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我李二胖义薄云天!
作者:白衣学士      更新:2020-12-12 01:38      字数:0
  梨台市中心医院。

  傍晚。

  即将入夜。

  李二胖与朱天纵两人,一左一右蹲在特殊病房里,无所事事。

  毕竟按照伊凛的计划,他和朱天纵的任务,也只是守在这里,别让盛春柔出事而已。

  一个妹子而已,能出啥事?

  李二胖当时得知自己竟然被分配到这么一个无聊的任务时,曾努力地提出抗议。

  可伊凛只是轻飘飘地一句话便将李二胖怼了回去,瞬间怂起来,不敢多言。

  “没问题啊,那你和素姐一组?”

  造孽啊。

  李二胖好不容易逃离素姐的魔爪。

  虽然只是暂时的。

  可也让小胖子难得清闲起来。

  他下意识地锤了锤腰。

  ——有点腰痛。

  大素盘根,真的很伤身体啊。

  朱天纵吃完外卖后,又重新变成了那一位酷酷的面瘫,一言不发。

  床上。

  盛春柔目光空洞,两眼无神。

  “拥抱曙光……拥抱曙光……拥抱曙光。”

  这句话,都快让小胖子耳朵听出老茧了。

  他也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

  可其他人似乎都很懂,却又不肯说的样子,让小胖子有些不爽。

  特么老子怎么说也是特异组的一员好不?

  咱还是有特权的好不?

  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

  李二胖轻叹一声,一边握紧拳锤着过度劳损的老腰,随便找了一个话题:“我早就听说你们朱家的教育方式,是把‘文’和‘武’分开的?你该不会连字也不认识吧?嘿嘿嘿……”

  朱天纵依然闭着眼。

  没理会小胖子。

  小胖子话匣子打开后,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我跟你说吖,这样不好,真不好。”

  “就好比你上网,你文化水平不够,连对方话里藏车你都看不出来,岂不是少了几分乐趣?”

  “又好比你上论坛的时候碰到喷子,你总得喷回去吧?太低级的回喷可是掉了身价,高级一点的回喷,没个三五年水平,还真特么喷不出来。”

  “哎,没必要绷着个脸吖,好歹咱们两家的祖先都曾经当过皇帝不是?一家亲说不上,半家亲总是有的吧?”

  “哎哟不对,你有没有什么表妹啊、表姐啊、亲妹啊、小姨妈之类的,咱们互相了解了解?你是懂我的,我看起来虽然放荡不羁,可实际上是一个好人,真的好人。”

  “其实吧,胖爷我个人认为,一个女人漂亮不漂亮的根本不重要,呃,其实也有那么一点点重要,可这没关系。重要的是,两个人性格要合得来,形状要合得来。古人云,如得了厅堂上得了床床,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哟?没听说过吗?所以说你们朱家文武分开培养的方式不行吖,总有一天闯荡江湖会吃大亏,这世界,可是很复杂的哟!”

  李二胖喋喋不休。

  两人都没注意到,床上原本还在呢喃自语的盛春柔,娇躯微微颤抖,十指死死抠住了裤腿,表情扭曲,看起来非常痛苦。

  朱天纵的冰块脸越绷越紧。

  仿佛快忍不住了。

  李二胖却长叹一声,表情寂寞:“啊,高处不胜寒呐。话说你这样一直装逼真的有意思么?”

  忽然。

  朱天纵猛地睁开眼。

  刹那间,随着朱天纵的开眼,李二胖竟有种全身肥肉被一把刀子嗖嗖嗖刮着的错觉。

  卧槽?

  玩不起了吗?

  玩不起你得说啊?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玩不起?

  “有人来了。”

  “嗯?”

  李二胖一开始没反应过来。

  可当他停止说话,整个房间重新归于死寂后,小胖子猛地沉下脸,扭头看向门的方向。

  门外,有人。

  而且,还不止一个。

  有一票人。

  李二胖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事实上,他同样是从一次次残酷试练中存活下来的使徒。

  他习惯性地眯起眼,快速走到窗边,稍稍探出脑袋看了出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便愣住了。

  只见在医院院子里,不知何时,密密麻麻围满了警车。

  那些警车竟故意关闭了警灯与警笛,悄咪咪地来,没有惊动任何人。

  除了院子里停满的警车外,还有不少警车,正不断从城里涌来,一辆接一辆地开进梨台市中心医院里。

  “卧槽!那老小子竟然直接翻脸了?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李二胖怒了。

  他可不会天真地认为,那些警车是组团来医院旅游观光的。

  门外。

  一票人将呼吸压抑到极致,几乎难以察觉。

  可李二胖与朱天纵都不是常人。

  他们快速粗略地判断出门外的人数,与身份。

  李二胖与朱天纵快速交换了一个眼神。

  李二胖顺便给伊凛发出了一条消息。

  实时汇报这边的状况。

  消息刚发出去数秒,伊凛那边便有了回复。

  ……

  李二胖:卧槽!那姓曹的翻脸的!我们被包饺子了吖!

  伊凛:死了没?

  李二胖:我特么死了还能发消息给你?

  伊凛:我是说盛春柔死了没。

  李二胖:呃,还没。

  伊凛:那没事了,能保尽量保。

  李二胖:你搁这当我胖爷是搞慈善的?

