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7章 误会和故人
作者:李童      更新:2020-12-12 01:17      字数:0
  “大哥哥,为什么要骗凉子阿姨出去?”等到水桥凉子已经出门了,水桥香智子好奇问道。

  “很快你就知道了。”李学浩捏了捏她的小脸,小公主最近好像又胖了,已经长出了跟泽井优子一样的婴儿肥。

  “嘻嘻。”水桥香智子很高兴被他捏脸,抱着小樱靠在他身上。

  “呀——”门外忽然传来一声惊呼,然后便是好一通埋怨和惊喜。

  当然这种情况只有一直注意外面的李学浩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店里的人大多还是在忙于自己的事情。

  没多久,水桥凉子携手长妻黑音走了进来,正关注门外的水桥香智子第一时间看到了,眼睛不由一亮:“黑音阿姨!”迈着小短腿,就跑了上去。

  “我的小公主。”长妻黑音一把将她抱起,转了两个圈,这才在她的咯咯笑声停下来。

  “长妻老师。”这一幕吸引了千叶小百合等人的注意,一个个走上前,跟长妻黑音打招呼。

  “你们好,又见面了呢。”长妻黑音一一跟众女回应,除了泽井优子有那么点不熟之外,她和这里的人都算熟悉,毕竟她曾一起去过某人奶奶家里,还一起进过“第二个家”,就连玉藻前和夏洛特变身少女的一幕都和大家一起见证过。

  “长妻老师,您什么时候来的?”

  “是啊,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们,我们可以机场去接你。”

  一群人围着长妻黑音,在她身边嘘寒问暖,很快把她拉走去看陶瓷工艺品了。

  “真中。”水桥凉子却没有离开,站在一旁看着被众人拉走的长妻黑音道,“黑音她没有出入境证明,没有问题吗?”

  听她这么说,显然长妻黑音已经告诉她是怎么来的韩国了。

  “放心吧,不会有那种事发生的。”李学浩示意她不用担心,以他的能力,就算真遇到那种情况,他也能轻易解决。何况,谁会没事去检查别人是否有出入境证明。

  “所以你刚刚离开,就是为了去接黑音吗?”水桥凉子问道,先前某人离开,虽然千叶小百合已经跟大家说了,但并没有说明具体的原因。

  “不,我离开是另有原因。”李学浩简单说了下去李家那山中别墅的经过,听得水桥凉子惊讶不已,“吸血鬼吗?”

  “嗯。”

  “没想到李小姐的奶奶竟然是一个吸血鬼。”水桥凉子跟他相处久了,世界观早已经改变,别说吸血鬼了,她还见过妖怪和美人鱼,所以只是惊讶了一下,过后便恢复了正常。

  “腻酱!”两人正说着,瓜生麻衣一脸兴奋又古怪地走了过来。

  “麻衣姐。”李学浩看得心中“咯噔”一下,隐约感觉自己遗忘了什么。

  “你已经见过Phoenix了吗?”瓜生麻衣晃了晃手中的手机,显然刚刚Phoenix给她发消息了。

  “是的,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巧。”李学浩点了点头。

  瓜生麻衣目光轻轻一闪,也没顾忌水桥凉子就在旁边,问道:“我听Phoenix说,你是带了一个女朋友去见她的哦,是长妻老师吧?”

  “呃……”李学浩终于想起自己遗忘了什么,之前在餐厅里痛快地承认长妻黑音是他的女朋友,却忘了Phoenix是可以联系瓜生麻衣的,那么跟瓜生麻衣说起这件事,也不是不可想象的。

  水桥凉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长妻黑音这个名字,让她目光微微一凝。

  “腻酱,你居然和长妻老师在交往,这是什么时候的事?”瓜生麻衣以一种像是质问但又没有质问那么重的语气说道,“难怪上次在未久婆婆家里,我就觉得古怪,长妻老师看你的眼神很奇怪。”

  李学浩不知该怎么接话,那次去接长妻黑音,路上把她带进了秘密空间收取了她的“奖励”,那还是两人神智清醒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过后她看自己的目光所有不同是肯定的,可瓜生麻衣有那么敏锐的观察力吗?

