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谋杀亲夫
作者:好了      更新:2018-11-01 13:41      字数:75909
  要说澹台子墨不动心是假的,可是他突然会做这个东西了定然会让皇上不开心,到时候可能会责罚到他妹妹身上。

  皇上对她妹妹好不容易有点儿改观了,也算圆了她妹妹多年的心愿,可不能因为这件事砸了。

  “还是算了,等以后皇上应允了,你送给三哥一个就好,到时候三哥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海阔天空任我自由了。”澹台子墨想想都觉得心旷神怡。

  “我做的东西干嘛要经过他的应允。”澹台子鱼一脸不在意:“不过这热气球飞行的动力是风,也不是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的。”

  “哦?”澹台子墨还不知道那东西叫热气球。

  “恩,所以这个东西没办法成为真正的代步工具,也就是一个观光工具和比赛项目。”

  “观光工具和比赛项目?”这个澹台子墨还没听过。

  “就是……”澹台子鱼觉得事事都解释真的挺麻烦的:“人可以坐着热气球升空看下面的景色,也有人用来比赛。”

  “哦。”澹台子墨好像明白了:“这样也不错啊。”

  两个人聊了很久,澹台子墨奇怪自己妹妹怎么突然博学起来了,而且性情随意越来越聊的来了,若是他妹妹早几年这样,这几年也不至于过的这么苦。

  “三哥啊。”澹台子鱼突然一脸讨好的看着澹台子墨。

  虽然澹台子墨没见过自家妹妹这样,可是一种莫名的危机直冲脑门,让他警惕起来了。

  “你什么表情?”澹台子鱼看着便宜三哥那瞬间转变的表情。

  “我怎么觉得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烦我,而且还是我很有可能办不到的。”

  “恩,是这样的。”澹台子鱼说着拉着自己的矮凳靠近澹台子墨低头小声说:“我觉得我这辈子做的最失败的事情就是死皮赖脸的要嫁给皇上,弄的我们澹台家和陶家丢尽了颜面,自从大病一场之后,我痛定思痛,觉得这样是不对的,所以想离开这皇宫,以后和皇上再无瓜葛,三哥要帮我。”

  澹台子墨吃惊的看着自己妹妹,这真的是他妹妹吗?答案肯定是真的,只是这个痛定思痛得出的结果后果也太严重了吧。

  “三哥要帮我。”澹台子鱼拉着澹台子墨的袖子可怜巴巴的说。

  “不是三哥不帮你。”澹台子墨抽出自己的袖子:“你现在可是皇后,皇上现在也待你不错……”

  “不错什么啊,三哥可不知道,这里的人动辄就是你可知罪,好像我生来就是罪大恶极一样,而且太后和那些夫人,说的每一句话好像都有深意,我为此一天要死好多脑细胞,就算我大脑开发的比例高,也顶不住这样死啊。”澹台子鱼说着就要暴走了。

  澹台子墨看着澹台子鱼一脸的问号:“脑细胞是什么?开发比例是什么?”

  澹台子鱼眨朦了一下眼睛,自己是不是和三哥聊的太顺溜了些:“总之三哥你要帮我,我不想死在这里啊。”

  “在这里怎么会死呢,只要你不是犯了什么大忌讳,现在皇上讨好我们澹台家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怪罪你。”澹台子墨劝慰到。

  澹台子鱼觉得靠她三哥有些没戏了,当下也不再说这件事,又开始胡扯了一会儿中午吃了个饭就把她三哥送出去了。

  刚好走到前面,澹台子鱼想了想就顺便去看一下姬渊,反正她已经出来了,装病的事情应该是装不下去了,但是自己的热气球做好了啊,她可以直接出去几天了。

  “皇后娘娘。”钱德贵见到澹台子鱼来了慌忙行礼。

  “皇上呢?”澹台子鱼看钱德贵小心的样子。

  “皇上吃了饭歇息了,最近事情太多,皇上也是累坏了。”钱德贵有些担心的说。

  事情太多?估计是女人太多吧!澹台子鱼恶意的猜想着。

  “本宫能不能进去看看。”澹台子鱼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这……”钱德贵为难了,澹台子鱼却已经猫着腰进去了,他也不敢强行拦着,只能在后面着急。

  澹台子鱼倒也不是突发奇想要来看姬渊的,上次姬渊把他姨母传到宫里的事情虽然是闹了一个乌龙,那最起码也是对她上了心,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那些热气球。

  自己也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来而不往非礼也,自己也得找个时间看看他,只是装病的时候不太合适。

  这启玉殿澹台子鱼上次来过,也算是轻车熟路,到了里面看见姬渊斜靠在小塌上,手里还拿着一卷文书。

  “真这么用功。”澹台子鱼心里嘀咕,靠近姬渊把他手里的绢帛文书拿了出来,顺便看了起来,越看眉头皱的越厉害。

  “看够没有?”姬渊突然冷冷的说,吓的澹台子鱼差点儿把文书给丢了。

  “我不是故意看的,我只是……”澹台子鱼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解释一下。

  姬渊也不搭理她,长臂一捞就把她捞到自己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态抱着闭着眼睛说:“听人说你在紫辰殿就是天天看书,还讹那个谢管事想办法让你进点星台,你倒是好大的胆子。”

  澹台子鱼脑子懵了一下幸亏恢复意识恢复的快:“我进来的时候你是不是已经醒了。”

  “恩。”姬渊懒懒的说:“你三哥离开皇宫了?”

  “你醒了为什么不吭声?”澹台子鱼觉得自己有点亏。

  “就是想看看你偷偷的进来要干嘛。”

  “其实我是想谋杀亲夫来着。”

  “是么?”姬渊说着侧身一半身子压在她身上。

  “开玩笑的啦,你们不是说夫君是天吗,我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天给戳破,对吧。”她说着就想逃走,可是她那一点力气,简直就是老鼠在猫面前的反抗。

  姬渊忍不住笑了一下,这才侧身不压着她,不过还是把她禁锢在怀里:“刚才看你眉头紧皱,怎么了?”

  一说到这事儿澹台子鱼好像也来精神了:“那是礼部草拟的犒赏八公的目录是吧?”

  “恩。”

  “也太多了吧,我记得按照朝廷的规定,这犒赏八公是惯例,每年都要有的,一方面是为了显示太宗的恩泽,另一方面是为了稳住八公,要是每年都这么多,岂不是会国库空虚,而八公膘肥体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