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言不出的苦衷
作者:破禁果      更新:2019-09-26 11:59      字数:4263
  我抬起头,望着山峡上空,高远的一线天处,已经斜刺下道道光芒,和峰顶的翠绿辉映,直晃人的眼睛。山鸟和野狒狒的叫声,不知在树木深处哪里传来,虽然不懂它们的语言,但也能感觉出,我们的到来惊扰了它们。

  “时间不早了,咱们快点离开这里,杜莫,你小心翼翼地开好快艇,安全驶出这条河道之后,直奔马达加斯加岛。”

  池春没有再纠缠杜莫,小珊瑚还是一个人,驾驶那艘装满燃料和食物的快艇,稳稳跟在杜莫的后面。溪涧的水流依旧湍急,葱郁莽莽的森林少了很多雾气,两艘小快艇摇曳在泥黄色的水面,行驶的同我们的心情一样,如履薄冰。

  我之所以要去马达加斯加岛,有诸多原因,那里不旦远离查戈斯群岛的危险,距离南非国和毛里求斯也比较近。往西南方向走一点,可以去南非城兑换掉我们的宝石,往东北方向走一点,可以去毛里求斯的阎罗工厂,探察芦雅和朵骨瓦有无在那里。

  南非是个稀有矿产富饶的国家,其本身有着活跃的钻石市场,我和悬鸦背袋里的东西,可以在那里转化成现金,相对于其他地方,阻力要小很多。

  这次回荒岛来取宝箱,幸亏有杜莫在,不然我只寻找荒岛的位置就得花费大把时间,在这种险恶环境下,浪费时间就等于逼近危险。

  在滚滚的河道上,杜莫可以把船快得很稳妥,我只给他一颗红宝石,杜莫就高兴得不得了。其实,我心里真的感激杜莫。

  两艘快艇使出了河道,我们大家安然无恙,浩瀚无边的海面上,泛起黄昏前金灿灿的光波,将浮动的海水映得通红。杜莫很熟悉这一带海域的航线,又听我说打算去南非一趟,换掉布袋里的宝石,他心里更是**澎湃。

  此刻有悬鸦在身边,我这会儿非常有必要求同存异地利用好他,这家伙在南非城也有路子,与他一起去地下市场,兑换一部分宝石成为现金,可得获得很好的照应。

  夕阳的余晖,把白色的海鸥镀成了金色,此时杳无人烟的海面上,我和悬鸦身上背满了财富,这种感觉本该棒极了。可是,我们每个人的心头,都堆满了忧虑,悬鸦担心巴奈组织和命中水,我担心着芦雅和朵骨瓦。

  站在小快艇的前端,微凉的海风拂面而过,吹扬我的长发抖动,池春和伊凉在艇舱睡熟了,除了嘟嘟的马达声,和哗哗翻滚的水花,头顶便是坠满繁星的夜空。

  “追马兄,夜深了还不睡,事情总得一步一步的来,你这会儿着急也没什么作用。”悬鸦走到我身后,语气舒缓地说着。

  “和你一样,睡不着。”我简单一句,回答了悬鸦,其实我俩心里都清楚,每人身上背着如此多的宝石和金条,谁又敢抛开烦乱的心绪睡去。

  人在这种时刻,不免要担心很多,有了财富便关乎生死,我和悬鸦就算闭上了眼睛,两个人也不敢睡。无论我和他之间如何客气,内心还得严密提防着彼此。

  我的身心的确很疲倦,真要意识昏沉睡过去,就算悬鸦不下毒手杀我们,但他可以趁机偷偷解开我的布袋,抓几把宝石放进自己的帆布袋儿。这些可不是稻米,别说给别人抓一把,哪怕抠走一颗,对我而言也是极大损失。

  因为,这种损失没有意义,我分给悬鸦很大一笔财富,这种损失有意义,他与我同在海魔号上时,抓住了我的把柄,但没将我出卖给杰森约迪或恋囚童。

  所以,我即使再不情愿,也得忍痛分割给他,而且我与他还得继续合作下去,有了他,帮我找回芦雅和朵骨瓦,事情就少了很多周折。

  “追马兄,我细细考虑了一番,你之前提到的那个工厂,如果是在毛里求斯,芦雅和朵骨瓦被命中水藏匿在那里的可能性很大。虽然你救人心切,但我们也得讲究策略,你是知道的,命中水的智商,有时高得可怕,所以我们不能贸然前去。”

