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你不记得了?
作者:好了      更新:2018-11-01 13:41      字数:75909
  姬渊听澹台子鱼这样说就一脸趣味的看着她,每日里听那些朝臣来诉苦,他自然是烦不胜烦,然而还要一本正经的听着。

  说实在的,虽然他贵为一国之君,可是连有一个和他好好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澹台子鱼虽然说话乱七八糟的,可是这样平等论交起来倒也不错。

  况且她这次说朝中之事头头是道,姬渊甚至有点期盼她能说出什么有新意的东西来了,就像她之前想用热气球飞走一样。

  “是啊,现今朝廷就是这样,可是如果朝廷不犒赏的话,就会引起他们的不满,到时候若是联合起来,内忧外患,朝廷危矣。”本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可是和澹台子鱼这样说却觉得没那么沉重了。

  澹台子鱼窝在那里眨巴着眼睛想了想:“那能不能赏赐别的东西,像牛羊布匹这些东西,都是战略物资啊,要是都赏赐给了八公,岂不是养虎为患?”

  姬渊点头:“可是每年都是这些惯例,若是随便给改了,恐怕也会引起他们的不满。”

  “你这个皇帝当的也真是的……”澹台子鱼一脸的嫌弃,可惜她背对着姬渊,姬渊看不到:“不破不立吗,你怎么就确定换了东西他们就会不满了,所谓投其所好,也许他们有什么非常喜欢,而与战略物资无关的。”

  被澹台子鱼这样一说的姬渊也是一个机灵,他也不是迂腐之人,先皇也就是看中了他有破而后立的魄力,只是真正坐到这个位置上的时候,想当一个明君顾虑实在太多了,以至于他没有更多的心思来想这个。

  而澹台子鱼根本就不论这些,她本就不是这个体系里面的,想事情也没那么多的顾虑。

  澹台子鱼见姬渊没有反应,以为姬渊是生气了:“我就随便说说的,你别当真。”

  “我已经当真了怎么办。”姬渊拦了一下澹台子鱼:“那热气球怎么样了?”

  “已经做好了。”

  “恩,找个时间朕和你一起试试。”姬渊也觉得能飞上天很不错。

  澹台子鱼觉得两个人这样的状态怪怪的,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连姬渊给她换了一个地方她都不知道。

  “皇后身体好了?”太后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思索了一下。

  早先孟夫人说皇后已经病入膏肓了,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就这样说好就好了,这才几天时间啊,肯定是那澹台子鱼又用了什么法子。

  “回太后,今天澹台家的三公子来了,皇后留了吃饭还亲自送到前面,之后就去了启玉殿,到现在都没有出来,见到皇后的宫女说皇后的气色不错。”

  太后现在还在为澹台子鱼四天就抄写了一千遍《妇规》耿耿于怀,现在病入膏肓又突然之间活蹦乱跳了,鬼才信没问题。

  “不必管她。”太后表情冰冷的说。

  澹台子鱼醒来才知道自己睡着了,想想有点尴尬,她以前的睡性可没这么好,难道在这里水土变了?

  “醒了?”姬渊听到后面的动静淡淡的问到。

  “呵呵。”澹台子鱼干笑了一下:“那个我不是故意睡着的,没事我就先走了。”

  “你忘了你睡前说什么了吗?”姬渊一脸疑惑的看着澹台子鱼。

  “有吗?”澹台子鱼思想起来,她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怎么知道她睡前说了什么。

  “当真不记得了?”姬渊皱眉。

  “那个……稍微提醒一下。”

  “关于犒赏八公的事。”

  “这个啊,我们不是说完了吗,想想八公都喜欢什么,然后投其所好,节省直接的战略物资。”澹台子鱼十分顺溜的说。

  “看来你是真的不记得了。”姬渊一脸失望。

  澹台子鱼再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那你就直说吧。”

  “你说犒赏八公的事情都是小事,你一个人就能搞定,还说朕小题大做了。”姬渊一本正经的说。

  “我这样说了?”澹台子鱼完全没有印象啊。

  “恩。”

  澹台子鱼低头想了想,自己是不是迷迷糊糊真的说大话了:“这个……犒赏八公可是国家大事,估计我当时也就迷迷糊糊的说说,你可别当真。”

  姬渊看着澹台子鱼不说话。

  “你不会给当真了吧。”澹台子鱼难以置信的说。

  姬渊想了想:“这样,你要是真的能把犒赏八公的事情搞定,朕允许你自由出入皇宫。”

  “真的?”澹台子鱼立马来精神了:“你可是皇上,一言九鼎,驷马难追。”

  姬渊觉得澹台子鱼的反应过大了一点,不过要是她真能搞定了犒赏八公的事情,就许了她自由出入皇宫又怎么样,只是看她畏皇宫如虎的样子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自然是真的。”

  “写字据,写字据,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把这件事给搞定了。”澹台子鱼一挽袖子,一边拿纸,另外一边就开始磨墨了。

  姬渊看的哪叫目瞪口呆,这一句话就让她变的生龙活虎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不按照澹台子鱼的要求写字据,澹台子鱼是不会做这件事,他们两个现在只是交换。

  当下他按照澹台子鱼的要求写了字据,看着澹台子鱼视若珍宝的给收了起来:“你可不要只是说说。”

  “你看我像吗?”澹台子鱼胸有成竹的说:“不过话说过来了,到时候我要做什么你得帮我,毕竟我也无法凭空的给你变出一堆东西来。”

  姬渊想了想点头:“那你也要事先说说花费,不要被你一折腾比原本要犒赏的还要多。”

  “你把我澹台子鱼看成什么了,就那么不会过日子吗?”澹台子鱼一脸嫌弃的说。

  姬渊饶有兴趣的看着澹台子鱼:“那倒是给朕说说,你到底怎么会过日子。”

  澹台子鱼想了想不想和姬渊说这个话题了:“不和你说了,我先回去规划一下,具体需要什么了再来找你。”她说着就走背对着姬渊挥了挥手。

  “顺便告诉你一下,你今天来启玉殿想必太后已经知道了,你明天若是不去给她请安,估计太后要借机找你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