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太子开窍了?
作者:纣胄      更新:2020-12-08 22:10      字数:0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另外一个中年男子的脸上,已经轮到他了。

  可是谢偃不行,别人同样也不行啊。

  李泰脸色难看的坐在李承乾的身边,知道今天的诗会算是完了。等到消息传出去,那自己的名声肯定一落千丈。

  太子殿下做了一诗一词,力压全场。尤其是这一诗一词的内容,正所谓诗以言志,太子殿下为什么到你这里来吟诵这一诗一词?这里面没有事?

  持有阴谋论的人太多了,联想到太子前段时间被惩罚和自缢,不一定说什么呢。

  想到这里,李泰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目光从随从的脸上扫过,很希望有一个人站出来吊打一下李承乾,最好写一首诗讽刺一下他。

  可是所有人看到李泰的目光扫过来,全都赶紧低下了头,或者躲闪了过去。

  李承乾在一边有些疑惑地看着李泰,迟疑的问道:“弟弟,平日里你们的诗会都是这样的吗?没人说话吗?”

  “如果哥哥不来,今日你们是不是就这么不说话的坐着了?”

  看着李承乾一脸疑惑的样子,李泰恨不得用胖拳头在他脸上来一拳,把那张帅脸打回去。

  可是不行啊!李泰只能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可能是今日饮酒过多,大家思绪不清,所以才如此。不如今天就到这里吧!”

  李泰的这句话出口之后,现场的气氛顿时就尴尬了。

  李泰本人也十分尴尬,他的随从们更尴尬。

  这些人平日里都自诩才华无双,李泰更是倍受赞誉,结果今天居然被人给压了一头?

  如果是寻常人还能收揽一下,可这是太子殿下,这就不可能了。

  何况大家一直都是敌对,让太子殿下压了一头,谁的心里都不舒服。

  何况太子殿下的那一诗一词,讽刺意味实在是太浓了,大家心里面憋屈。

  李承乾看着李泰,笑着摇了摇手中的折扇说道:“原来如此,那就到这里吧。”

  说完,李承乾站起身子,一边往外走,一边摇头,一副十分失望的样子。

  这副模样让其他人更尴尬了,脸都胀红了,憋的够呛但也没办法。

  李泰只能苦笑着送李承乾往外走,那表情比哭还难看。

  离开了魏王府,李承乾回头笑了笑,随后就上了马车,转身回了东宫。

  魏王府里面,李泰也没有心思再和人谈诗论词了,“都散了吧,散了吧。”

  这些人各自散了。

  李泰脸色黑得很,在自己最擅长的事情上被压一头,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回到房间里后,李泰很快就找来了一个人。

  “张秋,你去让人查一查,看看太子东宫里面是不是新进了什么人?查查这些诗词是谁给他写的,查出来之后马上回来向我禀报。”

  “是,殿下。”张秋答应了一声之后,连忙向外走了出去。

  无论如何,李泰也不相信这是李承乾自己写的。只要让自己找到写诗的人,到时候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想来踩自己一脚,也不怕那条瘸腿直接断了!

  李承乾倒是没有心思回忆这些,回去之后琢磨了一会儿事情,就吃饭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李承乾起了一个大早,活动了一下身子,感觉很舒服。

  不过有一点倒是让他觉得有些不明所以,自己这条瘸腿,居然有一些发热,感觉暖洋洋的,很舒服。

  难道起了什么变化?

  李承乾还没来得及进行更多的思考,遂安夫人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直接来到李承乾的面前说道:“大郎,我要去于志宁的府上了。”

  李承乾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快去快回。”

  遂安夫人一步三回头的往外走。

  她今天特意过来请示,为的就是看看李承乾有没有收回这件事情的意思。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大郎是打定主意要这么做了。

  遂安夫人走了之后,李承乾也没做其他的事情,而是开始读书。

  此时太极宫内。

  李世民正在听着张昭的汇报,脸色有一些古怪。

  随后,他走到桌子前面,提起笔在上面写下了一诗一词。

  抬起头看着张昭,李世民问道:“这是太子写的?”

  “回陛下,这是太子在魏王府上所做。”张昭连忙躬身说道。

  听了这话之后,李世民皱眉头,有些迟疑的问道:“不是有人代笔的吗?”

  对太子的学识,李世民实在是太清楚了,这根本就不像是他写出来的东西。如果说是有人代笔,那还没什么奇怪的,太子能干出这种事。

  “那一首诗是太子题在折扇上的。”一边说着,张昭一边拿出一把折扇,恭敬地递给李世民。

  这把折扇完完全全就是李承乾折扇的翻版,甚至连画都是一样的。

  伸手拿过来之后,李世民将折扇展开,轻轻地扇动了两下,随即笑着说道:“倒是有一些精巧的心思。”

  “另外一首词,是太子在魏王府上所做。”张昭说道:“至于有没有人代笔,暂时没有查到。”

  关于这件事情,张昭是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无论是牵扯到太子还是魏王,哪怕是多说错了一个字,那结果都很严重。

  李世民也没有再说什么,走到旁边将昨天的那首诗拿了过来。

  这是李承乾送给于志宁的。

  李世民忍不住吟诵了起来,缓缓道:“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锤万凿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

  “难道真的开窍了?”李世民狐疑的反问道。

  他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如果太子真的开窍了,那自己真的就可以松一口气了。最近一段时间最让自己闹心的就是这个大儿子了。

  “让人去盯着点。”李世民看着张昭吩咐道。

  现在他不准备参与,继续看看。总之,无论结果如何,终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李世民做了这个决定,宫里面祥和安定。

  可是于志宁的府邸此时已是鸡飞狗跳了。

  于志宁疑惑地看着遂安夫人,实在不知道她登门有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