  悬鸦半夜与我站在快艇船头,他可不为闲聊打发时间,这家伙的脑子里,一定又权衡出什么,但他每次与我对话,都喜欢旁敲侧击,有意试探我的程度很强。

  “你也在担心。对吗!你一定搞不懂,命中水独吞了我这只宝箱之后,具体藏在什么地方,不应该给我知道此事才对。我不防告诉你,那家工厂是一个陷阱,有意吸引他的一切敌人前去飞蛾扑火。”

  悬鸦也知道,命中水在毛里求斯有一个据点,即便如此,他一个人也不会轻易去碰钉子。悬鸦对命中水的仇恨,源于命中水要宰了悬鸦报仇雪恨,一种反抗仇恨的仇恨。

  “呵呵呵……,哎呀!”悬鸦轻轻一笑,长叹了一声。“悬鸦兄,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我很想听听你的高见,只要不把事情办砸,什么都好说。”

  悬鸦望着完全溶进黑夜里的海,良久没有回答,他仿佛也被海风吹得只想沉默,忘记世间的一切怨恨。

  我看得出,他有些顾虑,但我又不确定,这家伙心里到底是怀疑我,还是他自己对杀死命中水缺失了积极性。

  巴奈组织的出现,让悬鸦彻底明白,命中水之所以投靠海盗真王,完全是情理之中。悬鸦故意给我一声叹息,着实令我内心涌现出诸多疑虑。

  “追马兄,自从咱们脱离了大溶洞,你就一直在提防我,怕我挟持了你的女人,独吞你的宝箱。咱们在岩壁上时,你更是如此,生怕我是那种见了不义之财就起杀心之辈。说真的,只要你履行了承诺,把本该分给的这部分给我,你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我没有说话,悬鸦既然把话开门见山地说到这份儿上,我显然不能再辩解什么,反而觉得这家伙有什么重要的话,到了该对我说讲的时刻。

  “呵呵,追马兄,我之所以这么说,可不是暗讽你人品猥琐,只是人在杀途,身不由己,你缺失安全感,所以怀疑一切事情和一切人,我很是理解。可是,我毕竟是猎头一族当中小有名气的一个,经历的东西比你所经历的要复杂和阴暗一些。”

  悬鸦用一种开诚布公的方式,对我如此一说,我心中猛然震惊,感觉自己好像疏漏了什么,被悬鸦看出了破绽。他这番话对我而言,可谓沉重的很,仿佛要告诉我,我只是个想挽救自己女人的流亡佣兵,他们八大杀手还是巍峨的山,一旦崩盘,可以将试图比高的我辗碎。

  “那天夜里,打昏我的人是你。”悬鸦歪斜着眼睛,用冷冷的目光打量我。“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可以理解。我这样一个男人,经历过不知多少次,想置我于死地的攻击,你放心好了,后脑不过起个大包,算不得什么”

  “咚咚,咚咚,咚咚……ωωω.ㄧбk.cn”此时此刻,我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两手在下意识里,又有些想抽拽匕首的条件反射。

  悬鸦话里的意思,说的很明白,他知道我当时是用枪托平拍了他后脑,目的只是想把他击昏。如果我当时拿了钝器,去偷袭这家伙的脑袋,有意杀死他,或者主观上故意放任他致死的可能,那么听他这话的意思,这会儿绝对不会让我还活着与他同船。

  “查戈斯群岛上的这场海盗大战,你只不过是一颗被人挟制的棋子,你根本不会知道,趟进来的浑水到底有多深。唉……,你不该杀死巴巴屠。”

  此番话一说完,悬鸦的这声叹息,顿时又像一面大鼓,将我咕咚一下蒙了进去。当初在索马里的阿瓦伊渔村,命中水深夜约我一起劫杀巴巴屠,悬鸦这家伙躲在暗处的山谷上,用望远镜子亲眼见到,我与巴巴屠在泥林厮杀,而最后我宰了巴巴屠。

  “我当时不杀他,现在埋在索马里泥浆里的那副骨架,就会是我。”我冷冷地对悬鸦说着,不想他对我有太多责难。

  “嗯,没错,所以我们理解你,你才能活到现在。”我惊愕地睁大眼睛,紧紧盯着蒙面的悬鸦。“你们?什么意思?”

