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河西走廊
作者:魂断青楼      更新:2020-12-08 22:58      字数:0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手机用户输入:

  苏轼和苏辙这两兄弟一生的感都很好,苏轼那首在诗词界千古传唱的《水调歌头》就是思念弟弟苏辙所写,但他们两人的格却很极端。

  苏轼格豪迈,喜欢结交朋友,一生放不羁,在官途上屡屡受挫,即使是人生的贵人也没有让他逢雨化龙,最终客死他乡。

  苏辙不一样,他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他对哥哥的表现的很理智,所以他在官途上要显得要比哥哥苏轼强,他是做过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以小看老,这时候两人的格已经有了明显的区别。

  “哥,几位先生已经警告过你很多次了,不准你研究那东西,你倒好,还来抢师弟的钱,今天更是变本加厉,居然还想抢雍王下,你是不是又想挨揍了。”

  苏轼愁眉苦脸的说道:“弟弟,你也知道我要买试验材料,自己挣得那点钱根本就不够用,反正他们有钱又不用,暂时先借我,以后有钱了我还给他们。”

  苏辙说道:“你研究的那玩意是啥,你告诉我,他能有什么用,能吃还是能喝,还是能给我们生活带来什么改变。”

  苏轼说道:“你不觉着那很有意思吗?两块磁石放在一起时产生的变化,我相信他一定有用,就是暂时我还没发现而已,要是陆先生在就好了,他必然能理解我的苦心。”

  “苦心就是整天抢几个师弟师妹的钱,先生回来不敲断你的腿才怪。”

  苏轼丝毫没有被弟弟的言辞所感染,熟练的搜了君翔的口袋,看到只有两枚银币,揪着君翔的耳朵说道:“今天上的钱怎么这么少。”

  君翔说道:“苏胖子,你完蛋了,上次邵爷爷已经告诫你了,你还死不改,你等着吧!”

  苏轼对一个小孩的威胁根本没放在心上,昨天他已经打听好材料的价格了,两个银币不够,然后赵昕也没逃过毒手,上的钱也被抢光了。

  赵昕暗中的护卫没有出来,君翔是望北候的长子,他既然都没事,那雍王肯定也没事,而且那个小胖子明显没有什么动手能力,一点钱财他们还没放在心上,只要没有生命危险。

  苏轼心满意足的走了,君翔也习以为常,他被苏轼抢劫过很多次了,赵昕不满的说道:“君翔,他是谁啊!怎么能抢我们的钱呢?”

  君翔说道:“他呀!爹爹说他是个天才,邵爷爷他们也说是天才,但我觉着他就是个骗子,不停的在我们手里骗钱,不过他人还是好的,你要是想写诗就去找他,这个他是真的厉害。”

  梅尧臣听闻后对邵雍说道:“苏轼那孩子不能这么耽误下去了,整天在学业上不上心,这再过几年不是废了。”

  苏舜钦说道:“这个孩子在诗文一道上的天赋世所罕见,但这里和别的地方不一样,虽说我们也可以做主,但主人始终只有一个,含章既然想留着这个孩子,我们也不好过多参与。”

  周溪廉说道:“子美想多了,苏轼是一块璞玉,但雕琢好了才是和氏璧那样的精品,雕琢的不好什么都不是,含章现在远在天边,战争一时半会谁也不知道几时结束,三五年后苏轼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不敢想象。”

  对苏轼的教育,大家都抱有不同的态度,他们都很喜欢苏轼,但具体的该怎么做,他们有点拿不定主意。

  梅尧臣说道:“他那腔调明显是跟着含章那小子学的,十年以后又是一个活脱脱的含章,有一个已经让我们一天不完的心,再来一个我觉着我都要少活几年。”

  在苏轼不知的况下他以后的快乐就让这几个人给决定了,那些美好的试验,美味的食物都要离他而去了,小胖子要是知道了,估计会让心绝吧!

  陆子云抱着小侄女,不停的用手戳她那胖嘟嘟的小脸,薛凝责骂道:“喜欢你自己给自己去生,别欺负雪琪,整天也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用你大哥的话说就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这次雍王来咱们家,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陆子云吊儿郎当的说道:“能有什么,我哥在南边立了一点功劳,他人又不在,所以来慰劳一下你们啊!这不剩正常的皇家手段么?这次的赏赐丰厚不丰厚。”

  薛凝说道:“听你嫂子说很多物品都是皇家的御用,我也不太懂。”

  陆子云逗弄了一会侄女就走了,当一个人真认真去做一件事的时候,他就会发现自己的需要懂的东西太多,而且时间也是严重不足。

  回到自己的书房,他翻开了最近发生在各国的消息,有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引起了他的注意,信上说董毡有进攻黄头回纥的举动,河西走廊一直是掌控在他家的手中,这难道是董毡感觉到了什么吗?

