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我有办法把他接到省城
作者:阿0瑟      更新:2018-10-17 21:18      字数:0
    “公安那边要查到你头上了,你有啥打算?”

  顾怀庆如此直白的问出来,顾光宗再不敢抱有一丝侥幸,踌躇半晌,小心翼翼地道,“……爸,我都听你的。”

  “……都听我的?”顾怀庆冷笑,死死地咬紧后槽牙,“你都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还都听我的?”

  要是这个孽障真把他放在眼里,咋会抢在他去清河县之前对顾时年动手?

  这还叫听他的?

  这是在活生生打他的脸呢!

  顾光宗缩着脖子,一声不敢吭。

  顾怀庆烦躁地解开衣领处的扣子,眉头拧成一个疙瘩,接着道,“三个选择,一是我托人找关系,把事情替你压下来,不过这样一来你不能在省城呆了,以后继续留在清河县。

  二是我想办法让顾时年不追究你的责任,等事情过去后,送你去北边边境上当哨兵,以后你能不能回来,在部队上发展好与不好,都跟顾家没有关系……”

  顾光宗一听就急了,急急问道,“爸,那三呢?”

  “三?”顾怀庆目光幽幽的看向顾光宗,“三是我明天一早派人把你押回清河县自首,公安该咋判就咋判。”我只要保障事情不传到省城就对了。

  顾光宗傻眼了。

  这都是些啥选择?

  跟逼他脱离顾家有什么区别?

  按顾怀庆的说辞,他明明能够把事情压下来的,为啥还要这么逼他?

  回清河县自首,那简直是自寻死路,买凶杀人可是大罪,说不定要吃枪子的!

  而去边境上当哨兵……他哪能吃得了这种苦?

  常年跟大雪和哨卡为伍,连战友都没有多少个,而且边境上还不安生,经常有境外军人骚扰,一不小心,那可是要丢掉性命的,他哪里敢去当哨兵?

  所以,顾怀庆看似给了三个选择,但他能选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放弃省城顾家,回清河县继续当他的盲流子。

  想明白这一点,顾光宗一下就慌了,脸色的神(www.shubao2.cc)情惊慌而无措,他想向眼前这个掌管他前途和生死大权的男人求情,可是对上顾怀庆冷硬的表情,顾光宗心里无端一沉,隐隐有种预感,这个他血缘关系上的父亲,不会对他心软。

  顾怀庆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连着擦了三根火柴,才将烟点着,沉默了一下,接着道,“你今天晚上好好考虑一下,明天早上给我答案。”

  “爸,我知道错了,你别赶我回去,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知道的,我和我妈断绝关系了,你不能赶我回去……爸,你不是想接十年来省城吗,我有法子,我能帮您把十年接回来……”

  “你有法子?”顾怀庆眼神(www.shubao2.cc)闪了闪,问了一句。

  “对!我有法子,我能把十年接回来,只要你别赶我走,我一定把十年给你接回来!”

  顾光宗是病急乱投医,不管能不能搞定顾时年,他都想先稳住顾怀庆再说。

  如果是之前,顾怀庆一定会答应顾光宗提的条件,可是顾怀庆被最近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搞怕了,心里认定两个儿子都跟他犯冲,已经没有一定要接回顾时年的想法了。

  只是,就这么放弃一个资质上佳,头脑好,有勇有谋,并且档案足够漂亮的继承人,顾怀庆心里还是有几分不舍。

  这么一犹豫,倒是让顾光宗找到突破口了,心里暗暗决定,晚上一定跟周明娟好好说说,让她劝话的时候从顾时年那边下手,一定要把他留下来。

  至于他能不能接来顾时年,或者顾时年来省城后、这个家里还有没有他的立足之地,顾光宗已经完全顾不得了。

  顾怀庆抽完烟,皱着眉头沉默了大半天,最后才开口道,“你先出去,这件事等明天再说。”

  顾光宗离开不久,周明娟捧着一缸子泡好的茶叶走了进来,夫妻俩坐在书房里说了许久的话,再出来时,顾怀庆眉宇间的怒色平息许多。

  顾光宗一直守在客厅,看到两人出来,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顾怀庆冷冷的撇了顾光宗一眼,留下一句“尽快把顾时年接过来”的话。转身回了卧室。

  周明娟跟在后面,给顾光宗打了个眼色,也赶紧跟着走了进去。

  …………………………

  天色刚濛濛亮,李老太太起身到了偏屋,对着躺在被窝里的李红梅就是几巴掌。

  “你个丧门星咋还睡得着?云二川今儿都要休你了,你咋恁心大,还能睡得呼噜震山响!”

  李红梅睡梦中被李老太太一顿巴掌拍懵了,赶紧套上棉袄,翻身下炕,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束手束脚的道:

  “娘,我,我今儿咋办?我不去镇上行不行,让我三个哥哥去,在路上拦着二川,不让他去镇上跟我离婚行不行?”

  “我三个儿子能拦那混账一回,还能天天守在路上给你拦人?为了你,家里不要上工啦?不要挣工分啦?呸!想啥好事儿呢!”

  李红梅面如土色,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了,“娘,那我咋办?我不能离婚,离了婚,咱家咋在村里抬头……”

  “我们老李家就没有被休回来的闺女,要是云二川真不要你了,你就带着肚子里的娃子吊死在他们老云家门口,死也是他们老云家的人,可别回来污了我们老李家的地儿!”

  李红梅一哆嗦,愣愣的看着李老太太,像是不敢相信这是她亲娘一般。

  李老太太才不把李红梅的脸色看在眼里,扯住她的胳膊,几下就把她拉出了院子,“去洗把脸,老娘今儿陪你去镇上,我就不信那混账玩意儿真那么狠心,能舍得他们老云家的种!”

  李红梅像是木偶似的,沾着冷水,胡乱抹一把脸,跟着老太太匆匆出了门。

  到了镇上,太阳还没有露出头,李老太太先去国营饭店买了两块黄糕,给李红梅掰了拳头大一块,一路问人,找到了镇政府。

  这会正是上班时间,镇政府门口来来往往都是准备上班的干部,李老太太三口两口吃完黄糕,往镇政府门口一坐,拍着大腿就嚎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