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你以为你能躲?
作者:慕漪漪      更新:2018-11-06 11:12      字数:75909
  顾名爵始终微笑着看向她,“母亲您什么时候喜欢上花草茶了?我这里只备着您最喜欢的龙井。”他说着就将目光转向景秘书,“你去外面买些玫瑰花茶来。”

  “我老了不能总是喝那些浓茶了。”

  十几分钟的时间里两人都没有对话,只是顾名爵坐在了一旁的矮几上,那里放着冲泡茶叶的茶具。他将茶具挨着洗涤了一下,景秘书也走了上来。

  “顾总我来吧。”

  顾名爵此刻眉梢没有挂着一丝一毫地不耐烦,与刚刚他在开会的时候心不在焉的状态完全不同,“没关系,你先出去吧。”

  他将茶拿过来之后,动作娴熟地冲泡好茶,然后朝着壶里扔了两块方糖。

  “母亲请喝茶。”

  顾母看了一眼他泡的花茶,随后端了起来喝一口。依旧没有说话。

  “除去结婚这一点,其他的条件我都能答应您。”他将自己上面的两颗扣子解开,慵懒地坐在她的对面。

  “你的意思是,温氏你会收购,美国的公司你也会将外人赶走?”

  “我大哥他们不是外人。”顾名爵提醒道。

  顾母冷笑一声,“不是外人?不是外人,他就不会在你刚刚接任的时候,买通那些人将超市里放上过期食物,像他这种不惜毁坏我们顾氏的名誉都想跟你争夺这个家主位置的人,你居然还要帮他说话,还要把他当亲人!”

  “您要的无非是温氏和顾氏,我都帮您弄到手,并且给您绝对的控制权,这样如果您还是不满意的话,我就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当您的儿子了!”他的语气中终于带了一丝冰冷。

  顾母怔了一下,随后又笑出声:“你还真的对那个女人动心了啊?就跟你爸那个人一样,喜欢上一个就只有这一个了。可是对别人来说就不说还有一份责任吗?”

  “所以我才只把自己想要负责的人娶回了家,我并没有把婚姻当做是某种谋求利益的手段。我作为一个负责的人,难道您不开心吗?非要让我跟别人别人一样三心二意,只在乎利益吗?如果这样的话,我想我也不会是一个孝顺的儿子!”

  “碰!”梁舒直接将手中的杯子砸在了地上,杯子没碎,里面泡开的玫瑰花瓣散落一地。

  她站起来直指着他的鼻子怒吼:“你别忘记你是我儿子!”

  “正因为我是您儿子,所以我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甚至您说想要秦氏,我也能要过来。现在我这里就有一份合同,只要我一句话,秦氏就是我的。如果您还不满意,我现在就叫律师把秦氏的股份转给您!”

  “我要那些股份做什么,我让你弄到手里,还不都是为了你吗?你自己留着吧。但四天后的婚礼你必须给我到场,婚礼本来就已经推迟了,如果你不出现的话你丢得可是我们顾家的脸!顾家现在是你的!”

  “顾家是顾家所有人的!”

  顾母呼吸变得急促,可却没有像刚刚一样动怒。

  “好好,你做得真是好啊!你要不跟小北结婚,我就死在你面前!”

  “好。那天我会出现的。”

  他一改刚刚的态度,梁舒虽然不信,但好歹他是改了口,“你要知道,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也该理解我的立场,我在顾家这么多年,没有得到你爸的爱情,总要得到点儿别的东西,否则我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呢!”

  “但是母亲,我得到这一切却过得一点儿也不开心的话,您就满意了吗?”

  梁舒一愣,脱口而出,“至少其他东西你还能要。虽然婚姻是只能一对一,但其他东西你都能得到。”

  顾名爵再没有开口,梁舒也觉得无趣了,就开门走了。

  景秘书将顾母走了,急忙跑了进来,低头收拾地上的东西。

  “收拾完你就下班吧。”顾名爵说完,就将刚刚想要从抽屉里拿出来的东西重新拿了出来,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秦曼曼来来这里以后就是吃了睡睡了吃。

  脚下的伤口还是很疼,现在她也看不见,也不知道是不是伤口又发炎了,说句实话如果手上有个伤口还好一点儿,可是现在脚上有个伤口,她又坐不住,伤口很容易就会崩裂。

  她还记得当时她自己像木头一样地躺在床上,而顾名爵则小心翼翼地替她将玻璃碎片捏了出去,又小心翼翼地包裹上沙布。澡也不让她洗,她就只能每天擦拭身上,想到他耐心十足的样子,她的心就忍不住抽疼。

  下午吃了饭她自己在刘阿姨的帮助下洗了个澡,结果伤口湿了水就真的发炎了。

  她刚要开口叫刘嫂过来,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

  “刘嫂?”她心想刘嫂来的真是时候,她还想要叫她来着,“我本来还想找你呢!”

