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夷陵乱起来了
作者:沉渣      更新:2020-12-12 01:42      字数:0
  第220章 夷陵乱起来了

  流贼虽然没有再攻打襄阳了,但仍然驻扎在城外,刘慧明和马祥麟仍然保持高度戒备状态。

  “叔父,您说闯贼在干什么呢,怎么还不走?”刘慧明这两天有点儿感冒,说话鼻音很重。

  马祥麟摇头道,“我哪儿知道!”

  就在此时,田九来报,“大帅,刘先生,大公子,昨夜闯营兵马调动频繁,可能出了事情!”

  刘慧明愣了愣,“难道闯营真的发生了火拼?”

  “什么火拼?”马万年问道,“李自成被杀了?”

  刘慧明摇摇头,“不可能!有可能是罗汝才死了!”接着又肯定的道,“对,就是罗汝才死了!”

  马祥麟问,“何以见得?”

  刘慧明神秘一笑,“我终于明白李自成为什么一定要不计代价赎回蔺养成和王进才了,就是为了麻痹罗汝才,让罗汝才知道他不会对兄弟动手!”

  马万年点点头,“怪不得!蔺养成和王进才一回营,肯定要喝酒,肯定是在酒席上动的手!鸿门宴,哈哈!”

  刘慧明觉得应该是个机会,道,“罗汝才现在肯定军心不稳,咱们要不要来一家伙!”

  马祥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吩咐道,“田九,随时侦查敌情,大军紧急集合!”

  田九正要答话,一个传令兵匆忙来报,“大帅,刘先生,不好了,夷陵出事了!”

  “啊,出什么事了?”刘慧明大惊,“怎么回事,快说?”

  传令兵带进来一个信使,那信使一见到刘慧明就跪地道,“标下王平见过大帅。”

  刘慧明抢先问道,“夷陵发生了什么事?”

  王平道,“大帅,先生,襄阳过去的百姓和夷陵本地百姓发生了冲突,打起来了!襄阳的百姓冲进城里,到处打砸抢烧,夷陵的百姓又反过来攻击襄阳百姓,已经死了十几个人了。”

  “啊,怎么会这样,秦永成呢?”马万年大惊失色,随即大吼道,“他在干什么?”

  王平小心地递上一封信,道,“秦守备跟着文副使去征剿施州土司了。”

  刘慧明问,“文副使是谁?没有留下兵马吗?”

  “文副使就是文安之,朝廷启用他为荆州兵备副使了”,王平接着道,“夷陵平叛的封赏已经下来了,大公子升参将了,先生为石砫兵备参政,谢旅副升千户,其他弟兄们都有封赏”。

  刘慧明对升官不感兴趣,他现在只关心夷陵的情况,他千算万算就是没算道,襄阳过去的百姓和夷陵本地百姓竟然会打起来,不过现在一想好像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这个时代的人地域观念很强,两个城市的人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也是正常的,好在杨璟误打误撞挡住了刘总,要是让他冲过去了,夷陵就是不设防的状态,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刘慧明问道,“这是几时发生的事?”

  “十七,已经四天了。”

  马祥麟看完信递给刘慧明和马万年,道,“卫明这事太冒失了!”

  刘慧明看完信,真想踹秦永成两脚。

  原来,文安之一接到朝廷任命就出发了,秦永成没办法只得跟随文安之去了施州,只留秦缵福一千人守城,安置流民的事情全是卢有才一人在做,幸亏卢有才能力强悍,靠着刘慧明的余威把事情解决了。

  只是夷陵一下子涌入这么多流民,每日消耗很大,惠民粮社每日每人供应两斤粮食根本不够,夷陵的供应顿时紧张起来,蔬菜肉类价格一日一个价,最后带动了粮价大涨,最终达到了十五两一石,不论是襄阳百姓还是夷陵百姓都大为不满。加上又有人从中挑事,人为制造矛盾,夷陵这个火药桶终于被引爆了。

  马祥麟看着刘慧明和马万年,一言不发。

  好心办坏事啊,真是做得越多错的越多,这事要是闹到朝廷去了,被有心人一利用,自己就算前功尽弃了。

  刘慧明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关系,他必须去一趟夷陵了,“小侄去一趟夷陵吧,叔父和万年就在襄阳驻守,如何?”

