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二章 你才贱
作者:焚书坑己      更新:2020-12-12 00:56      字数:0
  有个鸡毛的道理!

  “废话少说!”花娇媔月经火都差点被他们气了出来,瞪着眼咬牙切齿道,“独孤轻舞,我就问你一句,敢不敢和我一战?”

  “既然你那么想挨揍,那我今天就成全你!”说着,独孤轻舞把手中剑往李一一怀里一扔,向前走了两步,朝她勾了勾手指,“来啊!”

  好!师尊说的果然没错,这个女人就是个傻子!放着自己的优势不用,非要自讨苦吃!那么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见她就这么赤手空拳朝自己走来,花娇媔诧异地道:“你不用武器?”

  “对付你,有那个必要吗?”独孤轻舞反问道。

  “就是!”洛师师在旁边加油助威,大声呐喊,“轻舞,上!大耳刮子教这男人婆做人!”

  男人婆!这死女人居然叫自己男人婆!花娇媔气得头顶冒烟,偏偏在这个时候站在她身后的几名弟子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儿来。

  恰好,这些弟子背地里给他起的绰号就叫男人婆、花脸猫。

  花娇媔怒不可遏,转身便是几个大耳刮子扇得几人东倒西歪,瞪眼怒叱道:“笑尼玛啊笑?家里死人了是不是,笑得这么开心?”

  你大爷!有能耐去扇她们啊!欺负自己人算什么本事?几个弟子敢怒而不敢言,纷纷捂着脸躲在一旁,心中却暗骂不已。

  花娇媔阴着脸指着洛师师,恨恨地说:“大胸女,你给我等着!等我先收拾了这个师门败类,再来找你算账!我要不给你把胸打扁,我就是你生的!”

  “别的!”洛师师连忙摆手,“想当老娘的女儿,你还不够资格!你要是实在忍不住,我可以让李一一给你当个干爹。”

  李一一赶紧摇头:“我也不稀罕。”

  “死去!”为了不让对面的人把自己看扁,花娇媔气冲上头,手里长剑一扔,纵身朝独孤轻舞奔去。

  作为白鹊玲的亲传弟子,近日来她的功夫突飞猛进,速度很快,眨眼间边来到独孤轻舞面前。阴恻恻一笑,一个巴掌便朝独孤轻舞那张让人嫉妒的小脸上扇了过去。

  这一巴掌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她自信,挨了这一下,独孤轻舞的小脸即便是不毁容,也要肿他个十天半个月的,说不定直接打成痴呆都有可能!

  让她在自己面前得瑟!该打!

  想法很天真,然而现实却异常残酷。

  这一巴掌下去,扇中的不是人而是空气,独孤轻舞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在自己面前。

  什么鬼?人呢?花娇媔吃了一惊,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忽然有人在自己屁股上狠狠蹬了一脚,顿时一个踉跄扑倒在地,膝盖和手心磕在地面,血淋淋一片。

  看着忽然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李一一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嬉笑道:“别这样,你就算是下跪磕头,我也不会收你当干女的,死了这条心吧。”

  还没来得及回嘴,身后又传来独孤轻舞戏谑的声音:“哎呀,这位师姐你这是怎么了?连站都站不稳,该不是没吃饭吧?”

  “小贱人,别得意!我刚才是让你的!”花娇媔顾不得狼狈,爬起身来,捏紧拳头再次冲了上去。

  “太慢了你!”独孤轻舞闪身躲过她的攻击,照着屁股又给了她一脚,这回下脚更狠,花娇媔直接飞扑了出去,啃在山门的石狮子脚上,门牙磕飞,连舌头都差点咬断半截。

  羞辱!

  这完全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自古以来,扇耳光、踢屁股,都是强者用来羞辱弱者的手段!而今天,这种事情却发生在自己身上!

  当下哪里还忍得了?花娇媔一把推开来扶自己的师妹,夺过她手中的长剑,怒吼一声刺向独孤轻舞胸口。

  李一一见她来得凶了,唯恐独孤轻舞吃亏,朝她大喊:“大小姐,你剑!你剑!”

  几个女人同时转脸朝他怒喝:“你才贱!闭嘴!”

  我靠!我到底招谁惹谁了?干嘛都针对我?李一一脖子一缩,哪里还敢多嘴。

  独孤轻舞侧身一闪,满不在乎道:“没事,对付她要是还用剑,岂不降低咱们破剑门的名声?”

  “那不能啊,咱破剑门的名声早就没有下降空间了。”说话时,李一一偷偷看了洛师师一眼。

  却不想洛师师也把目光投了过来,四目相对的瞬间,李一一心中咯噔一跳,暗道一声不好,正要认错,耳朵已经被她死死扯住。

  李一一立马尖叫起来:“哎呀,疼疼疼!师姐,你这是做什么?大敌当前!我们要一致对外啊!”

  “我做什么?你看我是几个意思?”洛师师手上一边用力,一边道,“你几个不成器的废柴,把师门的脸都丢尽了,要不是老娘一个人撑着,你们早被仇家打死扔河里喂鱼去了!心里没点比数是吧?”

  “是是是!师姐教训得是!”李一一哪里敢反驳,急忙点头附和。心中却道:仇家是怎么来的,你自己心里就没数?有几个不是因为你的?

