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出气筒
作者:令狐二中      更新:2018-11-08 18:03      字数:2234
  不过,众所周知,东洋的阴阳寮可比我国古代的司天监权利大多了,他们甚至会越俎代庖替主掌权。

  在东洋,阴阳师其实主要就是两大家族,第一是贺茂家族,第二是安倍家族,而安倍家族的起源是拜贺茂家族为师才能崛起的,所以论底蕴,安倍家族还是差一点,毕竟贺茂家族的始祖役小角是日本最初的“仙人”,也是东洋历史上的第一阴阳师。

  而白尺家族,就是侍奉贺茂家族出身,所以,在镰仓时代,白尺家族是贺茂和安倍两大家族之外,第三股“神权”力量。

  牛奋的资料里还显示,白尺家族最擅长的是测风和幻术。所谓的测风,和西方的掘藏很相似,其实就是擅长观山望水,满天下的寻宝探险。所以说,也难怪白尺老贼会盯上赤血太岁这块肥肉,毕竟,记载中,这赤血太岁现身一次就需要千年时间,是绝对的宝中之宝。

  “看来白痴笨猪是早有打算了,否则不会急着吞并常大江,然后将张大山和李大富两个进过地宫的人掳过去了!”

  老史点头道:“没错,我甚至怀疑,这东洋狗从最开始和常大江、李铁嘴接触,就是为了赤血太岁。毕竟,当年正是这两个老寡头和牛奋他爹牛扛鼎组织的第二次探宝。如今常李衰落,倒是把他养肥了,唯一进过地宫的两个在世者也掌握在他的手中。你是没看见,他买的那两千多亩地,花费巨大啊,他是下了血本,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我面色一冷,低声道:“他们的监控怎么样?”

  “怎么?你想半夜去夺人?”老史摇了摇头道:“这事恐怕不成。我和木爷、老马也想过,进去把那两个家伙掳来,实在不行,就算弄死,也不能给他留下。可是,你没看见,那山庄里十步一岗,五步一个摄像头,最主要的是,我怀疑他们有枪支,而且数量不小。另外,从远观的格局来看,山庄的布置很有特点,外面是中国的八卦阵图,里面则是东洋山手线法阵图,所以,就算你以冥魂之身也不易进去。”

  妈了个巴子的小日.本,果然心思缜密。可我就不信了,他还能做到毫无破绽不成?

  “木头和老马呢?”我静坐半天,总算将那口阳气捯了上来,站起了身朝老史问道。

  老史道:“还在那边盯着呢!那个堀部胜平带着一队人最近一直往山里跑,我们也没打草惊蛇。”

  “对,千万别打草惊蛇,就让他们去寻。咱们这叫做黄雀在后,真要是被他们找到了进入地宫的路口,咱们就搂草打兔子,一窝端了。不过,告诉木爷和老马,别人咱们不动,可是如果发现了张大山和李大富,一定要将两人拿下。据我了解,那个张大山确实有些本事,当年我父亲他们去探宝,最主要的人物就是他,他可能有自己寻宝的独特本事。另外,说来此人也是间接害死我父亲的人之一,就算杀,我必须我亲自出手!”

  “好嘞,你就瞧好吧!”老史将茶水喝完,站起身要走。

  正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粗着嗓子喊道:“喂喂,有人吗,起床了啊!”

  老史一皱眉道:“什么人啊,大半夜的敲门,还这么横,我去看看。”

  此时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想着苍颜,有点落寞。抬头看了看二楼,一点灯光也没有,不知道碧瑶睡了没。

  “怎么样?孤家寡人了吧?”小韩七爷又探头出来,一副幸灾乐祸地说道。

  “要你管!”我没好气地说道。

  小韩七爷叹口气道:“我偷偷给你说啊,你不许把我出卖了。实际上,苍颜也有自己的苦衷。当年苍定远、颜浅浅和牛扛鼎都是从地宫里出来的,虽然都五脏受损,可你想想,为什么偏偏颜浅浅早逝?牛扛鼎和苍定远却又多活了这么多年?”

  “为什么?不是因为内脏受损,颜浅浅修为低所以伤的重吗?”我一愣,这事苍颜还真没和我说过,我也没问过,毕竟问人家母亲如何离开的太没礼貌。

  小韩七爷咂舌道:“自然不是啦!还记得苍颜的那张狐狸面具吗?”

  我点点头,可是仍旧是一脸懵逼,怎么又说道这面具了?

  “你倒是说啊,卖什么关子啊!”

  小韩七爷低声道:“苍颜求我帮忙的时候告诉我说,她母亲死后,下葬看最后一眼的时候,她发现母亲的脸上,褪下来了一层狐皮,也就是你看到的那张面具!”

  我登时一愣,为什么苍颜从没和我说过?颜浅浅毫无疑问是个人啊,怎么会死前褪下一张狐狸面孔呢?

  “卜爷,你傻吗?”小韩七爷摇着脑袋道:“用你的猪脑子想一想,苍颜会把这事和你说吗?先不说你的事已经够多了,自己的仇,苍定远的仇,小姝的仇,还有必要的身世,她不好意思在给你增加负担。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一点,你想想,她母亲脸上会褪下狐皮,这说明什么?”

  我呆呆地说道:“妖化或者……反噬!”

  “哎,没错!这才是关键!”七爷大声道:“所以,苍颜会怎么想?她会想,自己是母亲和父亲在探险回来之后生的,如果母亲是一个妖化的人,那自己骨子里会不会也是个妖化的人?”

  我终于明白了,苍颜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她不敢告诉我,怕我嫌弃或者对她有看法。而她对昆仑狐的恨,除了是父母那次探险深受狐害的恨,还包括自己对未知的恐惧,而这种恐惧她认为就是这母狐狸造成的……

  罗卜啊罗卜,你应该知道这些的,那可是把心都给了你的人。

  我心中既内疚又烦躁,一股压抑的情绪反复冲击着我的脑门。

  门外的人还没走,似乎和老史还发生了争执。

  我脑子一热,大步流星走过去,就看见两个精壮的汉子正在门口和老史推推搡搡!

  “怎么了?”我怒声问道。

  史刚哼道:“不知哪来了两个山炮,莫名其妙嘛,非要说这房子他们租了,让咱们滚蛋!”

  看两人猪头虎脸的样子,一看就是周围的混混。老子正好心情不好,没有出气筒呢,那就拿你们俩撒撒气吧!

  “让谁滚蛋?再说一句!”我一个迷踪步走到两人跟前,双手一提,微微用力,将两人对头一撞,直接扔出去七八米远!

  我虽没怎么用力,但是一般人被摔这么一下,一定疼的是哭爹喊妈了,可是没想到这两个人就地一滚又站起来了,毫发无损朝我冷冷一笑道:“罗医生果然在啊,我们家主子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