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城市面前的土著
作者:破禁果      更新:2019-09-26 11:59      字数:4115
  “杜莫,你既然来过一次,那就由你寻找一家入住的酒店。不过,你要警惕一点,这一带也许会有杰森约迪的眼线,咱们不可招摇。”

  杜莫左打快艇的轮盘,沿着湖泊往福卡普城西北角驶去。悬鸦告诉我,这一带的确有海盗们的耳目,只要我们不入住超豪华酒店,少于本地人交流,还是可以有效避开这些家伙的。

  福卡普市区很热闹,这里贸易频繁,除了红色皮肤的人种,白人和黑人随处可见。由于历史和文化的交汇,大部分市内原住民,多带有混血特征,属于黑皮肤的亚洲人。

  杜莫带我们来到一家三星级的酒店,两艘快艇交了租位费用,停靠在酒店楼房的后面。这家酒店名叫麦西伦,白色的大厦高十层,里面进出有电梯,只是门口没有站着露大腿的接待女服务。

  我想,这家酒店老板之所以不如此铺张,是因为他想给顾客一种上帝的感觉,而不是皇帝佬儿过宫院一般的感觉。除非当地人的脑子里还在意淫,总觉得做皇帝好,忘记了自己已经不是个奴才。

  杜莫大步在前面走,极力发挥他此时导游的价值。为了不引人注意,我们分组前后拉开距离走。等我最后一个进入这家酒店,杜莫已经趴在服务台上,摇晃着大脑的和服务领班小姐说笑。

  “哎!我说女士,你再仔细想想,我可不是头一次来光顾你的酒店,福卡普城还有几家更豪华的酒店,为什么我偏偏来捧你的生意……”

  杜莫对这名被逗得只顾低头痴笑的女人说得起劲儿,见我一走进酒店大堂,他就立刻收起了话茬,拿起钥匙挥手说:“疾风先生,咱们上去吧,房间已经订好了。”

  悬鸦和小珊瑚,已经远远走到电梯门口等待,池春拉着伊凉,坐在大堂的休息沙发上,她显得格外淡定,只伊凉眼睛里透出些惶恐,怯懦地四下巡视,一时不太适应这种装饰豪华的场所。

  杜莫拿着客房的钥匙,我们乘电梯上了九楼,电梯的门一打开,一名浓妆艳抹得服务生小姐,立刻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

  可一看到我和杜莫身后还站着两个女人,这名女服务的脸色顿时僵化,饱含热情的笑意收起了大半。

  “先生,你们几号房,把门牌钥匙给我吧,我带你们去。”女服务是个白人,她一头乌黑的卷发,鼻梁高挺且嘴巴性感。只是套在腰上的粉色裙子,短到刚刚与紫色内衣裤持平。两只膨胀诱惑的**,被鹅黄色的紧身吊带吃力地撑托,仿佛这女人走路时只要动作幅度稍大,她身上这件半透明且薄如残翼的衣服就刺啦一声破裂。

  服务生女郎走在前面,脚下的粉色高跟儿鞋,踩在光滑的木地板上哒哒直响。饱满的大屁股被短裙紧紧裹成一团,随着两条银白丝袜的大腿左右摆动,给任何一个不缺乏想象力的男人产生一种想扒光之后抱在床上使劲儿撞击的欲望。

  杜莫的眼睛,此刻全被这个白皮肤女人的臀部勾引住,若不是我脚下留意,定会踩得杜莫的脚后跟儿,使他窘迫一番。

  “女士,你是新来的吗?我上次入住这家酒店的时候,怎么没见过你。在福卡普城,恐怕就属你们酒店里面漂亮女郎最多。我以前接待的大客户,一般都喜欢来麦西伦。”

  池春走在我后面,用手指偷偷捏了我胳膊一下,她是一个经世的女人,显然听得出杜莫的心思,也更明白这家酒店的服务内容,以及这名女招待的潜在性服务。

  女人在女人面前,任何勾引男人的技巧都会瞬间苍白,这名穿着惹火的女招待,现在还看不出,池春和伊凉到底与我们是怎样的关系。

  但她从杜莫对自己肉身特出部位乱瞟的眼睛,已经看出这个男人正处于饥渴,欲望链条上的猎物已经出现,只是碍于池春的气质和姿态,她暂时不敢太过直白地捕获杜莫的生理需求。

  “噢!先生,您常来我们酒店吗?难怪你会喜欢上这里,我的名字叫哈妮,你有什么要求,可以随时拨打客房内的电话,我们二十四小时提供服务。”

