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北明的弃子
作者:浪子边城      更新:2020-08-04 17:21      字数:0
  这也是五星军第一次主动的向北明势力开刀。之前虽然也有过大小的战斗,但那都是被逼无奈,不像是这一次,他们堂而皇之的来了,且还做出了一幅不交人,我们就要攻城的样子。

  盖州卫将军名叫柳松,不过就是一名千户而已,整个城中也仅有士兵千余人,百姓两万余左右。不管他本人是什么样的性格,面对如此强军,是半点的方法都没有。

  面对这明显打是打不过的局面,他唯一能做的只是不断的派人向外求援。

  派人向附近的建州卫以及其它卫所求援,派人以八百里加急的方式向北明京师求援,同时还不忘记派人与五星军骑兵进行谈判,请他们宽限几天,他们会想办法说服朝鲜国王李瑈等人主动出城投降。

  好在的是,田虎来时已经得到了杨晨东的严令,除非北明军队主动发起攻击,不然的话能够和平解决还是要和平解决的好。现在并不是与北明撕破脸皮的时候。

  正是有这道命令在,田虎才破例的没有马上动手,而是给了柳松五天的时间。若是时间一到对方还没有任何回答的话,那他们就只能破城而入。

  消息传进了盖州城,李瑈听后自然是一脸的害怕,连忙带着两位重臣这就找到了柳松将军,先是请他派人将自己护送到北明京师,还说自己是北明皇帝的客人。

  对这一点要求,柳松自然是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先不说现在任何人出城都要冒着被天下骑兵第一师骑兵给围杀的结果,就说事情已经上报,没有皇上的旨意下,他是绝对不会随便放人的。

  眼看一计不行,一旁同行的郑麟趾又提出了另一个要求,那就是死守盖州城,对方来的可都是骑兵,他们追人时厉害,冲阵时再行,但说到攻城就是力有未逮了吧。

  面对这个提议,柳松将军依然还是摇了摇头,“一旦开战,城池是一定守不住的。至于原因你们可以上城楼看看,对方的步兵已经赶过来了。

  是的,晚上了天下骑兵第一师一天时间而已,海四师的第二团已经骑着自行车出现在了盖州城城下。他们手中可是拥有着火器的,每一名战士光是随身的手榴弹就带了五枚,一旦集中起来,什么样的城门会炸不开呢?

  这也不行,那也不可,李瑈悲催的发现自己竟然有如砧板上的肥肉,只能任人去宰割了。这一刻他心中生出了无数的后悔,早知道五星军如此的强大,连北明都是这般的顾忌,他没事去招惹别人做什么?

  现在好了,为了向北明主子表忠心,把自己搭了进去。不旦整个朝鲜都落于人手了,看这样子,便是他们的性命也是早晚都要交出去的,这图的到底是什么呢?

  此时此刻,出城投降显然是不现实的,他们可是击沉了五星军的四艘运输船,人家能这样轻易的就算了吗?即然投降不成,唯今只能将希望寄于北明皇帝身上,希望他

  可以看在自己出人出力又倒霉的份上,拉自己一把好了。

  等待之中,围城的第三天,周边一些北明卫所的士兵们陆续赶到。

  第四天的时候,盖州城外的北明士兵已经到了一万多人,在人数上已经赶超了五星军。可就算是如此,双方都十分的克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不管是天下第一师还是海四师的第二团,他们当然是不屑为之了。即然说是给对方五天时间,那不到时间他们是不会主动出击的。

  北明卫所之兵则是完全不同,虽然看起来他们的兵力占优,但他们一点也不敢小看眼前的对手。虽然还没有交战,但他们就是有一种感觉,一旦打起来,败的一定是他们。

  为此,不少前来增援的北明将军们都在想着,皇上最好是不要保这些朝鲜败军,千万不要为了一时义气而给自己招来灾祸才好。

  结果也以证明,他们的皇帝果然还是英明的,没有义气用事。就在盖州城被围的第五天晚上,皇上的旨意终于送到,大意就是朝鲜王国主动招惹五星军,如今人家不过就是寻仇而已,百姓还讲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呢,他这个做皇帝也不好管之。

  一句话,有关朝鲜的事情代宗不管了。

  说起来这个结果并不出人意料。朝鲜海师主动伏击了五星军的运输船,这才引来了人家的怒火。在短短时间内便采取了灭国之举,表现出来了何等的战力。此时此刻,北明怎么会站出来与五星军势力为敌。

  无论怎么说,杨晨东还是大明的忠胆公,大家表面上还是一家嘛。而事实已经证明,人家根本没有要拿自己开刀的意思。即是这样,又何必非要插上一杠子,自找不痛快?