  青塘的况他不了解,虎子是唯一一个对那边了解最深的人,但他这会在云南,陆子云想到了王超大哥,他应该知道的不少。

  “你说青塘啊!自唃厮啰死后我对他们的关注就少了,董毡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但他的野心和实力不匹配,所以你懂得,弱者都没有被我们关注的资格。”

  陆子云说道:“咱们家里对青塘有什么暗手吗?除了那些密探。”

  王超说道:“这个问题你不应该来问我,你去问严子静,他在兰州呆了一年,对青塘的况想必也很清楚,他是小非一手带出来的,你得到消息那他肯定也看出端倪了。”

  “严子静?你是说当初跟在我哥股后面那几个小孩,我记得好像一个叫严子静。”

  “你别小孩、小孩的叫人家,他跟你年龄差不多,而且在兰州一年,他做出的成绩就是小非忍不住赞叹,你凭什么看不起人家。”

  陆子云觉着自家的事还有很多自己不知道,他哥到底准备了多少后手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这会陆子云的心在惭愧和自豪中徘徊。

  “二公子你这可是稀客啊!学校这地方二公子不是素来最为讨厌的么?”

  “今天这是不得不来了,提前申明,我不是讨厌你们学校,而是对学习讨厌,你们先生当初为了我能去国子监,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然后到了国子监我才知道,我就不是学习的那块料,我也发现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读书一条路。”

  严子静笑道:“二公子多久没去老百姓中间走一走了,先生从西北回来你就去了京城,然后一直在京城、洛阳之间徘徊,这两地都是大宋最为繁华的城市,而且二公子接触的人群不一样,

  所以你认为读不读书都一样,但对我们这些人来说,不一样,除了读书没有改变命运的办法了,先生是我们心里最伟大的人,没人能代替他在我们心目中的位置。”

  陆子云苦笑道:“我们两的话题好像跑偏了,我哥教你们的时间也不长吧!我怎么感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他揍我的时候也没见他手软啊!”

  严子静说道:“我们几十个人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后来这些先生就没时间了,二公子今天来所为何事,您这是无事不登三宝。”

  陆子云说道:“既然你们自诩是我哥教出来的,那就猜猜我今天过来的目的,让我们看看你们是否像王大哥说的那么出彩。”

  严子静说道:“二公子来找我其实很简单,首先二公子什么都不缺,钱这方面肯定用不着我,我自己在几十人里成绩不算冒尖,那唯一能对二公子有用的就是我在兰州的那段经历了,二公子是对那边的什么况不好判断吗?”

  陆子云心里不得不称赞,这个以前的跟虫变得不一样了,逻辑清晰,一下就说到了点子上,他在想自己要不要跟着大哥再学学。

  “猜的**不离十了,你看看这份报。”

  严子静看了简短的报后说道:“这是好事啊!董毡迫于内部压力用向外的方式来缓解,其实也是治标不治本,黄头回纥正处于河西走廊上,我们现在进去的也只是商队,所以不用太紧张,但也不得不防青塘和西夏联手,毕竟李元昊最近正风得意呢。”

  陆子云说道:“你说他们这都是怎么了,侬智高想当皇帝,结果现在是朝不保夕,董毡也是,他又没他老子唃厮啰的那种魄力,周围全敌人,而且没有一个比他弱的,枪打出头鸟这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严子静说道:“权利对男人来说就是最大的毒药,现在你手里的信息太少,想分析出多的也不可能,我建议你亲自去一趟青塘,这样你会直观的做出判断。”

  陆子云眼珠子转了转看着严子静,严子静向后腿了一步说道:“我还有课业要完成,你别想拉着我跟你去青塘,你可以去找别人,巩义华、姚雪应他们整天都无所事事。”

  “你们不是一直垂涎我哥写的那本《人物关系论》么?你跟着我去,我就把他拿给你看,而且不让你担责任,这个条件够可以了吧!”

  严子静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比黄金白银还真”

  支持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