  “哼哼哼……,你看,天上的星星多漂亮,像不像飞射的子弹。”悬鸦没有正面回复我的愕然,他故意岔开话题,仿佛是为了让我保持冷静。

  “是啊,很漂亮。可我觉得好累,我不想杀害任何人,只要他们不伤害我,和我想保护的人。可是我一直没有机会,我的命运仿佛受到了诅咒,永远挣扎在杀死对方还是被对方杀死的选择面前。”

  悬鸦眼角儿**了两下,他又一次陷入沉默,就像他当初在海魔号的船舷上那样,想对我说些什么,可又有着诸多不确定。

  “追马兄,咱们现在的两艘小船,已经到了荒海地带,事态的发展也已经趋于成熟,我有些话,也到了该对你讲的时候了。”我心脏的跳动,更是剧烈不止,我很怕悬鸦告诉我一件事实,那就是芦雅已经遇难,让我放弃再次寻找她的念头。

  这对我来讲,是最大和最可悲的损失,我宁可藏在荒岛上的另外七个宝箱被人偷窃,或者被人瓜分,也不愿听到任何关于芦雅的噩耗。

  “呵呵,追马兄,你……,你不要紧张。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我都是背着生死过时间的人,拿得起,也放得下,希望咱们彼此相互理解吧。”

  悬鸦仿佛知道我最担心什么,他急忙安慰我,生怕我情绪失去控制。

  “你从布阿莱回到海魔号,第一次与我见面,那个时候,恋囚童就已经知道,命中水在马达加斯加北部的马苏阿拉半岛,深夜追杀他孪生兄弟时,你和命中水在一起,而且是你用枪最先将他打成了残废。”

  我的大脑,就像给木桩砸到一般,嗡地翻起一震轰鸣。“什么!恋囚童当时就知道?当初可是你亲口对我说,阿鼻废僧虐杀了他的妹妹,恋囚童的孪兄在马达加斯加遇难的事情,已经使这个家伙躁狂,成了一个地狱都不愿接纳的疯子。”

  悬鸦看到我情绪波动,他反而平静了甚多,眼角儿讨乖地对我微笑起来。“那个时候,你和我还不是现在这种关系,而且当时的形式非常复杂多变,你是我锁定的目的,我怎么可能告诉你这些。”

  望着悬鸦会心地微笑,我深深地知道,自己再焦急惊讶,反而显得失态。于是立刻拉起脸色,一副毫不在意过去的大气凛然而升。

  “追马兄,等我把一切都告诉你,相信你应该可以体谅我当初的无奈,换了你,你也会这么做。”

  杰森约迪这个家伙,虽然你与他已经打过交道,但你对他的阴险和卑鄙,了解的还是少之又少。上查戈斯群岛迎战之前,你本该和恋囚童一组,可杜莫却突然替换了你,你一定觉得,这件事情由我在搞鬼。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是杰森约迪在给你和我下套。”

  这几日来,我原本思绪清晰的大脑,此时被悬鸦一说,再度陷入了怀疑的危机。悬鸦的话,有几分道理,但我凭什么就相信他。

  “那天在海魔号上,你用步枪冲着我开了一个警告的玩笑,之后恋囚童突然出现在你身后,并将你叫到甲板下的暗舱,对你蛮横地说了一番,还给你看了一个装有海豚女的笼子。这一切都是杰森约迪在暗中指使。”

  不容我稍作考虑,悬鸦紧接着又说:“哼哼,你还记不记得,你刚回来见杰森约迪时,我在仓库上面突然袭击你,最后老船长给我来一句:‘悬鸦先生,这可是我的人,手下留情啊’。这收买人心的假戏,他也是导演。我和恋囚童,当初必须配合,不然的话……”

  “导演?杜莫腰肋上的刀口,可是恋囚童所给,难到这也是杰森约迪的指使?”我顾不上惊愕,反问悬鸦到。

  “杜莫不是还活着吗?不是给了你机会将他救回吗?”悬鸦语气间掺假了冰冷。“哼!机会?救回?我在晚去一会儿,杜莫就失血而死,什么狗屁机会。”

  我有点恼怒,愤愤说到。“就算恋囚童受了杰森约迪的指使,要在查戈斯群岛上把杜莫做掉,恋囚童如果不想这么做,有意给我机会把杜莫救回,那他有必要用刀把杜莫伤得如此惨重吗?”

  “追马兄,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杜莫这个人,你了解多少?你既然不肯听信我一面之词,那为何又信他一面之词。你见过恋囚童吗?你亲眼见证了一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