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龙齐
作者:长蘑菇的木夕      更新:2018-11-09 23:52      字数:4035
  凤咏仔细一想,有些细思极恐,这些事情,到底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自己还不敢说,但是,可能性很大。  白兰看凤咏没有说话,试探性说道:“我觉得,是有人贼喊捉贼,想要一石二鸟。”  “兰儿,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可是,有些话,我们不能说,也不敢说。就算,真的是你猜测的那样,我们也没办法。不过,我确实得承认,你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夏耘虽然不是年轻人了,但是,也不至于傻到这个地步。我觉得,这里面本身就有蹊跷。这事情,我们若是说出来,只怕一字并肩王府更加人人自危了。还是等到一字并肩王醒来之后再说吧。  至少,听听他怎么说的。”凤咏皱着眉头说道。  白兰点点头:“你说得也有些道理,我也不想我说的是真的,这些事情,若是真的,我们日后的日子便更加难过了。”  “兰儿,我从未想过,日后日子好过。但是,很多事情,我们只能猜测。就算我们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难道我们有别的法子吗?兰儿,我只是想,解决了这个事情,大家好好过日子。  再说了,这个事情,现在我们就算确认了,也只能我们知道,很多事情,不能乱说。虽然得到消息确实需要共享,但是若是说了,你能保证,他们不冲动吗?  京墨可以,南星他们可以吗?一字并肩王对于他们,就相当于是父亲一样的存在,他们怎么可能淡定呢?我只是不想那么多事情罢了。”凤咏无奈摇摇头。  这时候,外面来了个丫鬟禀报:“王爷,外面有个自称云家龙齐夫人的求见。”  “什么?龙齐?我不是和她约了别的时间?”凤咏有些惊讶。  丫鬟点点头:“云家龙齐夫人说,有几句话,与王爷说完,便要离开都城,请王爷务必见上一面。”  “那你把人叫进来吧。”凤咏连忙吩咐道:“顺便让人来把这个东西收了,换点茶来。”  丫鬟恭恭敬敬:“是。”  等到丫鬟们急急忙忙收了,门口就来了一个身穿一件鸦青色镂花万字不断头纹素面圆领斜襟纱衣,逶迤拖地弹墨并蒂莲散花裙,身披兰花紫白底印花妆花缎。堆云砌黑的长发,头绾风流别致芙蓉归云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编丝骨步摇,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赤金石榴镯子,腰系束腰,上面挂着一个香囊,脚上穿的是绣梅花月牙缎鞋的女子,手上拿着一个暗黑色披风,正准备递给身后的侍女。  侍女接过披风,龙齐淡淡吩咐:“和她们一起下去吧,我说完就会出去。”  侍女点点头,丫鬟们看样子,也下去了。  凤咏皱着眉头问道:“龙齐夫人漏夜前来,可是有什么急事?”  “王爷这话问的,应该是知道了点什么,那我也就不卖关子了。今日,家父险些遇害,所以,才准备让我们携家带口,趁夜色离开都城。”龙齐皱着眉头说道。  凤咏有些吃惊:“龙齐夫人说的可是龙将军?”  “正是。云府出现变故之后,龙齐便觉得,事有蹊跷,让家父多多留意。凡是吃食衣物,随从侍女,全部严加查看。不料今日家母看天气转凉,想要做些秋冬的衣衫,便让裁缝前来。  怎知那裁缝竟然是奸人假扮,在衣服料子中夹了一个淬毒的匕首,准备谋害家父。好在家父今日有约出门,家母找了个身形相似的人,代替家父量身,不然,家父现在,只怕与一字并肩王无二了。”