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七章 十八层地狱
作者:魑魅魁魃      更新:2018-11-06 09:51      字数:75909
  秦煜点点我的鼻头轻笑道:“怕了吧?小样!”

  “你怎么也说小样,那是我才能说的。”我嘟嘴道,跺着脚往前面去,其实心里也正如秦煜所说的那样,我是怕孽镜照出我犯的错。

  “这里是蒸笼地狱,专门用来对付长舌妇的。听名字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吧?就是架火上蒸,蒸好后放出来,地狱冷风一吹,就又会重塑真身了,因为是长舌妇,家长里短的到处说,所以还会前往拨舌地狱再行刑。”

  听着秦煜的这段话,我打了一个机灵,指着前方的拨舌地狱对他说道:“那个大富的婆娘,会不会是先在这里,然后去的拨舌地狱?”

  “我家的丫头最是聪明,对,就是这样。”秦煜点点我的头轻笑。

  还真是这样,看来,这人想要死后就解脱。那根本就是说说而已,其实活着才好,死了才是你罪孽的开始。

  再往下看去,就看到一个两米高,一米粗的铜柱子,此时铜柱子上一片通红。可是这个通红的铜柱子上却绑着一个脱光了的男人,这个男人是呈抱着铜柱子的形式地,此时叫的撕心裂肺。

  “这是什么……”我不解的指着这个问道。

  “这是铜柱地狱,就是那些生前放火害人命者。死后就会被打入这里。看到没,就是在铜柱里燃烧炭火,把铜柱烧红,想想那种感觉吧?”秦煜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听着那个男人的惨叫声,我是受不了了,立马走了。

  没看到十八层地狱的时候,想要来看,来看了以后,却发现这里真是地狱,看的心脏受不了,这才看了几层,我就有退缩的想法,可是人总是有好奇心的,我害怕的同时又想往下看。

  这里由刀子组成的山,正有几个人在爬刀山,一踏上去,手脚全是鲜血。惨叫声更是渗人。有一个人刚停下来,就被后面的小鬼拿着鞭子驱打,立马,他又跑上爬了。

  “怎么是他?”

  我指着那个被小鬼驱赶的惊讶的问道:“那是我们村杀猪的。”以系何弟。

  “对,这个刀山地狱,就是专门抓阳间残害生灵的人,比如杀猪,屠户之类的人,他们生前杀害了阳间的生灵,列后就要来此刀山狱。”秦煜说道。

  我的心拨凉拨凉的,不服气道:“在你们阴间,这也在受罚,那也要受罚,可是这在阳间那根本就不是问题。人本来就要吃素吃荤,要不然哪里会有力气再生存在下去,你们这阴间的规距实在是太没理了。”

  “对。你说的对,阳间的人为了要活下去,那些畜生们也要活下去,但只要是杀害了生灵死后就要受罚。”秦煜握握我的小手道。

  “那怎么没看到这里有畜生在这里受罚?”我怒道。

  秦煜一愣后忍笑道:“傻瓜,你到是为人类不平了。那些畜生自是不在这里,它们在畜生道,这可是阴间道呢?你呀,想多了。”

  真是这样子吗?

  我摇摇头的再往前走去,就看到一大冰山摆在那里,冰山早已爬满了人,个个都是光光的,我指着他们问道:“那又是犯了什么罪?”

  “与人通奸,不孝敬父母,谋害亲夫,亲娘子那些的人,全部在这冰山上。”

  秦煜边说边拉着我往前走,我静静的听说,可是心里却是波涛汹涌的,皱着眉看向秦煜没说话。

  秦煜抚平我的眉头轻声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要记住,就是因为在人间很是逍遥的做了人,所以来到阴间就要把他们身上的罪孽洗去,而后重新做人。别看他们在受罚,如果不在这里受罚的人,也许下辈子,下下辈子他们都不可能再有机会做人?如果人人的心里都这样想着。我在阳间做了好人,死后来到地狱还要受罚,那还不如不做人了呢?其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这人有对就会有错,也许你活着的那一世,是你在地狱花了几十辈子才换回来的一世人,如果再不好好做人,死后回到地狱,阎王君会直接让他灰飞烟灭。”

  我低下了头,我知道秦煜说的是真的,我也知道事情就如秦煜所说的,这阳间是让你重新改头换面做人的地方,阴间就是为你重新塑造新身的地方。

  你在阳间是屠夫的时候,也许你上辈子就是一只狗,所以你今生来报上一世的仇。而你今生的屠夫之仇,也许就是为了下一世做准备。

  这现在谁也说不清。

  那里有一只很大很正大的锅,至少可以同时入十几个人,此时里面的人正翻滚着叫着想要从锅里爬出来,却被旁边的小鬼用鬼叉又给叉了下去。

  不用再问,我也知道那是油锅地狱,也是我们最清楚的油锅地狱,平常我们骂人的时候,骂的不就是这个吗?

  “凡是卖淫嫖娼,还有盗贼抢劫,欺服善良凌弱之人,拐卖妇女儿童,诬告诽谤他人者,谋占他人财产或妻室之人,死后打入这个油锅地狱,剥光衣服投入热油锅内翻炸。就是这样子,我们会根据此人生前所做的事的程度,再来决定他被油炸多少次,或者是说要再服什么刑。”

  这个好,在阳间可没少那些拐卖妇女儿童的人呢?就应该把他们全部投入油锅里狠炸。

  这个地狱我喜欢。 百度@半生 —我的夫君是判官

  我对着秦煜笑道:“就这个地狱还算是有人情味。”

  “什么人情味,傻丫头,每一层地狱都是根据阳间人所犯下的错而定制的,要不然你以为呢?这阴间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惩罚。”

  那我不管。

  再往前看走,下了一层,居然发现这里有好多的牛,每一头牛都赤红着双眼,朝着那些奔跑的人追去。

  每一只牛的头上,身上,脚蹄下都有人,每一个人都在惨叫着。

  这个地方很像西班牙的斗牛场,只不过是,这里的情影却和那里是相反的,这里是牛斗人。

  “这里是专门为畜生申冤的地方!”秦煜的声音很轻很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