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七武屠龙(三)
作者:枫海明      更新:2020-12-08 22:49      字数:0
  邀请断帅的过程,比王鸿想象的还要顺利。

  他和聂人王其实都有出去的心思,只是凌云窟深处通道太过混杂,两人试过多次都找不到出路,最后只好放弃了离开的打算。

  而且断帅本来就是老江湖,心思也比之聂人王更加细腻,自然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

  王鸿进入凌云窟深处时气势全开,磅礴的精神力压得两对父子恍若顶着一座大山。

  这种情况下王鸿先“和颜悦色”的劝说,再许下重利邀请,断帅自没有拒绝的道理。

  他和独子阔别十多年,更听说了断浪这些年的苦难境遇,他就是自己不怕死,也绝不愿儿子因他而亡。

  而聂人王忽然见到聂风,心里的欢喜比断帅还多,根本就没有阻挠王鸿的意思。

  他当年也纵横江湖多年,现在疯血也被龙脉压制住了,很清楚面对比他强得多的人,该保持什么态度。

  能和和气气的邀请到断帅,王鸿心里也很高兴,这样远比拿人质威逼更加靠谱。

  断帅这里王鸿除了留下《松鹤剑法》,也将七星斩妖阵的阵图留了一份,让他好尽早熟悉自己的位置。

  在凌云窟留下大量耐储存的食物后,王鸿便飞向下一个目的地——断情居。

  他计划中的屠龙七武者,由弱到强分别是:断帅、第二刀皇、剑皇、皇影、剑圣、第一邪皇、无名。

  其中皇影还在成长期,否则他未必弱于第一邪皇,剑圣在剑二十三没悟出来的情况下,估计也不是第一邪皇的对手。

  王鸿是准备由弱到强一个个邀请,断帅之后,便是第二梦的父亲第二刀皇了。

  刀皇和邪皇不同,他并没有彻底隐居,只是不爱管江湖上的事情,所以知道他的人不多。

  这种半隐居的高手,根本瞒不过无双城的情报系统。

  况且独孤一方的女儿独孤梦,本来就拜在第一邪皇门下,对第二刀皇也不陌生,断情居的位置王鸿自然知道。

  断情居是一处有山有水的好地方,周围栽种了大片竹林,环境非常雅致。王鸿在山脚落了下来,不紧不慢的向竹林中央走去。

  刚巧,第二刀皇今天不但在家,还正在竹屋外面练着刀法,即便见到王鸿到来他也没有停下。

  对于不请自来之人,第二刀皇从不会手下留情,既然对方注定要死,那看了他的断情七绝,也就无关紧要了。

  站在一旁看了会儿断情七绝,王鸿觉得这门刀法与其说是断情,还不如说是忘情。

  在他原本的猜测中,断情七绝应该类似自己的灭情魔刀,一旦出手灭情绝性,敌人不死决不罢休。

  可实际上断情七绝,反倒更类似岭南宋氏的天刀,得刀而忘刀,断情非绝情。

  难得遇到一个掌握了刀意的高手,王鸿也不禁有些手痒起来。

  而且第二刀皇可不是容易说服之人,不拿出足够的实力,他根本不会搭理你。

  既然是切磋,王鸿也就没拿寒月戒刀。

  随手取出曾经用过的灵器长刀,以刀击地,提醒第二刀皇自己要出手了。

  第二刀皇之前在认真练刀,根本没注意王鸿怎么取出的武器。

  可看到对方也是用刀之人,瞬间就来了些兴趣,长刀一挥,便向不远处的青年斩了过来。

  这一招刀终情断,是断情七绝的第三式,凌厉的刀气化作一道七八米长的刀罡,横空劈向前方的目标。

  而王鸿不慌不忙,举起手中的长刀一架,顿时气劲四射,将这干脆利落的一刀接了下来。

  “好小子,能接老夫一刀不落败像的年轻人,你还是第一个!”

  第二刀皇面带惊讶之色,难得夸赞了一句。

  王鸿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但功力和反应速度,居然不弱于他。

  武林中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个年轻刀客?

