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 怯场
作者:长蘑菇的木夕      更新:2018-11-09 23:52      字数:4057
  仔细想了想最近和京墨的对话,总觉得,还是要说出来比较好。  可是让自己真的去说,自己又有点怯场。  “王爷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情,只是还没醒。怎么了?魏华清叫你进宫干什么?”  “没什么事情,就是让我进宫聊聊,你在宫中也有人,应该是知道的。”  “就算我在宫中有人,也不可能马上就知道,随便问问你罢了。”  “璟晼伯伯,我有件事问你。”  “说罢,今日为什么这么客气。”  “璟晼伯伯,你为什么让人在一字并肩王府乱挖?你在找什么?”  “你查我?你派人查我?”  “没有人查你,我只是无意间知道了事情,问你一下罢了。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为什么要到处挖,还不让人知道?”  “我为什么到处挖,你猜不到嘛?瑞珏为什么而死?一字并肩王的位份并不比瑞珏低,两个又是同时建的府邸,你不觉得有什么吗?”  “如果这么说,那你查这些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们可以让府内的人帮你挖。”  “帮我挖?你能知道府里哪个人是别人的人吗?你们自己都弄不清楚,还来帮我挖?笑话,你相信错人,不是第一次了,不是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相信不代表我不相信。一字并肩王府我当然知道,没有那么安全,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自己人,但是你也不要这样吧?  你不认为,你不相信别人,别人也不会相信你么?你对一字并肩王府的人有怀疑,难道一字并肩王府的人对你不会有怀疑吗?璟晼伯伯,你能不能下次说清楚再做事?”  “说清楚?说清楚什么都结束了,我们已经掌握了那么多,为什么还要等呢?你到底在想什么?天天等着这些那些,我已经等不及了!我们现在随随便便就能报仇了!  要不是为了你说的,为了保护大家,我根本不需要让人去挖这些东西,也不用被你这样在这质问!你以为,我是吃饱撑着吗?我没事情要做吗?我随随便便就报仇了现在!你懂不懂!”  “你可算说出口了吗?你当然能耐啊,你做了多少事啊,你多厉害啊,要不是你我们也不用急急忙忙办夏耘啊。现在一字并肩王也不会躺在这里了。  你真是又给病又给药啊,谁有你能耐?你的人生除了报仇还有什么?你就是想报仇,你想过别的吗?你以为索尔的事情,报仇就可以了吗?你自己脑袋不想想,如果魏华清的人只是想要魏华清登基,直接杀了老七和太子不是更快?  凤王府、白家、索尔,到底是因为什么?杀魏华清多容易的事情,之后呢?你想过这些事情吗?我刚刚与兰儿在宫中发现,这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你却只是知道报仇?  索尔的问题,真的是杀了魏华清就能解决的吗?索尔与这边出问题的,魏华清尚未出生吧?你真的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吗?凤王府出现凶兽,是魏华清和容妃做的没错。  可是魏华清和容妃,还有背后的素和族分明知道父亲与你的关系,作为一个臣子,只要是通敌,那就是满门抄斩,需要费尽心思弄什么凶兽,这么多年还挖出来吗?  皇上也会相信,这种东西是凤王爷做的?而且,一字并肩王也没帮魏华清,与其去杀小王爷,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个凶兽一起挖了?这样一字并肩王府也没落了,何须这么麻烦?  你现在来挖这个东西,若是不被人发现就算了,若是被人发现呢?你说什么?难道说我们做梦梦的?王爷还躺在这里,别说赏赐了,到时候说不定还有处罚呢!  而且,我一直在想,太后都是索尔族的,为什么和简宁要那么着急怀孕,难道一个太后,根本不足以让素和族放心?不可能吧?这里面,你不觉得有什么吗?”  “你说的,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那这魏华清我们还不能动了?我们还就看着他为非作歹了?索尔这么多年的事情,就这么算了?我母亲白死了?你是这个意思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说,冤有头债有主,既然这事情,魏华清不是完全的仇人,那我们是不是要查清楚,再进行行动呢?再说了,你可从来没跟我说,你这报仇,要怎么做法吧?  你宫里那么多眼线,你如果随随便便把魏华清宰了,我什么事情,岂不是都白做了?你到底有没有想清楚,这些事情,到底能带来什么?你到底只是想要报仇,杀了魏华清。  还是你想要帮索尔,争取到曾经的地位呢?现在的索尔,到底是什么样子,你真的还有印象吗?你做了这么多,你有没有想过,如何实质去做呢?这些事情,该怎么去做呢?  是不是不和解,索尔就这样了呢?还是我们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索尔和朝云国交好,或者说和别的国家交好,到底是不是能改变,索尔的现况呢?我们是不是非要何解这边不可呢?  报仇是一方面,发展是另一个方面。我还是那句话,报仇,我们需要找对目标。杀掉一个人很容易,可是杀完之后呢?如果不是这个人,我们是不是还要继续杀呢?  可是我们这么做,那这个无辜被杀的人,怎么办呢?我们也毁了人家的生活,不是吗?就算,你说夏耘作恶多端,秦焱也是,可是这些人,就应该由我们去做吗?  就算,夏耘作恶多端,是贪官,鱼肉百姓,可是他死,应该是被处罚而死,不应该是被我们逼着造反所以处死吧?夏耘和秦焱的事情,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们终究是做错了。  