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刀俎、鱼肉
作者:九问      更新:2018-10-18 13:44      字数:75909
  得到王虹秀的肯定答复之后,我甚至想现在就去找马永铭重新谈判,但现在不是时候,只能等到明天再说。

  中午吃过饭,我接到了李振纹的电话,他让我下班之后跟他见一面,至于见面的目的,很明显是为了安泰酒店的事,可我还不能拒绝,只能在心里盘算怎么跟他周旋。

  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我给罗瑾萱发一条微信告诉她我要晚点回去,然后就去了李振纹说的见面的地点。

  一家高档饭店的安静包间内,李振纹坐在主位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方跃,你挺厉害啊,刚把张雯雯扳倒就能负责安泰酒店的案子,我是该恭喜你呢,还是该恭喜我自己?”

  我赶紧笑道:“当然是恭喜李总了,我进入红袖金融不就是给李总您办事吗?现在到了我出力的时候了。”

  “你能明白就好!”李振纹点头,“听说红袖金融愿意出四千万占股百分之十,有这回事吗?”

  “有!但这已经是红袖金融的底线了。”我想了一下,又补充道:“至少现在是。”

  “什么叫至少现在是?”李振纹问道。

  我解释道:“因为我不确定红袖金融会不会为了争取到对安泰酒店的投资而加价,根据我的了解,红袖金融对安泰酒店的投资是志在必得。”

  李振纹微微点头,“安泰酒店就是一块香喷喷的蛋糕,好不容易马东诚才愿意分出来一块,大家当然都想抢过来。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打听红袖金融会不会加价,如果加价,又会加到什么程度。有消息必须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明白,只是咱们之前说好的……”

  “只要你帮我拿下安泰酒店的投资,不光你调查我的事我不再计较,等到明年的时候,罗瑾萱只需要偿还从我这里借走的本金就可以,也就是一百万。”李振纹说道。

  我愣了一下,“李总,当时不是说只要我做得好,就可以免除瑾萱的债务吗?怎么到了现在就变成只免除利息了?”

  李振纹冷哼一声,“二十万的利息很少吗?两万块钱就能把张雯雯从红袖金融赶出去,二十万能做多少事,你心里没数吗?之前我说的是你帮我拿到红袖金融的股份,我可以考虑免除罗瑾萱的债务,而不是帮我拿下安泰酒店的投资,明白?”

  我心里不忿,但表面上却要点头,“明白了,李总,我会尽力的。”

  “行了,坐下吧,我给你点了菜,吃完再走。”

  说完李振纹站起身离开,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保镖看都没看我一眼也跟着离开了。

  虽然早就料到李振纹回来找我,但我却没有想到应对的方法,最关键的是我不能和他翻脸。王虹秀曾经说过然我尽量不要去招惹李振纹,说明她对李振纹也是相当忌惮,一旦李振纹真的放开手脚对付我,她真不一定会站在我这边。

  就在我头疼的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了。只有一个菜,但是很特别,一个直径差不多四十公分的圆形木头案板上有一块烤肉、一条烤鱼,旁边还放了一把磨得非常锋利的菜刀。

  “方先生,李总特意叮嘱这是给您准备的,请慢用。”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我它嘛就呵呵了!

  这是一顿非常堵心的饭。因为这顿饭,我连晚上陪罗瑾萱逛街的心情都没有了,回家洗漱之后就靠在沙发上不肯动弹。

  “方跃,你怎么了?”罗瑾萱看出了我的反常。

  “刚才见李振纹去了,闹心!”

  罗瑾萱坐到我身边,“还是安泰酒店的事?”

  我点点头,“嗯。王虹秀让我协助孙组长负责安泰酒店的谈判,李振纹知道之后就找我了,让我随时向他汇报我们和安泰酒店的谈判进度。”

  “你不是正在做汇隆超市分店的评估吗?怎么又给你安排别的工作了?”罗瑾萱有些诧异。

  “汇隆超市分店的评估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出来的,我不能总闲着,而且王虹秀有意让我当评估组组长,想让我借着这个机会做出点成绩堵住别人的嘴。现在我是真有点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我并没有说出李振纹用罗瑾萱的欠款威胁我的事,我不想让她跟着担心。

  “那王虹秀知道吗?”罗瑾萱又问。

  “知道,我从一开始就跟她说了,可她还是让我负责安泰酒店的案子,还说越是这种不好办的案子才越能体现我的能力,让我想办法解决,可我现在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我很是无奈,早知道就不答应王虹秀了。

  罗瑾萱想了几分钟,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我一下就来了精神(www.shubao2.cc)。

  罗瑾萱说:“你先找一些不太重要的消息传给李振纹,然后找个机会告诉他你们公司已经开始怀疑你了,如果继续给他提供消息,你的身份很可能会暴露。李振纹在你身上花了不少心思,肯定不想让你的身份暴露,所以他会让你安分一段时间。随着谈判的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大家都需要用底牌完成对对方的最后一击,然后你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李振纹必然让你不惜一切代价拿到红袖金融的底牌,在这个时候你就有了活动的余地。我建议你把这个计划提前告诉王虹秀,等到最后翻底牌的时候,你装作费劲心思拿到一个假底牌,真正的底牌却只有王虹秀知道。真真假假之下,李振纹肯定讨不到任何好处。”

  我摇头道:“李振纹不是这么好糊弄的,我如果真这么做了,李振纹肯定要找我的麻烦,万一被他知道真相,后果就真的无法接受了。”

  “有什么不好接受的?”罗瑾萱反问道:“方跃,如果没有王虹秀,没有李振纹,你会过得比现在糟吗?现在虽然看起来风光,但这些风光都是暂时的,如果让我选,我宁愿和你一起离开,换一个城市重新开始安定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