  北明现在要做的不是与五星军这样的强大实力硬碰硬,而是先胜了也先,打败瓦剌,证明自己的实力,然后在南下打败南明,统一大明,那个时候,凭借着广袤的土地,才有机会重复大明的辉煌,那时才是考虑将五星军铲除的时候。

  此刻,可不能节外生枝。而这不仅仅是代宗朱祁钰自己的意思,也是满朝文武之意。

  只是这些大臣们,还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人不能随便的交出去,朝鲜国也不能随意而让了,怎么说对方也是明太祖钦定的属国,就这样被人占了于面子上说不过去。所以五星军一定要占据这里的话,是不是可以考虑给他们一些战马,这样面子上有了,北明也好对天下人有了一个交待。

  自然,有关这个要求早已经有信使越过了盖州城,直向朝鲜王都汉城而去。像是这样私下交易的事情是断然不会和李瑈等人说明的,怎么说这也是不光彩的事情。

  皇上有了旨意,柳松将军松了一口气,城外来的北明援军们也松了一口气,尔后李瑈等人就在深夜中被北明军揪出了被窝,送出了城外,送到了五星军的面前。

  目的

  达成,人已经到手,田虎大手一挥,五星军连夜而撤。一场边境前的冲突就此结束,重归于平静之中。

  只是这件事情的影响并没有消除,来到了北明之境的五星军有如进自己后花园一般的自由自在,这多少还是给了不少北明将领们不小的压力和警告,甚至对军心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这让以后双方间在遇到时,会形成一种天然的不对等,当然这都是后事了。

  李瑈、郑麟趾、韩明浍等人被重新的带回到了汉城,尔后就在汉城最大的广场上,来了一个当街斩首示众。那一幕被许多的朝鲜人看到,但他们多是敢怒不敢言,甚至有些人连怒的勇气都没有。

  就像是占领了其它小国一样,杨晨东对这里采取的也是相同的政策。主动投降并配合五星军工作者,可保性命之平安,家中的财产也可以只上缴一半。

  一旦有反抗者,杀或是判以几十到十几几十年的劳改不等。

  因为之前是朝鲜水师先招惹的五星军,这几条被执行起来的格外严厉,往往有反抗者,已经不需要根据罪行判罪,而是直接杀头,以示众人了。也因此短短的几天时间,仅仅是王都汉城就有数千的人头落地,很多大臣之家更是举家被灭,无一活口。

  五星军的高压政策下,让其它的官员和权势之辈们人心惶惶,都不知道下一次的厄运是不是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对于这样的高压政策,杨晨东在做之前也是考虑再三而定。他并非是嗜杀之人,所做不过就是为了完成心中那伟大的梦想而已。而每当看到手臂处那淡淡的五星时,他对梦想就更加的坚定。

  但他不想杀人,此时却是不得不杀人。这一次朝鲜水师主动招惹了五星军,如果不加以惩处的话,下一次其它势力岂不是会有样学样吗?如此一来的话,这一次就来了一个狠的,也算是给众人一个严重的警告了。

  在加上他早就做好了各方面的准备,把其它地区之人迁移到朝鲜之地,把这里但凡对五星军态度不友好之人全数迁移出去,这般的大换血下,以后的朝鲜百姓将会四分五裂,终在难成什么气候,现在的事情就算是做的绝了一些也不用太过担心。

  如此这般,高压态度下,每一天朝鲜境内都会死上很多的人。而更多的人为活命,态度发生了转变,由最初的软抵抗变成了现在的全力配合和积极配合。

  李敏浩正这种人最为典型的官员之一。

  他原本是朝鲜国王李弘暐的人,只是没有想到李瑈竟然将他的主子给收拾了,自立成王。他也因此失去了手中的权势,整个人靠边站,怕是此生都不会有什么东山在起的机会。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李瑈不过是刚刚登位,朝鲜国便受如此的灭顶之灾。现在李瑈和他手中的重臣都已经被杀,像是李敏浩这样的官员反倒有了重新出山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