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红楼一梦(七)
作者:百里冰烟      更新:2020-06-11 20:27      字数:0
  林海,字如海,原也是列侯之家。不过爵位传至林如海的父亲已经到头,林如海凭借自己的实力高中探花,也算是年少有为。

  可是林家数代单传,在朝中难免缺了扶持。林如海父母皆以过世,京中无五服之内亲眷,最亲的就是作为姻亲的贾家。

  新君似乎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钦点林如海为巡盐御史。甄家现在是江南的土皇帝,可是四大家族的根基在金陵,于江南到底还有些势力。

  新君是希望林如海能够借贾家在江南的关系,来对付甄家。虽然宁国府一直紧随太子脚步,但是荣国府二房投靠三皇子之事到底成了新君的心头刺。

  新君这是要贾家坚定立场,与甄家站在对立面啊。

  贾敬并不笨,甄家是史太君眼中的老亲,对于宁国府来说关系算不得非常亲近。且三皇子已经输了,贾敬不会傻的用宁国府去陪所谓的老亲甄家。

  老亲,对于老牌勋贵的贾家来说,甄家不过是靠着甄老太君上位的暴发户,只有四王八公才是真正的老亲。

  所以在石慧提出整饬金陵族人,并以江南的关系照拂林如海结下善缘时,贾敬并没有反对。如今贾敬仕途顺利,自然不想被族人带累。

  不仅照面了林如海,默契的表达了善意,又派了亲信护送贾珍前往金陵老宅整理一切事物。务必要将违法乱纪的族人处理干净,以免让甄家捉到把柄反过来危险他们。

  只是让贾珍去,石慧到底有些不放心,又挑选了焦大等忠心老仆同往。监督和监视贾珍的言行,以免贾珍背着他们做了什么不得当的事情。

  宁国府要去金陵,自然是和出京赴任的林如海同行。虽然目的地不同,但是到底可以同行一段路程,相互有个照应。只是没想到出发在即,林如海的幼子却突然得了重病。

  圣命不可违,圣旨已下,林如海根本无法推脱。最后,林如海只能留下妻子贾敏照顾一双儿女,自己收拾行李独自赶赴扬州。

  临行前,林如海又特意送了帖子请荣宁二府多加关照。史太君倒是真心疼爱女儿,不过她是长辈,也不可能时常去林府照看。

  荣国府大房的邢夫人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人也不够聪明。自己没有孩子,连下面的庶子庶女都不知道笼络一二。只守着几个银子只进不出,对贾赦言听计从,更不可能去关心林府的事情。

  二房的王夫人与小姑子贾敏素有嫌隙,不要在私下诅咒都算不错了,哪里能真心实意帮忙。

  至于贾赦贾政兄弟两人,贾政倒是有些冠冕堂皇的话宽慰贾敏,只是这兄弟两个,自己的子女都不会细心照顾更不要说外甥了。

  贾敏嫁给林如海曾经十年不曾生育,夫妻两个为了生子求神拜佛,纳妾喝药什么都做过了。一直到林如海三十五岁才得了一女,爱若珍宝。隔年,贾敏就生了一个儿子,夫妻两个可以说欣喜若狂。

  只是唯有一点,许是夫妻二人为了求子喝了太多汤药,无论是林海贾敏夫妻还是一双儿女身体都不太好。女儿黛玉比石慧的小姑子惜春大一岁,儿子林珏比惜春小一岁。

  这一对孩子就是林如海夫妻的命根子,林珏重病,几乎要了贾敏的半条命。林如海入了新帝的眼,林家自然能够请到太医。可就算太医院最精通儿科的太医都说林珏只怕不好了。

  直到有位曾经为皇后诊脉的太医提到太子妃曾经得到一个养生妙方,如果能够找到那位开方子的大夫或许能救林珏。

  贾敏多方打听才知道药方是石慧上进,因她寸步不敢离开幼子,派了贴身默默来宁国府请人。按照辈分,石慧还要叫贾敏一声姑姑,既然是贾敏相求,石慧自然要前去的。

  石慧备齐探病的药材等物,让人去隔壁府上寻了贾琏同往林府。

  石慧坐在马车内闭目养神,就听到外面响起了马蹄声。

  “珍嫂子!”窗外响起了年轻人朝气蓬勃的声音。

  石慧微微掀开帘子,就看到了骑在马背上的俊美少年。

  自从有了外祖教导,贾琏倒是开了窍。他也知道府中祖母父亲继母都是不可靠的,二叔一房是要防备的。想要好日子只能自己上进,自己经营。越是想得明白,贾琏越是感激当初石慧的提点。

  石慧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又帮他联络了外祖。这几年在贾家也是明里暗里的护着,贾琏心生感激。但凡石慧有事情唤他,从不敢耽搁。