龙齐无奈摇摇头。  凤咏更加吃惊了:“淬了毒的匕首?这……”  “而且匕首,和杀害一字并肩王的匕首,极为相似,不能强行拔出,只怕会更加重伤。所以,龙齐觉得,这件事情,必然是有什么关联的。才连夜过来,求见王爷。  听着王爷刚刚所言,可是知道了什么,可否告知龙齐?”龙齐问道。  凤咏摇摇头:“倒也没想到什么,只是看龙齐夫人这时间都等不及,才那么问的。那现在,龙将军与龙夫人?”  “家父家母现在坐着马车,估计已经行至城外观风亭处了。龙齐过来与王爷说一些陈年旧事,也趁机提醒王爷,注意安全。”龙齐笑着说道。  凤咏点点头:“龙齐夫人但说无妨。”  “当年,龙齐与凤鸣公子指腹为婚,本来是应该成婚的。谁知道,凤王爷在都城所作所为,被家父得知,觉得凤王爷趋炎附势,左右逢源,变成了官场的势利小人,才与凤王爷疏远。  后来得知,凤王府之祸,家父觉得,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一直觉得,对不住凤王爷。当年凤王府之事,王爷若是不知道什么,那就请听龙齐随口一说。  是真是假,是敌是友,只看王爷自己分辨了。  当年凤王府修建,虽然是孟同甫负责,可是其中的事情,也交给了当时一个官员负责。这个官员,便是之前,莫名其妙被贬斥的,夏耘,夏阁老。”龙齐淡淡说道。  凤咏有些吃惊:“夏耘?可是,夏耘当时不过是个都城小官……”  “是,因为当时孟同甫已经是个不大不小的官了,属于事务繁忙的那种。这种监工的活,自然是要交给底下的人做的。而夏耘,就是这个底下的人。  夏耘那时候,正因为弄丢了四皇子的未婚妻,被处罚,所以,没有选择,只好做了。”龙齐笑着说道。  凤咏摇摇头:“你是说,这个王府,时候来才盖的?”  “是,虽然这个王府,按照旨意,是很早赏下的,可是都城地少,几个王爷当时战功赫赫,怎么可能给那些小小的府邸,所以,等了很久,才等到那个地方,盖了这几个府邸。  而盖府邸之前,凤王爷等人所住的府邸,就是王爷现在这个府邸……”龙齐淡淡说道。  凤咏更加吃惊:“你是说……我现在这个吗?”  “对,这个府邸本来是要给皇子作为宫外的府邸的,但是那时候,几个皇子年纪尚小,所以,这个府邸就空置了。几个王爷班师回朝,立下大功,很多王爷都借此成家立室。  自然不能住在军营或者客栈,只好把这些皇子的府邸给王爷们居住。而给凤王爷的这个,就是四皇子,也就是当今皇上,曾经的府邸。”龙齐继续说道。  凤咏听到这个,突然想到一些什么事情,但是还是没有说。  “还有一件事情,当今皇上,在年幼的时候,身边曾有个陪读,是素和族人,叫和允宁。而这个和允宁,谁也说不清楚来历,却和皇上长得极为相似,从出生开始,便和皇上在一起。  那时候,太后还是玉妃,玉妃娘娘不受宠,所以,一直都住在偏远的宫殿中。和允宁是谁的孩子,如何来的,都没记载。更是奇怪的是,在皇上五岁那年,和允宁突然暴毙了。  皇上自幼没什么天赋,因为素和族血统的事情,不得先皇喜爱。却在和允宁暴毙之后,皇上好像突然间开窍了,吟诗作对,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若不是和允宁确实暴毙,大家都会认为,那人根本是和允宁,不是皇上。  而先皇也这么怀疑过,还仔细派人探查过,一系列的滴血验亲之类的,但是也没有查出什么不对,只好作罢。当时,大臣们都认为,这样的孩子,肯定不能继承大统。  所以,当时没有人愿意与皇上定亲,甚至没有人愿意与之结交。就连那些大臣的孩子,都不与之来往。”龙齐淡淡说道。  凤咏听到这个话,低声问道:“龙齐夫人的意思是说,这个和允宁,才是如今的皇上?”  “龙齐从没这么说过,龙齐说了,今夜无非是随口一说,孰是孰非,都是王爷自己猜测。王爷聪慧,这些事情,自然是比龙齐想得多了。  龙齐继续了。  后来,家父与凤王府断绝了来往,也就没有再去打听什么。