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主与奴的颠倒
作者:破禁果      更新:2019-09-26 11:58      字数:3723
  我也并不手软,同样往大颗粒的宝石上抓,也是能多抓起一颗绝不少抓。悬鸦越抓越高兴,但与常人不同,此人不会乐不思蜀,乐得忘乎所以,他依旧保持着高度警惕。

  从悬鸦眯缝发笑的眼角儿,我可以感觉得出来,只要我突然动手袭击他,这家伙定会往后嗖地一缩,及时躲开我的攻击。

  箱子里的宝石越抓越少,最后剩下几十颗在箱底滚动时,改由我和悬鸦用手指去捏,一人一次捏一颗,谁都朝个头儿最大的下手。

  当我捏起最后一颗钻石,悬鸦那双清幽冰冷的双眸中,倏地发出一道亮光。他也能感觉出我,无论他何时突然出手袭击,我同样可以第一时间躲避。

  “追马兄,你是个讲信用重义气的人,能够与你合作,我真是非常开心。”悬鸦掏出绳索,一边扎紧装有宝石和金条的帆布口袋,一边斜视着谄笑的目光。

  我快速扎好自己帆布袋里的财富,用绳子牢牢困在背上,这家伙的弦外之音,是希望与我继续合作。

  因为,他目前找不到快速积累财富的雇佣生意,而且他此刻,眼睁睁看着我把和他一样多的财富绑在了后背,他想得到我的这份儿财宝,但他又清楚知道,真与我动手厮杀起来,未必就是胜算。

  所以,他打算做点别的事情,用相对简单和保险的方式,从我这里赚取走我背上的宝石和金条。

  “你既然这么说,那咱们再合作一次,我现在的背上,还有几十根金条和几百颗宝石,这些财物,够我带杜莫和几个女人去远方过平静安逸的生活。但在这之前,我需要你帮我找一个人,如果事情办妥,我袋子里的这些宝石和金条,还可以分给你一半。”

  悬鸦听完我的话,他细长的眼角儿突然放大,恢复了与内心一致的表情。“呵呵呵,追马兄的忙,我是一定要帮,你尽管说来就是。”

  别看悬鸦说得如此热情,无非是想听听我有何事相托,一旦我讲了出来,对他难度太大,或者产生的利益不够吸引,这家伙一样会找个借口推掉。

  “你与命中水之间的芥蒂,我不牵扯进咱们接下来的合作,但我与他也有点儿恩怨。如果能杀掉这个家伙,哼哼……”我故作玄虚,一声神秘冷笑。

  “哦?追马兄的意思是……”悬鸦聪明的很,他总想吊着我的话题套出更多详细。

  “实不相瞒,这样的宝箱我一共有两个,你我各分一半的这口箱子,是最后一个。在这之前,我与命中水曾有过一次合作,雇佣此人帮我从海魔号上救出伊凉她们,结果这家伙独吞了一只宝箱,把芦雅和朵骨瓦救出去之后,不仅不履行约定的承诺,反而拿她们要挟我,要我交出第二个宝箱。所以……”

  说到这里,悬鸦应该明白这次邀请他合作的目的,巴奈组织正在秘密捕捉悬鸦,即使悬鸦拿了财富躲开这些危险,可只要命中水活着,悬鸦就别想安生。

  命中水无需自己动手,他只需找出悬鸦的下落,再透漏给巴奈组织,借刀杀人这招就很好使。正因为他二人之间有这个死结,所以我嘴上说这次与悬鸦的合作,不牵扯进命中水与他的个人恩怨。

  可如果在赚到财富的同时,悬鸦与我在合作中可以弄死命中水,而悬鸦又不用给我佣金,而是我支付给他大笔财富,从两方面考虑,这恐怕是他这一生当中最具价值的一举两得。

  “呵呵呵……,追马兄打算怎么对付这个难缠的家伙呢!”悬鸦接着试探我的心思,但对他而言,这样的一次合作很具诱惑性。

  “首先,我们要做掉命中水,让他知道欺诈我就得死;但这个有个前提,芦雅和朵骨瓦的安全,一定要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如果两个女人受到大的伤害,这次合作就算失败,你从我这里拿不到一分钱。”

