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你是谁家的姑娘?
作者:小小菲子酱      更新:2019-10-01 01:19      字数:0
  楚小萌每日只做好自己的事情和算着拿月俸的日子,一开始还能每天看见程公公来她这里蹭吃蹭喝的,这次他给她的新的小话本都看完了好几天了也没有看见程公公的身影,整个王府莫名的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气息,从谁的脸上都看不见一点喜悦的笑容。

  雁王爷住的院子除了楚小萌,便没有见别人进来过,先前还有程公公会来,偶尔黄嬷嬷也会过来检查楚小萌的工作怎么样,这几天干脆一个人的身影都看不见。

  其实楚小萌每天这么打扫着,每天的工作也没有那么困难,也不过是拿水擦擦摆件和桌子,一些地方是雁王爷很少会去的,楚小萌就估计着整洁度怎么样,而后再思考今日要不要也打扫一遍。

  雁王爷的书房是楚小萌留到最后才洗的,因为这块地方比较特殊,是雁王爷最常待的地方,所以她都是着重打扫的。

  雁王爷看的书很多,一整个书架都是厚厚的书。书这种东西特别容易沾上灰尘,楚小萌只好一本一本的那干净的手帕过了下水拧得一点水渍都没有了才能去擦。可是那书又是放在书架上的,书架很高,有两层是超出楚小萌的身高的,楚小萌只好搬了一把凳子来,有一层踩着凳子轻而易举就能擦好了,有一层却是她就算踩着凳子也要惦着脚尖去擦的,这么一个书架的书擦下来,两只手都是抬起的状态,楚小萌觉得自己的手都要废掉了。

  终于把这项最困难的工程做完,楚小萌整个人都累趴下了,就着雁王爷书房里的长椅躺下来,她的身子缩一缩竟然还真让她就这么躺下去了......

  楚小萌睁着一双眼眸上下打量着雁王爷的书房,突然觉得这书房都很没有人气。

  书房的陈设很简单,一架高高的书架,一场桌案,一把靠着桌案的椅子,桌上纸墨笔砚一样不缺,还有一沓沓厚厚的公文也不知道看过了没有,而后便是一张桌子和几张长椅,楚小萌躺着的这张椅子恰好放着一个香炉,楚小萌每次都会点里面的香,如今正从香炉顶悠悠然地飘着一缕黄色的轻烟,香气熏得楚小萌整个人昏昏欲睡。

  楚小萌突然觉得雁王爷的生活肯定很枯燥,虽然他这工作换在现代就是公务员,而且还是一个有权利的公务员的那种。可是雁王爷空有这样的职位却也不能做个闲散的人,不仅要工作还总是要出差,工资低不低不知道,据说雁王爷每年交给皇室的银子就不少了,还真是费力又不讨好的工作啊。

  楚小萌的目光从书架上的书划过去一遍,而后被其中一本书的书名所吸引,若是她没有看错的话,那本书上面写着的可是《兵法》?楚小萌顿时来了兴趣,跳起身子,费了好些力气才拿到那本书,拿到的时候还是没有估计好重量,头顶被狠狠得砸了一下,那本书又恰巧落在楚小萌的手上。

  楚小萌抱着那么大一本兵书在雁王爷的书案上翻着,不看不知道,一看真是吓一跳。

  楚小萌敢相信,雁王爷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学霸!她就这么随便拿起来翻的一本书,上面雁王爷留下的笔迹就有不少,看到某一处的时候似乎还有些自己的看法什么的,楚小萌看不太懂,不过光是看雁王爷写的字就很养眼了。

  雁王爷的字写得苍劲有力,一笔一划很有力量,笔锋所到之处如行云流水,楚小萌仿佛在欣赏书画上的留白,而于这本书而言,楚小萌觉得雁王爷这一手字才应该算是画,太赏心悦目啦。

  粗粗翻完了这一本,楚小萌又换了一本比较感兴趣的来看,连着翻了几本,发现上面都有雁王爷的笔迹,而且写的东西还不少。

  几本过后楚小萌失去了兴趣,懒懒地把书塞回去,突然又发现了被挤在一旁的书籍,那本书看起来很小,可是上头竟然有图案!

