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天妖
作者:令狐二中      更新:2018-11-08 17:59      字数:2110
  温老汉来了黑水潭村,那就意味着玄冥老道将目光也落在了黑水潭村,毕竟温老汉不过是他的一只狗。

  按理来说,这牛鼻子辛辛苦苦做局这么多年,他的目标应该有二,一是凤凰山的赤血太岁,二是我身体里的华月珠。

  先说这赤血太岁,他算得上是已经握在手中。他手下的风闪多恶鬼潜伏在山里已经这么多年,随时都能将赤血太岁带出来。之所以这么多年他没着急取出,就是为了等着太岁时间上的圆满。当初他们创办邪教供儿会就是为了利用婴灵的煞气,加速太岁的圆满的时间,只不过是被我们破坏掉了而已。

  可是,主动权还在他们的手中,毕竟我们,包块牛奋在内,到目前为止,甚至还不知道该如何进去凤凰山地宫。我们所得来的线索,不过是花爷、苍定远、马胜利等人对往事的回忆而已。

  再说我身体里的华月珠。虽然玄冥并没能将其全部炼走,但是当时我能感觉的道,他还是夺走了我身体里一部分华月珠的精华。我不知道他夺取华月珠的目的,不过从这十九年的耐心等待上看,这对他一定很重要。

  所以,我很不明白,既然两样东西他一个已经得到,另一个志在必得,那他干嘛还跑到黑水潭村来闹事?

  “黑水潭村现在似乎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啊?以前村里还有李大富和李水两个有价值的人,可现在两个人一个死了,一个被堀部胜平掳走了。玄冥派温老汉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鬼医哥哥,你别忘了,小白刚才可是说了,那温老汉可是曾去过黑水潭的,他的目标会不会是黑水潭?”小姝提醒道。

  我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刚才也想到过,只是,黑水潭里能有什么?就算有哪些臭鱼精怪,对他们也没什么利用价值啊。”

  “不,罗卜,你想想,你身上的华月珠可来自那黑水潭啊!”小白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一愣,看了看小白,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是说,我这个华月珠的原主人还在水里?”

  小白郑重道:“我给你一个统计数次,姑奶奶我俩今年也二十岁了,从我印象里,燕东几乎是连年旱灾。可是,这么多年,黑水潭乃至凤凰山一线,却从来就没旱过,黑水潭的水位,也没曾下落过一厘米。要说水灾,除了十九年前也就是你出生前的那一次之外,再没有过。”

  “你都二十岁了?”我不禁咋舌道:“普通刺猬也就活十年,十年就相当于人的一百岁,也就是说,你相当于一个二百岁老太太?”

  小白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狠狠弹了我一记脑瓜崩道:“你的关注重点能不能准确点?你管姑奶奶我多大岁数呢?我说的正事你明白不明白?”

  我点点头道:“你的意思就是强调,这二十年来,方圆百里一直风调雨顺呗!”

  说到这,我才真正明白了小白的暗示。

  我记得在西厅水库的时候,那巨鼋曾经和我说过,能行雨者,除了龙族就是鳖龟一族,小白的意思是说,这黑水潭里,除了那些鱼怪鱼精,还有个大来头的家伙!

  她这个判断,和牛奋当初的判断不谋而合,牛奋也说过,我身体里的华月珠不简单。

  “可是不对啊小白,华月珠就是丹元啊,是修为和气力之所在,对你们妖类不就相当于命吗?多年的修为落在了我的身上,那华月珠的主人不应该气绝身亡吗?”我朝小白问道。

  小白摇了摇头,郑重道:“那是你孤陋寡闻,你说的这种情况,那是对于我们这些小小的地妖而言。给你一个启示,听说过没有?蛇修炼一千年成蟒,蟒修炼一千年成蚺(ran),蚺修炼一千年成蛟,再往上,蛟就算是三千年,也未必成龙,除非能有严苛的造化。说白了,修行容易,可是进阶太难,从地妖进阶天妖更难。”

  小白属于妖类,说起这些事遮遮掩掩,好像一度唯恐泄密的样子。不过我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说,丢失了华月珠而死的都是这些后世修行的地妖,真正的天妖都是神兽,人家就算是少了丹元,也照样活着。

  “小白,那啥算是天妖啊!”我低声问道。

  小白正色道:“都是你我没见过的东西,麒、麟、凤、凰,乃至诛仙诸山兽神,在了就是九子龙族。”

  我不禁咽了一口唾沫,要是如此说来,那……那小小的黑水潭里岂不是卧着一个真正的龙族贵胄?不是说龙族之后都在大江大洋里嘛,怎么会趴在这么个破水坑里?

  小白一摊手笑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你去问问它啊!”

  “你别奚落我,我告诉你,搞不好我还真得问问他去,我管他是什么龙族不龙族呢?不说清楚当年的事,老子……老子也学学哪吒,来个抽筋拔骨……”

  “得得得,你还是别吹了!”小白不屑一顾道:“说吧,这些村里人怎么救?虽然他们对你不怎么样,可是我算是受了他们的香火呢,我总要帮一帮吧?”

  我嬉笑着讥讽道:“你没那本事,还当人家保家仙,你这不是骗人吗!”

  “你说不说?不说我可去你奶奶坟前告你状去了!”小白脖子一梗,冷声哼道:“我们家族都为了你罗家战死了,我要让你良心受到谴责……”

  “得得,我怕你了还不行嘛,这点小事可别让我家祖宗们不得安宁!”我朝小姝道:“你也帮她忙吧,玄牝地鸡已经被捉走了,也就少了蛊惑。你们只要把这些人耳朵里的地心虫弄出来杀死,第二天早上,鸡鸣狗叫声一响,他们就清醒过来了。”

  看着小姝她们两个离开,我独自一人往家走,心里想着要不要下黑水潭一趟。谁知道刚一到门口,我便看见一只火红的大尾巴跳进了我家的院子。

  嗨,怎么说的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刚送走一只鸡,又来了一只狐狸,黑水潭村成了动物园了。我连忙纵身跳进了院子,就看见那狐狸正趴在房间门口小心翼翼朝里窥探。

  “小东西,看什么呢?”

  我微微一笑,飞身上前一把握住狐狸脖子将其拎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