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七零八落
作者:慕漪漪      更新:2018-11-06 11:12      字数:75909
  秦曼曼的身子冷不丁颤了一下,“什么意思?”

  “你舅舅打算将他全部的家当都投入到一个主题公园的建设上,而这个项目还不知道能不能建设下去。如果在建设时突然中断他的钱都会打水漂,不得不说你舅舅这种做法实在是不可取啊!”

  主题公园?其实她跟舅舅商量的目的并不是要参与什么活动的建设,而是要助那些幕后黑手一臂之力,帮他们实现洗黑钱的目的。

  难道说舅舅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帮助’他们洗黑钱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就代表顾名爵并不知道他们真实的计划?如此说来,这样也好。她就算得不到爱人,至少能够让舅舅的公司转危为安。

  “你想要的难道只是让我听你的话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放我回去吧。我答应听你的话。毕竟我还要管理秦氏,圣诞一个人和其他助理不一定能够把设计稿完成好。”

  顾名爵见她声音突然软了下来,忍不住撬开了她的绯唇。

  双手沿着她的曲线缓缓向下。

  当他的手伸向她的腿之间时,她下意识地夹紧双腿,奈何她的力量根本抵不过男人手的力量。

  “你要干什么?”她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

  “是不是我们之间有一个孩子会好很多?”他并不停止手上的动作。

  “可是你知道我不会生孩子,我们不可能有孩子的!”秦曼曼颤抖地大喊。

  顾名爵却是低下头,笑得越发柔和,另一只缓缓摸着她抖动的睫毛,在她的耳畔低沉着嗓音,“不试试怎么能知道,昨晚医生已经给你检查过了,她只是说你不容易受孕,可没有说你不能怀孕。”

  “可你不能逼我,我现在不愿意给你生孩子,就算有孩子我也不会要的,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在一个得不到所有人祝福的家庭里长大。”

  “没关系我不会逼你的,放心好了,我会让你很舒服!”

  顾名爵似乎并不着急,反而是手狠狠地用力。

  “我在等你开口求我!”

  秦曼曼觉得他肯定是疯了,跟她一样疯了吧,简直不可理喻。

  最后还是她先松了口,在他埋深的那一刻,她狠狠咬住了他的肩膀。

  恍惚中她似乎听见了他说:“我要你的全部!”

  第二天醒来时,她头晕脑胀的,想起昨晚他做的事情,直接拍了拍自己的脸。

  他其实对她一直都很温柔,甚至从来都没有特意地挑逗过她,可是昨晚她才第一次真真体会到了什么叫‘全部’,他说的居然是——子、宫。

  “这样受孕率会不会高一点儿?”这是他当时在她耳边说的话。

  每每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头皮发麻。这个男人真是,她还真是一点儿也不了解他,或许男人都这样吧!

  “醒了?”

  “你——你没走?”她支撑着有些透支的身子,凭借感觉离他远了一点儿。

  “你别乱动,就算这床再大,你要再往边上移动也是会掉下去的。”顾名爵过来一把握住了她的胳膊,同时将她往大床的中央拉了一下。

  “让我回去吧。我不会再走了,既然你不想跟我离……”那个字还没说出口她就感觉到了周围的低气压,她怕他又发疯,所以急忙开口,“不分开也行,但你要做到你曾经说过的那样,我们给彼此一点儿时间,然后把各自的事情处理好,然后我们再来谈谈感情的事情好不好?”

  “不好,我凭什么还能在信任你?而且你这么能闹腾。”顾名爵的语气里多少含着点儿讥讽。

  “我……”她最近确实是有点儿疯狂,但经过这么多天的发泄,她觉得已经好多了,她想要回去。

  最后,她干脆爬下来,摸到他的手,语气软糯地说道:“你就信任我吧,我一直以来都很乖的,我只是那天听了你的话受到刺激了而已。”

  “我要再想想!”

  “别想了,你看我也发泄完了,以后肯定不会再发疯了。”她已经在恳求他了。

  顾名爵突然笑了一下,却像是了解她会这么快转变态度似的,摸摸她的脑袋,“你疯一次将薄希严的酒庄就给砸了,如果你要再疯一次,还不知道你要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来呢。”

  “我……”这下她没话说了。

  “不准就是不准,不过你这个姿势是想要诱惑我吗?”

  天啊!