  伊凛:还记得她家里那个小视频么?

  李二胖:哪个?

  伊凛:以身相许什么的。

  李二胖:!!!

  伊凛:我很忙,先挂了。你看着办。

  ……

  “卧槽啊!”

  李二胖忽然怒吼一声,气势直破苍穹!

  对吖!

  床上傻掉的美女可是在Avi里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谁救了她就可以为所欲为、为所欲为、为所欲为……

  虽然现在盛春柔貌似脑子坏掉了。

  可保不准啥时候就突然好起来了不是?

  一位饱经折磨的女人,在历经千辛万苦,万般磨难后,重新睁开眼看到一张胖嘟嘟十分可爱的笑脸,那充满正义光芒的眼神,这种场景,完全就是英雄救美的丐版啊!故事里的结局,不都是以身相许么?

  李二胖懂了。

  他悟了。

  他明白了。

  他决定了。

  我,李二胖,义薄云天!

  “我要——”

  李二胖豪言壮语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朱天纵却比他动作更快。

  他身形一动,竟在眨眼间来到床上,将盛春柔抱在了背后。

  “放开那个姑娘!”

  李二胖怒了!

  这朱家弟子不讲武德!

  怎、怎、怎么能把他李二胖的活给抢了!

  你丫的是想挑起朱家李家的帝王之战么!

  朱天纵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

  似乎有些想不懂李二胖为何如此愤怒。

  就在同一时间。

  门外传来一声巨响。

  那结实门竟是被猛地撞开。

  门框陡然一震,四周竟簌簌掉下了不少粉尘。

  “是定向爆破!”

  不就是一扇普通的门么!

  用得着做那么过分么?

  离谱了吧?

  李二胖还没来得及让朱天纵放下背后的盛春柔让他来,这禁闭的特殊病房便已被强行破开。

  “里面的人听着!现在怀疑你们假冒重要官员,涉嫌参与一宗重大的刑事案件,举起手来!”

  门外传来一声大吼。

  可这话还没说完。

  也根本没有给朱天纵与李二胖举起手的机会。

  骨碌碌——

  随着门被强行破开,一个精致的小球循着地面滚了进来。

  朱天纵与李二胖瞳孔皆是一缩。

  是……高爆手雷!

  轰——

  梨台市中心医院。

  特殊病房。

  刹那间,浓烟滚滚,硝烟弥漫。

  “突突突突突突——”

  浓烟中。

  一队全副武装的精英武警,鱼贯而入,扛着步枪,疯狂地朝爆炸后的浓烟出疯狂扫射。

  ……

  ……

  同一时间。

  梨台市。

  破晓心理咨询中心。

  “香吗?”

  琪琪脸上笑容更甚,脸颊处醉人的酡红,像是熟透的红苹果,十分诱人。

  “香……”

  胡三刀目光迷离,仿佛是身不由己,朝琪琪凑近了一些,像是想要闻清楚这迷人身段上所散发出来的幽香。

  “香就多闻点。”琪琪笑道:“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

  “回家吧……”

  “回家……”

  “曙光欢迎你。”

  琪琪朝胡三刀张开双臂,两个大大的枕头对胡三刀完全不设防。

  胡三刀目光空洞,没有焦距,缓缓朝枕头靠了过去。

  啊,枕头,好白,好软,质量很好。

  看起来。

  “拥抱曙光。”

  忽然。

  就在胡三刀即将用脑袋磕在柔软的枕头上时,一个庞大的阴影,遮天蔽日,让胡三刀与琪琪同时感觉到,头顶的灯光骤然暗淡下来。

  停电了?

  并不是。

  苏小素站姿笔挺,表情淡然:“放开那个人。”

  话还没说完。

  苏小素便已握紧砂锅大的拳头,一拳朝琪琪身上特别显眼的枕头砸了过去。

  “咔!”

  白白的枕头里传出清脆的骨折声。

  苏小素动起手来,速度极快,完全没有犹豫,这一拳瞬间便陷入了琪琪的大白枕头中,深深陷了进去,想拔也拔不出来那种。

  呼呼呼——

  琪琪在刹那间,整个人高高飞起,猛地向后直飞出去,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砰地一下撞在了墙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胡三刀仿佛惊醒过来,可他眼神重新恢复神采时,表情却没有任何意外。

  “你动手太早了。”

  胡三刀扬了扬手中的手术刀,明亮得晃眼,示意他其实并没有被迷惑。

  “是吗?抱歉。”

  苏小素察觉到不对劲时,下意识地以为胡三刀中了招,便直接重拳出击,没有犹豫。

  可没想到胡三刀那副迷离的表情,竟然是装出来的。

  “伊凛已经提醒过我们,曙光教让盛春柔精神异常的手段,有可能是通过某种特殊的香气,怎么可能中招?”既然已经动手,胡三刀责怪太多也无用,他缓缓走向墙边,生死不知的琪琪,一边摇摇头:“我只是想看看,这些家伙还想做什么罢了。哦?死了。”

  胡三刀一手恰到好处地捏着手术刀,一手熟练地探向对方的颈动脉处,顺便看了看琪琪的瞳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