  忽然遇到一位可堪一战的对手,第二刀皇惊讶之余也有些兴奋。

  可还不等他多想,王鸿刀势一变,三道黑幽幽的刀光,分别斩向他的脖颈、心脏和小腹,这招正是灭情魔刀第五式——三情俱灭。

  终归只是切磋而已,王鸿并没有用夺心大法定住第二刀皇,任由他气聚刀体,施展出断情七绝之天地无情。

  这一刀蕴含着刀皇的无情刀意,瞬间就将王鸿的三道刀气囊括了进去。

  轰!

  大量崩散的刀气四溅而出,双方的招式相互抵消。

  第二刀皇被震得倒退了两步,王鸿却在原地微笑而立,甚至还开口指点道。

  “刀皇,你的刀意和刀法不相匹配,两者都很难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小子,你懂什么!”

  第二刀皇话音刚落,体内劲力疯狂运转,忽的飞跃而起,向王鸿斩出了奇怪无比的一刀。

  断情七绝之刀终情断!

  万千刀气四溢而出,以雷霆万钧之势,向下方狠狠的斩落。

  这一刀比之前的两刀还要霸道,威势恍若无可抵挡,如果目标意志稍弱,光是面对刀势可能就要心神崩溃。

  而王鸿虽然算不得身经百战,但也称得上见多识广,再加上有冰心诀强化意志,自然不会被第二刀皇的刀意所影响。

  只见他长刀斜指天空,识海内的魔性顿时膨胀,原本温和随意的眼神,霎时间变得冰冷一片。

  在第二刀皇长刀斩落之际,一道通体由魔气组成的黑色刀罡,已经冲天而起斩向对方。

  灭情魔刀第八式——举刀斩情,被王鸿瞬间施展而出。

  他在不动用魔性的情况下,第二刀皇尚且要稍逊一筹。

  此刻魔性彻底爆发,气势冲天的魔威,将第二刀皇压制到连呼吸都觉得吃力。

  幸好他的经验还算丰富,第一时间就将刀势一变,转攻为守,硬是接下了这狠辣的一刀。

  可接下招式,不代表劲力消除。

  尚处空中的第二刀皇,整个人如同棒球一般,被斩得飞射而出,“砰”的一声,撞在了百米外的山壁上。

  就在王鸿运转冰心诀,压制识海魔性的时候。

  不远处的竹屋里,忽然冲出一个戴着面纱的少女,向第二刀皇飞掠而去。

  “爹,你怎么样了?”

  见第二刀皇挣扎着从地上爬起,面纱少女一脸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你先离开断情居,赶快走!”第二刀皇轻声喝道。

  刚才这一刀,已经让他明白了自己和王鸿的差距有多大,即便他还有更强的手段,也不认为能赢这位魔气滔天的青年刀客。

  而且他还从王鸿的刀法里,看到了老对手第一邪皇的影子。

  两人的刀法都是那般魔气冲天,只不过邪皇的魔刀骨子里是杀戮,而王鸿的魔刀骨子里是无情。

  因此,第二刀皇担心对方控制不住魔性,在杀了自己后收不住刀,连自己的女儿都一起斩杀了。

  可第二梦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出了父亲的意思,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愿意离开?

  而王鸿这时也已经控制住了魔性,不紧不慢的向两人走去,笑着说道:

  “行了,今日战意已尽,你我也不是仇人,没必要分生死。”

  很清楚魔刀问题所在的第二刀皇,见王鸿这般神志清明的样子,整个人仿佛见鬼一般,大声问道:“你刚才施展的刀法难道不是魔刀?”

  王鸿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确实是魔刀,但不是第一邪皇的那套半成品。”

  “我这套灭情魔刀,传自上古大派魔刀门,既能放也能收,不至于像第一邪皇那样控制不了。”

  第二刀皇擦了擦嘴边的血迹,沉默了片刻问道:“上古刀法?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王鸿笑了笑说道:“我是无双城的王鸿,这次来断情居,是想找刀皇办一件事情。”

  第二刀皇的性格就这样,你不先把他打服了,他就会视你为蝼蚁,根本没办法好好谈话。

  第二梦见两人不再动手,也松了口气,当即插话道:

  “爹,还有这位公子,外面太阳这么大,你们还是进屋坐下来谈吧。”

  王鸿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也好,事情比较复杂,我们进屋去慢慢说吧。”

  第二刀皇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但好在他这样的性格,注定了不是大嘴巴。

  王鸿干脆将屠龙之事,半真半假的透露了出来。

  自称意外获得上古魔刀门的一些传承,得知了东海有神龙之事,且去探查找到了神龙。

  根据魔刀门的记录,神龙的血液可以让武者实力倍增,且能延寿数百年。

  所以他准备集合七位强大的刀客和剑客,一起斩杀发现的那条神龙。

  听了王鸿的解释,刀皇果然起了兴趣,迫不及待的问道:“这世上真的有神龙?”