  楚小萌将那本书从书堆里扯出来,一眼便被封面的插图给吸引了,那图上画着的像是一个什么小城,亭台楼阁不少,颇有一种江南米乡的感觉。

  翻开看才知道这应该是一本游记,讲些山海图志,被翻得有些旧了,上面的小注都有些褪色,像是有一些年月的样子,可是那字体却依旧遒劲有力,与先前看的那几本对比,这内容没有那些正儿八经的道理啥的,倒是显得有些随心所记,内容也极为随意,楚小萌勉勉强强读下来,能感受到雁王爷似乎对这个地方很向往啊。

  也不知道楚小萌猜的对不对,这本书上画的似乎是渝都的风土人情,有山有水,风土人情,楚小萌这么翻下来也看得津津乐道。

  楚小萌也真没看得出来,原来雁王爷向往这种江南水乡的生活。不过依照他的身份,估计太多闲暇的时候去渝都吧。

  楚小萌起初还看得津津乐道,到了后面几乎都是大段大段的文字了,楚小萌看不太懂,眼皮也撑到了一定的限度了,一不小心就这么压着那本书,眼睛一翻睡过去了,一个人在雁王爷的书房里睡得香甜。

  雁王爷在书房看见楚小萌爬在自己的书案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常州那边原来五天的时间就能将最后的事情解决,后来常州又下了长达七天的雨,雁王爷干脆就留在那里组织百姓躲避水灾,常州那边常年发洪水,发起洪水来特别凶猛,常州的地理位置又较为低洼,每到发洪水就会有许多百姓白白失去性命。这次雁王爷最大的任务便是要到那儿修筑堤坝,上一次去的时候便已经开始修筑,这次去是做收尾工作的,正好又遇上发洪水的时候,堤坝经受住了洪水的侵蚀,常州的百姓也终于不用再为洪水而过的民不聊生了。

  程公公听到常州发了洪水,便二话没说的往常州赶去,他必须要看着他家王爷安全才能放心,所以这一次也和雁王爷一起回来。

  程公公毕竟离开了王府好几天,手下的工作有好几天的时间没有着手,这下子赶着检查工作去了。

  也幸好检查工作去了,雁王爷在心里暗暗的想。

  楚小萌那丫头双臂交叠压在书本上,侧脸压着自己的手臂,发丝顺着她的头侧着的方向滑了一边,有几缕干脆让她压在了手臂的位置。

  雁王爷的脚步不自觉的放轻下来,一点点的被桌子上那沉睡的人引过去,竟然不知不觉的蹲下身子看着她恬静的睡颜。

  楚小萌的眉毛特别清秀素雅,动起来的时候调皮而灵动,不动的时候乖巧而沉静。雁王爷的目光落在楚小萌的眼窝处,楚小萌的眼睛轻轻的闭着,两排睫毛洒下来,在光影的作用下洒下一层黑色的影子,鼻尖小巧勾人,两边的脸蛋红扑扑的,看起来像个瓷娃娃,薄薄的两片唇瓣不安的动着,不知道在呓语些什么,小幅度的一张一合着,还能看得见里面的两颗贝齿。

  雁王爷突然看痴了眼,忍不住伸手去拨她额角短短的几缕发丝,不让它戳着楚小萌的眼睛。

  “你是谁家的姑娘呢?”雁王爷轻声呢喃,这一刻他的脸上所有疲惫消散而去,世界仿佛都沉寂下来,忙碌了这么久终于肯给他一点闲暇的时间,而他却用这点时间看着眼前的人。

  想到这丫头总是咋咋呼呼的样子,想到她总是嚣张跋扈的样子,和现在睡得沉静的她比起来,可真是太活灵活现了啊。

  雁王爷说不清心里的那种感受,那种感受从来没有出现过,他平静的一颗心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让楚小萌扔进去了一颗小石子,那小石子不仅一扔一个响,而且还溅起水花,扬起波澜,久久的荡漾着。

  他不得不承认,他在常州的那十二天,无一天没有挂念过她。想到她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的扬起嘴角,他在外面的时候向来不会太顾忌着回程的时间,这次却异常的想要快点完成手上的事情,想要快点回到王府去。

  就好像突然之间,在雁王府这里有了什么再等着自己回去,而他自己也很迫不及待。

  楚小萌毕竟是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浑身上下没多久就酸软发疼了,悠悠醒来。雁王爷看着楚小萌的眼皮小小的抽动了一下,便知道这丫头快要醒来了,下一秒便瞧见一双圆溜溜的眼眸迷迷糊糊的睁开,两颗琉璃珠瞬间让洒进来的眼光照得刺目,又见她急急闭了双眸。

  楚小萌眨巴了一下唇瓣,嘴巴很干,她忍不住伸出小舌将唇瓣舔湿,这样的小动作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可爱极了。

  雁王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找桌案另一边的椅子坐下来了,手上不知道翻了一本什么师,竟真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就这么看着楚小萌刚刚醒来一脸懵叉叉的样子。

  “几点了啊?”楚小萌方才眼眸没有看清楚就知道有个人,闭着眼睛伸了个懒腰,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雁王爷听了之后好笑的回道:“未到饭点。”

  楚小萌这才意识到了不对,还闭着的眼眸忽而一滞,清秀的眉毛一拧,,而后猛的睁开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的模样,看着眼前的雁王爷,震惊的说道:“雁王爷你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