  这句话听在杜莫耳朵里,暗指的意思很明白,女招待已经看出来,池春和伊凉不是杜莫带的女人,她也极有可能,真把我们几个当成了杜莫的客户。

  “哈哈哈,好的,好的。ωωω.ㄧбk.cn”杜莫故作一副商界大老板的姿态,很是满意地回答着女招待。

  客房的门打开了,池春和伊凉入住一间,悬鸦和小珊瑚入住一间,最后杜莫对我说,他想一个人住一间,让我多陪陪池春和伊凉,毕竟很久没见,她俩很想念我。

  我明白杜莫的意思,这家伙估计是想半夜拨打服务电话,约那个女招待亲热一晚。不过,杜莫现在还不知道要女郎陪过夜的价格,小珊瑚也还没把现金交给杜莫。而杜莫裤袋里的那颗红宝石,肯定不会拿出来在这名女人面前炫耀。除非,杜莫只让人家看看摸摸,然后这女郎就减免了他的笔嫖资。

  “杜莫,你不是小孩子,也跟了我这么久,该注意和堤防的地方,我都告诉过你。但现在,我必须再叮嘱你几句,你身上那颗宝石,不可拿出来炫耀。这酒店的女郎,万一和本地黑恶势力勾结,或者他们之间有联系,那麻烦可就会找上来。咱们现在,最怕生出是非,而且悬鸦告诉我,这一带有杰森约迪广布的耳目,你别误了大事。”

  “嘿嘿嘿,追马先生,瞧你说的,我身上现金还几块钱,哪里够与那小白妞睡一觉的钱。宝石绝对不敢乱拿出来炫耀,你放心就是了。”

  望着嘿嘿憨笑的杜莫,我知道这家伙性急起来顾不得许多,就再次叮嘱说:“你可别忘记,在贝鲁酒店时,隔壁为何有个矿主吞枪自杀。你现在又有了宝石,再怎么着也算富人,可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的炮灰。”

  杜莫现在的防御力,在水泥森林的欲望洪流面前,还是很薄弱。他完全意识不到,白天那个看似洁白如玉、香水沁人的女招待,究竟给多少男人服务过,而用她肉身发泄的嫖客们,又与哪些妓女和吸毒堕落女有染,杜莫完全被一具肉壳迷惑,假如这是战场,那跟毫无意识地往敌人潜伏区奔跑一样,距离地狱很近。

  “追马先生,我都懂,那娘们儿确实对我有意思,她是为了赚钱,我会在酒店买一盒高质量的安全套,和她好好享受一晚上,不会耽误大事。”

  杜莫一边说着,一边脱掉身上的衣服,露着周身彪悍黑亮的肥肉,光着脚丫子往洗浴间走去。

  “嘿嘿,我这会儿先洗洗,然后大餐一顿,接着美美地睡到深夜十二点,等那个撩人的女郎晚上过来跟我上床,我也好尽显男人本色。嘿嘿嘿………”

  杜莫发傻地笑声,从浴室传了出来,我不知道悬鸦和小珊瑚晚上会怎样,但我现在必须得严密盯住了他俩,丝毫大意不得。

  “那好,现金放你桌子上了,没有我的许可,你不许离开酒店到外面的街上。晚上的时候,动静小一点,别影响到隔壁,住这里的房客,很多都是纹身的大光头,这些人的来头,多半与福卡普官面挂钩,最好不要与其摩擦。”

  我检查了一下杜莫客房的窗户,在室内也并无发现偷装了针孔摄像,于是便转身离开。

  “追马先生,不瞒您说,上次我和贝比尔两个人,奉杰森约迪的派遣,来圣玛丽角侦查那些准备出海的货轮,当时入住这家酒店时,就因为晚上搞女郎的声响太大,与几个黑社会的家伙打起来。结果,嘿嘿嘿,我揍得他们满地找牙。”

  杜莫攥着牙刷,使劲捅着满是牙膏泡沫的嘴巴,又对我说:“其实,全是因为贝尔比那家伙变态,给了一名女郎几百阿里亚之后,非要把人家折磨的筋疲力尽,哀嚎不止,那样他才会有快感。”

