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深化布袋里的宝
作者:破禁果      更新:2019-09-26 11:59      字数:3401
  “不错,追马兄虽然是一名佣兵,但我从来没把你当低等级杀手看待。你的实力,已经证明了很多。只要你愿意加入我们,完成这次合作之后,你不仅不用再把你背袋儿里的财富分给我,我反而还会给你一笔价值不菲的财富,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我不勉强你。”

  悬鸦终于说出了他的真实目的,此刻看上去,像在征求我的意见,但实际上,我根本没得选择。假如我拒绝了他,不仅找不回芦雅,恐怕悬鸦也要对我起杀心。

  因为,他们的复仇计划如此周密,而且酝酿了很长时间,投入的人力物力,从命中水的那张残缺不全的面孔上,足以看出代价。

  我一个局外人,被他告知真相之后,却又不肯参与进来合作,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好结果。即使我再怎么证明,自己中立的态度,他们也不会甘冒风险,最终还是要把一切可能导致失败的活口统统灭掉。

  沉默了良久,望着悬鸦那双期待的眼睛,我假装举棋不定,忧郁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对他说:“你刚才说巴奈组织是黑暗教会,那么好吧,为了正义,我加入你们。”

  我没有说看在悬鸦个人的面子,那会让他觉得,我此时接受这种合作,日后对他定有所图。与其那样,还不如说成是为了正义,这样说,还能让悬鸦高看一眼。

  将来的某一天,他认为杀死我是一件鸡肋的行为时,说不定就会因为我今天这句话,而不与我为难。当然,悬鸦真要杀我时,肯定出于现实的利益,对个人情感的考虑,概率没有多大。

  “呵呵呵……,好,既然追马兄答应了,咱们兄弟就不再是外人,从现在开始,你我就是一条壕沟里的亲密战友。”

  悬鸦说着拉近二人关系的话,但却丝毫不提把我分给他的那些财富归还一部分。我和杜莫初次进入毛里求斯时,第一次遇见命中水,那家伙又何尝不是对我肝胆相照地说一番将来同甘共苦的话。可到了最后呢,却是一场骗局。

  有了之前这个教训,我此刻对悬鸦所讲的这些,不能再轻易相信,必需得给自己留个后手。

  除非他和命中水见面后,在不需要逢场作戏的场合下,两人之间真的相敬如宾,那时我才可以相信,悬鸦没有编造谎话欺骗我。

  “不过,我把丑话讲在前面,我加入你们之后,自然会尽最大努力,争取早日完成计划。可如果客观上,天不遂愿,咱们无法完成这次合作,你们不可以刁难我,趁早让我带着女人们离开。而且,在你我合作的过程中,我身边的这三个女人,一旦受到伤害,咱们的合作就宣告中止。”

  悬鸦心里明白,这些都是后话,虽然我现在要他承诺,可将来的事态会如何发展,谁又能保证的了。悬鸦自然摆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拍着我的肩膀,呵呵笑着说。

  “人之常情,我又不是木头,自然懂得是非和黑白。追马兄,你就放一万个心,你的女人,别说我悬鸦一人,今后咱们的合作伙伴里,谁都有义务去保护。而且……,在完成这次计划之后,我们会有一个庆典。所以说,你追马兄最后获得的财富,绝对不是现在可以比拟得了的。”

  悬鸦的言词的之中,充满了拉拢与诱惑,但这家伙心里明白,我身上背有一笔财富,一旦找齐了自己的女人,瞅准时间逃跑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我也得明白一点,如果我真要半路逃走,被猎头一族追杀的灾祸,就算是惹上了。

  “好,我相信悬鸦兄的人品。咱们的合作正式开始之前,我必须把一些情况弄明白。”

  现在无法找来命中水,和悬鸦当面对质,所以我只能诱使悬鸦说讲一些相关的事情,如果听出了破绽,我也好及早采取措施,应对这个狡猾且睿智的家伙。

  “你问吧,凡是我悬鸦了解的,一定会毫无遗漏地告诉追马兄。”我见悬鸦这么说,立刻就开口问到,毫不给他转动大脑制造谎言的时间。

  “恋囚童的弟弟,在马达加斯加的马苏阿拉半岛死亡,难道也是苦肉计。我和命中水当时,可是亲手打死的他,而且那家伙的反击,绝对不是在演戏。那个夜晚,在大雨滂沱的靠山公路上,我们三个追逐厮杀,根本不是为了引出任何人。”

  “问的好。这件事很重要,你现在必须认清,在八大传奇杀手之后,哪些是我们的朋友,哪些是非杀不可的敌人。恋囚童没有妹妹,但他有个孪生兄弟,和他同是杀手,遵守着猎头一族工会的盟约。巴奈组织想将我们瓦解,于是刻意制造各种争端,挑拨八大传奇之间互生怨恨,矛盾在短短半年之内,就尖锐到了白热化。”