  且贾琏也不是不知好歹的,石慧每次让他做的事情,多半都是为了他好,或是锻炼他的能力,或是为他拓宽人脉。

  要知道贾珍虽然不成器,但是石慧因为颇得皇后的眼缘,又是宁国府实际上的宗妇,在京中还是有些体面地,这种体面和史太君的家里蹲完全不同。

  “琏儿驾马车,我有事与你说。”

  贾琏也不问缘由,跳下马车,接过了缰绳自己驾马车。贾家素来没规矩,就算贾琏进了马车里说话也没人说什么。

  事实上,石慧虽然与贾琏同辈,做他母亲都是够的。石慧并不觉得两个人坐在一车说话有什么,不过从原著中贾宝玉和王熙凤同坐一车被焦大骂可见如今的世情与石慧所在的现实世界是不同的。

  她的目的是培养贾蓉和贾琏,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改变世人的认知,那么就必须学着适应现在的世情和规则。

  “我听说最近你二婶时常接她的侄女过来小住?”

  “好像是的,不过外祖告诫我男孩子不能混迹内宅,只是与老太太请安的时候见过一两面。”贾琏老老实实道,“听说叫王熙凤,我也没有怎么注意。”

  “你二婶只怕是要将侄女许给你,老太太看来是默许了。”石慧提醒道,“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

  贾琏虽然文不成武不就,但到底是有爵位继承的勋贵公子。别的不说,贾琏模样长得极好,尤其是得了外祖教导之后,也养出了几分精神气,走出去模样还是很能够唬人的。

  贾琏越是上进,王夫人越是不满。王夫人对荣国府有很强的控制欲,早就将荣国府看做二房的私有物。正好王夫人亡故的长兄王子胜有个女儿王熙凤。

  这个王熙凤自幼跟着叔父王子腾,性子爽利,却大字不识。最难得的是王熙凤与王夫人这个姑姑关系不错,非常信任王夫人。王夫人有足够的自信掌控王熙凤,所以想将王熙凤嫁给贾琏,从而掌握贾琏。

  “珍嫂子的意思琏儿都明白,外祖母已经说过了,我要是敢娶王家女,再不许进张家门。”贾琏皱眉道,“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怕我爹会答应他们,毕竟我爹对于老太太的话从来不会反驳。”

  张氏和贾瑚之死虽然没有确切证据证明是谋杀,但是处处透着王夫人的影子。再怎么说贾瑚也是亲孙子,史太君偏心最多是事后选择维护二房不可能是主谋。相较之下,显然王夫人的嫌疑是最大的。

  如此情况下,张家人如何能够眼看着贾琏娶王家女?

  “只要你自己没有这个意思,你爹那里不用担心。”石慧目光一暗道,“至于王夫人,你也不用太过在意。现在还在国孝,婚事不会立即提出来。但是近来你要小心,不要被人设计了去才好。”

  无论是对于贾家宗族考虑还是为了贾琏,石慧都不希望贾琏娶王熙凤。不仅是王熙凤,她也不希望贾琏、贾蓉几个孩子的对象从四王八公任何一家找。

  四王八公的联系已经太过亲密,适当的保持距离对大家都好。

  虽然四王八公最初都是□□,但是太子现在已经成了君。君和储君是不同的,没有帝王希望看到自己的臣子纷纷抱团。

  除却大局考虑,对于王熙凤这个人,石慧也不是很满意。王家奉行无才便是德,王熙凤除却是目不识丁还胆大妄为。只原著中一出“铁槛寺弄权”就足以让人不喜。

  至于设相思局和对付尤二姐,石慧反而不觉得有问题。

  王熙凤虽然有许多不好,石慧却不能否认她还是个明媚的大美人。人都有爱美的天性,贾家人尤其如此。

  就是贾蓉,石慧管教严格,也无法阻止他成为一个高级颜控。石慧刚来的时候,换掉了贾蓉的丫鬟,贾蓉并没有什么反应。如今出了孝,又喜欢起了漂亮丫头。

  好在只是喜欢用漂亮的丫鬟,没有弄个什么红袖添香出来。要不然,石慧肯定能揪起来一顿好打。

  石慧是担心贾琏少年慕艾,被王熙凤的模样吸引,自动走入王夫人的局中。除却现在的王夫人,石慧不希望贾家出现第二个无才便是德的王家女。

  事实上,可以的话,石慧都想将王夫人扔回贾家。实在是史太君婆媳太能够作死了。

  可惜,古人有三不去:一、“有所取无所归”,指妻子无娘家可归;二、“与更三年丧”,指妻子曾替家翁姑服丧三年的;三、“前贫贱后富贵”,指丈夫娶妻时贫贱,但后来富贵的。

  有三条任一,是不能休妻的,而王氏是给荣国公守过孝的。

  一个王氏已经是容忍极限了,石慧并不想再弄一个难搞的小王氏来升级自己的任务难度。既然贾琏没有被王熙凤的皮囊所获,色令智昏,她也可以少些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