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大战(5)
作者:掩耳盗铃01      更新:2020-12-12 01:12      字数:0
  恋上你看书网,玉京仙

  “两位,你们也想与吾动手么?”

  面对这风轻云淡的问话,两位长老也被镇住了,忍不住心惊胆颤。

  仙教至高玄通之一的太虚无色境,还把敖阙贬回了原形,剥取寿元,打落境界,这等玄妙的手段,堪比帝君立下的天罚判罪,绝非一般存在所能为之。

  然而此人收了囚龙罩,救了暗皇曌,但不除掉这余孽,还多出一个如此厉害的靠山,必然后患无穷。

  两位长老略微交换了一个眼神,只得暂避锋芒,传信通知大长老和族长,然后顶多此事。

  “阁下的道行高深,我等自愧不如,就此告辞。”

  两位长老说着,行礼了一礼,以示对强者的敬畏,也没敢多言,摇身一变,化为两条影子离开了。

  张闲见状,只是淡然一笑,随即要摇了摇头,不由得叹息。

  如今的暗皇氏族人,全是巅帝的后裔,却没有继承到巅帝的那份胆魄,根本还没动手,就被他的气势震退了。

  不过在场观战的,还有两位巅帝的后人,不知道胆魄如何呢?

  “三位,你们也想与吾动手么?”

  张闲的目光一转,看向了潜伏在远处的三人,正是万古傲天、后皇钺、尧季。

  此刻,三人也被张闲的气势镇住了,见识了这等手段,纵然一向狂傲不凡,但也自知不敌,太虚无色境这个层次的玄通,乃是仙教最至高的灵法级玄通之一,除了仙教的嫡传弟子,一般仙族根本望尘莫及。

  而仙教的嫡传弟子,无一不是天命之人,得帝君钦点传法,斩断一切尘世因果,受领仙教的教义戒律,跳出六道轮回,不在三界五行中。

  万古傲天三人,距离这个层次还差得太远了,他们活了几甲子,连帝君的面都没经过,更别提是帝君的钦点传法。

  万古傲天他们的狂傲,仅仅是名门望族的优越感罢了,与仙教的核心人物相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退去吧,吾就懒得动手了。”

  张闲淡淡的语气,随意的抬手拂袖,确实是懒得动手。

  万古傲天三人没敢多话,行了一礼以示敬畏,赶紧转身就退走了。

  不过三人皆是疑惑,如此厉害的存在,他们却从未听闻过,而这位存在夺取龙珠,却故意嫁祸他人,这是太无聊了,有意找乐子么?

  与此同时,张闲看向了另一边,目力眺望万里之外,两座山峰之顶,俨然就是万古神武与齐忘仙。

  此刻,只见三人就这么灰溜溜的跑了,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敢多言,齐忘仙却是有趣的笑了。

  “万古氏的人,真是一辈不如一辈啊!”

  齐忘仙的语气嘲讽,戏谑的看向了对面山峰的万古神武。

  “哎……”

  万古神武也叹了叹气,对这个亲弟有些失望,不敢挑战强者,心念不够坚定,注定不能达至真武的最高境界,顶多就是修成天人六重入境。

  对一般仙族来说,上六之境已是高高在上了,但对万古氏来说,一个普通的上六境,可有可无,而站在万古神武的这个层次来看,几乎与一介凡人无异。

  看着万里之外的目光,万古神武一步踏出,虚空波纹扭曲,乾坤挪移,穿梭虚空。

  齐忘仙饶有兴趣的一笑,也一步踏出,身影没入虚空,消失不见。

  下一刻,万古神武与齐忘仙两人,跨越万里之远,直接出现在了张闲面前,近距离的打量着张闲。

  张闲也打量着这两人,他与齐忘仙已经见过一面了,不过上次的见面,齐忘仙只是一道元神法相,现在才算是见到真人。

  齐忘仙的装束,女扮男装,剑眉星眸,手持一柄玉雕剑鞘的宝剑,犹如一位剑仙侠女,好不英姿飒爽,逍遥洒脱。

  万古神武则是一声厚重的暗金仙甲,气宇神武,孤寂傲然,犹如一尊冷漠的神像,这是神族特殊的气质。

  因为神脉族裔,拥有一元寿命,万寿无疆,几乎就是长生不老,超脱了寿命的约束,又有神脉的传承,站得高,看得远,看透了这世间万物,任由众生生死毁灭,文明更新换代,高处不胜寒,自然而然就变得孤独冷漠。

  不过在万古神武的灵魂深处,张闲还看到了一份对尘世的压抑和留恋。

  “仙凡有别,可怜啊!”

