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飞机晚点
作者:林深小鹿      更新:2020-03-15 03:11      字数:0
  a市机场,人来人往的出机口处,匆匆跑出来一个女人,黑色吊带裙将女人魔鬼般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浅棕色卷发垂在肩头,红唇紧抿,好看的杏眸里满是焦急。

  沈竹西踩着高跟鞋,快速跑到路边去打车。

  她前段时间刚刚美国的研究生毕业,一心想回国工作的沈竹西,应聘了a市顾氏集团的首席翻译官,很荣幸被录取了。

  就在出发回来的路上,忽然接到电话,让她回来直接去顾氏集团,和公司的人一起商谈在m国的珠宝交易拓展会。

  本来她是八点钟的飞机,回到a市正好十一点,会议十二点开始,时间本是够的,可谁想到飞机延误了半个小时。

  她行李都没来得及拿,就匆匆跑出来打车,第一单生意啊,不能因为她黄了啊!

  可是沈竹西越急,那些出租车就越跟她作对一般,来来往往皆是车,但就是没一辆空车。

  沈竹西急的不行,贝齿紧咬唇瓣,给她一辆车啊,货车也行的啊!

  心中的想法刚冒出,一两迈巴赫停在她前面,摇下车窗,林锲探出头问:“是沈竹西小姐吗,顾总让我来接你。”

  沈竹西宛如看到了救命稻草,猛点头赶紧上了车,特抱歉的解释道:“很抱歉,飞机晚点了。”

  林锲点头,飞快调头往公司赶去,还不忘告诉她会议信息,“我们这次的合作对象是m国ci集团,代表ci集团来和我们谈的,是史密斯·凯,三十三岁。文件里面有他的资料,你赶紧看一下他的忌讳点,待会儿别无意冒犯了。”

  “好,我知道了。”沈竹西也不敢耽误,一目十行的将资料看了一遍,心里便也有了底。

  二十分钟后,到了公司,林锲拉着沈竹西快速上楼。

  到了会议室门口,沈竹西停下,深吸两口气,平静了一下情绪,林锲推开门,沈竹西走进去,脸上带着职业微笑。

  会议室里,一众经理股东都在,沈竹西大致扫了一眼,将人和资料一一对上。最后目光落在坐在首位上的男人,眼眸微睁,眼底露出些许震惊。

  男人一身黑色高订西装,背脊笔直,手里捏着一支签字笔,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上的文件夹,只一眼就让人不自觉心生敬畏。

  绯色薄唇轻抿,眼眸低垂,看着桌上的文件。窗外的阳光透进,照射在他的脸上,仿佛给他渡上了一层金光,周身都散发着清冷气息。

  顾淮左?怎么会是他!

  四年前她大学毕业,有一场翻译大赛,本来稳赢的,可是不知道哪里突然冒出来一个男人,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给难住了,最后输给了那个男人。

  后来她才知道,那个男人是顾淮左,a大已经毕业了两年的神话……

  也因为顾淮左的出现,此后她没少被人调侃。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这段“佳话”她到现在都不敢放在心里过多去想。

  沈竹西思绪沉浸在回忆里,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里面坐着的男人。

  “老板,人带来了。”林锲提醒了一声。

  顾淮左听到声音,抬头循声望去,眼底同样浮现出一抹惊讶。

  两人视线在半空中交汇,有那么一瞬间,沈竹西以为回到了四年前,她拦住顾淮左质问他的时候。

  “来了。”顾淮左嘴角勾起,四年前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片子,居然是他的首席翻译官。

  呵,想起四年前沈竹西半路堵截他的样子,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听到声音,沈竹西很快便收敛心绪,浅浅鞠了一躬,道:“我是沈竹西,公司新来的翻译官。”

  还好还好,今天这样重要的场合没有迟到!沈竹西微微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嘀咕道。

  顾淮左将手中的笔放下,站起来,身上的西装被崩得笔直,硕长的身姿被勾勒的淋漓尽致。

  他似笑非笑的扫过沈竹西,眼里带着不知名的意味,目光悠悠转向旁边的史密斯先生,一开口就是流利的法文:“这位便是我公司的翻译官,史密斯先生,现在会议能开始了吗?”

  史密斯打量了一下沈竹西,点了点头。

  沈竹西松了一口气,进来坐下,随着顾淮左的话语,开始用法语翻译,似是赌气般,她每一句话都翻译得极尽完美。

  ci集团私下和顾氏集团接触过,这个会开的也就很顺利,几乎没什么难度。

  就在沈竹西松了一口气之际,眼皮子突然跳了跳,紧接着,耳边突然传来顾淮左温润的嗓音:“中国有句古话,‘海岳尚可倾,口诺终不移’,我公司一直坚信‘诚信为人之本’,我相信接下来的合作,史密斯先生会对我公司非常满意。”

  她看着史密斯先生,嘴角的笑有些僵住,顿了五六秒才缓缓开口,嗓音清清凉凉,不疾不徐。

  顾淮左嘴角勾出一抹坏笑,继续说道:“我司员工条训一直都是‘侈而惰者贫,而力而俭者富’,这样的一个公司,是不会让史密斯先生失望的。”

  沈竹西额头青筋狠狠跳了跳,身侧的手紧了紧,这顾淮左分明就是在故意为难她,四年前她就是因为古诗词才输给了他!

  心里即使气愤,面上依旧保持着微笑,回头看了一眼顾淮左,暗暗磨牙。

  顾淮左挑眉,看了一眼史密斯先生,示意她快翻译,满脸都是看好戏的神情。

  沈竹西攥紧了手,看着顾淮左挑衅的眼神,心里气的牙痒痒,他就不怕她翻译不出来,把他的生意搅黄了?

  电光火石间想到什么,回头笑着翻译成了“顾总从小就认为努力才是富有的基础,他也一直如此要求员工的,史密斯先生和我公司合作,一定不会失望”。

  四年前她就是太死板,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把诗词原句翻译,才败给了顾淮左。

  跌了一次,她还会重复踩坑?

  回头,沈竹西眼里露出得意,冲顾淮左挑了挑眉,傲娇得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顾淮左回以一个轻笑,转头交代助理如何招待史密斯先生。

  会议结束,沈竹西才松了一口气,这是她回国的第一单,多多少少有些紧张。好在她飞机上做了不少功课,不至于突然上场什么都不了解出丑。

  只不过,她没想到,顾氏集团的老板居然是顾淮左!

  看着男人离开的欣长背影,沈竹西的小眼神里仿佛和星星闪耀一般。

  顾氏集团可是掌握了a市命脉的公司啊,只能说,这个男人不愧是当年的校园神话!

  沈竹西感慨之际,却突然接到机场电话,将她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情绪打乱了。

  “怎么了?”小女人面无表情的接过电话问道。

  “沈小姐吗,您的行李还在机场,请问您是否……”

  糟了!当时光顾着着急公司的事情了,竟然把行李给落在机场了!

  “嗷!我这就来,这就来!”她挂了电话像只没头苍蝇一样冲下公司,行李箱里面可有好多她重要的东西,要丢了她都没地儿哭去。

  沈竹西急匆匆出了顾氏集团,猫眼迅速的在川流的车流里搜寻着出租车,但那辆迈巴赫却再次停在她前面,让她差点刹不住车撞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