”秦曼曼摸了摸她的脸安慰道。

  “好了曼曼,我要回去了。”

  “对了你当初安排着找我的人他或许已经被薄希严的人给跟踪了,就是他去找我之后,薄希严才出现的。或许他从一开始就在监视我。”

  她看陆裳站了起来,她也跟着起来。

  “裳裳,要不就跟我回家吧!你跟薄希严已经离婚了,就算你回去他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不是吗?”

  陆裳却是语气坚定:“我不会回去的。对不起让你担忧了。我听说伯父去世的消息,本来是想回去看你的,可是那段时间医生让我卧床休息,经不起长途的奔波。”

  秦曼曼将她送到门口,陆裳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周围,就出了门,“曼曼,回去吧,有人来接我你放心吧。”

  “你好像胖了一点儿!特别是脸!”她不想让气氛变得太过于沉闷,虽然离别的确是比较沉闷的。但陆裳却是个孕妇她一个人在这边一定很辛苦,人不生地不熟的。

  就在她们说话的间隙,一辆车黑色的商务车开了过来,下来的人正是那天来找她的黑衣人。

  “的确是有点儿肿了,你不用担心,薄希严就算是再跟踪他也不会找到这里来的,除非有人告诉他。曼曼再见。”

  “我要怎么才能再见到你?”秦曼曼忍不住问道。

  陆裳笑了笑说道:“我会在生孩子前联系你的。毕竟我还没有勇气一个人生孩子。”

  第二天秦曼曼与温如沐也一起回了国。

  当她刚刚下机场时,顾名爵直接朝着她走了过来。

  他手中拿着一张报纸,似乎是等在原地很久,当他见她出来时,他站了起来,因为他很高,所以在人群中很突兀,一眼就能认出他来。

  温如沐见状拍拍她的背,“如果你改变主意,舅舅就随时收手。”

  秦曼曼没有回头,只点了点头。当她向顾名爵走过去的几步路里,她能够尝到自己嘴里的一抹苦涩。

  她这是在把两个人的关系往绝路上逼。

  顾名爵在她的面前停住了脚步,面色出奇的平静,他的大手伸起来时,便能看出那股子不容忤逆的权威。

  “过来!”从容淡定地两个字从他唇间滑落,甚至连语调都没有调高。

  “你,你怎么来了?”秦曼曼缓了缓心神,两步走到他的面前。

  “你怎么出国都不跟我说一声?”

  “你出国不是也没跟我说一声吗?”她几乎是脱口而出,想要收回来已经是不可能了。

  “恩,走吧,我们回家。”

  秦曼曼点了点头。

  第二天时,她安排人将陆裳的那条项链拿去英国拍卖。

  贵妇人酒庄里。

  “薄总,永恒之心几日前出现在美国的拍卖会上,根据调查,拍卖的人正是秦曼曼。”

  薄希严放下手中的雪茄,眯着双眼:“给我买去英国的机票。”

  “好!”

  南山别墅里,秦曼曼躺在床上数着主题公园的开工时间。

  几天前顾名爵在美国发生的事,她都已经知道了,唯独没想到的时大约就是杀死吴丹的幕后真凶是江小北了。

  她记得自己认识江小北的时间并不长,如果不是因为要给自己的公司做宣传,她都不一定有时间见江小北。

  那个江小北的心机也是够深的,居然把她之前的事情全部都调查清楚,用别人做过的案子来陷害她。可是她杀人就着实让她想不通了,她真觉得这个江小北是个心理变态的主。

  当顾名爵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秦曼曼正在发呆。

  “想什么呢?”顾名爵甩了甩头,头上的水珠四溅,惹得秦曼曼拿起一个枕头来扔了过去。

  顾名爵伸手将她扔过来的枕头接住,然后笑了笑,“看你一脸痴迷的样子,让你清醒清醒。”

  “江小北是不是心里有病啊?”

  “或许吧,你们女人的思维,我实在是搞不懂。”顾名爵直接躺在床上,“去拿毛巾帮我擦头。”

  “哦!”秦曼曼撇撇嘴。

  她快步跑到浴室拿来两条毛巾,放在他头上细心地擦拭,擦着擦着,她就被他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一个吻很快压了下来,她也没动任由他一遍遍温柔地轻吻着,他的力道控制地不急不缓,好似在特意折磨她一般。

  他的身上还残留着沐浴乳的清香,他的大手也开始不由自主地渐渐下移。

  “你还没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发现那一切都是江小北做的呢。”秦曼曼将头扭向一旁。

  顾名爵的抬起左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怎么了?你对她很感兴趣?”

  “不是感兴趣,而是觉得莫名其妙,你怎么就发现她是谋害人的凶手了?”

  “按理说她是不认识吴丹的,但是有一次母亲在我面前谈起有关于控诉你指示人打断莫愁腿的事件时,她突然说了句‘那么好的一个姑娘怎么突然就死了呢,难道是有人想要掩盖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就这么一句话,我就发觉异常了。既然她不认识吴丹,怎么又能说出那么好的一个姑娘?”

  “听起来好深奥啊!”

  “如果你学习过心理学的话就不觉得深奥了,她是在潜意识里把自己带入了罪犯的角色里,因为想要让整件事被掩盖起来的人就是她,所以她才会脱口而出那句话。如果凶手不是她,她说的肯定是另外一句话。毕竟她不是侦探或者警察不是吗?”

  顾名爵盯着她,居高临下,气势十足。

  秦曼曼动了动身子冷冷地说:“你早就知道了?”

  “也没多早,就是那次之后,我安排人去调查了她,果然调查出了点儿东西。”

  “那警局那次突然说解除了我的嫌疑之前吗?”

  “不是,是在那之后,如果是之前就知道的话,那我且不是早早地就要把证据交给警察吗?”他扭了扭她的脸,“你居然把自己老公想的如此不堪?”

  秦曼曼懒得理他,甩了一下他的手,“哼让开。”早就知道这些事还不告诉她,明明说好不会欺骗她,虽然不知道他还有没有骗她的事情,但至少他是对她隐瞒了很多东西。

  “晚了!”他勾唇,再次将她圈在怀里。

  她还没来得及躲闪,他的唇便再次压了下来。

  “曼曼,我要你!”男人温柔的低喃声落在她的耳畔,令她蓦地一惊。

  “唔——”

  呜咽声瞬间就被吞没,“我想听你叫我老公!”说完便顶开她修长的双头,腰杆下沉。

  “腰听起来,好好感受我。”他的嗓音又低又沉。

  夜色渐浓,卧室内的夜才刚刚开始。

  时间都已经到了正午十分,她才逐渐的转醒。

  接下来的几天她虽然没有去温氏,但是那边的计划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顾名爵也已经将美国的顾氏裁员的裁员,晋升的晋升,基本上是给顾氏来了个大换血,大部分员工都变成了他的人。

  在小叔的帮助下,他很快就回了国。

  两个月后的早上,主题公园的项目已经开始动工。

  当她打车去公司时,简言就站在公司门口,他当时正在来回地踱步,样子看起来很着急。当他看到秦曼曼走过去时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秦曼曼眉头一紧,急忙问道:“是公司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是,是顾总突然被警方带走了。说是他涉嫌参与黑社会洗黑钱的活动。”

  秦曼曼突然觉得有一些眩晕,简言扶了她一把,她才站好。

  怎么可能是顾名爵呢?

  明明应该是他母亲才对吧!

  当她找到景秘书的时候,景秘书看她的眼神极其复杂。

  “夫人,这是总裁走的时候让我交给你的。”

  秦曼曼低头看了一眼,纸张上面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