  张闲感叹了一声,不由得想起了曾经的自己,他曾经知道了自己可以长生不老,不能与红颜们一起白首,注定要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老去。

  为了让红颜们与他一起长生,他曾经也想着炼长生不老药,但后来的命数,实在是天意弄人。

  听了这声感叹,万古神武也是心头一愣,顿时白感悲伤,心里想到了后皇晴晨,但他注定只能一个人守在巅武神殿。

  而这一声感叹,足见这位存在也是一位至情至圣之人,难怪会有那么多女神为此牵扯其中,甚至不惜为此陨落。

  一时间,万古神武的心绪乱了,酝酿的战意也淡去了。

  旁边,齐忘仙见到这一幕,却是剑眉一挑,不屑的淡淡嘲笑,接过了搭话,说道:

  “什么仙凡有别,只是虚妄罢了,这世上没有仙与凡的差别,只有心的差别,忘却那些虚妄的仙仙凡凡,方能逍遥自在。”

  “哈哈哈!”

  张闲闻言,不由得洒脱的大笑,倒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赞叹了一句:

  “阁下名曰齐忘仙,人如其名,忘仙,确实深得其中玄妙,吾乃盘胤,有礼了。”

  张闲手执印决,行了一个道士礼节,以示对这忘仙心境的尊重。

  “盘胤是何方神圣?本少从没听过,不过在我仙城抢东西,未免有失身份,不知阁下准备怎么说呢?”

  齐忘仙的语气,全然无所谓,确实不知盘胤这个名号,心里只是推测张闲是永恒轮回的某位大能者,但即便如此,齐忘仙也全然不惧。

  张闲淡然一笑,也是无所谓的摊了摊手,说道:

  “这天地乾坤之间的万物,吾已经取了,还能怎么说?用龟族的规矩来说,还是用仙城的规矩来说,或者用我的规矩来说?”

  “嗯?”

  齐忘仙不悦的冷质了一声,听出了这话的意思,对于那只龟族来说,她就是凶手,但对于仙城来说,她就是理所当然。

  人杀妖,妖杀人,站在不同的立场,对错就不同,撇开了一切规矩,回归原始法则,仅仅是弱肉强食罢了,根本没有对错可言。

  但身为人族,只能站在人道这一边,这样的肉弱强食就属于歪门邪道。

  “阁下是原始邪教的人?”齐忘仙质问道。

  “我算是原始教的人,但不是原始邪教,不过是什么教,这重要么?”

  张闲淡然的语气,他算是原始教的人吧,毕竟他的一个身份,乃是原始教的新教教主。

  “哈哈哈!确实也不那么重要!”

  齐忘仙大笑一声,却是剑眉一凝,眼眸闪过一丝剑气。

  “既然如此,阁下就接我一剑,一剑之后,无论生死胜败,这场因果就算完事儿了。”

  听到这话,张闲心里莫名的笑乐了,这挑战的话语,似乎他该有的语气,但别人对他用着语气,还是一个后生小辈,倒是觉得别有一番乐趣。

  “也罢,也罢,吾就是剑法接你一剑,看看你这小辈有何能耐。”

  张闲随手一抓,造化玄甲运行,体内的物质衍生,在手里凝结成一柄玄黑玉剑。

  “阁下小心了!”

  齐忘仙的语气一冷,见识了张闲的玄通修为,齐忘仙也毫不保留,玉雕剑鞘之中,一道寒光闪过,宝剑出鞘,乃是一柄青铜剑。

  这青铜剑的样式很古老,古朴无华,剑柄缠绕着封布,剑身没有多余的装饰,也没有任何宝光剑气,就像一柄普通的刃剑,唯有剑上的刻痕,九横一竖,犹如三个“王”字叠在一起。

  “嗯?”

  张闲见到此剑,顿时有些错愕,接着反应过来,却是忍不住苦笑,居然是这剑,他有些惊奇的再次打量齐忘仙,问道:

  “这是圣道剑!你去过剑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