  谁知,半响站在门口的那人都没有说话。

  “刘嫂?”秦曼曼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那人没有动,只是在看着她踮着脚在地上蹦的样子,忍不出蹙了蹙眉头。

  “脚受伤了就不要乱动!”

  声音,不是她所熟悉的声音!

  可她感觉这个人是个男人,因为他的步伐很重,刘姨的脚步声是比较轻的,那么他只有可能是刘姨口中说的那个男人了。

  “你是谁?抓我来这里做什么?”男人的气息越来越近,秦曼曼本能地往后躲,谁知无处可躲时腿磕到了大床上。

  “顾,顾名爵?”她熟悉他身上的味道!即使他的声音做了处理,可她一下子就能闻出她身上的味道。

  “坐好,我帮你看看脚上的伤口。”顾名爵也不装了,直接拿掉变身器,扶着她坐好。

  此刻因为看不到所以她只是乖乖地坐着,娴静又乖巧,黑色的头发披散在肩头,她的脚上只穿着一双白色的袜子,顾名爵将她的袜子脱掉以后,那双白皙的脚就露了出来。

  她的脚长的非常的好看,比起足模的脚差不了多少。顾名爵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随后抬起头来,看着她明明跟常人无异,却什么都看不到的双眼。

  “不觉得疼吗?”

  他刚刚仔细检查了一下她脚上的伤口,结痂掉了,有一小块儿流着浑浊的液体,如果再不处理很有可能就会引发感染。

  亦如上次一样,他慢慢地替她处理伤口这次没有裹沙布,但是贴上了医用创口贴。

  “在床上躺着,别把创口贴弄下来,到时候你的伤口又不长了。”

  “顾名爵你是想做什么?我的眼睛为什么看不见了?”许是她眼睛暂时看不见的缘故吧,现在她的听力特别的好,她几乎都能听到他解开上衣扣子的声音。

  “你的眼睛过几天自然就会好的,不必担心。至于我为什么要让你在这里的话,我是想或许只有这样你才能听话。”顾名爵难得看到她不反抗不发狂的样子,忍不住扬唇走到她的面前。

  灼热的气息扑鼻而来,秦曼曼本能地侧开脸,脸却依旧是红了。

  “我只是想要出来走走,又不是要永远离开,你这样把我关在这里是非法囚禁你知不知道!”

  “囚禁又能怎么样?只要把你这个小疯子留在身边,有何不可。”

  “你……”秦曼曼咬牙,却是听出了他怨念的口吻,下意识地想要反唇相讥,奈何咬了咬唇,只不悦道,“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放我走?你再不放我走,我会告你的!”

  “告我?谁会相信你的话呢?谁会相信我顾名爵会囚禁自己的妻子?”

  “你真无耻!”

  相比她烦躁又无可奈何地样子,他反而是非常冷静,顾名爵没有回话,反而是看着她似笑非笑,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直接欺上她的身子。

  “如果我想要你,你以为你能躲得了吗?”他的眸子越发的黑暗,暗光浮动着令人深深的忌惮,甚至蕴含着浓浓的危险,他的脸近在咫尺,一字一句地喷吐在她的脸颊上,“你有腿不是很会跑吗?这次我让你看不到,你就休想逃。我们之间是我说开始的,只要我不说结束,你就哪里都别想去。乖乖留在我身边就好。”

  “顾名爵你——唔——”她还没来得及躲,他就低下头狠狠地压上了她的唇。

  她越是反抗,禁锢她的力量就越是紧。那蕴含怒气的吻近乎将她的唇碾碎,双臂搂着她的腰的力道大地几乎使她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告诉我,为什么非要跟我分开!”顾名爵突然停下动手,缓缓地摸着她的脸。

  秦曼曼眼眶中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在滑落之前,他抬手帮她擦拭。这温柔的动作,让她流泪流得更凶了。

  “顾名爵你放过我吧,我太累了。”

  “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我自然会让你出去的。”他的手不停地在她的身上游走,处处点火。

  “顾名爵为什么非要这样?你在我爸爸病床前说过的话我都听见了,你说你选择尊重你母亲的意愿。你还说你是打算收购温氏,你要替你的母亲报复我的我母亲。既然我们立场不同,为什么还要待在一起相互折磨。”她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

  “既然你都听到了,那我现在想要告诉你的是,你的舅舅就算是让温氏倒闭,都不愿意把温氏的股份专卖给我呢?看来你是在第一时间就告诉了他这个消息呢!”顾名爵唇角的笑扩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