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钟声
作者:如水意      更新:2020-09-02 12:54      字数:0
  眼前大亮,除了一轮红色的夕阳外,还有几十道明亮的火柱。

  用火焰喷射器打交叉火力,这个应该还是自火焰喷射器发明以来的首次,因为除了高远,再也没有需要这么做的目标了。

  极快速的高远给敌人造成了太大的心理压力,而已经渐渐熟悉了高远战法的敌人,也在寻找克制他的办法。

  清洁工接近成功了,通道里的定向雷,自杀式的人弹,还有那满满一车的炸药。

  以及眼前这二十个火焰喷射器。

  敌人的位置有远有近,但基本上呈半圆形站位,当这些人同时扣下了扳机,高远基本上避无可避。

  高远习惯性的跳了起来,因为他只要跳起来,那些习惯了对着地面猛然开火的敌人,就必然会在短时间内失去目标,而等敌人下意识的抬高枪口时,高远已经落地了。

  一跳就是十几米远,而且速度极快,什么枪手能跟上这样的速度。

  但是这次,敌人用的是火焰喷射器,而且清洁工的人真的不笨,非但不笨,还都是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精兵强将。

  有人直接将火焰喷射器对准了天空,等高远一出来,有人一声令下,这些人按照自己早就对准的方向直接喷火就好,根本不去管高远的位置。

  这就叫预设火力区域,就像铺了一张大网,等着高远自己往上撞。

  高远跳的比以往更高,因为他知道门外有敌人等候,也知道敌人有火焰喷射器,所以他用足了全力去跳。

  但是高远依然撞上了一道火柱。

  高远从火柱中直接穿过,然后他就变成了一个火人。

  高压气体催动的燃油附着在了高远身上,主要是在身前,但高远因为速度太快,火被风吹着舔到了高远的背后。

  落地,一个火人站在了敌人的人群中,雪亮的刀锋转过,鲜血喷洒,残肢飞过。

  高远拿开了挡着眼睛的左手,熊熊的火焰覆盖了他的全身。

  灼热,刺痛,还有燃烧的滋滋声。

  就像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带着浑身的火焰睥睨众生。

  高远转身看了一眼。

  港口,这是港口,就在货轮码头上。

  高远大吼了一声,他摘下了兜鍪,用力扯下了护颈,然后他再次冲了起来。

  铠甲的甲片开始快速脱落,因为盔甲使用凯夫拉线穿起来的,火焰迅速将凯夫拉线烧毁,于是甲片开始一片片的脱落。

  燃油附着在甲片上,甲片的脱落让高远身上的火焰随之掉落,当高远再次冲起来的时候,他身上的盔甲突然哗啦一声,烧着大火从高原的身上掉落在地。

  高原的脸就像煮熟的大虾一样通红,他的身上依然有小片的火苗,他刚刚长出来的头发被火烤的卷曲,他的鞋面上依然着着火。

  但这些都无法阻止高远,敌人接近成功了,但是终究没能成功。

  蓝色的大海,带着咸味的海风,飘荡的海浪,以及一艘庞大的核潜艇。

  敌人有核潜艇,潜艇上搭着木板,就在高远浑身冒着火冲出来的时候,最后一个人刚刚从潜艇的舰桥舱门进去。

  差了那么一点点,高远看到了舰桥顶部舱门的关闭,而伴随着顶舱门的关闭,核潜艇就开始下潜。

  普通码头的水深不足以使潜艇下潜的,除非是专用的潜艇专用码头。

  潜艇专用码头有两种,一种是隐蔽式,一种开放式,隐蔽式就是传统上的洞穴式隐蔽码头,潜艇进出全程在水下,而开放式的码头,潜艇就开始从水面上进入船坞了。

  但开放式的码头也必须保证有足够的航道水深能让潜艇从水下进出。

  核潜艇的下潜速度很快,当然,不可能做到那种扎个猛子就消失了的速度,但高远看到的核潜艇原本露出了大半个艇身的高度,而现在,只是短短的几秒钟时间,水已经要淹没到艇身上甲板了。

  核潜艇在紧急下潜,但高远只是几个纵步,纵身一跃就跳上了核潜艇。

  脚底很滑,海上已经淹上来了。

  这里是码头,不是大洋深处,核潜艇的紧急下潜速度还是慢了些,稍微慢了那么一些,因为下潜速度过快,有可能直接坐底。

  高远很紧张,敌人很慌乱,高远怕清洁工带着圣柜跑了,敌人怕高远冲进核潜艇。

  高远跳上了核潜艇,刚刚没过脚面的海水让他立足不稳,直接倒在了甲板上,往前滑出了很远。

  高远借机翻了个身,清凉的海水让他的痛苦瞬间大幅减轻,但是很快,盐水刺激着他被烧伤的皮肤开始刺痛。

  但是对于高远来说,这个程度的刺痛,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高远站起,他直接跳向舰桥,然后他找到了舱门,看着连一丝缝隙都没有的潜艇舱门,他猛然将陌刀刺了下去。

  子弹打得高远生疼,他身上时不时的飙出一点点血花,脱落的盔甲带走了大部分的火焰,却也让他失去了保护。

  高远自己的身体就拥有超级强劲的防护能力,但他挡不住所有的子弹,只不过,安歇小口径的步枪子弹对他来说也无法将他立刻击毙罢了。

  高远都不知道自己中了多少枪,他只知道,如果不打开潜艇舱盖,让潜艇真的沉了下去,他就再也打不开潜艇,找不到圣柜了。

  此刻岸上的敌人在对着高远疯狂的射击,而海水已经淹没了一半的舰桥。

  高远抽出了腰间的锤子,他身上的甲片脱落了,但他的武器可不会掉落。

  “啊!”

  一声疯狂的大吼,高远一锤子砸在了潜艇的舱盖边缘。

  嘣的一声巨响,传遍了整个码头,岸上的敌人在疯狂的吼叫,一挺挺原本瞄准了防护所大门的高射炮在快速瞄准高远。

  舱盖有些变形了,原本严丝合缝的舱门口出现了一丝缝隙,高远再次举起了锤子,狠狠的砸了下去。

  又是砰的一声巨响,震得人心头发慌。

  舱盖的缝隙更大了,高远站起,然后他举起锤子,用尽全力砸了下去。

  第三次巨响,纯钢的锤柄经受不住这股大力而中断,但锤头却没有飞走,而是留在了砸出的凹陷里。

  舱门接缝变得很大,大的能插进一根手指。

  高远将陌刀插进了缝隙,用力一撬,崩的一声后,长刀从中断成了两截。

  然后噗的一声,高远的左腋下一大块皮肉飞了出去,鲜血快速涌出,糊住了高远胸侧露出的肋骨,还有左臂被打掉了一半的臂骨。

  高远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他看了看岸上的高射炮,然后他用剩下的左手掀起了舱盖,轻轻一跃,跳进了核潜艇的舱门中。

  紧接着,海水开始从核潜艇的舱门里流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