  听杜莫提到贝比尔,我不禁想起,这个矮瘦的海盗已经被悬鸦摔死在澡盆里,现在的海魔号,不知是怎样一种情况。

  “想起这件事,我就一肚子气,要不是我出手,那些黑社会的家伙们,肯定要把他打死。因为他虐待了人家相好的妓女。可是,贝比尔这个混蛋,一回到海魔号上,就把我状告给了杰森约迪。说我如何鲁莽,而他自己又是如何聪明,如何会讲好听的话,如何拿小礼物贿赂抓走我的警察,才买通了路子,让我活着回到船上。”

  我冷冷一笑,望着气恼的杜莫,满口喷着白沫对我讲起他上次在这里发生的糗事。

  “我这会儿想起这事儿,都恨不得马上回海盗船上抽那混蛋两嘴巴。妈的,他也不想想,若不是这个混蛋自己找小姐变态,我能被警察抓去吗?我当时就该看着他被那几个黑社会活活打死。呵,咕噜噜噜……”

  杜莫说完扭过脸去,咗了一口水龙头,然后仰起脖子冲洗满口的牙膏沫。他上次来麦西伦酒店,窥察各艘出海的货轮,那时的他,肯定刚加入海盗不久,总想露一下身手,替伙伴出头。

  可那时的杜莫,浑身还带着一股非洲贫困村落的土气,再加上贝尔比有意排挤他的到来,怕杜莫今后抢了自己饭碗,自然是一有机会就陷害杜莫。

  “哼!你记住教训就好,那一次,你招惹到的不是黑社会,而是灰社会。”杜莫跟我在一起,我总会处处提高他的意识,让他最快懂得如何在城市当中遵守法则。

  “什么灰社会?那些家伙出手狠辣,一个比一个凶残,简直黑得要命,怎么可以说是灰社会。”

  “杜莫,这里不是丛林荒山,城市里的人,有他们自己的一套模式和惯性。黑代表恶势力,白代表官面,黑白一旦混合,搅合在一起,那就是灰色。你说它黑,人家不黑,因为有白的给中和;你说它白,它也不白,因为与黑有染。贼与官一旦勾结,就成了灰色社会。本地居民看似可以太平地生活,可一旦碰触到灰色地带的利益,那时就会饱尝苦果。”

  杜莫用毛巾抹着嘴巴,走到茶几前打开热水,给我泡了一杯茶叶递过来。

  “追马先生,我怎么不懂你说什么?难道居住在有吃有喝的大都市里,也会受这般欺压?”

  我接过杯子,看都没看漂浮在上面的茶叶,就又放回到桌子上。“我给你打个比喻,几百年前,发达资本家用枪炮轰炸你们的部落,然后贩卖黑奴,这是一种硬性的剥削和侵略;现在,你的家乡应该有很多种植园,发达资本家放下了枪炮,转而用生产链条,不打你们也不骂你们,可却让你们永远处于经济低端。这样一来,用钱迫使穷人的妻女卖身给他,迫使穷人的父子像狗一样去追添他;比起烧杀淫掠,要过瘾得多,伪善的多。所谓灰色,就是控制住赚取大把钞票的产业,集权在少数人手里。这里的钻石市场,其实正是这个道理,你之所以被警察抓走,就是因为你惹到了他们的伙伴。”

  “是啊!黑与白干嘛要对立,如果勾结起来利益更大,那不就狼狈为奸了。追马先生,咱们在这种地方可要处处小心,若不然非得吃亏。”

  我点了点头,坐起身,临走出杜莫的客房门口,忽然回过头对杜莫说:“不要使用酒店的杯子,你不知道那里面用来装过什么。我见过一个家伙,喜欢把男人的压抑发泄到里面,所以……”

  砰地一声,我关上了杜莫的房门,既然已经引起这家伙的思考,我也就不必再多说什么。

  “哈哈哈,追马先生说得太对了,贝比尔就是一个这样的混蛋,他有一次和我在南非城时,就干了这种事,退房后,还领着我偷偷跑上楼,看看究竟是哪个倒霉蛋,会使用他污染过的杯子喝水。”

  客房木门在关闭的瞬间,杜莫大笑着对我喊道,其实杜莫不知道,贝比尔已经死了,从做人二字上,他应该被杜莫看不起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