  她自己是看不见顾名爵脸上的表情的,但是她能感觉到他那种狼性的目光和兴奋的情绪。

  秦曼曼迅速反应过来,然后摸了摸自己身上,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而且还支撑着胳膊跪在床上。

  “很久没有试过这种姿势了,我们可以试试。”

  不由分说,她就感觉到自己面前的人起身。

  “顾,顾名爵刘阿姨一会儿要来。别让人看见。”她想要往边上爬,可又怕自己掉下去,看不见的后果就是她觉得自己身边不是障碍物就是悬崖。

  “放心吧,今天我给她放假一天。这别墅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如果你担心门口的那些保镖的话,我相信这栋房子的隔音效果绝对没问题。”

  其实秦曼曼在这个房间里到处走过,她知道这里不是她与顾名爵呆的南山别墅,应该是他的另一处房子。

  她想往边上爬,可又担心一个不小心,她就能摔个七零八落。

  可最后她倒是没有被摔得七零八落,反倒是被他撞地七零八落的。

  以至于最后她双腿直发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她休息的时候,顾名爵下了楼,楼下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男人,那男人长得眉清目秀,斯文而干净。他的手指特别的修长细腻,比女人的手要细腻的多。

  “这药的药效大约有多长时间?”顾名爵没有抽烟,只是端着一杯咖啡。

  男人笑了笑,他的笑迎着阳光似乎比那阳光还要灿烂,“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三天之后她会恢复视力!”

  “恩,这样也刚刚好。”

  “她的情绪还好吧?突然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我怕她承受不了,再出现点儿抵抗情绪。”他是医生必须要保证病人的安全。

  “如果她能够看的清楚,她的情绪才会一直都不正常吧。我会注意的。”顾名爵无奈地笑了笑。

  “她是你的妻子,你也敢这么给她用药,就不怕出现什么副作用?”百里寒忍不住调笑。

  “你不忙吗?”顾名爵幽幽地问了句。

  这句话很明显是他在赶人了,而百里寒也不在意,直接起身将手中的药箱重新放好,他起身的动作稍微迟疑了一下又回过头来,“对了你记得这些药的用量了吗?”

  “叶酸是每天都吃一颗,维生素一天三次一次一颗!这期间不要吃感冒药或者消炎药对吧!”

  百里寒意味深长地笑着点头,“不错不错,看来你是已经准备好做一个爸爸的准备了,不过你也不要太着急了,毕竟她前天才吃了那种药,还是要等够一周的。虽然医学上说在受孕的一周内吃其他药物不会导致胎儿发育异常,但是这毕竟是自己的孩子,你自己要注意不是吗?”

  “恩。”顾名爵也没有做出不耐烦地样子,反而是很认真地听了下来。

  当他送走了百里寒,就听见楼梯上传来“噔噔噔”的声音。

  “自己看不见就不知道走慢点儿吗?”顾名爵的口吻很严肃,当他听到那声音抬头看的时候,就发现明明什么都看不见的她居然在沿着楼梯往下走。

  “可是我已经记住这楼梯的位置了啊!”她委屈地喃喃。要知道她为了记住这楼梯的位置可是特意让刘姨扶着她走了好多次,她已经清晰地记住了这楼梯一共有多少层,只是为了逃跑方便,可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就是顾名爵。

  而且她本来就腿软,也不可能走得太快了。她明明就觉得一点儿也不快,难道现在在他的眼里,她应该像个蜗牛一样爬才叫不快吗。

  “让你还有力气还口是我的错了?”

  秦曼曼听了他这话,直接停在了楼梯中央,这样她自己树了多少层的楼梯自己也给忘记了。

  “还不快下来吃饭,难道不饿吗?”她还没开口,就听见顾名爵恶狠狠地朝着她喊。

  “你上来扶着我吧,我忘记我走到什么地方了!”

  顾名爵:“……”

  三天之后,秦曼曼在早上起来时突然发现自己的视力恢复了,她直接拉着顾名爵的胳膊就是各种兴奋,甚至都忘记了他们之间的恩怨。

  “喂喂喂,我能看见了,我能看见了!”

  相比于她的大惊小怪,顾名爵却很淡定,但与他风轻云淡的表面上来看,他的忧虑也消失了,那个百里寒还是挺有能力的,居然说是什么时间就是什么时间。

  “这下我好了,你能让我回去了吧,我还要去秦氏看看呢!”

  “恩,可以回去了。”

  她没想到顾名爵那么好说话,不过却在她重新躺进床里后,脸上挂着一抹愁容。

  她是第二天才被顾名爵给放回去的,她当天上午只是象征性地去了秦氏一趟,简言将公司政治的井井有条,而白圣诞将自己的大学同学给叫来参与了这次的设计,因为那个人刚刚与另一家公司解约,简言就直接用高于那家公司工资的一半将他给签了下来。

  视察完秦氏之后,她直接给温如沐打去了电话。

  接起电话来,温如沐的第一句话就是:“曼曼,你知不知道今天名爵在美国举行婚礼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