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没法儿治
作者:墨云归      更新:2018-11-06 01:52      字数:75909
  周睿杨冷笑了一声:“有用吗?就算我是这个样子,那些个人还不是怕我怕的要死,就算是我从污水沟里出来,他们该巴结我的还是得巴结我。”

  “你!”

  周奶奶心里一阵气血翻涌,坐直了身子,伸手捂着胸口,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喘不上气儿来。

  周睿杨眸子里升起来一股担忧,动了动手,却停在那里,沉默了两秒中,冲着外面吼了一声:“没人了吗?还不过来看看!”

  管家的身子瞬间就闪了进来,看见坐在病床上额老太太脸色憋得难看了起来,连忙按了铃,不过一分钟就有医生急匆匆的过来了。

  检查完之后,冲着两个人就是一顿吼;“不是说现在这个时候不能受刺激吗?你们究竟想不想要病人好了?”

  管家连忙就解释,周睿杨冷冷的看了一眼医生,可那医生也是一个马大哈,根本就没有看见这个要吃人一般的眼神儿。

  回过身去看着老太太的情况稳定了下来,才松了一口气。

  周睿杨一直在旁边看着,看着医生松了一口气,自己的提着的心也稍微的放了下来。

  脸上又恢复了冷冽,一点儿担忧都不见了,趁着没有人看见自己,转身便出去了。

  周奶奶看见他的背影,眸光暗淡了一下,可一想起来那些事儿,又觉得自己的做的都没有错,董家的人,就不能进周家的门。

  她自己的病情自己知道,是撑不了多久了的。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算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到时候再说吧。

  想着,便安心的闭上了眼睛,只想着休息一会儿。

  周奶奶的病情不是什么很大的事儿,可但凡是老人,一到老了就会有很多病突然就冒出来,让人猝不及防,而后面这段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医院住着了。

  周睿杨……一次也没有进来过,至少老太太是没有见过他来看自己。

  心里说不伤心是真的,自己辛辛苦苦疼爱了二十多年的孙子,就那么为了一个女人,将她丢下不管不顾了。

  可想到那些事情,这时候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了。

  一想就觉得脑袋疼。

  在医院住了两个月,就搬回家里去了,周睿杨没有住在这边,自己在外面买了一套公寓就搬过去了,和公司离得近,每天就是两点一线的生活。

  五年后。

  邢蕾刚和周睿杨接过电话,便眉头紧锁一直没有说话了,陆非白从公司回来的时候,边看见她这样的神色,几年过去,他脸上依旧是没有什么变化。

  他走过去,直接就坐下,臭小子已经上小学了,那小子经常回来的晚,就算是放学了,有时候也要跑带虞家去玩一趟才回来,去接他的人没有一个敢说什么的,这会儿家里倒是清净的很。

  坐下之后便伸手将她揽过来。

  靠在她的脖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在想什么?”

  “刚刚周睿杨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周奶奶的情况很不好。”

  邢蕾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就要伸手去推他,却被他一把抓住放在唇边吻了吻。

  “我跟你说正事儿呢。”

  “我也在做正事儿。”

  陆非白一挑眉,脸上挂着笑意,邢蕾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

  “你能做什么正事儿,不是叫你找董兰吗?你究竟有没有消息啊,我要是知道你得到消息了却不说,你信不信我……我搬到客房去!”

  想了想,不管过了多少年,这个威胁还是最管用的。

  果然,陆非白脸上原本还算是享受的表情一顿,身子僵硬了一下,随后冷哼了一声。

  “休想。”

  说完便起身,把人一把抱了起来就往楼上的卧室去了。

  邢蕾惊讶的看着他,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他的脖子,脸色有些红,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的说风就是雨,也不怕被笑话!

  可她还挺喜欢这样的,偷偷的笑着被抱进了卧室,压在床上就是一顿教训。

  最后,陆非白抵着她,威胁道:“还要搬到客房去睡?”

  她身上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察觉到那大家伙还蠢蠢欲动的,连忙求饶。

  “不不不,我就是随便说说的,不去不去,你先……出来啊!”

