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女儿节
作者:好了      更新:2018-11-01 13:41      字数:75909
  上次澹台子鱼做的是蒸蛋糕,这次做了慕斯,让夏幻放到冰窖里了一晚上,另外用冰块挖了一个冰碗,再把薄如蝉翼的白瓷碗放在冰碗里面,这才一早让人端着去给太后请安。

  太后打量着澹台子鱼:“哀家听说皇后病的厉害,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澹台子鱼真想好好的吐槽一下太后:“多谢太后娘娘记挂了,家兄送来奇药,药到病除。”

  “哦?那是什么药,哀家这里也应该备着点儿,以防万一。”

  “太后娘娘凤体安康,要那种东西做什么,再说那药因人而异,怕让人寄望太高了。”澹台子鱼一本正经的说:“臣妾今天做了点心,太后娘娘尝尝合不合口的。”她说着让夏幻端着过去了。

  太后已经注意夏幻端着东西了,上次澹台子鱼做的蒸蛋糕她毕竟满意,也不知道又做出什么花样来了。

  夏幻把那点心交给柳嬷嬷,太后拿起勺子尝了一口,冰爽香甜,入口即化,比那个蒸蛋糕还要美味,只是碍于面子只好先把勺子放下了。

  “你倒是用心了。”太后笑眯眯的说,随即就想着让人退下吧。

  “太后娘娘,今天要商议女儿节的事情,刚好皇后娘娘来了,就让皇后娘娘说一下吧。”孟青曼笑眯眯的看着澹台子鱼。

  太后这才想起还有这件事:“皇后啊,这女儿节原本应该有你来主持的,只是你以前身体欠佳一直都是哀家操办,今年也精神不错,可曾想过如何操办?”

  澹台子鱼就知道免不了这件事,她也思量过了,这件事她要是办不好了,那就是罪过,办好了,那么她这个皇后的位置稳固了,就会惹的太后娘娘不开心,反正就是一个里外不是人的差事。

  不过澹台子鱼也想明白了,就像夏真都以为她害怕这些女人一样,她若是一直都是回避,还真容易被人随便拿捏,还不如折腾一下他们,反正她是要走的,才不管以后皇宫里鸡飞狗跳呢。

  “臣妾已经想过了,女儿节的事情的确不该继续劳烦太后娘娘,今年就有臣妾来主持吧。”澹台子鱼很认真的说。

  “既然这样,那就有皇后来主持,一干事宜也都有皇后决定,哀家累了,都退了吧。”太后直接说。

  江薇薇十分困惑的皱了一下眉头,真不知道澹台子鱼给太后娘娘吃了什么东西,让太后都迷糊起来了。

  出了康寿殿孟青曼快一步追上了澹台子鱼:“皇后娘娘,现在太后年事已高了,若是皇后娘娘给太后娘娘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吃坏了,到时候可得不偿失啊。”

  澹台子鱼看着孟青曼:“你想找事儿是吧?”

  孟青曼一愣,这是什么话?

  “我只是告诉皇后娘娘一声。”她语气不善的说。

  “好了。”江薇薇给澹台子鱼行礼:“我们都知道皇后娘娘胃口不好,如今有喜欢吃的东西是好事儿。”

  孟青曼白了江薇薇一眼转身就走了。

  江薇薇看着澹台子鱼:“既然皇后娘娘要主持今年的女儿节,想必有很多需要准备的,有什么需要尽管使唤臣妾。”

  “恩。”澹台子鱼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江薇薇行礼退下了。

  沈书晴也走了过来:“皇后娘娘第一次主持女儿节,到时候邀请的权贵内人不少,人多容易出乱子。”

  澹台子鱼看着沈书晴:“你这是在提醒我吗?”

  在她记忆里沈书晴是那种不愿意和任何事情扯上关系的人,连皇上都不怎么关心。

  “反正已经这样了,日子总要过的好一点。”沈书晴笑了行礼退下了。

  澹台子鱼看着沈书晴的背影,心里有点想笑,她何尝不是想过的好一点,要不然就不会这么违心的来应付太后了。

  “小姐,沈夫人这是什么意思?”夏影十分警惕的说。

  “没什么意思。”澹台子鱼也不想了:“我们先回去吧。”

  之前的事儿她一件都没解决,然后现在又摊上了这件事,凡事都有一个轻重缓急,犒赏八公的事情虽然非常重要,但是也要到开春祭天的时候八公才会到京城接受犒赏。

  答应尤氏的事儿自然也急不得,她连尤氏的那儿子是扁的是圆的会什么都不知道,给安排毛线差事啊。

  倒是女儿节的事情有点重要也有点急啊,话说去年女儿节的时候她刚穿过来,当时身边也没个人,状态就是活着。

  再往前就是上任的事情了,每次哭丧着一张脸坐在太后下面,完全是个被忽略的主啊。

  她一路思索到了泰熙宫,猛的觉得有什么不对,一抬头见皇上带了人在泰熙宫了。

  “你来干嘛?”澹台子鱼没好气的说。

  姬渊这个围着那几个箩筐看,澹台子鱼这样冒冒失失的问他,他侧目看了一眼,平时就算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总要给他点儿面子。

  澹台子鱼看了一眼一边目瞪口呆的林慕清了一下嗓子委身行礼:“臣妾见过皇上。”

  “免了,你说热气球已经做好了,什么时候可以飞?”姬渊直接问到。

  “额……”澹台子鱼想了一下,原则上热气球飞的时候要先用鼓风机灌入空气的,然后再用加热器开始灌热气,这样就可以飞起来了,她上次的直接把气囊给撑起来了,然后直接加热,而且只有她一个人也简单一点,这次的就大了。

  “有问题吗?”姬渊看着澹台子鱼有些为难的样子。

  “是这样的,原则上这个热气球需要一个空旷的地方,而且风小的时候最好,最好的时间是早上太阳刚出来的时候,或者日落前一两个小时。”澹台子鱼解释到。

  “你上次怎么飞的?”姬渊几分怀疑的看着姬渊。

  “我上次那是迫不得已。”她说到这里手伸到箩筐里面摸了摸那气囊的皮子:“这次我重新计算了一下,载重要比上次大,而且上次显然不成功,要是成功的话怎么可能被你射下来。”

  姬渊听澹台子鱼这样说脸有些黑:“那你就说怎么能飞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