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璞玉
作者:南玥惜      更新:2020-10-21 18:06      字数:0
  明月高悬,星河欲转。穿过林间的风,吹走白日里的闷热,带来一片清凉。

  两人围坐在篝火边。宋昔环抱双膝,绯色的面庞埋入其中。裴修云坐在她一臂远处,单膝曲起,手握一根干瘦的枝条,拨动堆积的木柴。火星纷扬,煌煌烨烨。

  “先生,你什么都会……”宋昔闷声道。认识先生四年多了,她似乎了解先生,又似乎一无所知。

  “若是没有技艺傍身,如何当你先生?”

  她眼帘垂落,落寞地道:“可我什么都不会……”

  裴修云放下了手中的木枝,向她招了招手。

  宋昔凑到他身边,他长臂一抬,将她揽入怀中。她就势一倒,整个人趴在他的膝头。

  “先生什么都会,还对我这么好。可我什么都不会,无以回报。”宋昔有些难过地道。像先生这样光风霁月、文韬武略的人,仿若天上的皎皎明月,怎么能是她这般普通的人能配得上呢?

  “那你跟我说道说道,我会什么?”裴修云的手放在她的肩头,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

  “先生学富五车。”

  “哦。”裴修云随意地应了一声。

  “先生会骑御,会轻功。”宋昔又想了片刻,“还会做那么好吃的叫花鸡。”

  裴修云唇角轻扬:“可我不会做荷花糕。”

  “那我也就只会做荷花糕了……”宋昔怏怏地道。

  “你还记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裴修云眸色温润,倒映着一团暖橙色的火光。

  “记得,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我背的对吧?”宋昔抬起头,一脸希冀地看向他。

  他颔首:“昔儿,你并非什么都不会。你是璞玉,我亲手雕琢了你。你不是偏安一隅的燕雀,终有一天,你会习得我毕生所学,远胜于我。”

  宋昔眸子里亮起了一丝微光,怀疑地道:“先生这是安慰我吧?”

  他宽大的手各握住她的一只小手,一手向后拉,一手向前推。

  “六年前,我从长安回会稽探亲,路过云见村。还记得我当初怎么教你的吗?”

  宋昔一愣,记忆里面那个模糊不清的面孔也变得清晰起来,眸射寒星,丹唇轻抿。

  那是个初秋的清晨,她盘腿坐在街道边的青砖地上,百无聊赖地玩着弹弓。她捏住小石子,手臂后拉,瞄准空旷的街道,松开了手。

  偏偏在此刻,有人纵马而来。石子不偏不倚地打上马腹。少年腹下的玉骢吃痛,高扬起前蹄。他顺势从马背上站起,单手勒住缰绳,另一手轻抚马脖。马蹄落地,又在原地反复跳跃了几下才勉强安静下来。

  年幼的宋昔被吓了一大跳,犹豫了半刻,才胆怯地上前,扬起一张圆圆的小脸道:“抱歉……我没想到,有人会过来。”她的眸子如杏,似有濛濛雾气。

  锦衣华服的少年端坐在马背上,满袖盈风,挑眉道:“明明可以跑掉,为何上来认错?”

  “我……”宋昔的手绞着自己的衣角,也说不上为什么。不是没想过一逃了之,只是怎么也迈不开逃跑的步伐。

  “过来。”裴修云冲她招了招手。

  宋昔往前凑了凑。裴修云低身,抓起她的腰带,将她掳上马背。他在身后揽住她,从怀中拿出一枚铜板,各握住她的一只手,拉开了弹弓。

  “看到枝头的雀儿了吗?”他冷声道。

  她仰起头,只见繁密枝叶之间,似有一团褐色身影。

  “松手。”他与她同时松开了手。铜钱飞射而出,将那只雀儿直直地打下树梢。

  他的手勾住她的腰带,把她放在地面,斜睨着她道:“切莫随意出手。若要出手,必须一矢中的。”

  这是他教给她的第一课。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她是个可塑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