  “出来。”

  他故意轻轻的动了一下,她下意识的溢出一声娇吟。

  男人的眸子瞬间就是一暗,也顾不得什么威胁不威胁的了,按着就是一顿教训。

  她张了张嘴,刚想叫出声就被人用嘴封住了唇,只来得及溢出一声细碎的娇吟。

  他的攻势又急又烈,她感觉自己就像是飘在天上的云,风一吹过来就顺着风飘走了,可还没飘多远又被扯了回来,继续那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的,等她平静下来终于想起来自己要说什么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完全的暗下去了。

  被陆非白抱着进了浴室,她死活不许他一起,瞪着他:“你出去,我自己洗。”

  “我帮你,你现在身上没什么力气。”

  陆非白笑的一脸高兴,眼中还有一点儿火星在闪烁,想到刚刚的情事,她红着脸:“出去!”

  他这才挑了挑眉,转身出去了。

  邢蕾亲眼看着浴室的门被关上,才松了一口气,看着自己身上的印记,动了动腿,便是一阵酸麻的感觉传来。

  怕外面的人突然就闯进来,迅速的洗完了就裹着浴巾出去了。

  看见站在门口的人,瞪了他一眼。

  然后过去拿了睡衣穿上。

  陆非白身上就挂了一条浴巾,一看就是跑到了旁边洗了战斗澡回来的。

  她冷哼了一声,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要问的问题,坐在床沿看着他。

  “董兰那边真的没有消息?”

  “没有。”提到这个,陆非白的表情就沉了下来,这几年都在找,可这人就跟凭空消失了一样,就是找不到。

  一听这个答案,邢蕾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究竟是跑到了哪里去了,当年的事情我知道的虽然不多,但是也不至于跑的无影无踪吧。”

  而且……董兰看起来不像是遇见事情只能够躲避的人啊。

  陆非白没有说话,董兰的父母是周睿杨的奶奶伤的,这事儿就陆非白和周睿杨,还有一个程铭知道,都没对她说。

  次日,陆非白出门,就看见外面停了一辆车,他下意识的就往里面看了一眼。

  走过去打开车门就坐进去了。

  车上的人沉默着没有说话,直接发动了车子离开了。

  路上,陆非白见他一路沉着脸,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还在找她的消息?”

  “嗯。”

  周睿杨应了一声,目光却不看着前面,而是时不时的往旁边看,这个习惯还是几年前习惯的,总觉得一个眨眼,她就会和自己擦肩而过,一点儿机会都不想放过。

  万一她回来了,就在这城市呢?多看几眼,说不定就能够看见,虽然知道,这只是妄想。

  “是不是找不到?”

  陆非白突然就出声,周睿杨愣了一下,突然踩了刹车,两个人的身子都惯性的往前撞了一下,周睿杨管不了那么多,回过头来就盯着他。

  “你什么意思?你找到了?”

  “不确定。”

  陆非白皱了皱眉:“开车。”

  “你先说她在哪里?”

  周睿杨盯着他。

  陆非白不得不开口道:“只是听说一些消息,但并不是很确定,而且那个女人的身边还带着一个孩子。”

  孩子?

  几乎是一瞬间,他的心里便空了下来,他们之间不会有孩子,那么……

  要么那个人不是她,要么……就是她已经和别人有孩子了。

  她和别人的孩子。

  几乎是一想到这个可能,心里便是一阵钝痛,像是有人用拳头一拳一拳的砸在心上。

  可至少,找到了啊。

  他的眼睛突然就是一亮:“在哪里,我要去看看。”

  “即便她已经结婚了?”

  陆非白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见他坚定地点的,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

  周睿杨还没有来得及过去,就接到家里的电话,周奶奶在家里出事儿了。

  他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回去了。

  老太太是突然那就昏迷,这几年的身体都不好,他在病房里看到人的时候,周奶奶还是昏迷着的。

  周睿杨突然就觉得很累,烦躁的搓了搓头,把人都赶出去了,自己守在一边。

  老太太的病来得快,就是这几年累积下来的。

  第二天才醒过来,醒过来一看见他在旁边,脸色就变了一下。

  周睿杨深吸一口气:“感觉怎么样?”

  “还没被你气死。”

  周奶奶冷哼了一声,可碍于身体的原因,尽管是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说出来的话跟蚊子哼哼差不多,周睿杨听了个大概。

  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僵,过了有一分钟的样子,才淡淡的道:“以后我不找了就是,你……好好休息。”

  老太太的病是因为什么他是最清楚的,人老了本来就经不住心里装事儿,这几年他做的事情从来就没有瞒着,老太太也没有说什么,可那些事儿都是积压在心里的。

  心病……没法儿治。

  周睿杨出了病房,直接去了医生的办公室,一声不吭的坐下。

  脸色沉静:“人怎么样?身体情况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