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八、渡江
作者:谈古不论斤      更新:2018-11-09 10:08      字数:2059
  转眼间便已到了九月份,庞癝命上将军、武安君王翦为主将,靳歙为先锋,出兵伐楚。  九月上旬,先锋靳歙率五万人马,率先到达与江东一江之隔的广陵,囤积在寿春城内的各种作战物质也陆陆续续被运往广陵。  到达广陵之后,靳歙一边命人勘察地形及江水水势,一边命人打造战船,为伐楚之战做最后的准备。  九月中旬,全国各地的秋水基本已经结束,而后在朝廷的一道诏令之下,上将军王翦率后续四十万大军,从寿春出发,于九月下旬抵达广陵。  王翦率军到达广陵之时,靳歙已经打造好了上千艘战船,随时都可以渡江。  可王翦并未急于渡江作战,而是每天带着众将士在江水上训练,适应当地的气候及船上作战。  直到十月中旬,南方的天气也已彻底转凉,王翦方才开始做出作战部署。  而楚国方面,在靳歙到达广陵之时,项燕便已在广陵对岸的云阳严阵以待,直到王翦到达广陵,云阳城已经开始风声鹤泣。  其实说起来,项燕大半生都是在陆上作战,并不善于水上作战,可以说可王翦是半斤八两,可却耐不住江东将士善水,几番接触战下来,都是以楚国方面小胜一把而结束。  这便使得楚军上下欢欣鼓舞不少,以为魏军也就这么点能耐,自己将魏军阻挡在江水北岸,他们就奈何不得自己丝毫。  而与楚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魏军的士气因为几番战斗中的接连受挫,而有所下降。  不过王翦却依旧气定神闲,除非遇到大雾天气,否则每天必定不断的向对岸的楚军挑衅。  当然,每每都会以失败而告终。  转眼间便到了十一月,魏军依旧未踏上江东的土地一步,这使得楚国上下彻底放下心来。  十一月十二日,江水之上起了大雾,放眼望去,天地一片白茫茫的,甚至看不到三丈外的东西。  王翦见此天气,当即便召集军中将领,说道:“今日江上突然起了大雾,想必对岸的楚军必定料想不到我军会在如此天气下渡江,故而今日对岸的楚军必定防备松懈。”  “众将听令!”王翦大喝一声便开始下达军令。  “靳歙,本将命你为先锋,率三万精锐率先渡江,而后奔将亲自指挥大军全力渡江,争取一战而竞全功。”  “末将得令!”靳歙接过王翦的军令之后,便匆匆出营调拨精锐将士去了。  陆地上还好些,一旦进入江中,完全是伸手不见五指,即便同一艘船上的将士,船尾的将士也看不到船头上的人。  早在上船之前,靳歙便已下达了军令,命登船将士一路禁声,否则引起楚军的注意,那就可危险了。  故而,江水上除却湍流的水声之外,竟无一丝杂音。  而江水南岸的松阳城下,楚军将士一个个还躲在被窝里不肯出来。  必将按照以往的惯例,对面的魏军在大雾天气下根本就不会出击的。  更何况,今天的雾还特别的大。  如果是以往,说不得项燕会命人警戒。可像今天这样的天气,连项燕本人都已有所松懈,更何况手底下的将士?因为在项燕看来,即便今日对岸的魏军打算渡江,可在这种恶劣的气候下,魏军十有八九会在江中迷失方向。  故而,整个楚军上下,竟然无一人前去江边警戒。  但显然项燕忘记了一条,那就是流动的江水会给魏军指明方向,故而,在江上,魏军根本就不会迷失方向,至多登岸地点会有所偏差而已。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茫茫大雾之中,除了流动的江水之外,魏军将士根本就看不到其他的参照物。  事实也确实如此,魏军登陆的地点与原本计划中的地点偏差了十余里。  不过好在靳歙早早便已经调查过江水两岸的环境,在登岸不久,就确定了自己登岸的地点在松阳上游十里的地方。  确定了登陆地点,其他的事情就好办了。  在靳歙的率领下,五万魏军将士一路向东而去,直扑松阳城外的楚军大营。  楚军大营中静悄悄的,没有一丝杂音,也不见一丝人影。  因为江东的气候湿冷的缘故,原本负责警戒的将士早就回营烤火去了。  故而,在靳歙率军到达楚军军营营外之时,竟然无一人发现。  “奇怪,怎么楚军军营中不见一丝人影?”靳歙感觉楚军军营里十分诡异,竟然不见一丝人影。  不过好在,在靠近军营之后,靳歙听到了营帐里面的说笑声,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众将士,随我杀!”靳歙大喝一声,便拔剑率先冲去了楚军军营之中。  见主将发话,其余将士自然不会再禁声,大喝着杀声向楚军军营里冲去。  楚军军营里,原本正在说笑的一众将士听到营外的喊杀声,不禁呆愣了一下,转而,脸色开始大变,大喊道:“不好了,魏军来了!”  随着此起彼伏的喧哗声,楚军将士一个个衣衫不整的拿着武器冲出营帐。  大雾天气下,楚军将士根本就看不清到底有多少魏军,只是看到一队又一队的人马冲入军营,还以为魏军是全部渡江而来,军心登时便涣散了一大半。  营帐内的项燕此时正和一众将领商议接下来几天的军务,突然听到营外的喊杀声,登时便醒悟过来是魏军前来袭营,急忙命营中将领前去带兵镇压。  可此时楚军军营中早已乱作一团,谁还分得清谁是谁?再加上楚军将士胆怯,不少人都死在了魏军的刀枪之下。  而此时的广陵城外的军营中,王翦正在来回的迈步,显然心中十分焦虑。  原本,王翦和靳歙商议的是在其出发半个时辰之后,王翦方才率大军渡江。  可这都已经过去快一个时辰了,对岸还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不过好在,此时王翦听到了对岸的喊杀声,登时便下令道:“全军听令,鸣鼓出兵!”  随着战鼓的敲响,早已等候在那边的魏军将士陆陆续续登上船只,向对岸而去……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