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零章 员峤仙境,趁他病要他命
作者:不放心油条      更新:2020-03-18 20:50      字数:0
  虚空中,无数的尘埃,由无到有的出现,尘埃汇聚,化作一块块砂砾,再不断的汇聚,凝聚成大大小小的碎片。

  无数的碎片相互碰撞,开始有光芒浮现,光晕在其内闪耀,遥遥望去,犹如一片盘旋的星云。

  秦阳站在虚空中,遥遥望着这片昏暗的世界,开始有了大片的光亮,也能感受到,经过了最初的酝酿之后,死去的上古世界,凝聚的速度开始加速了。

  世界本身开始出现,那么,曾经死在上古的人,恐怕也会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了。

  想到那无数年的时间里,死去的生灵,恐怕比现在如今生者世界里所有的生灵加起来还要多。

  不过以目前的情况看,生前是弱者的生灵,如今连化作死灵,重新出现的资格都没有。

  就是不知道是一直不会出现,还是到了最后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才会出现。

  反正越来越多的强者开始出现了,不同时代的强者。

  想要容纳这么多强者,世界本身的大小、位格、资源,相比之下肯定要比大荒高的多,秦阳甚至觉得,就算是原本的上古世界,恐怕也承载不了。

  亡者之界不可能一直怎么办荒芜,一定会有更多的资源,更多的东西出现,更多更好的。

  这也必然会造成一个结果,有些人,若是有机缘的话,最后必然会比生前还要强,甚至最顶尖的强者,可能会突破曾经的极限。

  这个过程,哪怕没有曾经上古只是的恩怨和争斗延续下来,也必然会伴随着腥风血雨。

  这一切,可能需要的仅仅是时间,对于死灵来说,最不值钱的东西。

  秦阳心里还是挺有数的,他想要的,一直只是找到回到生者世界的方法,安全的方法,回去之后,重燃生机,继续晒着太阳,慢慢修行,一步一步来。

  他现在已经开始怀念,真正晒太阳的感受,怀念油泼面的滋味,怀念一觉睡醒,迷迷糊糊之间,听着雨声渐歇,清脆的鸟鸣在林中若隐若现。

  身为人的大部分滋味,都没有了,成仙作祖,又有什么意思。

  往生经过数据对比,的确是可行的,但仅仅只是往生这件事本身可行,往生成什么,大概率还是看脸。

  这一点秦阳就没法接受了,只能另寻安全可靠的方法。

  如今看着死去的上古世界,经历了最初的酝酿之后,开始大面积的重现,秦阳满怀欣慰,特别想摸摸狗世界的狗头,跟一个老父亲一般感叹一声。

  小鳖孙啊,快点长大吧,老子终归是要离开的。

  演化的越多,越是完善,出现的东西就越多,找到一条离开这里的路,机会也自然更大了。

  “三师叔,我们还去找我师父么?”傻修罗又憋不住问了句。

  “你想找就去找吧,我还能再躺一会。”秦阳在一块碎片上翻了个身,看向另一边的星云。

  有一说一,现在的亡者之界,看起来越来越像他曾经最熟悉的世界了,他现在就像是躺在一块没有大气的陨石上,搭一个免费车。

  修罗不吭声了,老老实实的蹲着。

  一晃几天的时间过去,脚下飞驰的碎片,经过一片密集的碎片群的时候,修罗忍不住了。

  “三师叔,这地方我看着有点眼熟,我去看看。”

  秦阳翻了个身,应了一声。

  等到修罗离开,秦阳也从飞驰的碎片上跳下来,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现在什么都不太想做,就想当一个等等党,等到什么都演化的差不多的时候,出现的人足够多了,真有什么线索了,也会有人先去碰到。

  他只需要收集信息,重点寻找要找的地方就行,哪像现在这样,瞎猫碰死耗子似的瞎撞,效率太低了。

  他想要碰的死耗子,可能现在都还没出生呢。

  秦阳这边还在翻身呢,出去的修罗已经回来了。

  “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噢,我发现那边似乎是员峤,我师尊肯定是不会去那的。”

  “员峤,这名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员峤仙境,曾经是游离在上古世界的归墟之海,听说后来有一天,员峤仙境消失了,听说是坠入归墟了,也有人说员峤仙境从上古世界跌落出去了,我也不清楚。”修罗对这些事情并不是太在意。

  秦阳却一个激灵,忽然来了兴趣。

  “你说员峤仙境,已经不属于上古世界了?”

  “应该是吧……”

  “走,来都来了,过去看看。”

  秦阳跟打了鸡血一样,他之前一直认为,这里是死去的上古世界,也出现在这里了,随之而来的,才是曾经陨落在上古的那些强者。

  现在才终于明白,原来是想岔了。

  既然死去的上古世界能来到这里,那么其他已经陨落崩碎的世界,是不是也会出现在这里?