龙齐从别人口中得知,凤鸣公子,好像也没有帮过皇上。皇上那时候私下在茶楼是见过凤鸣公子的,想一起喝茶,凤鸣公子拒绝了。  而罗青小王爷也是如此。本来也没什么,只是拒绝之后,没多久,一字并肩王府与凤王府便接连出事。  直到皇上登基,夏耘夏阁老的弟子全部入朝为官,龙齐才有所猜测。只是龙齐一介女流,很多事情,就算猜测,也不过是妇人之见,不能乱说。再说了,云府变故,家父老迈,龙齐也是女子,很多事情,说与别人听,也没有人相信了。  龙齐曾与凤鸣公子有婚约,还差点成为了王爷的嫂子,所以,也算半个自己人。再加上,家父与凤王爷有些私交,虽然后来有些误会,但是也不算是断绝关系。  这事情,也就是我们自己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说了就过了,王爷应该知道的。龙齐只是看,如今这个事情发生了,王爷是否应该小心一些。再加上,龙齐看着王爷效忠皇上,更应该知道这些前因后果。  外界如何看王爷,龙齐不知,龙齐只是知道,很多事情,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王爷的事情是这样,当年凤王爷的事情,也是这样。龙齐不希望当年的事情重演,所以,特地过来,告诉王爷。”龙齐笑着说道。  凤咏点点头:“龙齐夫人所言,本王知道。只是现在更深露重,城门深锁,龙将军与夫人,也已经出城,龙齐夫人孤身一人,如何离开?若是被人发现,只怕会横生枝节。”  “王爷不必担心,龙齐既然有法子漏夜前来,便有法子离开都城。只是王爷,龙齐可以离开,王爷却不容易离开。出于多年交情,家父与公公给王爷了三个锦囊,实在不行,便可打开,里面的内容,可以救王爷一家老小性命。”龙齐从怀中拿出三个锦囊,递给凤咏。  凤咏接过,放在身上。  “蓝色锦囊是小事,黄色锦囊是大事,红色锦囊是满门抄斩的大事。王爷看情况不一样,可以分开打开,也可以一次性打开。只是,里面的东西,用过一次,就不能再用第二次了。  若是三个锦囊的法子都用过了,家父说,希望王爷可以想法子离开都城,走得越远越好。千万不要回来。很多事情,不是您一人之力可以改变的,就算您当了逃兵,也不会有人,怪罪王爷。”龙齐笑着说道。  凤咏点点头:“龙将军的话,本王明白,只是很多事情,不是本王一人就说了算的。本王身上背负着的,也不是一人的性命。离开都城,是不可能的,万事小心,是本王唯一能够做的。  外界所言,本王早就不在乎了。本王只知道,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多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本王看清了,很多事情,既然做下去了,就要做完,半途而废,还不如不做。  至于龙将军与龙齐夫人,你们还是要小心。如果实在不行,可以去天青山,上清荫阁暂避。如果到了天青山,上不去清荫阁,可以去天青山下的如意居,掌柜的是一字并肩王的好友,可能对你们会有所帮助。”  “王爷所言,龙齐记住了。只是王爷,您都被人看着,这些人的地方,怕也是不安全了。龙齐与家父家母既然选择离开,自然有所去处。约好去哪,越少人知道越好。  至于以后,若是有缘,自然会再见。若是无缘,也请王爷保护自身,很多事情,不要太过执着。感情也好,亲情也罢,友情亦是,人在,什么都在,人不在,什么就都没了。  什么事情,都不如性命来得重要。报仇之事,今日不行,明日可以,明日不行,将来可以,不要太过着急。只要记住了,早晚是会成功的。王爷雄才大略,肯定能明白龙齐所言。  身边的人,要珍惜,所用之人,要查清,至于别的,龙齐也没什么好说了。”龙齐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