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你留不住她
作者:令狐二中      更新:2018-11-08 18:00      字数:2145
  老史、木头和马赛克早就来凤凰山一带了,就是不知道现在何处。阿雅打前站,也不见其人。不过我们直接到那农家院的前台一问,果然,牛奋早有准备,租了连号三套别墅,其中一套用的就是我的名字。

  顺利入住之后,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我这才想起来,小狐狸送来的字条上压根没注明交易地点。凤凰山这么大,我去哪找那母狐狸啊!

  碧瑶显得有点紧张,毕竟她要直接面对这母狐狸了,小声朝我道:“相公,天已经这么晚了,要不明天再做准备吧!”

  苍颜一边给我倒茶,一边淡淡笑着摇摇头道:“你们啊,不用着急,这狐狸精既然神通广大,连咱们去了黑水潭村它都能知道,那就说明她把卜哥的味道是闻到心里去了,咱们不用找它,它也会上门的。”

  苍颜说这话的时候听着有点阴冷的,还特别着重强调了“狐狸精”三个字,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僵硬。

  “什么叫把我的味儿闻到心里去了,说的我好像是有狐臭、香港脚是的!”我以为苍颜是一天颠簸有些累了,便调侃着说道。

  苍颜一笑道:“狐狸精,狐狸精,哪有不喜欢男人的狐狸精啊。碧瑶,走,咱们先上去休息一会,让他单独坐这当诱饵,那狐狸自然就现身了。”

  碧瑶朝我耸肩一笑道,相公,那你委屈委屈,在这就钓鱼吧!说完两人拉着手窃窃私语着上楼去了。

  什么事啊,房里两个大美女,我自己却落个孤家寡人。

  我独自一人喝着茶,揣摩着这狐狸精的意思。其实苍颜说的没错,它既然能知道我到了黑水潭村,那就一定知道我已经到了凤凰山脚。

  一壶碧螺春还没喝完,虚掩的玄关门传来吱呀一声。

  我将茶杯放下,回头瞧了一眼,门口看不见人影,只有一个毛茸茸的大尾巴。

  “有意思!”我站起身,走到门口,又是一只火红色的小狐狸。

  “小东西,有何指教啊?”

  这小狐狸抬起两条腿,朝我拱了拱,如人作揖一般,然后扭头便走。

  看出来了,它的意思是母狐狸让它前来接应我的。

  可是,凡事讲究牌面,凭什么老子大老远来了,还得去见她啊!

  “小狐狸,回去告诉你家主子,罗某脚底长火疖子了,不便行走,她要是有什么交易,就前来找我吧!”我抱着膀打着哈气说道。

  那小狐狸一听我这话,大尾巴往前一束,朝我吱吱叫了两声。

  我装作视而不见,转身就要关门。

  这时候突然听见一声浅笑,继而一个红衣身影闪了出来。

  “罗大夫好大的派头啊,您是脚底长火疖子了吗?不会是痔疮犯了吧!”

  和我猜测一样,果然,这母狐狸其实已经到了。多亏我拿捏住了,否则就显得我太低三下四了!

  这母狐狸气场十足,微微踱着步子,脚下的红黄落叶便如蝴蝶一般翩翩起舞起来。她带着一丝笑意,朝那小狐狸一摆手,那小狐狸便瞬间消失了。

  “虽然见过几面,可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呢,里面请吧!”我推开玄关门,客气说道。

  红狐狸妖媚的眼睛扫了我一眼道:“罗大夫客气了,我没有名字,我族之辈都管我叫奶奶或者帝姬。”

  还奶奶,怎么没叫你二婶三姨四大妈啊!帝姬就更离谱了,你以为在演电视剧吗?我心里鄙夷地琢磨着。

  这狐狸见我不屑的眼神,忽然一笑道:“罗医生,你想管我叫二婶?也可以,只不过不知道你二叔是哪位!我得先见一见。”

  我顿时一愣,丫的,这母狐狸竟然有读心术。都说狐族能看穿人的心思,竟然是真的。我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不敢犹豫,赶紧提吊冥气,以鬼身和它对视。

  母狐狸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感叹道:“罗大夫修为进阶的真快,这才一月未见,您竟然双修入化切换自如了。你要是奶奶和二婶都叫不出口,也可叫我阿狸。”

  阿狸?这未免有点太亲切了吧!“我还是叫你昆仑狐吧!”

  “你随意!”昆仑狐淡淡地应了一声,进了屋子。

  这狐狸大模大样竟然自己坐在了沙发上,斟了一杯茶。

  “不错,碧螺春是西山货,就是采茶的时候微微晚了一点,浊气也因此重了一点。”

  嚯,吃肉的狐狸竟然也给我讲起茶来了。我淡淡笑道:“行了,我说他二婶,不不,昆仑狐,说说吧,你所谓的交易是什么?”

  昆仑狐抬起头,看着我一本正经道:“交易就是……你把昆仑玉券还给我,然后替我进一趟凤凰山地宫。我替你做两件事,第一,我可以替你杀了那个女鬼,帮你报了那个花姓老头的仇,第二嘛,让那个千年女尸留在你身边。”

  “哈哈,都说狐狸狡猾,还真是!”我不禁大笑道:“这交易未免太儿戏了,先不说我为什么要把玉券交给你,就说你想让我进地宫这事,以你的本事,为什么不进去?你在凤凰山经营了这么多年都进不去,却想让我去,说来说去,你就是惦记着赤血太岁,却又没那个胆量,想让我去给你趟雷。至于你说的两个交换条件,对我有意义吗?那个风闪多女鬼我早晚是要杀的,可能以前我打不过她,可是我现在自信杀了她没问题。至于碧瑶,我既然已经让她复活了,就一定会把她留在身边,这个恐怕用不着你帮忙吧!”

  “罗卜,恕我直言,单凭你,这个女孩你留不住她!”昆仑狐冷声说道。

  “你什么意思?”我皱眉问道。

  昆仑狐起身一笑道:“在你不把玉券交给我之前,我不会告诉你的,总之,你没有理由拒绝我。”

  说到这,昆仑狐朝我走了过来,脸对脸微微一笑道:“况且,我不过是先礼后兵,若是我想拿走玉券,现在的你还拦不住我。”

  这是赤裸裸的叫嚣,我知道这狐狸确实修为极高,可是我不知道这昆仑狐为何如此笃定我会屈服,她为什么要用碧瑶来要挟我呢?

  正在我思忖之际,突然,嗡的一声,一把冷飕飕的刀锋飞了过来。

  “狐狸精,怎么?交易不成还敢威胁上了?你还我母亲命来!”

  我一愣之际,苍颜已经从二楼上纵身而下,与此同时,房间四方有八道符火陡然现,轰的一声,朝昆仑狐聚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