  没道理就你上古牛逼,别的都垃圾吧。

  现在这个员峤仙境,便是最直接的证明了。

  也就是说,已经崩碎,只剩下少数碎片跌落到类似大荒的大世界里的上古地府,应该也会在这里出现了。

  府君挖出来这么大的坑,没道理是给其他人做嫁衣的。

  从构建上古地府,再到上古地府的种种传说,无一不是以存在一个亡者世界为基础的。

  如今他们的目的显而易见,便是在这里完成吹过的牛逼,在真正的亡者世界里,构架出符合吹嘘的上古地府。

  这么推测的话,当年他们十有八九已经想到过,怎么勾连生与死的界限,

  而且他们必然会将勾连亡者世界和生者世界的桥梁,死死的握在手里。

  这个地方必然是在上古地府里的。

  如今曾经存在的上古地府,若是能在这里自动出现的话,他要找的桥梁,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大概率就在这里的。

  哪怕当年只是吹过的一个牛逼,弄出来一个样子货,忽悠别人去相信的,可到了这边,这个样子货,十有八九就不是样子货了。

  尤其是考虑到府君的神门,都被亡者之界复制过来当门用了,这个推测会出现的可能性,已经到了很高的地步。

  所以,万一上古地府出现了,他是肯定要去的。

  想到这,秦阳发现事情竟然又绕回去了。

  他那个往生部头头的身份,还是不能丢了,没这个身份,等到上古地府出现的时候,那边恐怕已经到了法身不如狗,道君满地走的地步了。

  毕竟,一代的强者少,所有时代加起来,肯定不少。

  想要在上古地府自由活动,可以比较容易的接触到各种辛密,足够分量的身份是肯定不能少的。

  往生部一把手的身份,肯定是足够了。

  这个是站在酆都一系的角度来看。

  目前来看,这个是最合适的。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选择。

  直接坐实了他就是府君的谣言,套上府君的马甲,名义上看,可能会更好。

  然而,事情尴尬就尴尬在,传说中府君势力不小,麾下强者很多,可目前为止,一个府君的部下都没见到,起码一个能站出来顶事的都没。

  人家酆都大帝都已经先出现了,哪怕在挺尸,那也是出现了,起码能拿个主意了,酆都一系有了主心骨。

  他们人多势众,要办事的话,当然还是这边更好。

  府君这边,连个马仔都没有,办个屁的事,真要是套上府君的马甲,当天可能就会被酆都大帝,还有上古天庭等一系列的人追杀。

  这样的话,又绕回去了,赶紧戳破谣言,让大家都相信那就是个谣言,他跟府君那个狗东西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只是往生部的一把手,顶多加个道门的身份,再加个大秦魔门三掌门的身份。

  快腌透的秦阳,立刻就有了干劲。

  这么久了,除了那个不靠谱的往生,终于发现了第二条可能的路。

  第一步嘛,肯定是要先确认一下这个新出现的员峤仙境。

  了解一下员峤仙境,当年是跌出上古世界了,还是坠入归墟了,两者差距还是挺大的。

  若是坠入归墟了,如今再次出现,就是随着上古世界一起出现了,若是其他,就未必了。

  秦阳躺了这么多天,忽然来了干劲,修罗都有些不太适应。

  顺着外围的小碎片一路突进,不多时,就先看到两块破碎的石碑,周围还不断的有更小的碎片,汇聚到石碑上,让破碎风化的石碑变得更加完整。

  等到他们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两块石碑碎片,断口的位置碰撞到一起,嘭的一声闷响,一整块出现了,上书两个大字。

  “员峤。”

  随着这座足有万丈高的石碑,大体上完整,立刻镇在那里不动了,一种沉重的威压浮现,周围大大小小的碎片,重聚的速度加速,都在向着石碑涌来。

  而这座万丈石碑之下,无数的尘埃,如同被暴风卷动,飞速的凝聚而来,先凝成一片十万丈大的黑色龟壳。

  而后才见龟壳之下,骨架飞速的凝聚,四指利爪,似龙非龙的大脑袋。

  骨架凝聚完成,尘埃汇聚,无数的血肉衍生出来,让其化作一头庞大无比的巨鳌。

  就像是将一个灰飞烟灭的过程,倒放了一遍。

  转瞬,死气滚滚,化作狼烟,呼啸而起,气势也如山崩海啸,横扫开来。

  秦阳和修罗都被余波吹的倒飞了出去。

  秦阳稳住身形,看向修罗。

  修罗想了想。

  “曾经在一本游记里看到过,有巨鳌驮员峤,游走诸海,当时我就没当回事,员峤何等巨大,岂是区区巨鳌能驮的动,原来是那撰写游记的人道听途说瞎写,没写对而已……”

  显而易见,巨鳌背着的,只是员峤石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