  马祥麟点了点头,道,“这事也只有德华才能处理好!”

  马万年道,“大哥要带多少马过去!”

  刘慧明想了想,“就带骑兵旅过去吧,速度快些!”

  马祥麟点点头,刘慧明一拱手,“我去准备一下,吃完午饭就走!”

  刘慧明回到签押房叫来唐卯和戴涛,对二人着重交待了一番,特别是战后的论功行赏,让他们一定要做到公平公正公开。之后就带着张勇、何欢和一旗亲兵从南门坐着竹筐出城,一路狂奔,傍晚时分就到了宜城。

  杨璟和谢凤武出城迎接,三人一边入城一边说起前两天大战的事情,刘慧明已经看了一遍军报,对他们的好运气真是佩服到骨子里了。

  刘慧明道,“咱们来总结一下,你们知道咱们赢在哪里吗?”

  谢凤武嘿嘿一笑,“主要是咱们兵多,又各个击破,就算中了埋伏也没什么!”

  杨璟不像谢凤武那么毛躁,道,“我以为,我们赢在情报工作做得好,除了没有侦查到蔺养成有防备,其他的都在我们算计之内。”

  刘慧明道,“其实你们还应该看到更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咱们白杆兵的战斗力,各军之间的协同作战能力。”

  谢凤武连忙附和,“对,对!要没有步兵打掩护,我们骑兵可不敢出城,没有骑兵,旅长你的第一旅就完了,还有侦察营,他们太辛苦了,在雪地里潜伏了三天三夜,不仅敌人没发现,连我们自己都没发现!”

  杨璟点头表示赞同,道,“咱们这支军队和以前的白杆兵已经大不一样了,这都是先生的功劳啊。”

  刘慧明摆摆手,“都是大家共同的努力的结果。以后打完仗,你们要认真总结,哪里做得好,哪里做得不好,要怎么改进,每人都要发言,咱们要做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三人连连点头,刘慧明又问,“第八团你们准备怎么处理?”

  杨璟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话,“末将的意见是除了第一营,其他营全部遣散,重新招募训练!”

  谢凤武犹豫了一下,“旅长,这是不是太严厉了,毕竟他们才组建十来天,不像第二团是白杆老兵!”

  杨璟不为所动,坚决地道,“不行!正因为是新兵才要更严格,此风断不可开!”

  刘慧明很赞成杨璟的果决,“确实!第八团身上还带着很深的流贼烙印,遇到敌人骑兵冲过来,首先想到的不是抵抗而是逃跑,这股歪风要坚决遏制,就按汝成说的去整编吧!”

  刘慧明说了夷陵的事情,杨璟和谢凤武早就知道了,看到刘慧明亲自去处理,当即放下心来。

  刘慧明问谢凤武,“咱们现在还有多少骑兵?”

  谢凤武想了想,“十六一战,骑兵损伤一千五百多,又补充了两千多,现在有六千骑!”

  刘慧明想了想,道,“你带上三千老营和我一起去夷陵,陈云留守宜城整训新军。”

  谢凤武大喜,连忙点头答应。

  当晚,刘慧明就在宜城过夜,杨璟知道刘慧明爱热闹,就带着谢凤武、陈云、杨学礼、刘林、江一鸣以及各营营官一起陪刘慧明喝酒吃饭,刘慧明照例和他们吹嘘一番襄阳保卫战的惊心动魄,说道最后发现无论自己怎么添油加醋都没有宜城这边打得漂亮,只好讪讪地住了口。

  “其实也没什么啦,我都是吹牛的!”刘慧明哈哈一笑,“贼子连城楼都没上过几次,这牛不好吹啊!”

  众将士哈哈大笑,“刘先生,我们这边的牛好吹!”

  刘慧明嘿嘿一笑,“那就让宣传司的人过来写稿子,帮你们吹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