  悬鸦深呼吸,重重吐了一口气,拧着眉宇斜视我。“呼!看来你救人之心重于杀人之心。”

  我心头一沉,生怕悬鸦识破我的谎话,于是话语紧递。“哼哼,我为了救人,才被命中水耍了一把,如今为出一口恶气,怎么可以违背初衷。救出了芦雅和朵骨瓦,然后再宰了命中水,这才算合作成功。”

  说完,我用脚踢了一下那口已拿空的宝箱,然后把握拳的右手伸到悬鸦面前,掌心朝上摊开。

  “看,它像不像一颗挂在黑夜里的星星。悬鸦兄,你想一想,一口装满这东西的箱子意味着什么?”我把一颗大而璀璨的红宝石,呈现在悬鸦的面前。

  在他转动脑筋意识发散的时刻,用这种充满诱惑的东西,亮出来勾住他的欲望,比什么语言都奏效。

  “命中水独吞这只宝箱之后,我知道他把宝箱藏到了哪里,如果我们救出了芦雅和朵骨瓦,然后杀死命中水,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废弃的工厂,那里不过几个喽啰,只要宰了他们,宝箱就可以夺回。悬鸦兄,如果我们得到了那只宝箱,我只拿箱子里四分之一的财富,剩下的可以全归你,以此来抵做这次合作给你的佣金。如果完成任务后,没有找到宝箱,我背上的这笔财富,依然可以分给你一半,你考虑考虑。”

  我不能对悬鸦夸海口,说找到那只根本不存在的宝箱之后,里面的财富全部给他,我一丁点也不拿,这样的话,悬鸦必定要起疑心。

  “呵呵,听上不不错,不过这个任务难度很大。你也知道,命中水现在多半还在查戈斯群岛,咱们好不容易挣扎出那个死亡漩涡,如今再自己跑回去,怕是凶多吉少。不如这样,咱们先去寻找芦雅和那个女人,我倒是知道几处地方,咱们不妨去看看,万有她们就在那里,咱们也可以趁虚而入,先救出人,之后伺机等待命中水的出现。”

  别说悬鸦现在不想靠近查戈斯群岛半步,我带着伊凉和池春她们,更不能贸然回去。悬鸦与命中水之间,平日里密切追踪与监视对方必不可少,所以悬鸦知道命中水用来藏身的几个据点。

  但与此同时,悬鸦决意先找芦雅和朵骨瓦的另一个用意,就是尽快找到我给命中水私吞去的宝箱。

  两人的再次合作谈拢之后,我和悬鸦各自背着已经属于自己的财富,拽着钩山绳子开始从岩壁上往下爬。

  我之所以编造一个谎言,让悬鸦与我再次合作,并且在合作中狠卖力气,为的就是尽快找回芦雅和朵骨瓦,以免二人发生不测。

  悬鸦是个狡猾多疑之辈,虽然已经分到了宝箱之中的财富,但他脑子里冒出的却是问号,而不是句号。他肯定要寻思,我会不会还有类似的宝箱。所以,我干脆让他知道,额外的宝箱的确有,而且被命中水拿走了。

  一只宝箱意味着一笔财富,一旦有箱子流入命中水之手,那么他日后就可以创造出更多条件,来追杀死敌九命悬鸦。悬鸦现在,自然要积极削弱死对头的财力,而且也想借我之力,一举除掉心腹大患。

  如此一番真假参杂的谎言,在分完财富之后讲出来,我也就算暂时把悬鸦稳住了。倘若不然,我俩麻利地分完了财富,看似两条快艇朝不同的方向驶去,但我可以肯定,悬鸦这家伙一定会盯梢儿我。