  王鸿笑了笑说道:“东海的那条神龙,并不是神话故事中的神龙,乐山大佛凌云窟里的火麒麟你知道吧,那条神龙和火麒麟类似,只是一只强悍的妖兽而已。”

  第二刀皇难得露出一丝迟疑之色,略带犹豫的说道:

  “这等强大的妖兽,我们一群人类武者,真的能斩杀吗?”

  他早年也见识过火麒麟的威势,而神龙估计比火麒麟还强,第二刀皇也难免有些不自信。

  “魔刀门在上古时期也斩杀过数条神龙,自有一套手段对付这类强悍的妖兽。”

  王鸿宽慰了两句,然后拿出一枚功法玉简说道:

  “上古武者有手段将自己的感悟,融入这种玉简里面。”

  “这枚玉简里的感悟,是当时的一位刀道高手所留,他的天刀和你的断情七绝有些类似。”

  “刀皇再好生参悟一番,或许有机会在屠龙前更进一步。”

  清光崖一战王鸿整体有点吃亏,又出力又冒险,可最后的收获甚至都不如薛异人。

  不过他意外获得宋清的储物袋,里面倒是有不少的好东西,其中就包括宋氏天刀的前六刀,以及宋远的刀道感悟玉简。

  可惜天刀这门刀法,对悟性的要求实在太高,王鸿肯定不是蠢人,但悟性也只能算是中人之上,和宋远那样的天才肯定没法媲美。

  所以稍微参悟了一段时间,他就放弃了修炼天刀。

  倒不是完全不能修炼,而是所需要耗费的时间,和实际的收获不成比例,王鸿还不如老老实实的专心于灭情魔刀。

  所以在见识了刀皇的断情七绝之后,他干脆拿出来当交易的筹码,也好让对方实力更进一步。

  第二刀皇接过王鸿手里的玉简,按照他教的方法尝试了一下,很快就沉浸在了宋远的刀道之中。

  王鸿也没打搅第二刀皇,转身看向第二梦,笑着说道:

  “姑娘脸上的红斑,是因为内劲互相排斥所留下的吧?”

  见王鸿问起这个问题,第二梦神色有些黯淡,点了点头说道:

  “让公子见笑了。”

  自从脸上出现红斑之后,第二梦一直有些自卑,不得不常年戴着面纱,生怕被别人看到。

  现在忽然被一个刚认识的男子问起,小姑娘以为对方在嘲笑她,心里相当不好受。

  王鸿笑着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刚烈的刀劲和阴柔的剑劲确实不好调和,可一旦调和好了,不但能消除脸上的红斑,自身实力也会大幅度上升。”

  “公子有办法调和?”聪慧的第二梦,知道自己刚才误会了王鸿,顿时满脸希冀的问道。

  王鸿点了点头说道:“有两个办法解决。”

  “一是服用阴阳调和的丹药,可以很快消除你脸上的红斑,但这样治标不治本,随着你实力上升,红斑还会再次出现。”

  “第二呢,就是修炼一门阴阳相济的内功,这样虽然效果要慢一些,却可以彻底根治红斑问题,也能让你的实力迅速上升。”

  不等第二梦开口说话,停止感悟的第二刀皇,就直接了当的说道:

  “行了,屠龙之事老夫答应了,你再拿一部阴阳相济的内功出来吧。”

  第二刀皇也不是小孩子,听王鸿这么一说,便知道他肯定有办法解决。

  王鸿轻轻一笑,他先后得到明城武院和玉西陈氏的典藏,手上的中低端功法数不胜数,当中不乏阴阳调和的内功。

  稍一思索,他便取出一瓶丹药和一本秘籍,推向第二梦说道:

  “丹药和秘籍一起拿着吧,可惜这部功法我得到的也不全,极限也就修炼到你爹的地步,不过目前应该是够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