  “放心吧,这件事我会替你保密的,不过……”瓜生麻衣见他不说话,以为被吓住了,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恐怕“不过”后面才是最重要的,“嘿嘿……”

  “麻衣姐,你想说什么?”李学浩顿时警惕起来。

  “也没有什么啦,不用这么紧张哦。”瓜生麻衣嘻嘻一笑,看了眼边上的水桥凉子,说道,“我现在还没有想到,等我想到再告诉你。”说完,不给他拒绝的机会,直接就走开了。

  水桥凉子目送她走远,目光回到某人身上,以一种惊讶夹杂着怪异的眼神看他:“原来你和黑音已经在交往了吗?”

  “凉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李学浩正要解释下去,水桥凉子却已经打断他的话,“我可不是在生气,事实上,我认为你做得不错。加油!”拍了拍他的肩膀,和瓜生麻衣一样,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就走了。

  看着凑成一堆的众女,李学浩感觉自己是个多余的,想了想,还是没有上前去,而是自己一个人在店里看了起来。

  陶瓷店内的瓷器很多,不过他只打算看看,并没有购买的意思。

  “喂,真中。”正看到之前水桥凉子盯着看的年画娃娃的瓷器枕头,又有一人走了过来。

  是本间美保,穿着牛仔短裤加短袖T恤,脚上是一双水晶凉鞋,青春少女的气息展露无遗。

  微卷的头发,扎了一个丸子头,鬓角两边的卷发自然垂落,化了点淡妆,五官很精致可爱。

  “本间前辈有事吗?”李学浩有些奇怪,本间美保作为洋子和丽子的保镖,很少跟他说话,不知道对方突然找上门来有什么事。

  “谢谢你的戒指。”本间美保伸出右手,中指上戴着的正是自己此前送给她的储物戒指,银白的戒身加上繁复的花纹,搭配修长白皙的手指,精美异常。

  “不必客气。”李学浩摇了摇头,猜她不止是来表示感谢的,应该还有别的事。

  果然,本间美保抓了下头上的丸子头道:“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呢,不知道真中你喜欢什么东西,我买来送给你,当是回礼吧。”

  “不用了,本间前辈,我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李学浩倒没想到她这么客气,自己送了她戒指,她就要回礼。

  听他这么说,本间美保表情有些为难,看了看手指上的戒指,最终还是舍不得摘下:“真中,虽然你确实长得很帅气,而且也具备有普通人所没有的能力,但是你的恋人太多了,我可不喜欢这样花心的男人,所以,真的很抱歉。”

  “什么?”李学浩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差了,自己都没跟她表白,她怎么就主动拒绝了?“本间前辈,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本间美保看着他:“你送我戒指,不是因为喜欢我吗?”

  “……”李学浩哭笑不得,“本间前辈,我送你戒指,只是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并没有别的意思。你看,洋子小姐和丽子小姐她们都有……”

  “只是因为朋友吗?”本间美保有些不敢相信。

  “是的,这点你可以放心,我没有那种意思。”李学浩肯定地说道。

  本间美保不由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自从得到这个戒指之后,我一直在考虑怎么拒绝你呢。”

  “所以你一定要回礼,就是为了拒绝我吗?”李学浩总算明白了她回礼的真正意思,难怪她说收到贵重的礼物不好意思,问他喜欢什么就买给他。

  “哈哈。”本间美保哈哈一笑,以转移自己的尴尬,整个人都放开了,“既然是误会,那么我就不客气了,真中,谢谢你。还有,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洋子小姐和丽子小姐可能都喜欢上你了。”