  如果我意识到不这种危险,在某处平静地居住下来,等几个月甚至几年之后,我再来荒岛取走另外七个宝箱,那时极有可能悬鸦也会出现。

  当然,真到了那种时刻,他出现的形式只有一种,就是用狙击步枪的子弹,一下击穿我的头部,然后歪笑着嘴角儿跑过来,再也不必和人分取,直接把七个宝箱搬上船就是了。

  为了获得这种价值的宝箱,悬鸦秘密盯梢儿我几年,甚至十几年,绝对不会失去性价比。所以,我得堤防。

  要想彻底切断这种隐患,只得事成之后杀了悬鸦,因为他既然跟我来到荒岛分取宝箱,那么我日后再回到这里,他肯定猜得出我想干什么,而我担当的风险必会陡增数倍。

  “追马先生,你们怎么上去了这么久,要是过会儿还不下来,我可真要上去找你们了。怎么样?东西找到了没!”杜莫见我回到快艇上,没等我身体与摇动的快艇保持一致平衡,他就鼓着大眼珠凑上前来追问。

  “哦,拿到了,都在这里。”我微微一笑,拍了拍绑在背后的帆布口袋。杜莫刚要伸手,过来捏一捏帆布口袋里装的东西,我一把勾过这家伙的脖子,将他的耳朵凑到嘴前。

  “来,给你个好东西,待会儿回去的路上,你可把船开好,同时提防着悬鸦和小珊瑚这两家伙。我眼角余光盯着悬鸦和小珊瑚那边,一边对杜莫说着,一边把刚才摆给悬鸦看的那颗红宝石塞进杜莫手心。

  “哎呦!我的上帝啊!这是什么玩意儿,简直太简直了……”杜莫把我给他的那颗红宝石往鼻尖儿前一凑,两只眼珠子顿时被红宝石吸引得一凸,人也激动的结结巴巴,说不出惊讶之词。

  “激动什么啊!这才是一颗,你看悬鸦背上的布袋,里面装得颗粒可数不清。”说完,我冷哼了一声。

  杜莫这傻小子,立刻扭过脑袋,朝悬鸦的背后上看了一眼,然后气鼓鼓地说:“追马先生,这东西不能白给他,咱们路上做掉这两家伙。”

  杜莫自从见了悬鸦裤兜里那枚钻石戒指,就一直垂涎万分,若悬鸦不是等级极高的杀手,恐怕杜莫早过去给他两嘴巴子,把人家裤兜了的极品首饰都翻出来,装进自己口袋了。

  “哼!那家伙比你还喜欢这东西呢,你这会儿想对他下手,不要命了?”杜莫这会儿,嘴角儿笑到了耳垂下,他那张黑庞的大圆脸,鼻子下面除了白芒的牙齿,再也看不出其它。

  “追马先生,你是说这颗红宝石送给我了吗?我不是在做梦吧!我只在岩壁下等了您两三个小时,眨眼之间,我居然就成了这颗红宝石的主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见到杜莫乐得找不到方向,我揪住他一只耳朵,冷冷对他说到。“你再这么得以忘形,它就快成为你的主人了。”

  “你们俩在嘀咕什么,杜莫拿的什么东西,给我看看。”池春抱着孩子,和伊凉站在一旁,一直在观察我和杜莫鬼祟的举动。最后池春熬不住好奇心,香颜嗔怒地对我和杜莫叫道。

  “呵呵,男人的东西,女士不可以看。嘿嘿嘿……”杜莫知道我不方便回绝池春,他就俏皮地搪塞女人的好奇。

  “哼,能让你这海盗大王杜莫高兴的小玩意儿,不是珠宝就美玉,你快给我看看,我就不信追马会在岩壁上掏一只鸟蛋送给你,还把你高兴成这样。”

  池春知道杜莫出身贫困,杜莫见到浓缩的财富时,脸上那股无法掩饰的憨厚狂喜,很难瞒过池春的眼睛。