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出宫
作者:好了      更新:2018-11-01 13:41      字数:75909
  姬渊这样说了澹台子鱼也不啰嗦,当即就把需要条件罗列了出来,自己还检查了一下语句是否通用,这才交给了姬渊,省的解释都要给他解释半天。

  姬渊拿过看了一下交给一边的林慕:“城西的围场比较适合这样的要求,你带人按照上面的要求去准备一下。”

  “是。”林慕接过书笺躬身退下了。

  “你真明天就要试热气球?也不看一下天气预报?”澹台子鱼觉得姬渊有些草率了?

  姬渊看着澹台子鱼:“我已经让司天监看过了,最近都是好天气。”

  澹台子鱼也无话可说了:“那行,你有事就先忙吧,今年我要主持女儿节,已经在太后那里保证过了,我得好好准备准备。”

  姬渊一脸不悦的看着她,然后从一边拎出一沓文书来。

  “这是什么?”澹台子鱼好奇了。

  “八大国公的情况。”

  澹台子鱼还想着怎么弄来这种情报呢,毕竟她要对症下药就要知己知彼,没想到姬渊已经给她准备好了:“谢了。”

  虽然澹台子鱼说的不怎么走心,不过对姬渊来说比较受用:“女儿节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

  “按照以往礼部会出需要邀请的名录,然后再有主持者定夺就行了,然后就是拜嫫母,饭食、礼乐,这些都是皇宫定好的规定。”澹台子鱼有点想吐槽,这个嫫母怎么和他们历史人物一个名字,不过传说有些不同,几乎是把女蜗、螺祖和织女合并到一起的。

  姬渊嗤笑:“你真以为这么简单?”

  澹台子鱼思量着看着姬渊:“被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肯定不简单。”

  “哦?说来听听,有什么不简单的地方。”

  “这还不简单,看你那一脸鄙视的样子就知道了,虽然我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不简单。”澹台子鱼一本正经的说。

  姬渊算是无话可说了:“这邀请谁家女眷,拜嫫母的排列,宴席的座次,可都有亲疏远近的区别。”

  澹台子鱼觉得这个有些道理:“可是她们不都是有品阶的吗?到时候按照品阶来就好了。”

  姬渊笑了一下:“这品阶不过是暂时明面上的东西,底蕴亲疏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到时候一个处理不好就会让人不悦了。”

  “擦,还有这么多门道。”澹台子鱼觉得麻烦。

  姬渊看了澹台子鱼一眼:“你不是说这个不斯文吗?”

  澹台子鱼吸了一口气:“但是很能表达不爽啊。”

  姬渊点了点头:“那你慢慢想吧,记得看我给你的东西。”他说完就要走。

  “哎,对了。”澹台子鱼慌忙叫住他。

  “怎么?”

  “上次尤氏来又说起了他儿子的差事,我答应了。”澹台子鱼有些理亏的说。

  凭她的身份和他们陶家的能力,给罗明修找个差事不是什么问题,不过这个毕竟算是姬渊的外戚,所以还是和他商量一下。

  姬渊有些无奈的看着澹台子鱼:“你可见过罗明修?”

  澹台子鱼摇头。

  “那罗明修沉溺匠人之艺,根本就不是进仕途的材料,自己也没有进仕途的心思,只是他爹娘不死心而已,若他真的进了仕途,因为朕的关系也难免被别人针对,对他实在是百害而无一利。”

  澹台子鱼想了想:“那就是不进仕途,也可以有什么差事啊,你说他沉溺匠艺,也算是有点本事的。”

  姬渊觉得和澹台子鱼说不清楚:“总之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会给罗家说的。”

  送走了姬渊澹台子鱼想想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要不找个时间见见那个罗明修,看他自己想做什么,也好给找个对应的差事。

  澹台子鱼睡到半夜就被姬渊给拎起来了,稍微一清醒就见到四个丫鬟也跪在她床边了。

  “干嘛?”她起床气可是很严重的。

  “赶紧穿了衣服和我出宫。”姬渊看着她那气恼的样子。

  “出宫?”澹台子鱼一个机灵翻身就开始找衣服,完全忽视一边夏梦已经在一边拿着她的衣服等着给她穿了。

  “你干嘛?”姬渊看她那兴奋的样子。

  “出宫啊。”澹台子鱼说着穿上自己的斜襟窄袖小袄,下面一条脚腕有扎带的裤子,穿整齐之后像一个小丫头。

  姬渊觉得澹台子鱼绝对是蓄谋已久的,连衣服都准备的这么齐全,不知为何突然想到这个在自己面前乱蹦跶的人突然有一天失踪了怎么办?

  “走啊。”澹台子鱼就差再拎个细软的包裹了。

  姬渊虽然有些不开心,但是这个时候也不想那么多,带着澹台子鱼出去了。

  “你们不用跟着。”姬渊见夏影和夏真跟着就吩咐到。

  夏影和夏真有些犹豫的站在那里,一脸期盼的看着澹台子鱼。

  “我要带两个人。”澹台子鱼觉得带两个人安全一点。

  “一个都不能带。”他说着拉着澹台子鱼就走。

  为此澹台子鱼就是坐在马车上还在生姬渊的气,姬渊也不搭理她,他也在生气呢,自己最近对澹台子鱼已经够宽容了,她还想着离开皇宫。

  不知道是不是马车里面太晃了,靠着的被子太软了,澹台子鱼对出宫的兴致一减弱立马又开始犯困了,没过多久竟然靠在被子上睡着了。

  姬渊本来以为澹台子鱼会和他一直生气呢,没想到自己一回头她竟然睡着了,他还在想着不能惯她这毛病,要好好收拾一下,现在看来她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犯错了。

  马车里挂着一颗拇指大小的夜明珠,多少有些光线,姬渊打量着微微长着小嘴睡觉的澹台子鱼,不知为何突然想起那天捂她嘴的时候碰到她柔软的唇瓣,突然好奇起来了。

  稍微犹豫了一下姬渊就凑了过去,澹台子鱼睡的有点死,也有可能是她和姬渊层同蒲团而眠,所以对姬渊这样靠近没什么反应。

  澹台子鱼子鱼的唇果真是滑滑的软软的,姬渊本来只想试一下的,可是竟然有些留恋起来了,这个时候马车好像碾到了石头猛的颠簸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