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三章 夜雨
作者:缘非不可      更新:2020-11-03 01:37      字数:0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桑梦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缘行身上上下打量着,许久后,突地一笑,松开搂着女儿的手,合掌施礼:“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缘行大师……”她特意在“大师”这两字上加重了语气。

  得,这就把贫僧卖了。缘行淡淡地瞥了眼露出惊讶神色的店伙计小潘,大大方方地合十回礼:“阿弥陀佛,能在此地再见故人,当真有缘。”

  这时客栈里没有其他客人,他也不怕只一夜店伙计就去告状,只要晚上行动成功,这里想也不会回来了,暴露身份又能如何?

  “不知大师怎么有空到这种落后的地方来。”桑梦玉眯起眼睛,紧紧盯着他的脸。

  缘行只微笑不语。

  “难道你这小和尚是穷极无聊,过来看我笑话的不成?”桑梦玉语气转冷。话语里,连大师都懒得提了,直接以小和尚代替。

  笑话?从何说起?缘行面露疑惑之色。

  桑梦玉咬牙道:“当日若不是你坏事,我们夫妻何至于落到如此田地?”右手下意识地抚上面颊,只是上面由白纱覆着,看不真切。

  缘行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犹豫了下,他反问:“桑施主的伤已经好了?”言下之意,您这伤可不是我弄的,当时什么情况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如果不是你作,何至于如此?

  这话一出,对方立时沉默。

  缘行见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便招来一旁看热闹看得正起劲的小潘,嘱咐他送一壶热茶,才又对桑梦玉道:“此地人多眼杂,不如到我那里喝杯热茶。”说罢,便自顾自的朝客栈后院行去。

  桑梦玉犹豫了片刻,才抱起女儿,跟上缘行,进了他租住的院子。

  这间客栈安排住宿的地方被分成一个个小院子。缘行的院子不大,但院中正有一座凉亭可供歇息。

  缘行将人引入座位坐下,又接过小潘端来的茶水,斟好茶后开门见山地问:“桑施主可是为了窦子昂施主而来?”

  “不错,我千辛万苦才找到他的消息,怎能眼睁睁看着女儿没了父亲?”桑梦玉抱着女儿坐在亭中,冷冷说了句。

  缘行看了眼他怀中女孩,估算这也就两三岁大,才又问道:“这段时间你们一直没有取得联系?”

  “怎么联系?”桑梦玉叹了口气,将目前的处境讲了出来。原来她当日竟然被金蝉传送到千里之外,因为面部受伤,又担心生产时被敌人追杀。于是小心翼翼地隐藏痕迹,等孩子顺利出生,她身子大好才敢重新踏足江湖。

  她不知道窦子昂有没有来到这个世界,到之前误入地球的那个地方并没有发现与窦子昂商定好的联络暗号,便以为对方还留在地球,不免心灰意冷。

  因某些原因她不但要逃避弥陀寺的追索,还要小心自家门派的追查,孩子又实在太小,不适合江湖奔波的生活,她便随便选了个小山村,以寡妇的身份隐居下来。

  她乃先天高手,倒也不怕被人欺负,于是这一住下便是两年多,小村生活平静安逸,却也实在偏僻,消息滞后得厉害。

  直到云州佛道两家大乱了许久,才偶然在售卖物品的货郎那里听到了些消息。可惜,等匆匆赶来的时候,寻真观刚刚被攻破了。她都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熬过那一天的,心如死灰下将孩子寄养在一户好心人家后,她趁着夜色摸上了山,却没想到那里已经有了很多的当地百姓借着月光在翻看尸体,都是家中有亲人在山上出家的百姓。

  那一夜,山上到处是压抑地抽噎声,场面凄凉。

  桑梦玉说到这里,面纱下的神情看不出什么,但声音艰涩得厉害,几度哽咽。

  缘行在旁默默地听着,也是长叹一声,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拿起茶壶给她续了茶水。

  只有小女孩毫不了解大人谈话中透漏的信息,饶有兴致地玩弄着母亲的头发。

  “于是你们到了这里?”缘行轻声问道。

  “恩,没有找见他的尸体,也只能跟来碰碰运气了。”桑梦玉用手帕擦拭了眼睛,点头道。

  “若贫僧所料不差,窦施主应在军营当中。”缘行沉思片刻,开口道。桑梦玉的到来,更坚定了他的看法,城里没有,那窦子昂一定在军营之中。

  桑梦玉闻言,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直愣愣地看着他半天,才问道:“看来我猜对了,你到这个世界,真是冲着窦子昂来的。”

  缘行沉默片刻,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为什么?难道你反悔了要将他送回去,又要我们一家分开吗?”桑梦玉猛地抬高了音量,身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倒是将怀中的小女娃吓了一跳,竟哇哇大哭起来。

  缘行在孩子的哭声中一阵沉默,良久才开口:“若贫僧说只是来救人,施主肯定不信。”

  “我当然不会相信你有这么好心。”桑梦玉冷笑出声。其实,这话有些言不对心了,她知道对方虽然行事古板,却不是个坏人,只是,这种能够穿越时空的人出现在这里,不能不让她多想。

  “还是先将人救出来。”缘行垂眸,淡淡的说:“其余的都是后话,等人平安脱险再说不迟。”要不要将人送回去,他其实有自己的判断,大不了,这个任务不做了。

  桑梦玉深深地看他一眼,才重新坐回去,一边安抚着哭泣的女儿,一边说道:“人我自然会救,明日便去花钱疏通关系,怎也要先见上一面的。”她只顾着低头安抚怀中的孩子,却没看到对面和尚面色变得极为古怪。

  缘行摸了摸鼻子,尴尬道:“我以为,施主会夜探军营呢。”

  桑梦玉抬头奇怪地望他:“我又不蠢,这里属于边关重镇,自然有几个先天高手坐镇,我带着窦郎与孩子该如何脱身?”顿了顿,又道:“不过有你在倒是好事,佛家神通,带人远遁再轻松不过。若花钱能赎人便罢了,如果对方咬死不松口,便只能冒险一试了。”

  缘行尴尬,好吧,是我蠢。光想着晚上去军营逛逛,压根忘了还有花钱疏通关系这茬。所谓财可通神,这句话怎么就忘了个干净,难道真是练武把脑子也练成肌肉了?

  这时天已经黑透,夜幕下隔壁飘过来一曲悠扬的琴声,伴随着低吟般的不知名歌曲。两大一小三人坐在亭中,凝神静听,雨水击打着树叶,合着歌曲,发出叮咚的声响。

  石桌上蜡烛的火焰跳跃着,将三人的影子投到了雨幕里,也跟着跳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