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朕要杀人
作者:世家农民.CS      更新:2020-12-11 23:33      字数:0
  “切莫动手,有话好说!”

  “袁督师,看在同僚的份上,救我啊……”

  周延儒本来也不过三十多岁,正值壮年,多少应该有把子力气。

  可看到面部皮肉翻卷,如果恶鬼一般的豪格,当即就吓的鬼哭狼嚎。

  少年得志,平步青云,一直都在朝廷做事,从来都是动动嘴皮子就能累死千军万马的大人物。

  哪里见过这阵势!

  “啊……啊……啊……”

  不等他话音落下,豪格砂锅般大小的拳头就落下来了。

  打的周延儒惨叫不止。

  “好汉饶命……”

  “啊……啊……啊……”

  周延儒连哭带叫,尿都被打出来了。

  此时,他所谓的斯文人的面子早都丢的一干二净了。

  一位堂堂礼部尚书,竟被满身是伤的后金俘虏给揍哭了……

  感受着有生以来最大的耻辱,不敢对鞑子有所恨意。

  他反而把袁崇焕给恨上了。

  人性卑劣,凸显无疑。

  “嘎吱吱……”

  城门被推开,朱由检带着群臣鱼贯而出。

  “罪臣袁崇焕护驾来迟,请皇上治罪!”

  早已经跪在城门的口袁崇焕一见到朱由检,当即悔过认错。

  想当初,他可是慷慨陈词,豪言壮语,给崇祯帝立军令状五年复辽的。

  结果,仅仅一年时间,未复半寸辽土。

  倒是让后金鞑子把京师给围了。

  但凡有人煽风点火,追究起来,他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接到皇太极出兵的消息,带着九千先头部队,昼夜兼程赶来。

  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所幸,皇上神威,智取皇太极,一败鞑子。

  今日,红夷大炮阻了鞑子的铁骑,二败鞑子。

  否则,他万死难赎其罪。

  “袁督师一路风餐露宿,快快请起!”

  朱由检这是第一次见袁崇焕。

  不由多看了几眼,这是一个很容易让人记住的人。

  颧骨低凸,眼睛扁长,嘴唇较厚且是地包天,招风耳,体态稍瘦,身高中等偏上。

  腰悬三尺长刀,侧面看去,像是拖着一条耗子尾巴……

  这样的相貌,完全不符合文官的儒雅的气息。

  也和武将的粗旷不搭边。

  客观的来说,就是长得……丑……

  诚然,当今天下,长得帅根本没卵用……

  看到袁崇焕诚惶诚恐的表情,朱由检也大概猜到了他在怕什么。

  京师被围,皇上受惊,这足以诛九族啊。

  但其实袁崇焕责任不大,

  他是虽然蓟辽督师,但实际上是督师关外,防止鞑子从山海关攻入关内,此其一。

  蓟州以北地区,袁崇焕曾经两次上疏,奏请崇祯修补长城隘口,增强防御兵力。

  以防止鞑子从借道蒙古,越过长城直扑京师。

  这两道奏疏崇祯都看了,可压根就没当一回事,丢弃一旁,置若罔闻。

  在他看来,长城的另外一面是蒙古,怎么可能给鞑子让路?

  而且,孤军深入,那是兵家大忌。

  鞑子怎能不懂这个道理?

  自以为是,刚愎自用,这才给鞑子给了可趁之机。

  严格来讲,崇祯要为此负责。

  但是这等事情,有碍于皇家尊严,崇祯不可能打自己的脸,扮个罪己诏什么的。

  当然要袁崇焕背锅了。

  谁然他当时夸下海口五年复辽?

  只能说,这一切原罪,都是他自己狂妄所致。

  “袁督师立解京师之危,当大宴庆功!”

  “高起潜,立刻传旨御膳房,备宴席,朕今天要和袁督师、还有诸大臣要多喝几杯。”

  不说别的,单就千里驰援,人困马乏之际,还能和后金最为精锐的两白旗杀一个旗鼓相当,就值当庆功嘉奖。

  “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袁崇焕当即跪下大磕了几个头。

  一路悬着的心,总算是可以放下了。

  他心里很清楚,此次勤王,多有僭越之处。

  且朝中还有参他的风声,他来时料定凶多吉少。

  “哦,别忘记了让周大人也收拾收拾一同赴宴,朕这可是要论功行赏。”

  两日两次击退鞑子,总算是有惊无险。

  有功的该奖,畏首畏尾,看到鞑子胆怯不前者,也是时候收拾了。

  不多时,众臣齐聚文华殿。

  庆功宴开始。

  “各位爱卿,承蒙上苍庇佑,两次击退鞑子进攻。”

  “列位臣工,我们共举一杯!”

  大殿九级玉阶之上,玉案后的朱由检起身举杯。

  喝酒,总要有仪式感的嘛!

  “上苍庇佑,吾皇神威,大明万年!”

  众人齐声高呼。

  朱由检听到耳中,爽到心尖。

  很是受用。

  “神机营统领、锦衣卫指挥使何在?”

  放下酒杯,朱由检突然说道。

  群臣顿时脸色一变,这是要算账啊。

  “微臣在!”

  当即,两名脸色蜡黄的中年汉子在大殿末端的柱子后面闪了出来。

  这种高级别的饭局,他们只能是在角落里坐在小板凳上凑活。

  “昨日大战,鞑子冲过来时,尔等为何掉头逃窜?神机营统领,你说?”

  神机营统领“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哆嗦着嘴皮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无可辩驳。

  说来也不怪他,京师一百多年没打过仗了,他们这神机营其实就是个摆设。

  仓促上阵,掉头跑也实属正常。

  但是,平日没有严加训练,疏于管理,这是他的失职。

  “无话可说?你知不知道,若不是白将军及时杀到,朕的脑袋就没了,拉出去,砍了!”

  朱由检怒喝道。

  “皇上不可!”当即有一位垂垂老矣的大臣跪下了。

  “有何不可?难道你要说情不成,朕不允!”

  朱由检怒了,小爷杀个把软骨头,还要你们批准不成?

  “皇上,律典有定,犯人要先交三法司定罪,然后交由内阁上报,您亲自打勾方可!”

  老刑部尚书哪里敢求情啊,只是维护法典而已。

  三法司,即刑部、大理寺、都察院。

  明代刑部替代大理寺掌管主要的审判业务。

  大理寺成为慎刑机关,主要管理对冤案、错案的驳正、平反。

  都察院不仅可以对审判机关进行监督,还拥有“大事奏裁、小事立断”的权利。

  要给一个人定罪,必须三法司审查勘验,之后再由刑部递交内阁,内阁哪儿转一圈,然后才能呈到御案上,等皇帝打勾处决。

  这里面就会耗费很长的时间。

  若是皇上有大事要处理,那这事儿就丢一旁了。

  偶尔想起来了,随手拿起来勾一两个,也就行了。

  讲究上天有好生之德。

  如果有关系,托人给皇上身边秉笔太监或者掌印太监使了银子,每次勾决的时候,都把这个犯人的名单放在最下面,如此反复。

  运气好,能从死刑变成无期……

  万历年间,由于皇上多年不理朝,有人硬生生的老死在牢房了……

  被这么一说,朱由检顿时想起来了。

  作为皇上,他也理应知道。

  但是,今日他就是要杀人,让群臣知道,皇权高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