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以国王之名
作者:余云飞      更新:2020-11-03 02:36      字数:0
  (盟主gavemepower加更2/20)

  -------------------

  这边,瓦莉拉找麦当肯汇报,语气中充满了对艾登的不屑:“吾主,要我去杀了艾登那个混蛋吗?他身边的护卫很弱。”

  麦当肯摇摇头:“人类七国之间自建国就有约定,就算再怎么争斗,都不会杀死对方的贵族。联盟的事,就交给联盟来决定。”

  历史上也是这样,明明艾登国王跳反,碍于公认的《贵族法》,连泰瑞纳斯都无法处死艾登这些贵族,只是代表联盟剥夺了他们的贵族身份,将其流放。

  结果好了,后来这些贱人还不是滚回来了?

  他们组建了臭名昭著的盗匪组织【辛迪加】,企图通过战斗、暗杀、欺骗和偷盗来夺回他们祖先的领土,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毒瘤子。

  瓦莉拉听到这话,露出了苦闷的表情。

  “别这么生气,我相信,叛徒必定会遭到报应。我一早就发现那老小子不是东西。先不管他,我要你做的事就是——尽量帮我确保哈斯将军生还,万一出现什么状况,把哈斯打晕带回来给我也行。”

  “明白!”瓦莉拉的眼眸中有了神采。

  瓦莉拉敏捷的身影消失在自己视界后,麦当肯露出一个坏笑的表情。

  杀二五仔?

  多的是沙雕玩家愿意去做啊!

  麦当肯没得意两秒钟,突然身后幽幽传来一个声音。

  “你们人类……真有趣。”

  泥垢了!

  麦当肯刚刚的得意表情立马变成了生无可恋。

  他痛苦地扶额:“拜托,你既然不肯为联盟作战,麻烦你不要多管闲事好不?阿莱克斯塔萨陛下。”

  没错,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麦当肯以为龙眠神殿随便找个脑子里都是肌肉的龙来当看守,谁会想到是阿莱克斯塔萨本龙过来啊。

  现在这条御得不能再御的御姐龙,就用【终极变形术】变成人形,不时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当你整天看着一个顶着大龙角的红发龙娘,就穿一件抹胸和一条皮裤,展示着38E的惊人海拔,这是怎样一种感受?

  会上火的好吧!

  幸好,最多就一瞬间的事。

  想到人家老龙顶多是按F进入坦克,麦当肯就忍不住吐槽,真有万一那算啥?

  按F进入机动要塞吗?

  再想到龙形态下的女王,有着媲美深渊巨口、满是獠牙的龙嘴,麦当肯忽然记起了自己在戒色吧的账号密码了。

  嗯,贫僧法号【大威天龙】!

  “没,你不用管我,我就好奇看看。不会干涉你的生活的。”

  你已经在干涉了!

  如果有得选,麦当肯一定弄死这货。

  然而这还不是她的错。

  【恶魔之魂】的前任主人耐克鲁斯使用了灵魂束缚,强迫阿莱克斯塔萨服从其意志,当中就有一条,禁止她离开【恶魔之魂】太远。

  距离远了,她就会浑身不舒服。

  隔了这么多天才来,还是因为麦当肯没有用【恶魔之魂】对她进行灵魂责罚,才熬了这么久。

  麦当肯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泥奏凯!”

  ……

  奥特兰克王城,作为人类七国里最寒酸的首都,其实人口也有五万人的。

  自从艾登决定跳反,就支走了瑞文戴尔,理由就是既然敌对的红龙军团没了,你就别呆在我首都里,何况整个山脉山口太多,需要分兵把手。

  于是瑞文戴尔‘不情不愿’地被排挤到王都东面的斯坦恩布莱德镇,这里并不是什么军事重镇,但扼守着一个重要的三岔口,往北是通往哈多哈尔的山道,西南则是通往兽人聚集的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地区。