  “哦!恋囚童的弟弟莫非被巴奈组织蛊惑了,无药可救到了就连他自己的亲手足都非杀他不可的地步。”我抢先一步问到,看看悬鸦回答我时,是否脑子里在盘算着什么。

  “是的,恋囚童见语言已经说服不了孪兄,就试图将他捕获,然后控制起来,直到这场浩劫的暗战完结,再将孪兄释放。可是,他万万没能想的,他的孪兄竟然向巴奈组织出卖情报,巴巴屠在被雇佣上海魔号之前,险些丧命于这家伙和另一名巴奈高手的枪下。于是,恋囚童非常恼怒,因为在这之前,他已经多次告诫,再若姑息养奸的对孪兄挽救下去,只会让巴奈组织得逞,从而灭亡了猎头一族。”

  起伏的海水,冲刷着快艇的船舷,给人一种大海正处于饥饿状态想吃人的阴森气息,暗黑中,我冷冷对悬鸦说。

  “你们真是阴险,所以命中水蛊惑我去杀死本書轉載 拾陸κ文學網恋囚童的孪兄,等大事办完,恋囚童哪天对亡兄的思念之情突然澎湃起来,肯定要找我寻仇,以泄心头之恨,而你们却相安无事。”

  悬鸦脖子一扭,有点不知所措地望着我,好半天才故作不解的说:“追马兄,这话从何谈起,暗杀恋囚童的孪兄时,命中水不也和你在一起,难道恋囚童也要杀死命中水不成?”

  悬鸦看上去有些紧张,他很想试探出,我的思维推理和潜意识,到底强化到了何等程度。所以我不解释,不给他深入探知我的机会。

  那日在马达加斯加的马苏阿拉半岛,命中水和我将恋囚童的孪兄追逼到海边的礁石上,之后命中水只是吸引对手的注意,很少对其开枪。而且,我俩从雨夜的街道上一直追下来,命中水这家伙打了无数枪,可始终没有击中恋囚童的孪兄,现在看来,当时的他,很像故意把射杀目标的机会留给我。

  在我将恋囚童孪兄的脚掌和胳膊击碎后,命中水却突然出现,用手雷将这个垂而不死命的光头炸成了一具焦尸。这在当时,并未引起我的注意,现在看来,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命中水向恋囚童讲述此事时,他完全可以说,人是追马那家伙打死的,为了让命中水的弟弟在死前走的轻松,他才投出了手雷,送了那家伙一程。

  再者说,命中水的实力何等高深,恋囚童就算为了获得良心上的平衡,找我作为发泄对象的风险,可比找命中水小很多。恋囚童也是人,天知道他会不会捡软的捏。

  “呵呵,追马兄,怎么样?这件事情上你是多虑了,放心吧,恋囚童是个明事理的杀手,在猎头一族工会里,算得上德高望重,此人我很了解,绝对不是那种急了眼乱咬人的野狗。”

  我还是没有说话,只用沉默来对待悬鸦。白天和悬鸦分完宝箱之后,我对他讲了命中水私吞我宝箱的事情,现在这个家伙,估计多半也在猜忌我,但他不好意思向我询问真假。

  如果真要问了,那就显得他悬鸦贪图财富,很眼馋命中水私吞的那只宝箱。我对他编造的这个谎言,对悬鸦来讲,想揭开真相也很棘手。

  首先,命中水在前期与我接触时,完全有机会从我这里获得宝箱,因为那个时候,巴巴屠还没有死,他们向巴奈组织复仇的计划里,没有安排我进去。

  所以说,就算命中水真的从我这里敲诈走一只宝箱,那也和他们的整个计划毫不相关。

  可是现在,我已经答应加入他们,悬鸦和命中水这两个家伙,要是再敲诈我,那就要坏了规矩和道义。而最关键的一点,是会影响到他们代价沉重的整个计划。

  悬鸦见我迟迟没有作声,突然神秘兮兮地对我说:“追马兄,我有个计划,这件事,你不要对第三个人声张,我这也是为了照顾你,让你今后扩宽财路。”

  我心头一震,不知悬鸦又打算耍什么鬼把戏,便应声要他道来。

  “芦雅现在的确在毛里求斯,她既然很安全,咱们就不必急于一时去见她。两艘快艇现在的位置,非常接近马达加斯加南端,咱们先去那里驻足。呵呵呵……,追马兄,你是知道的,咱们各自背在帆布袋儿里的这种东西,走到哪里都不安全,而且一旦放置和藏匿的位置不好,就可能丢失。最关键的一点,在手头紧张时,宝石和金条无法像现金那样好使唤,所以……,呵呵呵。”悬鸦说到这里,突然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你是想把这些宝石和金条转化成现金?”我淡淡的问到。“是的,这种东西,恐怕也只有在南非及其周边可以安全出手,因为那里的钻石市场非常成熟,黑市交易多如牛毛,没人会在意我们。”

  谈到这些时,悬鸦的兴趣显得浓厚,可他见我依旧语气冷淡,便连忙递进一步说:“追马兄,南非城可是富饶的国家,那里的金融机构,网络着欧洲,美洲,亚洲三大洲际的银行,你就不想把这些饥不当食、寒不可衣的东西转化进个人账户。只有留有密码和指纹,无论日后走到哪里,想取美元有美元,想取卢比有卢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