如果夏耘死于贪污,或者死于党争,夏清慕不会有什么,因为这些事情,她根本就知道。可是,终究是我们逼着他,他才这样的,你不觉得愧疚吗?我还是那句话,夏耘是夏耘,夏清慕是夏清慕,夏清和是夏清和。  我们是不是可以混为一谈呢?刚刚我在宫中,离间了太后和秦婉仪的关系。我怕秦婉仪缓过来会对付我们,我怕太后也把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可是别的呢?我们想过别的吗?  秦婉仪该死,可是我们这么做真的对吗?秦婉仪不过是帮凶。如果,我是说如果,魏华清也是帮凶,我们却以为魏华清是主谋,杀了魏华清,那之后呢?  说不定,魏华清背后的人,就是希望我们这么做,这样,那个人反而藏更深了,那我们算不算助纣为虐呢?我只是在想,我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是不是要查清楚呢?”  “查?查的还不够清楚吗?非要魏华清把一个个细节说给你听?还是需要你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他吩咐人去杀人?还是说,我们需要再死一个谁,来给你证明,这个事情真的是魏华清做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这些事情,我们要查清楚。还有,你都不觉得奇怪吗?当年被抓走的,居然是白兰,白兰可是魏华清的未婚妻。  如果这么说,这些事情是为了排除异己,当初的魏华清才多大?太子才确立多久?谁能说好,后来的凤王府不会帮魏华清?就算确定,那害白家,有什么意思呢?  你别忘了,白兰的出身,配当时的魏华清,绰绰有余。魏华清背后的素和族没理由不知道,如果没了白兰,他们日后,也找不到这么有名望的人家了,还这么做?  那好吧,白兰的事情就算了,白家的事情也算了。那正初呢?白夫人嫁给繁缕大人之后,与白家甚少联系,抓走正初,又是什么意思呢?素和族不善于医术方面的,抓走正初,那就是与清荫阁为敌,有必要吗?  凤鸣比我有能力,风头正劲,年轻有为,成熟多了,何必盯着我不放?还有,埋凶兽这个事情,是不是太漫长了?这么多年发现了,然后呢?也不过就是一个处死。  可是想要处死,这个法子很多,何必找这种麻烦的法子呢?刚刚差到孟同甫就死了,孟同甫到底是在为谁挡灾呢?这些事情,你就没想过吗?”  “我想这些做什么?容妃不是什么好东西,魏华清不是,那原来的皇上更不是,我一个个报仇便是。索尔的发展,两边的误会,难道不该在报仇之后再想吗?  母亲是索尔的大祭司,大祭司的仇都报不了,传出去,还有谁会拿我们索尔当回事呢?你想过吗?做什么事情,不是都需要原因的。我也不需要去考虑,等到报了仇,我自然会回去索尔处理我该处理的事情。”  “你回去?你杀了皇帝,杀了妃子,你觉得你还回得去吗?而且,那时候这边天下大乱,你觉得,索尔作为入侵的必经之路,真的可以安居乐业吗?  索尔这些年确实受委屈了,很多事情,确实不公平,可是其他呢?你想过吗?如果起了战争,索尔要怎么办呢?难道,这些事情,你都不想吗?我不想去讨论,索尔对你,现在是什么态度。  我也不想问,你回去之后,是否能如你所想,但是,你给索尔带来战乱,真的是岚宸姑姑希望的吗?你只想自己报仇的事情,就不想百姓了吗?你真的很不像岚宸姑姑。  岚宸姑姑为了族人可以在这边龟缩这么多年,而你,稍微有点机会,就想着报仇报仇,杀人杀人,不分青红皂白。我真不明白,你这样做完,日后会不会后悔今日所作所为。  我觉得你与我不是同辈,这些事情,问你会比较清楚,才特地过来问你。可是你只觉得,我是不相信你,我是你的拖累,因为我,拖慢了你们报仇的进度。  那你怎么不把我也杀了,这样你就可以直接报仇了。你的事情还有那么多,你还着急。而我的仇人只有魏华清一个,我都不着急。人的一生不止一个报仇。  我相信,不管是凤王爷,老王爷,岚宸姑姑,都不希望,你的人生只有报仇,也不希望,因为你一时没有思虑周全,让索尔蒙受灭顶之灾。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你到处都有眼线,你什么都能做。  可是越是这样,我们越要谨慎。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何必牵连无辜的人?我现在都怀疑,魏华清根本不是素和族,所以,素和族才这么着急,想让和简宁怀孕,因为他们害怕魏华清知道,最后连这个救命符都失去。”  “你说得倒是有些道理,只是你想过吗?我真的只会找魏华清报仇么?找魏华清,是因为瑞珏的仇,找素和族报仇,是因为索尔的仇,我分得清楚。”  “璟晼伯伯,报仇的事情,我自然是知道,你分得清,可是,你现在很多做法,我真的无法接受。我们现在虽然是在报仇,但是是不是要想到,那些被我们牵连的人呢?  我觉得因为报仇,我们已经牵连很多人了。我是觉得,我们需要更多的了解,而不是分开来各做各的。我已经没办法在接受那些触不及防的事情发生了,我们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虽然现在,我们在宫中人多,消息来的容易。可是,宫中魏华清的人也一样多。说实话,我们的人是主子,身份总是能带来一些桎梏。而魏华清的人都是奴才,行走自如。  我们还是要小心行事。而且,那些人是顶着老臣之女的名号入宫的,若是被发现,势必会牵连那些老臣,我觉得,这也是对不起那些人的地方。那些人也是相信我们,才放心让我们找人替代的。  这是我们应该考虑的地方,不是吗?”  “那不是他们自己不愿意让女儿入宫么?我们不过是好心帮忙罢了。再说了,你以为,魏华清不知道,那些不是老臣之女?我怎么不信呢?  我就是烦你这没事干乱想,有些事情不需要太过考虑,这些事情,当初他们愿意,点头,就已经上了我们的船,若是出什么事情,也该是他们自己负责,难道还要怪我们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