  “本间前辈,这种话可不能乱说。”李学浩吓了一跳,估不到她会突然爆料。

  “这可是我观察得到的结果,洋子小姐我可以肯定,她百分之一百喜欢你,丽子小姐的话,可能有百分之八十吧。”本间美保认真地分析道。

  连具体的百分比数字都用上了,李学浩可以肯定一件事,本间美保的数学成绩一定很不错。

  “好了,真中,我去那边了。”本间美保行动很爽快,挥挥手就走了。

  ……

  另一边,李美溪带着自己的奶奶,从一家美容院出来。

  这是她常来的美容院,办有高级会员卡,这里除了美容养颜之外,也包括做一切有关于外形的工作。

  比如剪发修指甲之类,都可以在这里做。

  从头到尾做到脚的罗文瑾就像换了一个人,原本土里土气的微卷长发,变得又直又长,整个人看起来既时尚又漂亮,和李美溪站在一起,已经看不出谁年龄更大了,加上两人相似的容貌,感觉就跟一对双胞胎姐妹一样。

  “奶奶,接下来您想去什么地方吗?”李美溪一切以罗文瑾为主,对这个与世界脱节了几十年的祖母,她只想带她好好认识现在这个世界。

  “这附近有电影院吗?”罗文瑾想了一下问道,世界变化得她已经不认识了,丈夫也死了好几年了,刚开始心里悲痛了一阵子,但随着认识到自己如今的身份,悲痛也渐渐化为缅怀,感觉一切的事情,似乎都在昨天一样清晰。

  “有的,奶奶,您想去看电影吗?”李美溪眼睛微微一亮,看电影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能从电影上,迅速吸收现代化知识。

  “以前,我最想和你爷爷去电影院里看电影,但他太忙了,都没有时间,所以我也没有进过电影院。”罗文瑾遗憾地说道。

  “奶奶,那我们现在就去吧。”李美溪挽住她的胳膊,朝停车场走去。

  两人来到停车场,李美溪拿出钥匙正要打开门,旁边停着的一辆越野车里忽然下来一人,看到两人时,眼睛猛地一亮:“两位美丽的女士,你们好。”

  这是个外国人,大约三十岁左右,棕发蓝眼,身材不算多高,只有一米七上下,甚至都没有李美溪两人高,但是身上有一股非常沉稳的气,给人的第一印象,觉得他很可靠。

  他用的是韩语,居然没有一点怪异的腔调,就好像韩国本地人一样。

  “你好。”李美溪礼貌地回了一句,罗文瑾却双目一凝,盯着对方看,因为她能感受到对方身上有一股她讨厌的气息,就跟她之前在山中别墅里感受到的那个十字架一样。

  “两位女士,可以占用你们一点时间吗?只需要一点点就够,如果你们对我的话题不感兴趣,可以随时离开。”棕发蓝眼的青年看着两人说道。

  李美溪不明所以,但她的修养很好,点了点头:“请说。”

  棕发蓝眼的外国青年微微一笑,忽然看向旁边的罗文瑾,目光里透露着锐利:“这位女士,您不是普通人吧。”

  罗文瑾面无表情,因为隐约有了猜测,李美溪却是脸色一变:“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外国青年看她一眼:“女士,您应该能听懂,您身边的这位女士,她不是普通人,需要我说出她真正的身份吗?”

  “你是什么人?”李美溪顿时警惕起来,她不知道对方是否真的看出了***真实身份,但既然这么说,她就不得不小心。

  “西蒙尼,西蒙尼·艾斯波西托,来自意大利。”外国青年自我介绍道。

  “艾斯波西托?”这个姓氏对李美溪来说实在太熟悉了,之前她为了解开别墅闹幽灵的事,可是找了很多资料,她直直地盯着对方问道,“保罗·艾斯波西托是你什么人?”

  西蒙尼听得微微一愣,继而恍然大悟,直指着罗文瑾道:“原来你就是被祖父封印的那个吸血鬼吗?”

  李美溪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让对方猜出了***身份,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不过她也并不担心对方能做什么,解释道:“西蒙尼先生,我的祖母虽然是吸血鬼,但她是个好人。”

  “确实,我没有从她身上感受到丝毫恶意,不过吸血鬼永远是吸血鬼,等她肚子饿的时候,女士,不是我说,在她眼里,你也不过是食物而已。”西蒙尼毫不客气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