  最近,勉强在镇南加建了一道不怎样的城墙。而朝着奥特兰克城的方向则是不设防的。

  本来奥格瑞姆提出,要在奥特兰克王都将这支精锐部队留下,艾登这自私鬼怎么肯。

  他之所以跳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想保住自家王都不被战火侵扰。

  你兽人要灭这支军团,去斯坦恩布莱德就好了。

  艾登再三向兽人保证,那方向没有防御,兽人完全可以在那里打个漂亮歼灭战的前提下,奥格瑞姆勉强接受了这个方案。

  终于,决定奥特兰克城命运的晚上来临了。

  几乎所有奥特兰克贵族云集在王宫兼要塞的奥特兰克堡垒,年迈的巴罗夫公爵自然是最受欢迎和瞩目的那位。

  陪伴在他身边的,是他的两个儿子阿莱克斯和维尔顿。

  “父亲,王室真有心情,居然翻新了王宫!”阿莱克斯的话,提醒了老公爵。

  巴罗夫公爵皱了皱眉。他很久没来过王宫了。

  奥特兰克王室的穷是出名的,破旧的宫殿,墙上好多地方的墙饰已经剥落。每每举行重要会议或者宴会时,王室不得不挂上巨大的帘幕,以遮挡这让国王感到羞耻的瑕疵。

  他是知道艾登弄到了斯坦索姆公爵的贷款,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国王居然把其中一部分金币用在翻修王宫上。

  这让他非常不舒服。

  看到整个奥特兰克的贵族齐聚一堂,更让老公爵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

  可他走不了,王室侍卫禁止任何一个贵族离开,说是国王有关乎国家安危的决定要宣布!

  巴罗夫公爵不得不按住自家两个不争气的儿砸,耐心等候国王的到来。

  此时此刻,奥特兰克南城门极度低调地打开了。

  看着身高普遍超过两米半的魁梧兽人战士鱼贯通过城门,哪怕看守早已从城卫换成了王家禁卫,老早被打过招呼的禁卫依然觉得百感交集。

  是恐惧不安?

  是愤怒颤抖?

  反正嘴里酸甜苦辣都有。

  瓦罗克*萨鲁法尔带领着这支精锐突击队,心情一直紧张,紧握战斧的手就没松开过。他当然看出,名为护送、实为警戒的人类士兵的紧张。

  说害怕,瓦罗克也不见得那么害怕,因为奥特兰克的城墙很矮,按照埋伏在城外的格罗姆的说法‘老子一个跳劈就上城头了’。真有什么万一,强大的战歌氏族绝对会第一时间攻入城里救他瓦罗克的。

  一路走来,没有意外。

  奥特兰克人尽管很多有着不情愿的表情,仍然遵守约定,打开城门,放开通道,让预定去偷袭瑞文戴尔军团的战歌氏族从南门入城,斜斜穿过半座王城,从东门出,直奔斯坦恩布莱德镇。

  大局已定!

  躲在王宫大殿旁边的偏厅里,瓦罗克和他的手下,聆听着国王艾登的宣告。

  当艾登宣布,要投靠兽人之后,理所当然地引起了部分贵族的不满。

  这就是瓦罗克闪亮登场的时候了。全副武装的黑石兽人,看上去就像是地狱里跑出来的魔神。

  他们魁梧的身材,狰狞的面孔,锋利的獠牙,还有那厚厚的皮甲,无一不在提示贵族们的处境。

  “好吧!现在,谁赞成,谁反对?”

  艾登分明在说——谁反对就谁死!

  本来就有国王顶在前面,贵族们哪敢反对,就在那些可怕的兽人监视下,一个个轮流上前,颤抖着在那份宣誓效忠大酋长奥格瑞姆的宣誓书上面,签上自己的大名,用火漆盖上自己的家徽。

  看上去一切顺利……

  正当瓦罗克在心中长舒一口气的时候,异变骤生。

  一个满身是血的兽人猛地撞开偏殿的大门,高呼道:“陷阱!人类的陷阱!他们袭击了我们。”

  瓦罗克认得,这是他安排在王宫侧门外留守的士兵。

  说时迟那时快,足足十二个奥特兰克王家侍卫突兀地拔剑出鞘,动作划一地一剑刺入身边兽人战士的要害。

  “以匹瑞诺德陛下之名!诛杀兽人——”

  这一嗓子,让全场彻底乱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