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六章 四大判官
作者:魑魅魁魃      更新:2018-11-06 09:51      字数:75909
  阴间有四大判官,掌管生死的判官就是秦煜这个生死判官了。

  那个着紫衣的是罚恶司的,长的凶神恶煞的,就是专门惩罚在阳间做了坏事的判官,这种做了坏事的人由他决定。

  那个着绿袍一脸善目慈祥的是赏善司判官,还有一个是察查司判官。

  他们四个人就是专门掌管人死后的一生所犯下的罪。再判决他们的刑。

  “这个人生前没有杀人放火,但也没少干坏事,就让他去铁树地狱吧?”

  “也行,没杀人,但也残害了生命不是。”

  “可他了做过好事,不如就把时间减免点吧?”

  “行,就让他去铁树地狱呆吧?”以扔帅号。

  慢慢的,我听着有点困了,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秦煜正好办完公,他收拾好一切,走到我身边,笑着把我抱入怀中,点着我的鼻子道:“贪睡鬼。走吧?我带你去玩!”

  好哇!

  我一下子跳入了他的怀里,抱紧他的脖子,双腿夹着他的腰,挂在他的身上任由他带着我前放十八层地狱。

  如果是在前世,我一定不敢说出这样子的话,那个时候,听着十八层地狱都会很恐怖,哪里还敢想着十八层地狱的事。

  一路往前而去,里面很是阴冷。然后他带着我走到一处只有三层的楼房前,指着楼房笑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十八层地狱。”

  我不可思信的瞪着眼前的小楼房,半天没反应过来道:“才三层,其他的呢?”

  “小傻瓜。当然是下面也有了。”秦煜搂着我笑道,带着我踏进了楼房里。

  一进去,里面却是很干净,一点也没有我们所说的那么阴森恐怖,倒还真的是有点像那些个办公的地方,干净宽大整洁。

  就在我疑心的时候,秦煜拉着我往下而去,原来这里还有地下室啊。

  “鬼王会来这里吗?”我问道。

  “不会,鬼王现在还是一个孩子,这里不是他来的地方,待到他成年了,这里他自然就可以来。”秦煜回答道。

  “哦!那他现在怎么样了?”我咬了咬牙还是问出了声。

  “他会继续练阴王给他的永生诀,你不用担心他,他会很好的。”秦煜知道我的心事。他并不会怪我。

  哦,这样子啊!

  往下走了差不多有两层楼的样子,耳边就传来了凄厉的怪叫声,我缩了缩脖子往秦煜怀里钻去。

  “别怕,你想,那些人都是鬼,这里是地府,有什么好怕的,对不对?”秦煜安慰我道。

  “嗯,我知道了。”我怎么会怕,我一点也不怕,我只是对这个好奇吗?我是谁,我可是生死判官的娘子,我会怕那些受刑的鬼们。他们生前的错,自是死后要爱罚,我可不会心软的对他们私已怜心呢?

  “这是拨舌地狱。那些人生前挑拨离间,油嘴滑舌,说谎骗人者会下到拨舌地狱。”

  不待秦煜说完,就就跑了过去,正好看到两只小鬼抓着一个妇人绑起来,拿起铁钳夹住她的舌头往外拉,还拽了起来,而后再拨下。

  看着好疼!

  那个妇人的叫声一直就那么的叫着,嘴里的鲜血直流,可是那血流出来后,又倒流了回去。

  因为她的嘴里又长出了舌头。

  “花翠花!”

  那个妇人居然认识我,看到我时居然大叫了一声,我吓了一跳,在这个地方,居然还有认识我的人。

  “花翠花,是我,救救我吧?杀了我吧?我不想再这样子了,好疼!”妇人哭求着我道。

  “你是……”我刚一开口,就认出了这个妇人,她居然是大富的婆娘,没想到她居然在拨舌地狱。

  但想想也对,生前她可没少说那些人的坏话,没少挑衅离间呢?死了不下拨舌地狱还能去哪?

  她可没少说我的坏话呢?

  “大胆,那可是我们的判官大人,岂是你这等罪鬼可以乱认的,再来!”她身边的小鬼怒道,一把抓住大富的婆娘就往这里拉扯。

  “花翠花,救我啊,我再也不敢了。”大富的婆娘挣扎道,可是她又怎么能挣扎得了呢?

  我只是来参观的,不是来救人的,我转过头去不再看,任由她在后面叫着我,身后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

  生前犯了错,死后是要受罪的。

  “这是剪刀地狱,生前教唆寡妇改嫁的,死后就要入剪刀地狱剪断十根手指头……”

  耳边听着秦煜的话,眼睛却看着里面正在受刑的人,那个人也好面熟,她也是大路秦家村的妇人。

  我可记得秋氏对我说过,那个妇人经常去秦光耀家,让他娘改嫁呢?没想到死了却要被剪手指头。

  哎!这算是多管闲事呢?还是多管闲事呢?寡妇再嫁也没什么不好的,一个人多孤单,这个规距应该改改了。

  再往前走,看到一棵树,树上全部是尖利的刀,每一把都闪着寒光。正有一个男人在受刑。

  那两只小鬼,把男人抓起,把他后背的皮掀开,然后挂在刀树上。一片鲜血淋淋,惨叫声暴起,听的耳朵都发麻。 我的夫君是判官:

  “生前夫妻不和,对家人不好者,死后就入铁树地狱……”

  我看了秦煜一眼,伸手拉住他的手道:“照这样说来,人在世都会犯错,是不是每一个人死后都要来受刑,人非完人,这十八层地狱岂不是要让人间的人都要受一次。”

  秦煜没说话,拉着我往前走,没看之前,我心里是高兴的,可是看着这些人在受罚,听着秦煜的讲解,我的心里却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掉。

  人非圣贤,哪能不犯错!

  抬头看着墙上的四个大字:孽镜地狱!

  我看向秦煜,秦煜指着墙上我看不懂的字说道:“生前犯了错却死不认罪的,死后来到这里,只要用镜子照一照,自然就把生前犯下的错照出来了。只要进入孽镜地狱里照一照,然后再根据他在阳间所犯下的错重新发配去哪里个地狱。”

  “哦!那我们往下一处地方去吧?”我指着墙往旁边而站说道,我可不想进去,照到我犯了什么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