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幕后
作者:盍簪      更新:2020-12-12 00:00      字数:0
  雯华、雯靖姐弟俩,在烟尘滚滚中去了又回,着实让城门前的守卫看了一场新鲜!那些守卫,一个个都知道这里面必有蹊跷,却无一人肯上前询问。无他,有钱人——任性,会玩,惹不起呀!

  这对姐弟,虽非本地人家的小姐、少爷,但那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他们这些小胳膊小腿的坐地户,岂会那么没有眼色,招惹这类麻烦?何况,颇显狼狈的姐弟俩,一副倒霉相中隐含煞气,不是气急败坏又是什么?遇到这种人,这种事,哪个会凑到跟前?

  不过呢,凑不凑上去是一回事,看不看热闹是另外一回事。守着清冷的城门,不就是靠着卖呆来打发时光么?于是这群看大门的,一边卖着呆,一边还不忘品评几句。

  “这少年倒是骨骼精奇,竟然能够凭着一口气跑得如此之快,如此之远,就是我等也做不到啊。只是可惜了,生在富贵人家,吃不得打熬身体的苦,否则必有一番成就。”

  有人起头,就有人接话。边上开始抬杠:“这话说的,生在富贵人家反倒成了可惜。您说,那富贵人家的孩子不去享福,难道还要每日里受些活罪?

  噫,这孩子还真是骨骼精奇,一口气竟然吊到现在!来、来、来!大家打个赌,这口气到底能吊多远?”

  不理下注的众人,起先那人再次点评:“这女子其实也不错,脚步错动间速度倒也不慢,看来是下过一番功夫的。只是,这脚步间颇显局限,莫非平日里是躲在闺房中练功?可惜呀,在这林间、旷野上,未免有些吃亏。”

  边上又有人凑趣:“您都这么大岁数,就别盯着人家大姑娘瞧了,还是我来帮您瞅瞅。”

  “混账!我这是在看女人么?我是在看她身后的几个护卫。”

  “您老,又看出什么来了?”

  “紧跟在后的,是个忠心的,始终挡在攻击路线上,但两边看似贴身护着的,却是把侧后让了出来。

  呵呵,这位置选得——好啊!既能彰显忠心让主人家看在眼里,又不必担上多少风险。主人若是能够活着回去,注定少不了他们的好处;若是主人出了意外,他们也不至于跟着陪葬。

  小子,学着点吧。

  将来,若是被人请去护卫左右,也要像这样才好;若是有人出钱取那孩子性命,你也不必与这种护卫死磕,因为人家本就是做做样子。倒是那个忠心的,若能先取了性命,就不要迟疑,省得碍手碍脚。”

  “听您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

  “以前一直奇怪,就凭您老这身手,怎么就混到守城门的地步。现在,我算是明白了——您这样的,谁敢用啊?”

  ……

  被人当成一景的姐弟俩,渐渐离了视线,此处的城门也渐渐恢复了冷清,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只是,若以为不曾引来任何注意,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睡狮城堡虽不是通都大邑,但扼守一方水路,也算得上热闹。占着这么个位置,若说无人觊觎,可能么?只是此城代代相承,始终安稳如山,就不得不让人佩服那一代又一代人的能耐。城中的大事小情,虽不能说事无巨细,但大多在一些人的掌握之中。

  有船顺流而至,那船上的小姐、少爷跳下来作威作福,这些人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理会罢了。无他,依旧是因为人家——有钱!

  对于个人来说,钱或许不是万能的,但一座城市绝对离不开财物的支撑。所以呢,些许的让步、些许的放纵总是要给予的,否则人家凭什么到你这来落脚?又凭什么到你这来做生意、谈买卖?

  只要不曾触动这座古城的根本利益,许多事情都会被当作不知。当然,这许多事情也不允许闹到他们面前。

  有了或多或少的纵容,若是那些外来的小姐、少爷依旧吃了亏,那么也没脸跑到他们这里讨要说法,就像——那对铩羽而归的姐弟。

  不过,这件事情还是有些不同的,因为这对姐弟触碰到了某些隐秘,倒是让某些人紧张了一阵,还好那小姐和少爷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

  是的,区秀便是那隐秘的一部分。

  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那如荒冢般的宅邸曾经辉煌过,也曾经人满为患,直到一群飞鸟汇入院中那棵古树。那些飞鸟并非单一族群,而是杂七杂八,小到不起眼的燕雀,大到让人无法忽视的凶禽,竟然同在那棵树上筑了巢、安了家。

  在当时,这件事被记录到家族志中,视作家族和睦兴旺的象征。或许吧,因为整个家族的确开始兴旺。

  是整个家族,而不是那座宅邸中的人。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真的让人难以选择。但无论是多么困难,终究要做出决定。于是,那份记录被从家族志中撤下,那宅邸中的人也继续着他们的生活。一批人出生,一批人老去,有些事情也因此成为了少数人才能知道的秘密。

  光阴似箭,那宅中老树上的鸟儿渐渐变得古怪起来,似乎某种力量在影响着它们,将它们缓缓糅合在了一起。于是燕雀不见了,凶禽也不见了,一群完全陌生的鸟儿开始在那棵树上进进出出。

  此鸟生来只有两色,或为纯白、或为纯黑。更为奇怪的是,当群起盘旋时,黑白两色绝不互相掺杂,可谓界限分明。直到,十多年前随着一个女婴的降生,群鸟中出现了一点殷红。

  十多年过去了,睡狮城中的人丁越发兴旺,而那早已淡出视线的宅邸,却始终让某些人不敢忽视。所以他们知道,那点殷红曾守在女婴的窗外,曾落在懵懂女孩的肩头……

  今天,那殷红随着已经成人的女子进山了,群鸟暗中环卫悄然隐入林中,那宅邸已然空寂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