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方觉闲的请求
作者:云海青马斩      更新:2020-12-08 23:15      字数:0
  一见梁斗,梁襄赶忙上前拜见。

  唐方也跟着走了过去,“梁大叔。”

  她与梁斗是早就认识。

  梁斗轻拍她肩膀,柔声道,“唐姑娘,为了秋水之事,这段时日实是辛苦你了。”

  “不辛苦的。”唐方摇了摇头。

  梁襄的一众门人都停下了手中动作,齐齐拱手鞠身作揖。

  “见过王爷!”

  梁斗便不是王爷身份,在江湖上也是侠名卓著,行事光明磊落,仁侠为怀,威名远播,声威犹在他武功之上,黑白两道无不敬重。

  所有人都对他是尊敬有加。

  江伤阳与莫承欢却是有些手足无措,自惭黑道中人,正是叫也不是,不叫也不是。

  梁斗却向他们笑道,“两位想必就是江先生与莫夫人了,我方才听泰老说了,犬子多得你们相助。”

  “不敢当!不敢当!”江伤阳连连摇手,“此前我等上门寻衅滋事,还是梁公子海量,没有怪责。”

  莫承欢也道,“我们过去做过许多错事,现今幡然悔悟,愿在公子座下任凭驱策,效犬马之劳,以报公子的恩德。”

  梁斗哈哈笑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跟在梁斗身后的铁星月等人已围上了唐方,嫂子嫂子的叫个不休,皆是欢容满面。

  风亦飞远远的看着,着实有些头疼,梁斗是师兄的父亲,按道理是该去问候的,可之前与神州结义是敌对,浣花萧家分派还是被自己与独孤师兄率人剿灭,那时都不知道能和他扯得上关系,这会相见,分外的尴尬。

  可梁襄已在扬手招呼,风亦飞只得跟棠梨煎雪糕? 带着你老婆一起走了过去? 抱拳行礼。

  “梁伯伯好。”

  梁斗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过来。

  铁星月等一帮子人就没什么好脸色了,都是冷眉冷眼以对。

  风亦飞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 也懒得管他们。

  先行上前见礼过的方觉闲见这情形? 不由得双眉微皱。

  带着你老婆却是不爽他们的态度,眼珠子一转? 又是一拱手,“刑部带着你老婆? 见过各位英雄啦!”

  语气是非常礼貌? 可带上他的名字,就相当膈应人了,听起来都像是暗戳戳的骂人。

  众人听他自报家门,都是为之一愕。

  铁星月嘴角抽了抽? “你这名字倒取得好? 惯会讨人便宜。”

  李黑嘀咕道,“看来我也得改个名,叫李爹才是。”

  铁星月立即反唇相讥,“那怎能一样,你叫李爹? 也是姓李的事,与他人何干?”

  李黑眼一瞪? “谐音你懂不懂?”

  “李与你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你以为你是闽人? 福都能读成胡啊?”铁星月道。

  “你这是吹毛求疵!”李黑忿忿的回骂道。

  “那自然是要分说个明白的,李与你怎能混为一谈?早知你大字认不得几个? 没料到还不识你李之分。”铁星月嘿嘿笑道。

  风亦飞满脑门子黑线? 还真看不出来? 相貌豪迈的铁星月居然这么喜欢抬杠,连自己人都要杠一下,完全不管是什么场合。

  “谁说我不认得的!”李黑甚为不服。

  大肚和尚劝道,“你讲不过他的,要是小邱在,还能跟他这屁王旗鼓相当,你呀,光黑,嘴巴可不行啰!”

  才一说完,大肚和尚就是一记耳光扇在自己脸上,“我这嘴!我这嘴......阿弥陀佛,你他娘的怎么就没点遮拦的呢?”

  风亦飞见他自打耳光,先念佛谒,又骂粗话,大觉莫名其妙。

  铁星月与李黑也没了斗嘴的心思,神州结义一帮人都是神情低落,悲容上面,更让风亦飞感到不解。

  与带着你老婆互视了一眼,都是想不通是怎么一回事。

  却又哪里知道,他们口中的小邱,邱南顾已于京师大战之时战死,大肚和尚这一下提起来,哪能不为之伤怀。

  梁斗轻叹了一声,“听无忌姑娘说了,此次前去唐门营救秋水,还需你等鼎力相助,先在此谢过。”

  “哦,不用客气。”风亦飞随口应道。

  都收了酬劳的,哪用得着道谢。

  梁斗转向梁襄,“襄儿,去我那院子里,有些事情跟你与唐姑娘商议下。”

  说完,就转身招呼铁星月等人行了出去。

  显然,他们议事,是没自己份了,风亦飞也乐得自在,老对着他们,黑着张脸的,还不舒服。

  跟雪糕,师弟又转回了客房继续忙活,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梁襄又找了过来。

  “师弟,为兄要先行一步,跟随我爹去神州结义驻扎之地,你们有什么需要的,找歌衫即可,她伤势尚未痊愈,留在府中静养,不会随行。”

  “为什么要去神州结义的地方?”风亦飞疑惑道,“师兄,能不能说说,你们商量了些啥?”

  带着你老婆跟棠梨煎雪糕也是好奇,都停下了练功,望向梁襄。

  “唐姑娘对萧大侠情深义重,我爹是想先带她过去,方便相护,以免横生枝节。”梁襄道。

  不怪得你要跟去了,原来是唐方要去啊。

  风亦飞心中叹息,师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得了这一关。

  何苦呢?

  梁襄又道,“听我爹说,萧大侠的二哥是属意那无忌姑娘,觉得她才是萧大侠的良配,据闻,她也是为了萧大侠劳心劳力,四处奔走,更是一帮之首,为神州结义立下了汗马功劳,巾帼不让须眉,此次攻打唐门,也是她一力主持,可萧大侠的一帮老兄弟大半心底还是向着唐姑娘的,只是顾虑她是唐门中人,她要去了,也能让他们安心。”

  风亦飞:“......”

  萧开雁居然想乱点鸳鸯谱,撮合萧秋水跟横行无忌?

  这展开真是想都想不到啊!

  想想风亦飞又觉不对,可别又生出波折啊。

  师兄你可千万别抱有一点希望,横行无忌和萧秋水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她愿意,萧秋水还不愿意呢!

  他都失去了记忆,还为了唐方去闯唐门,哪是那么容易扭得过来的。

  梁襄师兄情根深种,劝也不好劝,实在让人头秃。

  方觉闲突道,“师叔,师侄有一不情之请,还望师叔应允。”

  风亦飞一怔,“什么事,说吧。”

  “那刚极柔至盟的容肇祖是我的恩人,还有他的义兄弟萧七为人也不坏,只是钟情于唐甜,受了她花言巧语蒙蔽,若师叔有撞见他们,还请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感激不尽!”方觉闲道。

  “没问题。”风亦飞一口答应。

  鬼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能不能碰上还得两说,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真要见到了,退让下也就行了。

  要放过了一次,他们还执意要为唐甜报仇,不肯罢休的话,那也有办法嘛,易容成屠晚把他们埋了就是。

  屠晚那身份还留着呢,黑锅往他那死鬼身上盖一点问题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