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星云彼岸第二百五十章 淘汰者
作者:永恒炽天使      更新:2018-10-31 04:28      字数:75909
  于是,他仔细聆听,身后那若隐若无的吟唱声,慢慢就变得清晰许多,这是一种多音节发音,他也无法辨清咒文的内容,只是觉得这声音无比曼妙,每一下都恰到好处的弹动着自己灵魂的琴弦。

  他努力转过身,并开始适应这具身体。

  身后的世界,已经有一支极为浩浩荡荡的骷髅大军,它们整齐而列,在明月下自有一股萧杀之气,几个灰袍人,脸孔隐藏于连衣的宽大帽子之中,正挥舞着魔杖,卖力的吟唱。

  而另外还有十几个同样衣着的灰袍人,正姿态各异的坐在地上,似乎是进行着某种精神恢复的静坐。

  一股声音在他脑海响起,也不明其意,只知道在驱动自己前进,他尝试不理会这声音,但脑海里却隐隐有一点点刺痛,这点痛苦不算什么,不过凤晴朗不再违逆,也跟着另外几个骷髅同伴,摇摇晃晃的走向前方。

  来到堆积如山的兵器堆的旁边,他也学着同伴的样子,挑了一件喜欢的武器,不知为何,他挑了一件缺少了大半钉刺的狼牙棒,总觉得有种熟悉感,仿佛以前曾经用过,那阵精神崩溃的危机感再度涌来,他果断停止思索这个问题,按照脑子里声音的驱动,沿着骷髅大军的边缘,摇摇晃晃的走向后排列队,恰好看到一些骷髅正扛着收集而来的兵器,往那座兵器堆走去。

  或许是他左顾右盼的动作,引来了某位刚结束静坐的亡灵巫师的注意,这人冲着凤晴朗勾了勾手指,凤晴朗便摇摇晃晃的来到那人面前。

  这人指着凤晴朗,与身边另一位也是刚结束静坐的巫师说着什么,那些不明所以的音节,竟然渐渐开始清晰起来,甚至,凤晴朗听明白了他们在说什么

  他心中明悟,他正渐渐融入这个世界,被这个世界的规则所接收,在精神崩溃的危机感涌起时,他再一次果断停止思索这方面问题。

  恰好听到那巫师道:“……很聪明的一具骷髅不是吗?塞伦斯,他好像在观察这个世界呢”

  “是的,这令我很不舒服瑞比特,我觉得他在观察我们,这让我有毁掉他的冲动”

  “别这样,塞伦斯,这是一个有趣的玩具,说不定他生前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呢……”

  “哼,瑞比特,这里是上古战场,哪怕一个普通的士兵,生前谁不是个人物呢,别想玩什么小乐子,切不要忘记大人命令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我不管,反正我打算留他在身边”

  一股声音在凤晴朗脑海里驱使,让他站到那个叫瑞比特的亡灵巫师身后,凤晴朗老老实实的照做了。

  在幻术世界中,或许已经度过了一段不短的时光,但对于外面的而言,仅仅是刹那,甚至裁决会只是在里里外外刚刚布防完毕。

  圆桌边上,就已经有两人重新睁开眼睛,眼神里全是疲惫之意,所幸的是,并没有受到什么精神海上面的创伤。

  裁决会的主持人显然对此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打了个手势,在大厅一角随时待命的医疗团队,马上快步上前,从护卫队裂开的缺口中,将这两个倒霉的家伙搀扶了出来。

  安静的观众席中,自然也回应一阵阵嗡嗡的议论声,有当事人家族的哀叹,同盟家族的安慰,当然,更多是幸灾乐祸的评论声。

  当医疗团队检查这两人确实并无大碍后,裁决会的记录官员马上登场,在后台详细询问两个失败者的幻术经历。

  “我降生在一个人类少年身上,他刚好是从山上失足滚下,磕伤了脑袋,造成了失忆……我低估了迷失期的可怕,我真当自己成了那个世界里面的人类少年,以为自己失忆了,但还好出生在一个贵族家庭,可以生活无忧,只不过倒霉的是,那贵族得罪了一些势力,被人灭门,我也没能及时逃出来,结果…

  这位失败者看到两个记录员对望了一眼,不禁恼道:“我知道,如果我能早点觉醒,或者能从那次灭门中逃出来,那我的命运主线应该是走上复仇者的道路,从而渐渐获得巨大的力量,最后点燃神火……”

  说着说着,他自己也意兴阑珊,准备了这么久的联盟大比,还以为可以一鸣惊人,结果成为第一个淘汰者,有够倒霉的。

  他也不再多做辩解,任由两个记录员和他们身后的文写评语了,讲述完自己的经历,于脆闭上眼睛,又忍不住竖起耳朵,只听第二顺位淘汰者,也以沮丧的语气道:“我更倒霉,我降生在一头猪的身上,不过因为猪栏是在那个世界的神殿里面,每天都能听到一些充满启迪性的声音,我总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不妥,尝试去思索,精神却差点为之崩溃,但我没放弃努力,起码我能渐渐听懂周围人类的语言,能听懂一些神殿传来的梵音…不过该死的是,他们的教皇很喜欢吃小猪,平时我都能躲过去,刚好那天走神了,结果被抓住了……”

  这样一番说辞,连严肃的文书官嘴角也牵起了弧度,第二个失败者叹了口气,心情不比前面那个失败者好到哪里去了,简述完自己失败经历,也是沉默不语了。

  在后台宽敞的休息区,当目光的焦点不再集中在两位失败者身上,深埋在沙发的两人,渐渐恢复了一些精神。

  前面那失败者忽然对自己的临时同伴道:“嗨,亏我还向诺氏家族承诺能进前三十呢,等会出去了,还不知道诺氏会给什么脸色我看,酬金还能不能收回来……”

  后者不无同病相怜的叹道:“这是我最失败的枪手经历……你在里面是人都不好好珍惜,难为了我还是猪呢”他对自己曾经体验过当猪的经历,依旧耿耿于怀。

  前面那人苦笑道:“你以为人有这么好当的?我觉得幻木瓷盘里面的种族分配,一定有它的难度设定在其中,而人族一定是难度较高的一个种族。尤其我作为一个失忆者,对于之前的世界只感觉一片空白,那阵恐慌感是无与伦比

  “你的意思是,你因为恐慌,而导致潜意识的没有全力以赴?”后者不禁放低了声音。

  前面那人也低声道:“现在安静下来,我好好想了想,如果我沉沦进那个世界,让那个世界的规则加注于精神海之中,又始终没有洞察到里面的本源和规则,那我一旦忽然脱离,精神海势必受损”

  望着临时队友半信半疑的目光,那人加重语气道:“你等着瞧吧,一会的后来者们,一定有精神海的受损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