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花痴女出现
作者:阿0瑟      更新:2018-10-17 21:18      字数:0
      张守义一看到云裳,嘴角就不自觉抽搐起来了。

  他觉得,云水莲的这个侄女,比他打井时照明用的矿灯还要亮,还要刺眼。

  而且,人小鬼大的厉害,一双眼珠子瞪得滴溜溜圆,害他都没有办法摸云水莲的小手,也没有办法跟云水莲讲几句悄悄话。

  云裳将张守义的表情看在眼中,暗暗翻了个白眼:

  小样儿!

  没结婚就想吃我水莲姑姑的豆腐?

  做梦吧你!

  云裳抱着云水莲的腿,蹭蹭就往上爬,“姑,你今儿来买结婚穿的衣服吧?我来给你挑。我眼光可好啦,肯定能给你挑到又好看又时兴的款式。”

  云水莲红着脸,将云裳抱在怀里,又看向张守义

  被云水莲波光粼粼的眼睛一看,张守义直接缴械投降,赶紧狗腿的接过云裳,就怕云水莲累着。

  云裳趴在张守义肩膀上,朝顾时年挥了挥手,“顾二哥,你去办事吧,我晚上直接跟姑姑回家。”

  “行,今儿不许乱跑,听云姑姑的话,我过几天去村里看你。”

  顾时年摸了摸云裳的头,又跟新出炉的小两口打了声招呼,沿着街道,往公安局的方向去了。

  薛六子一伙人截杀他的案子查了半个月了,是该去公安局问问结果了。

  还有,学校要开学了,张春妮给他安排学校的事情办妥了没有?

  过两天就是正月十五,等会给京城打通电话,看看三爷爷从申市回来了没。

  对了,还要跟人打听打听哪里有合适的房子,尽快把云裳的户口迁过来……

  顾时年的身影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街角,云裳小失落了一下,马上回过头,兴致勃勃的进了百货大楼。

  云水莲今天除了要买生活用品外,还要扯新被面,买结婚穿的新衣服。

  生活用品倒是好解决,张守义拿着单位开的条子,很是顺利的买了带红双喜的搪瓷脸盆,茶缸子,还有暖壶,毛巾等。

  包括结婚要的三十六条腿,张守义也大手一挥,直接在四楼卖家具的地方买了一套组合柜,可以沿着墙角摆一溜,还带着拐角的那种,特别的洋气大方。

  而且百货大楼还提供送货服务,把地址留下,付了钱,百货大楼就会把组合柜送到家里安装起来。

  被面也顺利买到了,凭条子扯了两条一米五宽,大红底带牡丹印花的料子,既喜庆又厚实,映衬的云水莲脸蛋更红了。

  只是三人逛遍整个百货大楼,也没有给云水莲买到合心意的新衣服。

  不是款式老旧,就是颜色不够鲜亮,有两套看着特别干练的列宁装,可码子都不合适。

  云水莲本来想随便买件衣服对付一下,可高要求严标准的云裳和张守义都不同意,两人又去转了布料柜台,经过长时间的商量讨论,两人决定给云水莲扯一块料子,去找裁缝做一件合心意的衣服。

  云裳还小大人似的给张守义洗脑,“小张同志!你和我姑一辈子就结这一回婚,可不能马虎。这结婚的衣服就是你当天给我姑的脸面,越是敞亮,我姑才越有脸面!”

  张守义嘴上不说,心里却把这些话牢牢记住了,当下眼睛再次从柜台扫过,又花了一堆钱票给云水莲多扯了一块布料。

  云裳再次对张守义打了个高分,觉得这个姑父真是选得不错,人品好,体贴,又舍得给云水莲花钱,长得还好看,都快赶上顾二哥一半好了!

  从百货大楼出来,张守义先带着云水莲去做衣服的地方量了尺寸,之后又带两人去国营饭店吃饭。

  云裳也觉得自己这个灯泡挺刺眼的,有心想单独行动,去废品收购站转悠一圈,发点暗财,可是看着自己的五短身材,又识趣的闭上嘴,继续厚着脸皮发光发热。

  张守义是第一次带云水莲出来吃饭,很是大方的点了一盘红烧鱼,一盘小酥肉,一盘炒藕片,一碗酿菜汤。

  云裳平日里不缺肉食,也不馋,筷子不怎么碰荤菜,倒是连着喝了两碗酿菜汤。

  张守义一边吃饭,一边不停给云水莲夹菜,两人之间气氛甜甜蜜蜜,云裳也不插话碍人眼,放下汤碗,眼神(www.shubao2.cc)随意撇向窗外。

  虽是正月里,外面街道依旧灰蒙蒙的,不见丝毫过年的喜庆气氛,街道两旁树木光秃秃的,只有干枯遒劲的树枝挺立在风中。

  云裳先是被马路对面的标语吸引,紧接着,视线又落在站在标语下面、眼神(www.shubao2.cc)直勾勾看向饭店里的女孩子身上。

  女孩大概十七八的年纪,五官还算端正,扎了两根马尾辫,穿着一件腰身偏大的暗红色呢子大衣,脚上穿着一双半高跟黑色皮鞋。

  这身打扮,在县城里也算是惹眼的存在。

  只是……女孩子好像在看他们这一桌?

  云裳眨眨眼,胳膊轻轻捅了云水莲一下,“姑,外面那人好像在看我们。”

  话音落下,张守义和云水莲同时看向窗外,在云水莲一脸茫然的神(www.shubao2.cc)情中,张守义脸色突变,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云裳见状,心里咯噔一下,还没来得及询问,张守义已经手下不停的把桌上的菜往角落里的桌子上运了。

  “张同志,你这是……”

  “那是杨局长闺女。”张守义抿紧了唇,脸色的表情很是难看,“那女的跟踪过我。”

  云裳愣了一瞬,再次回过头,想看看杨局长得了花痴病的闺女到底是啥模样,只是再看出去时,外面已经没有人影了。

  “张叔叔,那个女同志老跟踪你吗?”云裳端着小脸,很是严肃的问道。

  那女既然能干出跟踪张守义的事情,说明她的病情远比杨局长说的要严重。

  而且这种人性子多半偏激的厉害,要是她知道张守义要跟云水莲结婚看,会不会受到刺激,干出伤害云水莲的事情?

  “也不算经常。”张守义摇摇头,“跟踪过我两次吧。”

  云裳点点头,不说话了。

  有了这个插曲,张守义和云水莲的情绪都受了些影响,吃过饭后,两人也没有继续逛街,而是回到骡车停靠点,准备搭车回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