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马永铭
作者:九问      更新:2018-10-18 13:44      字数:75909
  左总并没有因为我这种带有嘲讽的语气有所不满,而是说道:“所以我要全力以赴,绝对不会被达东超市轻易打倒,也希望方组长能够在这件事上帮我一次。”

  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明摆着就是想让我在评估案上做点手脚,估值大一些,前景乐观一些,这样才能帮她从红袖金融拿到更多的钱。可我终归是红袖金融的员工,不是汇隆超市的员工,纵使左总对我令眼相看,我也不能出卖公司的利益。在开分店这件事上,我必须按照王虹秀说的,公事公办。

  “对不起,左总,我只是一个评估员,我的工作就是如实做出评估,这也是我的职责。”

  左总没想到我拒绝地这么干脆,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过言语上倒是没有表现出来,又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题之后,我很识趣地离开了办公室。

  来到外面自然就碰到了于经理,由他开车送我回去。

  路上于经理很自然地问到了我和左总都说了什么,我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于经理等了十多秒没有听到我的动静,只好接着说:“方组长,其实你可以认真考虑一下我们左总的建议。你想想,以左总和你们王总的关系,这次的投资已经成了定局,为了确保我们超市的分店能够顺利开起来并且能够和达东超市形成对抗之势,自然是投资越多越好。如果投资少,不能支持我们和达东超市竞争,投资的钱损失了是小事,关键是王总在红袖金融的威信会受到影响,这就不是用钱能衡量的了。而且我们左总肯定不会让方组长白费力气,该有的东西全都有,绝对不会亏待了方组长。”

  话说到这里,已经有了诱惑的意思。

  我呵呵一笑,“于经理,我只是一个评估员,评估案做出来之后我就要交上去,之后的事情就不是我来负责了,然后会有一个专门负责的投资的人来找你和左总,到时候你们只要能把那个人说动,就可以了。至于我,说了不算的。”

  于经理皱眉,明知道我说的这些话不堪一击,可他偏偏不能戳破。

  回到公司我就把汇隆超市的案子丢到一边,估计等左总把分店计划做出来也得好几天的时间,这段时间我要把主要精力都放到安泰酒店的事上。

  不过我在脑子里想了好久都没有想到一个像样的应对方法,只能明天先见见马永铭再说别的。

  晚上自然是跟罗瑾萱逛街,继续挑选礼物。这一次罗瑾萱给我妈选了一个手包,看起来倒是挺漂亮的样子,只可惜我不懂这些,看不出什么名堂,只知道价格不菲,一千八,还是折后价。

  ……

  “孙组长,这就是你所说的贵公司的诚意吗?”

  马永铭靠在真皮沙发里,懒洋洋地看着孙组长,“四千万的投资换取百分之十的股份,还真是大手笔呢。”

  我微微皱眉,这个马永铭还真是像孙组长说的那样,肆意妄为,丝毫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孙组长早就见识过马永铭的脾气性格,也不生气,淡淡地说道:“这是我们公司所能做的最大的让步了,相信不管是文兴金融也好或者其他金融公司也好,都不会有比这个更好的报价了。”

  “那我还真是要代表安泰酒店好好谢谢红袖金融的大手笔呢。”马永铭还是一副带搭不理的样子,很明显对孙组长提出的条件不是很满意,又或者觉得红袖金融还能拿出更大的诚意。

  孙组长语塞,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

  我咳嗽一声,说道:“马先生,不知道您对我们公司提出的合作方案有什么意见?谈生意嘛,本来就是一个商量的过程,总不能上来就一棒子打死,那就没有了商量的余地。”

  马永铭瞥了我一眼,“红袖金融是没有人了吗?随便一只阿猫阿狗都能派过来吗?”

  我蹭的一下站起来,“马永铭,你什么意思!”

  孙组长急忙拦住我,“方跃,别冲动!马先生他就是这个脾气。”

  马永铭却不嫌事大地结果孙组长的话,“没错,我就是这个脾气!你一个普通的组员也配跟我说话?滚回去换你们经理过来!”

  听到这句话我突然就冷静下来,因为马永铭的反应太反常了。如果他觉得我的身份低微,不配和他谈,只需要稍微表现一下就可以,表现太过的话反而失了身份。可他很直白地给了我一个难堪之后竟然还不算完,又补了一刀,那他的目的就比较明显了,要么是打乱我们的节奏,要么是想换经理级别的人来谈。

  不管他想要什么结果,我都不能让他如愿,所以我必须冷静下来。

  “马先生,希望您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我和孙组长代表了红袖公司全权负责投资谈判事宜,如果您认为我们的身份地位和您不对等,您可以向我们公司提出要求,而不是对我们横挑鼻子竖挑眼,我们是来谈判的,不是听您抱怨的。又或者,我可以认为您的所作所为是对红袖金融的挑衅,由此可能引发的任何后果,需要您独立承担。”

  “既然你这么有本事,那别来找我谈啊。”马永铭冷哼一声起身离开,孙组长急忙去拉,却被我挡住了。

  “孙哥,别管他。要是咱们这个时候再让步,整个谈判过程我们都将会处于劣势,别说我们的报价已经到了底线,就算没到底线,也禁不住他这么折腾。”

  孙组长有些着急,“可咱们也不能这么得罪他啊,想拿下安泰酒店的投资,就必须和他谈。”

  我笑了笑,“马永铭就是抓住你这个心理所以才在谈判中这么强势,可你也别忘了咱们公司的实力。除了咱们红袖金融,S市还有哪家金融公司能一次性拿出四千万?身为大公司,咱们要有大公司的矜持,如果马永铭一直是这个态度,那就让他去找李振纹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