  说话间,独孤轻舞再次夺过花娇媔气势汹汹的一剑,反手一个大耳刮子抽了过去。

  “啪”地一声爆响,花娇媔的斗笠面纱立马飞出老远,露出一张刀疤纵横,还满是淤青的恐怖脸蛋来。

  郗小蔓被吓了一跳,急忙躲到李一一身后,指着她惊叫起来:“妈耶,鬼呀!”

  花娇媔气得浑身发抖,双眼因为愤怒充血而变得通红,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沫子,咆哮起来:“你……我跟你拼了!”

  去得快,回得更快。

  还没看清楚对方的招式,花娇媔便被一拳捶了个四脚朝天,脑子里嗡鸣一片,大白天的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星星,张大了嘴巴却根本说不出话来。

  独孤轻舞摇头道:“都说了,你还不够资格!”

  说完踏步上前,那些个紫霞门弟子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是该拦还是该撤。

  “别挡道!都给我闪一边儿去!”李一一狗腿子一般扯着嗓门吆喝起来,“不然大耳刮子抽得你们连爹妈都不认识。”

  洛师师懒得和她们废话,一剑将守护山门多年的石狮子拍飞老远,那些弟子见了纷纷丢下手中的剑,撒开脚丫子一溜烟儿跑去躲了。

  独孤轻舞带着人把紫霞门闹了个天翻地覆,而此刻的白鹊玲和两条大汉在房间里激战正酣。

  弟子想要禀报,却不敢靠近房间半步,之前有几名弟子就是因为打扰她的好事,直接被扭断了脖子。

  有认识的弟子拦住独孤轻舞喝道:“独孤轻舞,你这是要造反了吗?师尊待你不薄,你为何做出这种事情来!”

  独孤轻舞懒得解释什么,冷冷地道:“都让开!不关你们的事,这是我和她之间的恩怨!”

  “你……”

  “你什么你?”洛师师不耐烦地截断道,“听不懂人话是不?非要老娘挨个把你们全都扔出去心里才舒服?闪开!”

  “哈哈!好大的口气!”一道瓮声瓮气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弟子们纷纷让开了一条路,一脸恭敬地道:“弟子参见各位长老!”

  只见四条大汉光着膀子大踏步走了过来,他们正是白鹊玲新提拔的四大长老,在门派中功夫仅次于白鹊玲之下。

  洛师师斜了他们一眼,阴阳怪气地说:“哟呵?紫霞门,什么时候轮到男人来当长老了?”

  带头那倭瓜脸男人把她一指,抽了抽鼻子道:“哼!我知道你,破剑门大弟子,江湖人称女魔头的洛师师嘛!你可还记得我是谁?”

  这叼毛是谁?

  洛师师还真不记得了,也懒得去回忆什么。摇头道:“老娘这辈子见过的丑鬼实在太多了,真不知道你是哪根葱。”

  “不记得了?我可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倭瓜脸扭了扭脖子,咬牙切齿道,“当年你当众把我毒打一顿,还扒光了在树上吊了七天七夜!这笔账是时候算一算了!”

  “那我也不知道你是谁啊!”洛师师翻了个白眼道。

  她说的倒是实话,这辈子被她吊过的人实在太多了!哪里还记得?尤其是这种长得丑的。

  倭瓜脸将胸膛一拍:“我乃菊花谷马钉灵是也!”

  洛师师一脸不解道:“那你不在菊花谷好生待着,到紫霞门来干什么?该不是调戏你们师娘,被赶出上门了吧?啧啧……你可真是不要脸啊!”

  这踏马都被你猜到了?

  “放屁!明明是她勾……”马钉灵眼皮一跳,两手一拍,摆出一个蛤蟆展翅的招式来,大叫:“废话少说!你们闪开,看我怎么把她按在地上反复摩擦!”

  说完往地上一趴,猛吸一口气,腮帮子瞬间鼓得老大,嘴里咕呱有声,仿佛真的变成了蛤蟆一般。

  这难道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蛤蟆大法?洛师师正琢磨着,忽然马钉灵嘴里发出一声怒吼:“秘技——蛤蟆上树!”

  话音刚落,两腿大力一蹬,跃起两丈有余,四肢展开,从上而下直扑洛师师。

  洛师师半眯着双眼站立不动,就在他离自己还有两尺不到距离时,猛然睁开双眼,手中大宝剑往天上一抡,大喝:“走你!”

  “呯”,一剑拍出,马钉灵嘴里发出呱的一声怪叫,整个人瞬间倒飞出去,死死卡在身后那颗歪脖子上,根本不能动弹半分。

  洛师师将大宝剑往肩膀上一扛,仰着头抿嘴一笑:“既然你这么想上树,那老娘就成全你好了,不用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另外三大长老见她一招就秒了马钉灵,嘴角同时一阵抽搐。这踏马也太猛了吧?谁顶得住啊?

  想溜,又有这么多弟子看着,拉不下那个面皮。稍微犹豫一下,三人异口同声道:“一起上!先捶死那个女魔头,给老马报仇!”

  “嘿,打团战是吧?”洛师师把手一挥,“行,姐妹们咱们也一起上!让这些叼毛知道咱们的厉害!”

  李一一本想趁乱捡个漏来着,听得这话,赶紧跳到一边,省得被人误会。

  独孤轻风走了过来,在背后大力推了他一把,憨笑道:“李少侠,在叫你呢,你还不快上?”

  李一一看着这憨憨就来气,指着他跳脚道:“你离我远点,我不想和你说话。”

  “你以为我想和离你这神经病这么近啊?”独孤轻风捎了捎脑门,嘟囔着朝他心爱的颦儿妹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