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反常态
作者:九问      更新:2018-10-18 13:44      字数:75909
  罗瑾萱说得很对,这段时间我受到王虹秀的照顾,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挺风光,可是风光背后的事情,只有我自己才清楚。如果有选择,我真的想带着罗瑾萱离开这里重新开始安定的生活,也许不会特别有钱,但只要丰衣足食就可以了。所以我下定了决心,这次绝对不能再帮李振纹办事,等安泰酒店的事情结束之后,如果李振纹执意要找我的麻烦,我就带着罗瑾萱离开这里。

  第二天上午和孙组长去安泰酒店,有了昨天的经历,还没有见到马永铭我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等下不管他怎么嚣张,我都不能生气,可是在办公室见到马永铭的时候,他一反昨天的态度,很是热情地表示欢迎,只字不提昨天的不快。

  我有些纳闷,怎么才过了一天,他的态度就发生这么大的转变?我可不认为我昨天那些话有这么大的威力。

  孙组长也有些惊讶,不过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马先生太客气了,我和方跃今天过来还是为了我们红袖金融对贵公司进行投资的事。如果马先生没有问题,那咱们就开始吧。”

  “当然没问题。”马永铭用办公桌上的座机打了个电话,让人送咖啡过来。

  然后就是孙组长和马永铭展开谈判,两人就四千万投资占股百分之十是否合适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而我就静静地坐在旁边,一句话都不说,因为孙组长才是谈判的主要负责人,我只是负责协助,没有特殊情况,我是不用开口的。

  只不过我也没有闲着,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马永铭的态度有了这么大的转变。可是却一直想不通,直到李振纹给我发来一条微信:把你今天和马永铭谈判的结果发过来。

  虽然有很多家金融公司和安泰酒店进行了接触,但规模最大的就是红袖金融和文兴金融,如果说有谁能够影响马永铭对我们的态度,那李振纹绝对算一个。

  在之前的谈判中,马永铭倾向于文兴金融,因为李振纹拿到了评估案,开出了更好的条件,但是在孙组长把四千万占股百分之十的底线说出来之后,文兴金融就占了劣势,为了继续刺激文兴金融,马永铭自然要表现出对红袖金融的友好,给李振纹一种我们马上就要签合同的错觉。

  想到这里我不禁多看了马永铭一眼,他的年纪和我差不多,却已经有了如此深的城府,不光对红袖金融还有文兴金融保持距离的火候掌握地恰到好处,就连对我这个新加入谈判的普通员工也花了不少心思,昨天故意惹怒我就是为了打乱我的阵脚,让我在以后的谈判中失去先机。

  能培养出马永铭这样的接班人,马东诚的能力岂不是更厉害?

  我很庆幸王虹秀没有答应我让安保部寻找马东诚的下落,就我这点小伎俩,到了马东诚面前还不够人家一眼看的。

  今天的谈判很顺利,孙组长已经和马永铭在四千万占股百分之十这件事上达成了一致,只不过马永铭要求在金钱投资之外,红袖金融要对安泰酒店提供其他方面的支持。

  孙组长点头表示理解,但是具体提供那方面的支持,需要向公司领导请示汇报,有结果之后明天继续谈。

  为什么不下午继续谈?因为下午文兴金融的代表要来,在没有确定和哪家公司合作之前,马永铭就是要保持这种暧昧的态度。

  孙组长起身和马永铭握手,“马先生,今天的谈判非常愉快,希望明天我们能够把这种愉快的氛围持续下去。”

  “这是自然。”马永铭一脸笑意。

  我也站起身,“马先生,今天的谈判涉及到双方公司的机密,请您不要泄露给文兴金融的任何人。”

  我这么说并不是没有理由的,至少张雯雯就被这么坑过。

  马永铭很自然地点头,“方先生请放心,既然有两家公司同时看重了我们安泰酒店,在谈判的时候我自然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今天的谈判内容,我一个字都不会告诉文兴金融的人,同样的,今天下午我和文兴金融的谈判内容,也不会向两位透露半句。”

  “好,很高兴马先生能够理解,希望我们在接下来的谈判中相处愉快!”

  往回走的时候孙组长问我:“方跃,你觉得咱们应给给安泰酒店提供哪些方面的支持?”

  我摇摇头,“孙哥,你是谈判的主要负责人,我只是接替张雯雯来协助你的,所以给安泰酒店开出什么条件要你来决定,我是不能随便说的。”

  “得了吧!”孙组长很是不屑,“你是王总钦点的,肯定是带着王总的授意来的,这个时候你不说话,我怎么敢随便做主?”

  我露出一个苦笑,“孙哥你可就别埋汰我了。我要是真有这么大本事,还用在评估组当组员?虽然是王总让我来的,可我的身份没有变,王总也没有给我透露什么东西,不过她可是亲口说了孙哥你的谈判技术非常好,有机会让我多跟着你学习。”

  孙组长一听这话就笑了,“哪里!就我这点技术怎么能入王总的法眼?你可别开玩笑了。”

  “没开玩笑,我说真的呢。”我一脸的严肃,“不过说回来,给安泰酒店提供什么样的支持,还是要请示一下领导,毕竟提供支持和提供资金不一样,涉及到的事情太多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孙组长点头,“走吧,这也到中午了,一起吃顿饭吧,我请客。”

  我连忙说道:“别!孙哥,还是我请!跟着你学了这么多东西,还没好好谢谢你呢!”

  嘴上说着,我心里却有些惊讶,今天的孙组长表现有点不一样啊,这是开窍了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顿饭都必须是我请,一来我的身份在这里,二来我确实需要跟着他学不少东西。

  趁着孙组长开车的机会,我偷偷给李振纹发了一条微信,把今天的谈判内容全都告诉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